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我闭嘴写 你随便看
善用tag归档
提问箱tag=若何的提问箱
胜出,胜出♀
不吃单方弱化、黑化、qj、mob
已经轰出毕业
有轰右的心,没轰右的胆
切右派。切切真可爱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06

☆文by若何

☆我给每一章起了小标题了!


重修版本:

06 50%温柔


爆杀王顺着特殊的触须所行成的桥,一路跑进小木偶的草原里。它越走越觉得难走:漫天的沙尘暴正铺天盖地地压下来,绿色的草原逐渐不复,变成黄色的干涸的沙漠。

爆杀王朝风沙更猛烈的地方看去,空气中血味的方向变得模糊不清。它迟疑了不过半秒,便像一支白色箭羽,朝着沙尘暴的中心直直地飞奔而去。

风蒙住了它的眼睛和鼻子,沙染黄它雪白的皮毛。它并未有任何动摇,就是咬着牙闭着眼,也仍是直直地冲了过去。就像是心有所引一般,风沙的正中心,是一片平静的天空。血味在这里达到了最浓。爆杀王抖掉身上的沙子,飞一般循着气味找到了小木偶。

小木偶躺在已经被染红的草地上,奄奄一息,前腿一片血红。爆杀王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紧张地在它周围踱步,喉咙里发出呜呜的低吼。

 

“爆杀王找到它了,现在怎么办?!”

恢复女郎被他这着急的样子逗笑了,转身给他倒一杯水:“别太紧张,你的狼比你聪明,它知道该怎么做。”

爆豪胜己接了水,重新把目光放到绿谷身上。他似乎更痛苦了,发出轻微的哼哼声。

恢复女郎叹口气,“我给你俩开个假条,休息一个星期吧。你把假条拿给相泽看,他不会为难你们。”

“等等,”爆豪开口拦住她,“给这家伙开就行了,我不用。”

“你不用?你不用陪着他?”恢复女郎抓起床头的报告单抽他,“给你降届的理由你是不是不清楚?”

“……我清楚。”

爆豪胜己捂着头,又没脾气了。

爆豪是降届下来的,否则他应该比绿谷高至少两届。绿谷进塔的时候做了精神数值测试,相泽得知这个数字之后,就开始打算把他俩安排在一起了。所以爆豪的直觉根本就是对的,相泽从一开始就打算让他俩凑在一起。

“清楚就好。”恢复女郎丢下报告单,“这几天给我好好看着他。以前从没有这样的先例,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会醒。也许很快,也许一个月,全看你的狼了。醒了之后再休息三四天,就差不多可以回去训练了。”

“这么久?!”爆豪诧异,“那我落下的训练怎么办?”

“爆豪同学。”恢复女郎语气变严肃,又开始训人了:“不能保护好向导的哨兵没一个能活得长久,除非是那种稀有的黑暗哨兵,只有他们才不需要向导。既然你们通过了测试,组了队,那就是命运共同体,没人教过你吗?”

爆豪移开视线。恢复女郎以为他没明白,摇摇头。

“花点时间好好体会这一课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记得让你的狼待在绿谷的精神体旁边。”

 

爆杀王花了很长的时间,用唾液给小木偶的伤口止血,再一点一点地把小木偶腿上沾的血块舔干净。做完这一切,它便四处转了转,在来风的方向趴下,给它挡着风。

不久,四周的沙尘暴开始变弱,逐渐显现出草原原有的颜色来。

小木偶的睫毛动了动,虚弱地睁开眼睛。爆杀王立马站起来,在它身边紧张地徘徊几步,得到小木偶安抚性的哼叫。它蹭了蹭爆杀王的鼻子,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呜咽。

爆杀王在它身上轻轻趴下。它的体型不比小木偶大多少,但还是尽力张开了,像一张毯子把它罩住。它用肚皮紧紧贴着小木偶的背,一只爪子小心翼翼地按在不会碰到伤口的地方。

小木偶感到温暖,便舒服地向后蹭了蹭狼的脖子,又重新沉沉睡去。

两团白色的柔软皮毛,在沙尘暴中央圈平静而昏黄的天空之下,紧紧依偎在一起。

 

小木偶睡了多久,绿谷就睡了多久,爆豪也发愣了多久——事实上也不算太久,也就是整整一天一夜而已。

爆豪这个从未做过护工的人,在这二十几个小时里竟做得十分到位,连恢复女郎都没再挑出毛病来。除了吃饭洗澡上厕所,都没舍得离开病床半步。除此之外,还把所有来探望的同届统统踢了出去——理由是“万一你们的精神触须飘来飘去会影响废久的恢复呢,滚!”

他一夜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不曾合眼。

等得出结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晨光熹微之时。

他本来状况也不太好,体力早就有些透支。等醒过来的时候,西斜的太阳正悠悠荡荡照在他背上。

腰背酸痛,是趴着睡着的后遗症。甫一抬头,发现绿谷慌慌张张地把手从他头上收了回去。

这家伙胆子越来越大了啊。

他顶着两整个黑眼圈,瞪他:

“醒了又不说?醒了多久了?!”

“看你睡得很沉……刚醒,十分钟吧。”绿谷不好意思地笑笑,声音有些沙哑。

爆豪起身来,探他的额头,虽然本来也没发烧,可他就是莫名想装装样子。

果然有点舍不得啊……所以只是接触一下的话,大概不会有问题吧。

“竟然这么快就醒过来了……”

他才不会说出去,昨晚才做好了在这里看护植物人一个月的准备。结果第二天绿谷就醒了,都不知道是不是该高兴。

“多亏了小胜。感觉小胜一直在身边,很安心。”

“啧。”爆豪装作没听见,“还有哪里痛?”

“已经不痛了,能跑能跳。”绿谷举起手臂,看起来真的还挺精神,“小木偶也醒了,就是还不能走。”

说起小木偶,爆豪稍微闭上眼感应了一下他的爆杀王。爆杀王正抬着个头,小声地低吼,像在着急些什么。爆豪回忆了一下课上讲的内容,靠接吻形成的精神链接最长也就撑一天而已。要是链接断了,爆杀王就会回到这边来。

现在已经接近一天了,应该是快要断了,爆杀王才显得那么着急。

“要……让爆杀王回去吗?”

他小心翼翼地问。

“不用,这几天都借给你。”爆豪说着就俯下身,“张嘴。”

“啊?!”

“张嘴,链接快断了。”

绿谷像被雷劈了,傻了似的张开嘴,任爆豪咬了一口。

本来快要消失的桥,又重新变得坚固起来。爆杀王也不焦急了,重新把下巴搁到羊脖子上。

绿谷捂着嘴,脸上连腮带眼眶红了一片。

“干嘛……你倒是早点习惯啊。”爆豪脸上装作无事发生。过了两秒,又赶紧补充一句,显得自己并没有居心不良:“等你的羊能走了,就把它们都放出来,就不用再链接了。”

“说的也是呢。”绿谷艰难地扯着嘴笑了笑,“应该很快的!按这个恢复速度,我觉得明天就可以了。”

“急什么。”爆豪敲他脑袋,“你起不起来?找点东西吃,然后跟我去找相泽吧。”

“找相泽老师?”

“嗯。”爆豪不自在地挠挠脖子,像是隐瞒了什么。

“总之先去吃饭。”

“好。”

 

油腻的猪排饭被爆豪禁止了。爆豪塞他吃了些病号窗口的东西。接着就去找相泽——这段路有些长,毕竟要穿过宿舍区,走到塔的最顶层。

手是什么时候牵上的,他俩都不是很记得。太自然而然了,也许是绿谷无意把“想牵手”的想法漏进爆豪的脑子里了,所以爆豪伸出了手?也许只是在某一个偶然的时刻,两只手在空中相遇了?

绿谷什么都留意不到,只是尽全力盯着他的背影。仿佛这个背影,下一秒就要消失一样。

他睁大了眼睛,使劲地把这个背影记住。

直到被同期们起哄之后,绿谷才意识到手被牵着。他下意识要抽出手,却被更紧地握住。

「你管他们干嘛。」

「没有……」

明明应该很开心的,既然肯和他牵手,可算是承认了他吧。

可是为什么小胜的表情,这么难过?

这段路,能不能走不到尽头……?

 

“哦,绿谷已经没事了?”

“没事啦,恢复女郎说再休息三天就好了,谢谢相泽老师关心。”

相泽回过身来,目光落在他们牵着的手上。绿谷有些不好意思,两个手心里温度升高,微微见汗。

“那么,有什么事吗?”

爆豪这时候要抽开手了。绿谷迅速低下头去,还想使劲拽住。他的力气算得上是哀求,但仍是被爆豪用力抽开。

温度一下子散去,汗水瞬间蒸发。

就仿佛刚刚没牵过手一样。

 

绿谷睁着大眼睛,却只敢看着地面。有东西离开了他的眼球,好痒。

啪嗒,在地上开了两朵花。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小胜刚才那只是……

 

“相泽,我申请跟绿谷出久解绑。”


  tbc




爆豪同学经过了他一整夜的深思熟虑,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还请大家不要打他,也不要打他的老母亲(我。

是这样,因为我必须给爆豪之前的思考一个交代。他其实早就感觉到绿谷喜欢他,不可能只是因为确认了绿谷喜欢他,就改变以前的想法的。他需要一点时间。

(不然这篇文上一章就该完结了(这样说出来真的好吗)我不想写无脑甜。这是正剧!(严肃))

小标题是不是还挺有趣的w

  

评论(49)

热度(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