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爆豪胜己到底为什么不开心




第一次写胜出,感觉不能白嫖要交党费了!
有伪全员戏份
有各种乱吃飞醋,大家都爱双核心的飞醋
希望大家喜欢!
ooc我的,他们属于彼此!



野外救援训练的时候,A班来到了一片森林里。原计划是只待一天就回旅店,不知是谁忽然提议说想要野营,得到一片兴奋的叫好。
突如其来,措手不及,又使人激动。A班的执行力很强,大家几乎是马上就分好工开始准备,濑吕、轰、峰田等控制系的出发去捕猎,切岛等人则带领男生们搭营帐,丽日带着人去拾柴火。甚至一向沉稳的八百万都豪迈地放话:“想要什么工具我都可以制作!”
热情水涨船高。相泽消太确定这片森林里没出现过什么熊或者狼,便抱着睡袋爬到高处去了。他眼尖地留意到这群兴高采烈的孩子之中,有唯一的一个孩子兴奋不起来,而是臭着脸瞪这瞪那。
爆豪胜己心情有些烦躁,在被拜托点燃篝火的时候,直接失手把一垛柴炸成了灰。和大家一起烤山鸡和鱼的时候,有些不耐烦地抖腿,结果把树枝上串着的肉给抖进了火堆里头。大家哄堂大笑,纷纷表示“常胜将军爆杀王也有今天”。饭田出于好心,想问问他怎么今天这么不在状态,却在看到他面露凶相几口吞掉了一整只烤山鸡后,当机立断地把到嘴的话给吞了回去。
爆豪把手里的树枝丢进火堆,树枝很快点燃,发出噼啪的声音。他起身离开,像是嫌弃这地方太吵了似的。直到大家收拾好晚饭,开始围着篝火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他仍然没有回来。
“我说绿谷,爆豪到底去哪了?”饭田面露担心之色。
绿谷:“……就算你问我我也……”
切岛也抱怨了一句:“不知道在发什么脾气,不爱吃山鸡吗?”
绿谷:“不……小胜他从来不挑食。”
大家忽然对爆豪有了兴趣,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盘问绿谷。
上鸣:“爆豪他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绿谷:“如果你是说食物的话,他爱吃辣。”
耳郎:“所以他不高兴的原因是没放辣椒粉的山鸡?”
绿谷:“不……我并不觉得,小胜不是会抱怨这些的人,事实上条件再艰苦他都不会说一句的。”
峰田:“绿谷你知道得真多啊!我来问你,你知道他买过多少本小黄书么?”
绿谷:“请不要问这种奇怪的问题!不过他似乎对这方面不太感兴趣呢,从小到大都是。”
叶隐:“哎?所以爆豪同学意外地是个性冷淡么?”
绿谷(虚弱):“……这个问题我实在不知道答案,叶隐同学!”
轰:“那绿谷你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那样……穿裤子么?”
绿谷(捂脸):“小胜似乎觉得这样特别帅气……初中的时候就爱这样穿了,明明是个优等生却穿得跟不良一样……”
八百万:“我有想过送爆豪同学一条合适的裤子,不知道他穿什么码数的裤子?”
绿谷(努力回忆):“我记得……合适他的是xl,但是他爱穿xxl。”
绿谷:“……不对,所以为什么这种事情都要问我啦!!!”
大家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蛙吹拍了拍绿谷的肩膀,直言不讳:“小绿谷,你除了不知道他是不是性冷淡之外,其他事情全都知道呢。”
丽日适时补充了一句:“还有除了今晚他为什么生气之外。你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吗?”
绿谷想找个地方把自己埋起来:“为什么把我说得好像变态一样……毕竟跟他一起长大才知道那么多……?”
蛙吹同情地又拍了一下:“完全没有说服力呢,绿谷。把这些问题拿去问爆豪同学的话,他肯定连你爱吃什么都不知道。”
“说,说的也是呢……不过小胜应该还是知道我喜欢吃什么的。……呃。应该是知道的。”
绿谷尴尬地笑两声,抱着膝盖不说话了。
有点失落是为什么呢?
明明还有很多事情不知道的。比如,为什么他这么讨厌我。为什么他唯独对我是这样的态度。还有好多好多,想要知道的事情。
明明我一点都不了解他……
丽日拍了拍他:“小久,我们准备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了,你能不能把爆豪同学劝回来?”
绿谷委屈:“所以为什么是我?”
“你这么了解他,一定能把他弄回来的。”饭田对他竖起了坚定的大拇指。障子用复制眼找到了爆豪所在的方向,好心地给他指了出来。绿谷满头黑线,叹着气站起身艰难地往外迈步。
应该不会被揍吧。
他看见爆豪的身影的时候,还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能把他劝回来。他想了想决定绕后,先观察一下爆豪在什么再说。结果看了半天,他也只是在发愣,顺着目光找过去的话,刚好可以看见正对着这边的八百万的脸。
八百万抽到了大冒险,正在想办法把口田公主抱起来。爆豪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哼哼,似乎心情更加不好了。绿谷不可控制地想歪了,难道是因为八百万公主抱的是口田,爆豪吃醋?爆豪喜欢八百万吗?!也对,八百万性格随和人又好,能力也很棒,喜欢她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绿谷心中不知怎的有些失落,赶紧把脑子里奇怪的想法赶走,刚想大踏步出去问清楚,却看爆豪嘁了一声站起身,似乎并没发现绿谷已经来到了他身后。他大剌剌地往回走,最后在大家想问不敢问的目光中钻进了营帐。
绿谷的作战告败,灰溜溜回到大家身边。
“没说上话他就自己回来了。”绿谷有些受打击,卷毛都耷拉了下来。
饭田特别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连轰君都在一旁劝:“绿谷不要难过了。”还帮他挡了一次大冒险。轮到绿谷真心话的时候,芦户问了个尖锐的问题:
“刚才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
绿谷有些慌张,他不敢下结论说爆豪真的喜欢上了谁,即使确认了,也不能私自把别人的秘密透露出来。他低下头拒绝回答,得到了众人一致的唏嘘。
芦户摇着头说:“绿谷,你现在的样子就像去告白然后被拒绝了一样。”
绿谷差点脱口而出“有那么明显吗!”咬了一口舌头才没把这话说出去。他只好在心里反驳道我真的不是失恋,可浑浑噩噩玩了几轮,总觉得神思的确都不在自己身上。最后被丽日劝退了:“小久,你状态不对,可能是今天训练太累了,要不就先去休息吧。”
他无可辩驳,点点头便站起身。他忘了营帐里有个孤身一人的爆豪,钻进去的一瞬间才想起来,顿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爆豪在营帐的另一端躺着,一脸无聊地玩着俄罗斯方块,直玩到手机发出电量不足的报警。爆豪把手机丢开,脸色不善,似乎非常烦躁,又朝他瞪了一眼,大概是在嫌弃他卡在营帐门口半天不进来。
绿谷磨磨蹭蹭磨磨蹭蹭,找了个不远不近的位置躺下。没两秒钟,便听见那人出声了:
“离那么远干什么?!我是狼吗?”
绿谷内心吐槽你可不就是狼么,一边象征性往爆豪的方向蠕动了两公分。爆豪显然以为绿谷在逗他,头上冒出青筋,手中火花隐约可见。绿谷无法,又蠕动几公分,蹭到他附近去。不尴不尬地隔了一个身位。
爆豪啧了一声,又因为这个距离实在比原本好太多,没发出火来。他们身下垫着八百万制作出来的巨大毯子,还能感受到毯子底下厚厚的一层落叶。绿谷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侧躺着面对爆豪,又不知该说什么好。
气氛一时尴尬无比。
最后绿谷还是憋不住,开口问道:
“小胜,今天为什么不高兴呢?”
“啊?!要你管?”
绿谷摇头,鼓起勇气继续说:“我暂时想不出让小胜不开心的原因,所以觉得有必要问清楚。如果有什么难处的话,马上告诉相泽老师,说不定还来得及。”
爆豪暴怒:“你说谁有什么难处?!”
绿谷适时地闭了嘴。他直觉爆豪马上就要说出原因来了,于是安静地等着。
果不其然,爆豪极其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我就是想好好睡个觉而已。”
好好睡个觉。
绿谷爱分析的习惯此时起了巨大的作用。他把这五个字翻来覆去地嚼:小胜说的好好睡觉,绝不是指今天训练累了想睡床之类的娇气的话,小胜绝不是会抱怨艰苦条件的人。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不能好好睡觉呢?嘈杂的声音?可是课间的时候大家说话那么大声他也睡着过啊。这么说的话,大概是睡眠习惯的问题了。不是有在这里无法达成的睡眠条件,就是有见不得人的睡眠习惯。
绿谷觉得自己已经无限接近接近真相,却没想到他的碎碎念完全被爆豪听去了。爆豪气得手背青筋毕露:“废久,你说谁有见不得人的睡眠习惯?啊?!”
绿谷下意识回了一句“那就是有比较特殊的睡眠条件咯。”说完才发现不好,爆豪已经半起身,一个拳头揍了过来。他凭借本能往旁边一滚,不是往远离爆豪的方向,而是往爆豪的身下滚去,而后电光火石一瞬间,抬起手来抓住爆豪往下一扯。爆豪立马失去平衡,拳头喂了地面,咚一声撞到绿谷身上来。
“小胜,痛……”
爆豪的脑门撞在绿谷腮帮子上,绿谷顿时觉得嘴里都有血味了。爆豪愤愤地从他身上下来,数落他:“你这是什么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体术?!”
“如果是真的跟敌人对打的话,刚才你掉下来之前,我应该能把你成功反压在地上的。”绿谷认真地回答。
“啊?!你再说一次?你能把谁反压在地上?!”
绿谷吞了吞口水,不敢说话。但刚才的身体接触确实让他想起了点什么。他觉得自己非常接近答案了,就差了那一点什么。
他无端想起他上一次住到爆豪家里是什么时候。大概是六年级吧,初中之后关系不好了,他没机会再到爆豪家里去。六年级的时候是最后一次。
那时候爆豪的床上还有个巨大的欧陆迈特玩偶,用来抱着睡那种。他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是他隔天在爆豪的床上窒息地醒过来,整个人都非常难受:脖子和肚子都被爆豪的手臂捆住了,动弹不得。爆豪在他头顶上呼吸,吹得他头皮痒痒的,又无法伸手去挠。他憋得想哭,直到爆豪睡到自然醒才逃也似的下了床,委委屈屈地找光己阿姨说再也不要跟小胜一起睡觉了,导致光己在自家儿子头上敲了一记,爆豪头上的包被人笑了三天。
真怀念啊。
绿谷露出一个笑,忽然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他想他知道答案了。他僵硬地转过头去,心里盘算着问出来之后有多大几率不会被爆豪原地炸死。爆豪明显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不耐烦地问了:“有话快说!”
绿谷扁了扁嘴,小心翼翼地说道:“小胜,你是不是喜欢抱着东西睡觉…?”
爆豪自己原地爆炸了。绿谷以为他没有反应,还继续讲自己的推测:“其实每次去外边过夜的时候小胜都有种睡不够的感觉。自从大家开始说要野营,小胜就显得很反对的样子……啊,对了,这么说来刚才你一直看着八百万同学的方向,应该是想拜托她帮你做个能抱的东西出来吧?”
“够了!给我闭嘴!!”爆豪的手几乎是一瞬间就掐在了他脖子上,“敢说出去的话,你就完了,懂吗?!”
绿谷嘤了一声,点头如小鸡啄米,乖乖闭嘴。
爆豪的手带着硝酸甘油味儿离开了。绿谷后怕地往后缩了缩,可过不了一会儿,好奇心又忍不住了:“小胜,我有最后一个问题。”
“啊??”爆豪极其不耐烦。
“那个,你该不会把那个欧陆迈特的等身抱枕带来学校宿舍了吧。”
营帐里突然传来了巨大的爆破声。
同学们都吓了一大跳,正要冲进去救人,相泽消太就从树上跳了下来,一眼瞪一个,濑吕和轰迅速发动个性把两人分别控制住。
“再为了无关紧要的事情吵架就给我退学!”下了这样的最后通牒之后,两人才勉强冷静下来。
“可千万别再吵架了。”饭田严肃脸,“你们两个都是A班重要的战力啊!”
窸窸窣窣一阵声响过去后,大家又回到了原本的位置继续玩大冒险去了。绿谷知道自己是在作死,不敢再说话,紧紧闭着嘴缩在营帐的角落里。
黑暗像一床柔软的被子,温和地盖住两人,裹住了少年心里的秘密。
爆豪自然也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他记得更小的时候,大概是刚觉醒个性的时候,他的废久每天每天跟在他身后,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
“小胜好厉害呀,有这样的能力一定能保护很多人!我也想变得跟小胜一样!”
每天每天他都这样说。爆豪心里是很开心的,他觉得他能成为保护许多人的人,至少他能保护好绿谷。后来他们一起看了恐怖片,不敢睡觉的绿谷缩在他怀里,发着抖说“小胜,房间是不是有点太黑了”,他从手心里发出星星点点的亮光,让他的废久安下心来。
他知道自己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变得不抱点什么就睡不着了。这个习惯已经十多年,几次想改,都败在第二天几乎崩溃的精神上。久而久之,他就放弃了挣扎,抱旧了的欧陆迈特玩偶已经进了衣柜,新宠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墨绿色长条抱枕。当然在学校宿舍也准备了一个,只是谁也别想进他房间来而已。
爆豪听见那头的呼吸声均匀了,才泄气一般坐了起来。
“喂,废久。”他轻声叫道。
绿谷没有回应。爆豪这才慢慢地挪到他身边去,小心翼翼地在他旁边躺下,手轻轻地搭上了他的腰部,把他往怀里埋了埋。做完这一切,才终于安心下来一般,闭上了眼睛。
他很清楚,要不了多久全班就都看过他抱着废久睡觉的样子了,但可以用睡相不好的理由搪塞过去。他说服自己,比起被人嘲笑,明天的训练更加重要。至于谁敢嘲笑,揍一顿就乖了。难道会有人特地来挑战他的自尊么?
爆豪低头,鼻尖埋进绿谷松软的卷发里。他们之间仍然隔了三只手臂,根本比不上抱枕的舒适度,但比刚才要好太多了。爆豪在心里唾弃自己胆小鬼一般的行为,但还是抵不过习惯,很快就陷入了睡眠。
过了差不多半小时,绿谷才颤抖着睁开眼睛。他憋得太辛苦了,憋着不说话还是简单的,要如何憋住脸红和颤抖才是人生中最大的挑战。但在睁开眼看见近在咫尺的睡颜,他还是久违地被感动到了。
他的手微不可查地触碰了一下爆豪的脸,又赶紧收回,随后犹豫着搭到他的身上。
“晚安小胜。”他用气声说道,“惹你生气对不起。”

近十二点,相泽消太不耐烦地打断孩子们没完没了的大冒险,一个个地踢回去睡觉。男孩子们还记得里头有两个人已经睡了,举着蜡烛轻手轻脚地爬进去,然后大家就都愣在那里了。
只见爆豪头枕着一只手臂,另一只手把绿谷搂在怀里,下巴压着绿谷的头顶,还有一只腿压在绿谷的双腿上。绿谷倒是没什么不适,双手收在胸前,睡得很是安稳。
他们自己都没想过还有机会这样相处,更别说其他人了。
“……这可不得了,这可不得了……”上鸣像刚放完电一样摇摇晃晃地往后倒。切岛只目瞪口呆了一秒,就毫不犹豫拿起了手机拍照。不知道是谁去告诉了女孩子们,顿时整个营帐就挤满了前来观光的人。因为灯光太暗了拍不了照,八百万还特地做了个灯泡,掐着太过震惊的上鸣给灯泡供电。等都拍完照各自回去之后,爆豪才悠悠转醒。
“发生什么了?怎么那么吵?”他嘟囔着问躺在绿谷那一侧的常暗。
常暗吓得声音都差点变成鸟叫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哦。”爆豪明显没有兴趣再听,又倒头睡过去了,还把绿谷往怀里搡了搡。
今天的爆豪,在被绿谷出久捅破了不开心的原因之后,居然还睡得比什么时候都好。




正文over
-

A班那两个人不在的群(18)
芦户:求开了灯之后的照片!
叶隐:求开灯之后的照片+1
切岛:[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饭田:把其他同学的隐私这样拿出来分享是不对的!
切岛:[图片][图片][图片]
八百万:切岛你还真是360度无死角拍摄
叶隐:收图收图!话说你倒是调一下色调加个滤镜啊!
切岛:我手机里才没有那种app
八百万:我挑了两张来P,拿走拿走
八百万:[图片][图片]
障子:八百万同学手速好快
丽日:为什么我的心有点痛
蛙吹:摸摸小茶子,呱。其实我也有一点。
上鸣:我觉得这不得了,他们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
耳郎:他们一看就有很多故事,下次把绿谷灌醉了让他说出来。
饭田:不要无视我!还有耳郎同学你的想法很危险!
濑吕:耳郎的办法不错,可以试试
蛙吹:听说两人是幼驯染,说不定小时候就是这样长大的。
丽日:总觉得一下子就没有任何竞争力了[捂脸]
常暗:爆豪醒的时候真是吓死我了!
濑吕:睡在他们身边真是辛苦你了,常暗
轰:八百万同学P的图片,很有气氛。
八百万:谢谢~特意用了温暖色调的滤镜和贴纸。
峰田:你们这群脑补基佬的真是够了,班里还有直的吗
峰田:不过感觉一下子少了两个竞争对手,我高兴得不得了!
耳郎:对不起峰田,即使这样我们也不会选择你的[拜拜]
饭田:请不要无视我!!

fin

评论(36)
热度(538)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