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 轨迹 ZERO

谢谢梅森的贺文!!
好甜好甜啊😭😭😭其实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展开,后面虽然有点虐但是细想一下又觉得更甜了,😭吃的好幸福啊…

梅森:

给 @关若何何何 的生贺
抱歉拖了这么久…!


全篇回忆杀


++
   


   他忘记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了。 
  穿着白衫加风衣,戴着红色贝雷帽站在钟楼上吹着风。下午三时的钟声和飞过的白鸽拉回思绪,他突然想起自己曾在一本书上读过下午茶时间王女坐落地窗前品尝着布里欧。
   
  他觉得应该在这附近找一家星巴克品尝一杯奶昔,于是他拖着行李离开了钟楼,留下的背影逐渐被阴影掩盖。 
   
  他有很多事情不记得了。这种事经常发生,有时候他会想不起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看到别人的神色有些许微妙变化之后才明白自己应该是给他人添麻烦了,于是他决定离开一段时间,收拾行李,在要去什么地方犹豫了一会儿,便订下了飞机票。 
   
  一路上放空自己,他在脑海中能模糊看到一个人的面孔。他不能很清楚地描述出来,仅仅只是感觉到些愤怒,觉得很强大,想要努力看清。这么仔细思考脑中的人,他到站了,好像就只是一瞬间。 
   
  下了飞机之后终于是呼吸到了新鲜空气,抬头一望,这里的天很蓝。绿谷拿出手机一看,时间是晌午十二,这个时间点应该去吃点什么东西才行。 
   
  “你好,我想点一份猪排饭。” 
  “先生?可以请你说英文吗?” 
  “一份猪排饭。”绿谷一愣,他发现自己并不在日本。 
  “Oh,可爱的先生,我们这里并没有猪排饭。”店员友好地告诉他。“我想你应该愿意尝一尝意大利面?” 
  “啊,谢谢你。” 



   
  绿谷坐在一个空位置等待,街道上人来人往吸引了他的眼球。绿谷拖着腮望着橱窗外,脑海里隐约浮现着一些景象;他记得他也曾和一个人逛过街,穿着轻松的私服一同在街道上走,有时候对方会发怒对自己说上两句,而自己好像是好声好气的接受了他的怒气。 
   
  零零碎碎的碎片拼凑起来。那天天气很不错,又正好是假期,学校通知他们要合宿,在与其他同学一起来的时候和他们分开行动了。 
   
  绿谷不记得爆豪为什么会和自己一同,一路上在甜品店啊咖啡馆之类的店面停留了很久,只是因为平常都不会去好好品尝这些。 
   




  “一杯草莓冰沙,谢谢。小胜你要什么?”绿谷站在前台看着点单极有性质地说道。
  


  “加辣。”爆豪站在一旁冷漠地回答。
   
  “客人,并没有这样的噢……”前台的服务员尴尬地笑了笑。 
   
  绿谷被爆豪弄笑了,笑声没忍住让人给听到了,结果就是被暴怒的爆豪敲了脑袋。 
   
  “好痛啦……”摸摸自己的脑袋,脸上还是挂着笑意。“小胜,平常不吃这些的啊。口误了,哼哼……——” 
   
  “你这家伙,有种再说一遍!”爆豪抓着绿谷的脑袋揉来揉去,原本就蓬松的头发现在乱糟糟的。 


   
  最后闹得太久两个人都点了草莓冰沙,绿谷笑看着爆豪到处找辣椒酱往上面加。那之后两个人完全忘了正事,在商店里逛了好久,同学联系了他们才匆匆去选日用品。 



   
  “小先生,你的意大利面。”店员的声音将绿谷出游的神拽了回来。 
   
  “谢谢你!” 


   
  卷着意面放进嘴巴里,味道还真是不错啊。这么想着,心思又不知不觉地开始跑到爆豪的身上,刚才那段记忆有点看不清爆豪的脸,觉得站在爆豪旁边的不是自己,因为这段记忆是突然拼凑成型的,还有好多细节绿谷都不太记得。 
   
  饱了肚子付钱之后,绿谷拖着不算太重的行李箱离开。转眼又到了街头十字路口,放眼看去除了行人还有很多街头艺人,弹着吉他嗓音又好听,路人纷纷将钱币投入,换来一声谢谢。 



   
  说起唱歌,全班也在假期一起组织去过KTV。厢房里令人眼花缭乱的灯光,酒气冲天,还被女生说教了一番。绿谷没碰过酒,坚守到成年之后才喝酒,便安静坐着和轰焦冻兴致勃勃地讨论着欧尔麦特。 
   



  “喂绿谷!上来唱一首啊!”上鸣也不给绿谷说话的机会,直接把麦克风扔给了他。 
   
  “诶,诶?我吗?”绿谷有些慌张地拿起麦克风,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爆豪赌输了,和他面对面的人合唱一首歌,你快上来!” 
   
  视线落在爆豪身上,他面色和耳尖都是潮红色,这一看就明白是喝醉了。注意到了绿谷的视线,便瞪了过来,甚是凶煞。 
   
  “我,我知道了……” 
   



  和爆豪一同站在台上唱歌,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让爆豪唱歌打死他都不信,但在喝醉的情况下绿谷也是没想到过的。 
   



  凑到爆豪身边,悄悄地说:“小胜还未成年吧?喝这么多酒是不行的。” 
   



  “啊?!”爆豪一头转过来对他吼道。“明明是个废久屁话怎么这么多,陪你唱歌可是相当宽容了给我认真点!”


 
   
  “为了我吗?”绿谷眨眨眼睛,突然感到有些受宠若惊。如果是平常的爆豪,他绝对是不会这么做的,绿谷压欧尔麦特所有周边做保证。 
   


  大概是喝醉了稍微有点好说话了吧? 
   
  当时唱了什么呢?绿谷记不太清了,他只隐隐约约记得同学们在愣住几秒之后的鼓掌和欢呼,那还是证明他们的唱功应该不错的吧。 



   
  又一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双腿有些发麻,歌声已经停下,街头艺人调了音又开始下一曲。绿谷扔了几枚硬币,小哥哥对他一笑说了声谢谢,回应一声之后便又踏出脚步。 
   
   
  白天的广场人很多,他看见了很多白鸽,在地上觅食,又向天空飞去,空中一道美丽的风景划过,为空旷的蓝天点缀。 
   
  向小卖铺抓了点鸟食后往白鸽群走去,刚接近一些的时候飞走了好多,在他洒下食物的时候立刻就被许多白鸽包围了起来。 
   
  成群白鸽徘徊,少年伫立其间;天蓝如海,一场旅行路上不留足迹,风吹草动回忆过往。突然记不起来的许多事情,和低落的心情被冲刷掉,只剩手心里的碎屑和和平象征。 
   



  “Hey boy,我能给你拍张照吗?”一个男人举着相机靠近。 
   
  “诶?”绿谷愣了愣,原来外国友人都这么开放的么。 


   
  “你站在鸽群里的画面让我觉得富有艺术感!”男人开心地为自己解释目的。“我会将照片送给你,你会发现世间的美好就在自己身上。” 
   



  绿谷拿到了照片,发现除了男人叫住他之后拍的,还有另一张。比那一张更加自然,更有意境,那是男人在还没和绿谷搭话的时候偷拍的。 
   



  “我想告诉你,我正在学会发现美。” 



   
  说完后他便离去,留下脸色有些红红的绿谷。 



   
  他是在夸他好看。 
   
   



  绿谷坐在长椅上盯着自己的照片看,一张照片上的自己正在给鸽子喂食,有一只鸽子飞到了自己的手上,啄着自己的手心吃食,脸上的微笑自然也养眼;另一张的绿谷却显得有些拘谨,眼睛看着镜头表情略有僵硬。


 
   
  回想起来,噢,虽然他并不会摄影…… 
  那一次是爆豪妈妈带着爆豪来他们家做客,两家妈妈讨论着一些八卦啊最近的柴米油盐的价格,让绿谷和爆豪两个人上房间玩去。 
   
  绿谷的房间整齐摆放着欧尔麦特的周边手办,连小时候穿过的欧尔麦特连衣衫都还挂在挂衣杆上。 
   



  “真是狂热到令人恶心的地步啊。”爆豪和绿谷坐在地上,桌上摆着作业。 
   
  “虽然这么说,但小胜也很喜欢欧尔麦特呜嗯嗯嗯疼疼疼……”话音未落,两边脸颊便被一股外力往外拉扯着,爆豪咬牙切齿的表情在绿谷的眼前放大。 



   
  闹剧下台,作业还是要做的。面对面坐着,绿谷写着写着变成了总是悄悄往眼前瞄一眼,爆豪没有驼背的习惯,绿谷能看到他的脸,眼睛正专注地看着作业本,手也没闲着握着笔刷刷刷地写。 



   
  好认真啊……和平常根本两回事啊。 



   
  绿谷终是管不住手,偷偷摸摸地摸到了手机,对着爆豪就拍了一张。打开图册一看,爆豪的眼睛并没有在看作业本,而是在看这边。 



   
  ……? 



   
  “废久。” 
   
  “小小小、小胜……”绿谷被爆豪一声差点拿不住手机。“我只是觉得认真的小胜很帅气!所以就拍下来了,真的没有别的目的!” 



   
  紧紧地闭上眼睛等着被爆豪吼,等了好几秒也没听见,再睁开一看人在愤怒地写着作业,下笔速度比刚才更快,两排牙齿咬得很紧。 



   
  “小胜?”绿谷小心翼翼地出声。 
   
  “烦死了你!” 
  
  “对不起!” 
   
  



  绿谷眨了眨眼睛以示回神,把那两张照片收起来之后摸出手机打开相册,翻了一会儿找到了那张好像偷拍失败的照片。 
   
  爆豪的眼睛在看着镜头,挑着眉。穿着黑色的短袖,手臂上的肌肉很明显。
   
  说起来爆豪的洞察力也是很强啊。在外人的眼里他这么暴脾气神经应该很大条才对,怎么又如此的优秀呢?绿谷想了想,这大概是他为什么会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原因吧。他总是发着光啊,信誓旦旦地在众人面前说要拿下第一,然后他就真的做到了;对第一的要求也很高,不是自己认同的就不能算第一,自尊心强得能穿破地球。 



   
  风吹的眼睛有些疼,绿谷想他应该回家了。 



   
  这一次,他看清了周围的人事物。全是新的,第一次见到的,陌生的环境。默认的手机铃声响起,吓了绿谷一跳,看见来电显示是小胜,顿了一下点了接听。 



   
  “小…” 
   
  “你又跑但去哪里了?!”爆豪的怒吼穿过手机屏幕击中了自己的耳膜。 
   
  “西、西雅图……”绿谷挠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具体地址发来,你给我等着。”爆豪怒挂了电话,只留绿谷还举着手机一个人干站着。 
   


  …… 
   


  绿谷又不见了。 
  爆豪找到绿谷的家,他看见房子里还是那样整整齐齐,打开绿谷的房门一看,除了带不走的家具,几乎什么都不剩。 
   
  “这家伙,就不能让人省点心……”爆豪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小声自语完后,便离开了。他知道绿谷去做什么,却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绿谷小时候大脑受到过创伤,患上了失忆症。说话的时候反应有些迟钝,之前说过什么会想不起来,跟别人交流有些困难。然而每一次病发,他就会收拾行李去旅行,一点讯息都不会留下,总是悄无声息地就这么离开了,当有人想起他的时候,才发现正在病发的他已经自己走了。


 
   
  爆豪打通绿谷的手机,此时的他又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问清楚所在地之后,二话不说就订了飞机票往目的地赶去。 



   
  那儿的广场有白鸽,有喷泉,也有长椅;长椅上坐着绿谷,红色的贝雷帽,白衫加风衣,露出脚踝的长裤,红色的帆布鞋,脚边是行李箱。他安静地坐在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像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抬起头来原本没有一点表情的脸上立刻笑颜绽开,站起身后向自己跑来。 



   
  “小胜!”绿谷开心地抱住了爆豪。 
   
  “喂。”自己倒是装作样子推了推他。 
   
  “我还以为我回不去了。”绿谷闷闷地说道。 
   
  “你以为每次都是谁来接你。”爆豪没好气地回答。“快从我身上下去。” 
   
  “嘿嘿,抱歉啦。”绿谷放开手,对于这个称呼习惯了,不管爆豪再怎么叫他都没什么感觉。 
  
   
  他们并没有立刻就回去,因为这是一场旅行。 



   
  对外界还一无所知的他们,不管是去图书馆,博物馆,迪士尼乐园也好,都是一次体验。 



   
  经常忘了什么事,记不起什么人,靠着想要去想起来的意志,不想忘掉重要的人和事。不沉浸在病发后的内疚感,他需要的是能够静下心来的环境。 
   



   
  “你在干嘛。”绿谷的小动作引起了爆豪的注意。
   
  “这是小胜。”绿谷将自己那份拉花咖啡移到爆豪的眼前。“是不是很像?” 
   
  “才不像。”爆豪反驳他。 
   
  “可我觉得很像啊。”绿谷笑了两声。 
  
  “随你。”爆豪嘁了一声。
   
  
  离开了咖啡馆后,下一站是哪里呢。 
  旅行不会结束,在绿谷突然什么也不记得的时候。但是他从来不担心,因为会有人去找他。就算会被骂,他还是觉得没有所谓。 



   
  因为病症清醒过来时在天涯海角,绿谷也坚信着爆豪一定能找到他。



   
  这场旅途少了你就像完整的拼图缺失了最后一块,黯然失色。






FIN.




++

评论
热度(42)
  1. 关若何何何梅森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梅森的贺文!!好甜好甜啊😭😭😭其实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展开,后面虽然有点虐但是细想一下又觉得...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