【斑扉斑无差】关于先死


甜饼短文。斑和扉间之间的迷之情话。
扉吹群的脑洞,突然变成纯爱画风,感觉有点想写一下,复健一下一个小甜饼写手的画风。。。
和平建村背景。





夏日难得凉爽的夜晚,扉间在房里捣鼓他的研究手札。
斑拉开门走进来,也不管扉间在做什么,端了壶茶坐到门廊外自斟自饮。
扉间对此见怪不怪。斑的眼睛快坏了,柱间拜托扉间找点方法治治他这眼睛。斑无聊就往他这儿跑,美其名曰监督工作进度。
斑被这点儿小夜风吹得心情舒畅,不知道从哪儿弄出第二个杯子,摇摇晃晃倒了半杯,朝里头招招手。
扉间找了个镇纸把资料压平,踱过去坐下,毫不客气喝了一大口。
两人安静地看着天空中的弦月。
扉间忽然开口说:
“斑,你要是死了,把尸体借我研究一下。”
斑抬了抬眉头:“不给。”
扉间也没恼,仿佛早知道他要这么回答,也不说话,继续喝茶。
斑说:“你肯定比我先死。”
扉间也抬眉头:“哦?如何见得。”
斑想了想,举起一根手指:“我跟你一起掉进水里,你猜你大哥会先救谁?”
扉间无力吐槽:“我会水。”
“答对了,所以会先救我。”
扉间迷之被说服了。
两人继续喝茶。
黑暗中飞来一只鸟,落到他们脚前,咿咿呀呀地叫了一会儿。
斑忽然说:“等我要死的那天,我会先把你也弄到半死。你哥就会先来救我了。”
想了想,又补充道:
“最坏的结果也就是一起死。反正不会把尸体留给你的。”
扉间摇头,鸟落到他杯子里喝茶。
“那还是跟你一起死吧。”
斑盯着扑棱的小鸟微微发愣。
许久,才说:
“这是告白?”
扉间又抬了抬眼睛。
小鸟在他的杯壁上站着,咂咂嘴,发出哒哒的响声。
他好像有些鬼迷心窍:
“也可以是。……我不介意是。”
小鸟扑棱一下飞走了,因为斑俯身过来。他看不真切,撞到扉间的嘴角上。扉间扶住他的肩膀,扭正了这个吻。
他含含糊糊地说:“该治治了,你的眼睛。”
“你不是正在治吗……”
“唔……干脆别治了,这样也很好。”
“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研究了是吧。”
“才不是。——啧,眼睛给我闭上。”
“有什么关系,我本来就看不见。”
斑还是不情不愿地闭上了眼睛。一时只剩清凉的风声。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斑靠在扉间的肩膀上,闲闲地睡着了。扉间摸了摸他的刘海,感觉不太明白。
唔……大概只是因为今天月色太美了罢。




一起死,已经是分量很重的告白了哟~

评论(14)
热度(61)
  1. anna4153关若何何何 转载了此文字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