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扉子】解开你的胸罩和心结

跟 @AAA君 和 @红叉叉 的交易文,是原来的《约吧少男少女》……

因为旧文有人不爱吃,修了很久最后决定干脆重写,然后…变短了,不过也有8K,一发完。

旧的那篇补完肉之后再私下发给亲友看吧w前提是我有这个肾w

【设定】

学校只要你成绩过得去就什么都不管。所以约炮成风,连告白都用约炮代替,约炮后才会正式地告白确认关系。

扉间并不是什么守身如玉的封建女子,相反她对这个风气很感兴趣,比较希望早点遇到自己动心的人。

【预警】

现代,无冤无仇的校园恋爱,OO到没C

扉间性转,斑扉子和柱水。

涵涵预定了该设定下的一篇镜泉。以后写。

柱还是个斑吹。兄妹感情很好。

因为现代校园的缘故,男生都是短发。扉间是个马尾。



------



1.兄妹


升入高一的第一天早上,柱间就约扉间中午去天台吃饭,神秘兮兮地说我有个朋友要介绍给你。扉间手里拿着待会新生演讲要用的稿子,翻了个白眼:“你说的是不是宇智波斑?”

“你认识他啊扉间!这真是太好了,我还怕你们相处不来!”

“哥你是不是脑子有洞?”扉间伸手敲敲他哥的脑门,“你忘了物理低我一分于是没成为新生第一名的那小子是谁?”

柱间快乐地回答:“宇智波泉奈嘛!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扉间又敲他:“所以说,那你还担心我们相处不来吗?”

柱间消沉地蹲了下去:“这样啊。果然你们没有办法好好相处么。”

“……唉,我真不明白为什么水户姐会看上你。”

“这么说好过分啦扉间!”

扉间收拾好两人的便当,把东西塞进书包。书包有些重,柱间顺手接过来背在自己肩上。扉间暗暗想大概就是这点爱照顾人的毛病被水户姐看上了吧,叹着气穿鞋走了。

“斑真的很厉害。说起来你可能不知道,”柱间一聊起他的话题就没完没了,连斑家里的陈芝麻烂谷子事都被他抖出来:“斑在学校里什么都是第一。上学期期末拿到了史上最高分,在学校论坛里‘最想约的男生’评选里永远是第一,连‘最高连续拒约数’也是第一,目前数字还在增长中!”

“什么叫最高连续拒约?”扉间坐在柱间的单车后座,不懂就问。

“就是,至今都没有女生成功约到他啦。校园网里面的木叶前50帅哥,女生们去约了被拒绝的话都会在上面计数。”柱间卖力地蹬着自行车,气喘吁吁道,“斑入学后一个月就成了前50帅哥的榜首,三个月就取代了原来的‘连续拒约数’第一名,听说那人还找他打了一架。”

扉间打了个哈欠:“那你呢?”

柱间伸了只手出来挠挠头:“我最高排过第三,不过因为答应了水户,被踢出榜单了……”

“所以只有还单身的人才能上榜对吧,而且分手后的人也。”扉间又打了个哈欠,“真是毫无隐私可言的学校……”

“习惯以后你会觉得氛围很棒的,”柱间嘿嘿地打圆场,“大家学习压力很大,这也是一种调剂啦,反正学校也不管。”他话锋一转,“现在论坛里已经有人在下注了,赌斑今年会不会交了女友后被踢出榜单。”

“……”扉间突然严肃起来,“哥,你这两个月天天跟我哭穷,你是不是把两个月的生活费都赌进去了?”

柱间冷汗涔涔,不敢回头,被扉间一巴掌扇了后脑勺:

“你就等着饿死吧!我一毛都不会分给你!”

柱间两眼一黑,自行车S型地扭了个骚走位,堪堪没人仰车翻。柱间捏车把的手都起了青筋,才冷静下来,委屈地嘟囔了一句:

“其实也不全是赌斑啦……我还有一部分赌了你……”

“啊?!”

“招生名单公开后,你以前的照片被人放上网了……于是有了个赌注是‘今年新生代表是否能在一个月内打败宇智波镜,成为木叶美女top1’……我赌了一个月的饭钱。”

“宇智波镜……”扉间心累得不想说话,“你拿我的脸去跟宇智波家的比!你这钱我看是要不回来了!!”

“嘤,可是我觉得我妹妹比她好看啊。而且,扉间你现在赔率超高的,如果真的赢了,你哥我就发财了!”柱间消沉地说。

“那是滤镜吧!我从来就不觉得我自己有什么好看的!赔率高是当然的吧!!”扉间气呼呼地砸了一下柱间的背,复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三条红色的刺青,其中一条下掩盖着一个伤疤,不细看还看不出来。

“网上那张照片还是受伤之前的吧。他们一定会失望的……”她放下了手,自言自语地重复了一遍,“没有人会觉得好看的。”

“我觉得好看。”柱间坚定道,“我觉得你比以前更好看。”


2.让让


做完新生入学演讲的时候,扉间眯起她轻度近视的眼睛,看了看台下人们的表情。女生们窃窃私语,男生们指指点点,大概是在说为什么和照片不一样,脸上的是怎么了之类的,难道是中二病?她心中料想着果然如此,脚步并不犹豫,直往台下走了。领完桌椅课本之后,开了个班会选班长,因为成绩第一的缘故,她被推去做了学委。这就差不多是午饭时间了。

柱间发来短信,告诉她穿过连廊到隔壁的楼顶来。刚出门口,看见宇智波泉奈拦腰抱着一个黑短炸,撒娇卖萌大吼大叫。扉间脚步一缩,可那边是去连廊的必经之路。横竖是死,不如早死,扉间两眼一横,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喂!你的脸被狗咬了吗?”泉奈放弃了纠缠那个黑短炸,跑来找她的茬。扉间心如止水面无表情:“是啊,狗咬的。”说完迅速消失在转角。

“那家伙……”泉奈抱怨了一声,“我都还没开始嘲讽呢?——话说,哥你就别去了啊陪我吃饭嘛?”

“毕竟别人约我在先。”宇智波斑摸摸弟弟的小脑袋,“明天跟你吃,一定。”


宇智波斑觉得他赶不上说好的时间了,拎着饭盒快步往前走。半路遇到慢慢走的扉间,大概记得这个是早上的新生代表,也没多管,说了声“让让”就越过去了。扉间不得不侧过身给他让路,心里明知这是宇智波斑,淡淡地想待会是个多么尴尬的场面。

果不其然,坐在柱间隔壁的斑看到扉间第三次出现在他面前,还是僵硬了。柱间就要问缘由,问出来后笑得前俯后仰。

斑忍不住不去看扉间的脸。那三道红色刺青太抢眼了,抢眼到他的眼睛不知道还能往哪里看。扉间被盯得不太舒服,不自在地撩了撩耳边的碎发。

这人的下一句话肯定又是“女孩子怎么往脸上纹身,明明成绩好却要去做不良么”。扉间心里厌恶地想,一整个暑假都在被问这个问题,她真是受够了好么。

倒是柱间非常坦然:“斑,你是不是有什么想问的?”

斑也不再隐藏:“是伤疤吧?”

能看出来是伤疤的人不多,斑是第二个。扉间竟一时不知应对,不耐烦的表情摆到一半,硬生生地变成了一个尴尬脸。柱间却一副“好厉害”的样子,眼睛里都闪光了:“斑好厉害!竟然能看出来!”

“这有什么看不出来?女孩子不会特意去刺青到脸上吧。”斑被夸得很受用,“不过,听泉奈的说法,中考前应该还没有这个。发生什么了?”

“哦是啊,没什么。”扉间无意与人说这事,想要一笔带过去。反而柱间很坦然:“是‘那个事件’啦,‘那个’。”

斑很快get到了:“是说的上段时间外地的暴走族惹的那件事?” 

柱间点点头,“扉间可是女主人公呢,因为受伤的事情,都上电视了。”

斑点点头:“怪不得今天论坛里都在挖新生代表的新闻,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

扉间不太高兴自己成为谈资,端起吃了一半的便当就起身了:“你们聊。”被柱间一把拽住手:“我们换个话题啦——!不要生气好不好?”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扉间明显对哥哥生气了。

斑单手撑住下巴,露出一个玩味的笑:“我倒是觉得很值得骄傲。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那种暴走族的手里逃出来,还把人家暴揍了一顿的不是吗?”

见扉间咬住嘴唇不说话,他的表情又认真了起来:“说真的,要不要来跟我比一场?”

柱·木叶高中武道部新任部长·间连忙补充道:“斑是我们副部长,很厉害的哦。目前部里除了我能跟他平手之外,没人能打过他。”

“无聊死了,再不来个能打过我的我就退部。”斑嫌弃地往柱间的方向扇了扇,“跟我打一场,我看看你水平怎么样。说不定下一届部长就是你了。”

“部长我没兴趣。”扉间倒是十分爽快地应了,“约比试我可不会输。明天下午放学,道场见。”

扉间走之后,斑忽然十分心虚地问了一句:“你妹妹什么水平啊?打不过就丢人丢大了!”

“噗——”柱间笑喷出来,“安心啦,扉间目前还打不过我哟。不过你也不要掉以轻心,毕竟她才是得父亲的真传的那个,而且机灵得很,经常会有些出其不意的招式,有时候会让我应付不来呢。”

“诶——”斑觉得自己久违地手痒了起来,“有点期待了呢。”


3.武道


也不知道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总之第二天到训练场的时候,发现已经没有插脚的地方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吃瓜群众围得水泄不通。

柱间在前边开路,扉间头疼地被柱间拉着手挤进去。她身上只穿着黑色背心和宽松的运动裤,要不是看起来特别运动风,这场面盛大得就跟结婚一样好么。更别提非要牵着手把她领进门的傻大哥,脸上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谜之嫁妹的喜庆。

来看的大多数是斑的迷妹,已经开始给斑打call了:“斑大人!必胜!斑大人!必胜!”

柱间留意到妹妹越来越黑的脸色,连忙把手指竖在嘴唇中间。忽然听见有个男生吼了一嗓子:“新生代表加油!”大家都哄笑起来,还带着稀稀落落的鼓掌。

“扉间!有人支持你诶!”柱间眼睛亮晶晶地说。

“闭嘴大哥,你们那破论坛又有赌注了是不是?!”

“哎呀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扉间……说起来你现在的赔率已经到8了!”

扉间甩开他的手进门,“我这个月一、分、饭、钱都不会给你。”


斑早在里面等着了,正在做热身。扉间也二话不说,开始活动手脚。斑停下来喝了口水,忍不住瞥了一眼扉间。精练的黑背心包裹着瘦而不弱的身躯,手臂上有薄薄的一层肌肉覆盖。并不修身的工装裤也掩盖不住腿的长度,脱下鞋子后一双40码的脚白得晶莹发亮。

两人来到场地中间站定。

“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哦。”斑微微抬了抬头,有些倨傲的气息。

“求之不得。”扉间眯起了眼睛,神情认真。

话音落后三秒,斑率先发动了攻势。十分直接的踢技,似乎都带上了破空的呼啸声。扉间微微侧身躲过,像是会预知似的抬起了手格挡住了斑真正的意图——转身之后的一个肘击。扉间的手在他手肘上一转,试图以此制住斑,却被发现了,斑迅速抽出了手臂,整个上身向后倒去,手撑着地板来了个后空翻。扉间连忙往下一蹲,躲过了斑从她脑后踢过来的脚,顺势对着斑撑在地上的双手就是一个扫腿。斑双手一发力,竟是靠着手跳了起来,躲过了那带着风的扫腿。又连续两个后空翻,跟扉间拉开了距离。

扉间单手着地,压低重心看着斑。斑此时有些棋逢对手的狂喜,他朝扉间伸出手指勾了勾,神色狂妄。不出意料,门外传来女孩子们的尖叫,扉间趁这个机会一瞬间弹了出去。一记右勾拳直指斑的侧腹,被斑闪身躲开,却没料到她转了半圈,左肘从一个出其不意的角度冲了过来。斑本来是向左闪避,结果正好把腹部送到她的左肘上,幸亏眼疾手快,两手一个推挡,生生让她卸了力道,顺势压低身子用肩膀往前一顶,试图把她推倒。扉间此时背对着斑,硬是凭着直觉明白了斑的意图,连忙在被顶到之前向前俯下身,双手撑地来了一个扫腿,直击斑的腰部。斑因惯性向前的缘故,竟然躲闪不及,闷哼一声侧身倒下,又一骨碌翻滚起身。

人群发出“诶诶诶诶——”的声音,没想到扉间先得了一分。斑擦了擦嘴角,笑了:“很可以啊。”

扉间也有些小小的得意:“还来不来?”

斑没回答,整个人蓄力弹射出去。又是一番交战,拳肉相撞的声音非常厚实,听得柱间心惊胆战,又对两人有来有往的攻势不住称奇。他俩虽是第一次打,但却好像都知道对方下一秒会做什么。

三分钟后,打了大约有五六十个来回,这局是扉间被反剪了手压在地上,两秒后斑放开了她。

“你的招式跟你哥的很像,知道么?”斑笑意吟吟,“我都看穿了。”

扉间甩了甩手脚,哼笑一声:“看穿?你的招式也跟我哥很像。再来!”

斑摊开手,又瞬间俯身如同豹子一样冲了出去。扉间以右脚为圆心画了个圆躲开这记直拳,马尾扫在斑的脸上。斑被这清香的一扫扫得愣了,身体还本能地想往反方向躲,却见扉间后退两步,以一个快得看不见的速度转身、抬脚,他直觉这脚是躲不开了,连忙交叉双臂去格挡,却被这记从天而降的飞踢压得直直坐了下来。

在场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扉间挪开脚,眼中有小小得意:“三局两胜,我赢了。”

斑坐在地上翻白眼,心里后悔自己刚刚的分心:“你用的是跆拳道啊?”

扉间耸耸肩,朝他伸出手:“没说不准用啊?你要是会的话,用如来神掌也可以。”

斑被气笑了:“说不过你。”倒是乖乖伸手,让扉间把他拉起来了。

围观群众大部分人都失望地啊了一声,只有几个赌了扉间赢的男的发出狂暴的笑声。扉间皱着眉头想那群人怕不是疯了,结果她哥暴哭着冲了过来:“斑!我可是赌了你赢啊!我又要血亏了!!你让着她了是不是!”

“我没让着,她比你还难对付……”斑拍了拍柱间的头,“不过,没有下次了。”

扉间语气有些自嘲:“哦,是啊~等你熟悉了我的套路,我自然就打不过你啦。这回只不过是取巧而已。”

斑坦然笑了笑:“你会进部的吧?下一代部长?”

扉间摇摇头:“我说了部长什么的没兴趣。做个普通社员没问题,要练手随时找我。”


4.情欲


柱间身为部长,去组织社员正常部活去了。扉间要先回去,脖子上还挂着擦汗的毛巾,走出道场的时候被几个男生堵了。

“千手同学!你实在太帅了,今晚可以约你吗!”

“滚蛋!我比你先到一秒!我先约!”

“你俩都别吵,我可是赌了两千块进去的,我先!”

扉间打了个寒颤:“不好意思……”

“啊!不要拒绝嘛!!你也应该知道的吧我们学校的传统!”

“是啊是啊!先约过再拒绝也来得及嘛!!”

扉间额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斑正好跟了出来,扉间朝他投去不知所措的眼神。

斑会意,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对那几个男生说:“不好意思,先来后到。”

这下周围的女生们都爆炸了,有不怕死的校新闻部的直接举着录音笔冲了过来:“宇智波斑前辈,是打算断掉自己的记录了吗!千手扉间同学身上的哪一点吸引了你呢?与之前跟你告白的女生相比有哪些过人之处呢?”

斑一滞,摆手表示不接受采访,话锋又是一转:“她是柱间的妹妹,我总不能站着看她被人性骚扰吧?别多想。”

扉间也尽量礼貌地朝记者点头致意:“我与他才刚刚相识两天而已,请不要脑补太多。”

斑回头找柱间拿了自行车钥匙,把扉间和自行车一块送到了校门口才放心。自己也去取了自行车,在门口等泉奈一起回去。

泉奈似乎去新闻部面试了,好像要晚一点。

斑望着泛红的天际,发起呆来。

手里有一种滑腻的感觉,搓不掉。

还有脸上,似乎还有扉间的头发扫过时候的感觉。

真奇怪。

他摸了摸脸。又嗅了嗅手心,幻觉一样感受到了一股甜味。


当晚他躺在床上,运动过后的疲劳并不能催他入睡。他烦躁地翻滚了好几圈,最后把手伸入了睡裤里。

结束的时候,他擦掉手上粘稠的东西,闻着空气中的膻味继续烦躁。

明明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好像去年一年里也就做了几回这样的事。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而且在临近高潮的时候,眼前竟然出现了白色头发的幻影。

不是吧……

他烦得把头埋进枕头里。半小时后,破罐子破摔地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柱间。”

“啊……呜……怎么了斑,我都睡着了,有啥事不能明天……”

“我想追你妹妹。”

“啊?!”

柱间吓得从床上弹了起来。

“没开玩笑,我认真的,我有机会吗?她对我什么感觉?”斑冷静地说。

“斑你冷静一下啊?你先去洗把脸再好好想想……?”

“我很冷静,”斑不耐烦,“怎么了,不舍得自家宝贝妹妹被我上?”

“啊啊啊斑你说话不要那么直接啊啊啊——”柱间已经慌神了,“我也不知道扉间对你什么感觉……不过说话太直接她肯定是不喜欢的!”

“啧,”斑愤愤地抱着脚躺在床上,“总之我想试试。帮我约她出来吧。还是说,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柱间自己倒了点水洗脸,这才清醒了过来。

“要说注意的话……”

柱间摸着床头相片里妹妹光洁无物的脸庞,慢慢地开口。

“其实扉间心里很自卑……在那件事情之后。”

“嗯?我看她不太像是会在意自己外在的人?”

“才不是。”柱间摇头,“女孩子怎么可能不在乎自己的脸?就算是男孩子也会在意吧,你想想要是泉奈脸受伤了,他也会很在意的吧!”

“有道理。”斑点点头,做笔记。

“其实一开始只是左边脸。留了疤,被说这么深的应该去不掉了之后,本来她还表现得很不在乎的。后来去了几场同学会,可能在意她这点的人多了,她就开始有些变化。”

柱间声音闷闷不乐:“我一直都说这样很帅气,但她不信,老说我在安慰她。后来突然就拿了半个月的生活费去做了刺青,说是这样至少对称了,而且掩盖住了伤痕。”

斑叹道:“还有这种事……不过,我倒是真心觉得挺好看的。我也喜欢红色,红色很适合她。”

柱间笑笑:“这话你要是能亲自跟她说就好了。没准一个外人说她这样子好看,她就不会觉得自卑了。”

斑哼笑一声:“我自然会说,所以你同意了?同意了就帮我约她出来啊!”

“喂,这种话不是应该自己去说才对么?对象是我妹妹,我可不会包庇你。”

“啧,要你何用。”斑嫌弃道,“把她电话给我。”


5.挣扎


真拿到电话号码的时候,斑又无论如何都按不下拨通键了。

这时候去打扰别人不好吧柱间都已经睡觉了所以扉间估计也是睡觉了吧说到底连柱间都不知道她对我到底什么感觉跟她才认识两天就开口要约是不是有点太心急了而且跟她也只是打过一场啊人家还赢了我说不定根本看不上我呢不对她不是那么高冷的人而且今天也让我送她回家了可是说到底我对她是真的到了这个地步的感情吗我自己是真的想约她吗是不是只是感兴趣而已就以为自己是喜欢了说起来套套什么牌子好用她喜欢什么口味¥&¥%*#……

斑睡着了,睡得哈喇子直流。睡了一会儿,一翻身碰到了手机的拨通键。


6.开口


第二天早上,斑连泉奈都没等,提早了二十分钟出门,直接去了扉间的班里找她。一句“今晚有空吗”说完,斑整个人就怂了。

“有啊,你要干嘛?”

扉间的语气非常不好,一副没睡够的样子。斑反而慌了:“你怎么啦?”

“这话不是该我问你?”扉间翻白眼,“昨晚那个电话怎么回事啊?快一点多了是鬼在打电话给我吗?打了又不说话,害我以为你出事了,还把我哥喊起来,他打了你好几十个电话你又不接,要不是我去翻同学录翻到了宇智波泉奈的号码打过去问了知道你睡着了,我俩都差点报警了好吗?”

斑:……目瞪口呆。连忙低头去看手机,上面二十个未接电话,震动模式的按钮快乐地发着光。

扉间:“所以呢,到底什么事啊?”

斑:“不,没事,没事……”

扉间不耐烦:“有话直说!还是又想打架了?”

“……那就打吧。”斑叹气,现在可不是一个约炮的好机会。


下午,两人找柱间要了片场地又打。结果今天柱间武术部的部活就变成了观赏两个人打架。斑出手迅猛,力道强劲,扉间动作灵巧,出其不意,愣是打了整整半小时,才因为扉间有些体力不支扭到了脚而告终。两场武斗,部员们都看得赞不绝口,甚至有人录了发到校园网上。忽然扉间的粉丝就多了起来,柱间还兴冲冲地说扉间的赔率变低了,支持扉间进入木叶美女top榜的也越来越多,一天之间,她的排名已经进了五十,可以进入拒约榜了。拒约榜上挂着4票,肯定有昨天那三个傻小子在内。

斑昨天也看了那个视频,还在心里点评了一番,顺便给top榜的扉间投了一票。不知道今天这个视频放上去之后,扉间的排名会上升到多少呢。

他这样想着,在扉间身边坐下来。今天她也是穿的黑色背心,运动bra露出半条带子,已经被汗水染成深色。斑忽然就吞了吞口水不敢再看,又连忙打开运动饮料喝起来。

他们靠着墙角看部员们对打训练。

“对了,听我哥说你还会剑道。”扉间忽然说。

“会一点。怎么?”

“我看看你的手。”扉间好像很感兴趣,“我听说练剑的手上会长茧子,我妈就因为这个劝我别练,我看看是不是真的?”

斑听话地伸手过去,给她看。扉间捏住他的手,虎口薄薄一层坚硬的茧子。

“真的会有啊……”她感叹道。

斑咬了咬嘴唇,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你的手倒是还很软,不像个会打架的。”

“我也不是想变得那么男性化啦。”扉间笑笑,想抽回手,却发现抽不回了。

“嗯?”她歪着头表示疑问。

“其实你看出来了吧,我想约你。昨晚问你哥要了电话号码也是因为这个。”

斑低声地像是说给自己听,一口气说完了等着她的反应。

扉间愣了愣:“我没看出来——不是,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对着这样的脸,做不下去的吧?”扉间云淡风轻地说着,使劲抽出了手。

“这样的脸指怎样的脸?有哪里不对吗?”斑决定死皮赖脸,“明明就很帅。伤痕不是功勋的徽章吗。”

“你这是哪个年代的台词,土掉渣了。”扉间嫌弃地摆手,又笑了起来:“你不怕你这个记录断掉?”

“那种榜单没什么意思。”斑摇头,“你也明白的吧,根本没什么意义的榜单。”

“行吧。”扉间侧过头,耳朵有些发红,“顺便坑你一顿好了,我想吃烤鱼。”

斑也有些脸红,咳了两声站起来:“好!那就走吧!”


7.一夜


他们吃了烤鱼,浑身带着烤鱼的味道走进了小旅馆。为了壮胆,斑还摆出凶神恶煞的样子,去便利店买了两瓶酒精饮料,结果发现味道太淡一点助兴的效果都没有。扉间嘲笑他“看起来很强实际上是个怂包”,被斑不服气地啃了一口嘴唇。两人皆有些愣神,又就着嘴里的酒精味道深入地交换了唾液和气息。

扉间跨坐在他腿间,与他正面相抱。她都能感觉到斑下面有什么慢慢长大了,脸涨得通红,埋在他脖子里头不肯出来。两个初经人情的孩子小心翼翼地探索着对方的身体,最后筋疲力尽地睡着了。结果忘记调第二天的闹钟,愣是睡到了快九点多,妥妥的要迟到了。

扉间头疼地拿起手机一看,柱间发来了消息“已经给你俩都请假了,不要紧”。她哀嚎一声“我的全勤啊”就想爬起来,被斑一把抱住拉回被子里。

“既然请假了就睡到十二点吧……”斑的声音闷闷的,带着靥足的气息。

“你个懒鬼……”扉间被他拖进怀里,两腿蹭到斑的两腿,才发觉她身上只剩一件昨晚拼死不肯脱的内衣,别的什么都没有了。顿时又有些脸红。

斑扶着她的脑袋让她抬头,手一遍一遍地摸着那红色刺青之下的伤疤。

“真好看啊。”他说。

“是我哥让你这么说的吗?”扉间问道。

“我见你第一面就觉得好看了,关你哥什么事。”斑拨开她的额发,“我喜欢红色。和你眼睛的颜色一样……”

他低头吻了吻扉间的眼睛。感觉那里有点湿润。

“怎么了啊?”他给她擦了擦。

“没什么……”扉间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搂住他的脖子。


8.解开你的胸罩和心结

“那个……”

“那个……”

“你先说?”

“你先…”

两人都眨了眨眼睛,那就一起说吧。

“在一起好吗?”

“要在一起吗?”

两人的声音重合了,又都笑起来。


斑舔了舔嘴唇,伸手到她身后摸到了内衣扣子。

“可以解开了吧?”

“可是已经解开了啊。”



fin

评论(18)
热度(103)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