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_cp23双日B37

小英雄和东离同时沉迷中!
【mha】
胜出,胜出♀
雷出久弱化、黑化、qj、mob
轰右。夜轰,父轰,霍轰。可轰百。
轰出无感不雷。大三角已毕业。
切右。切♀大喜。可切芦。
【东离】
殇all,主殇凛、殇浪。可殇杀、殇丹。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07

☆文by若何

☆本章有轻微到基本看不出来的欧相,可以无视


重修版本

07 100%缓刑

相泽并不说话,他需要一个理由。绿谷那两滴眼泪掉在地上的声音,竟然在首席向导办公室的空气里绕了一圈又一圈,直到爆豪再次开口:

“我思考了很久。……我认为我保护不了他。”

 

绿谷的头压得更低了。

“……对不起。”绿谷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就知道,他的幸运已经走到尽头了——突然觉醒成向导,突然被告知他和爆豪胜己的数值完全相等,还无意中和爆豪胜己同时修改了数据,最后还这么阴差阳错地一起住,一起训练——他自知自己的好运气早就已经用光了。

他在找欧尔麦特帮他修改数据的时候,还是很清醒的,爆豪胜己怎么会真的成为他的哨兵?可是意外住到一起之后,脑子立马不清醒了,立马开始抱有期望。

果然期望什么的,从一开始就不该有。如果没有期望,大概就不会有如今的失望了。

 

“对不起……”他重复道。

“是我太弱了。我从小到大就会拖小胜的后腿,我……”

 

我果然还是不够努力,不能向你证明我有足够的实力站在你身边。

 

只是有一件事,绿谷不能明白。既然爆豪要给他判死刑,那为什么要牵他的手?

接吻还可以解释为让他早些恢复,可是牵手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算是什么临终关怀吗?

难道说,其实小胜也并非希望我离开……

绿谷觉得自己没办法思考了,只想快些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可一想起那房间里一对对的牙刷毛巾拖鞋,他只会变得更加无法思考。

 

“爆豪少年,你根本没想好。”

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出现了。

爆豪和绿谷闻声转头,竟看见欧尔麦特站在门口。

欧尔麦特挠了挠脖子,跟相泽打了个招呼:“回来了。”尔后径直走进来,拍了拍绿谷的脑袋:“那件事情抱歉啊,我没有和消太说清楚。”

“不是欧尔麦特的错!”绿谷知道这是在说修改数据的事情,连忙答道,得到欧尔麦特安抚性的摸头。

欧尔麦特紧接着便转身看向爆豪胜己:

“爆豪少年,你是这一届最强的哨兵。我知道你这三年以来过得有多艰难,所以我首先要恭喜你终于拥有了你的向导。”

爆豪胜己的表情又有些不自在,似乎有些气短。

欧尔麦特语气一变:“但你刚刚说出的话令我很失望。”

爆豪猛地抬头,似乎是想争执,又活生生给吞了回来——欧尔麦特爆发出强大的精神压,一下子就把爆豪和绿谷压得都说不出话来,仅能勉强抬头直视他。

欧尔麦特是在让他乖乖把话听完。

“如果说这一届有谁能够保护好自己的向导,没有人能比你做得更好了。

“你懂我的意思吗?你的战斗经验,身体素质,都在同龄人之上。你在同时面对十八人的攻击时,还能坚持一个小时没有受伤,而且在最后一秒之前,你都将绿谷少年保护得很好。绿谷少年也被你们当时的处境逼出了强大的潜力,做到了别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你和绿谷的训练才刚刚开始,你们两个马上就会成为这一届最强的组合,甚至能够超过高你们几届的前辈,而你却在这种时候放弃你好不容易找到的向导。

“爆豪少年,你确定你真的想好了?”

“我……”

“别急着回答我。”

爆豪胜己好不容易挤出来的话又被压了回去。欧尔麦特好像根本没打算让他说话。

“这样吧。”相泽慢悠悠地喝了口水,开始和稀泥,“既然绿谷本来也还需要休息三天,那就再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三天之后,如果不能长出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那你俩就得继续在一起,直到三个月之后跟其他人一样统一写申请。到那时,要结合还是要分开,我都不拦你们。”

欧尔麦特见爆豪的表情缓和了一些,似乎不打算反驳了,这才撤掉了高强度的精神压。爆豪刚松了一口气,就又被相泽幽幽地盯出了一身汗:

“还有一个问题,爆豪同学,你什么时候能把规定读熟?没人教过你申请解除关系需要哨向双方都同意吗?”

爆豪头顶出现了一滴汗,忍不住地往绿谷的脸上眼睛底下瞟,看他还有没有眼泪。一边瞟,一边嘴硬:“文化课又不考这个……”

相泽也不盯着他了,回头和欧尔麦特说:“文化课现在不考这个吗?那之后文化课加考规定。”

欧尔麦特的笑容僵硬在脸上,干笑两声:“你跟我说有什么用,去跟教务科的人说啊……幸好我早就毕业了。”

“在职的也都给我考。”

“……消太……。”你是在要我的老命是不是。

 

缓刑。

两人走出门口的时候,竟然不约而同这样想。

既然是缓刑,那剩下来的这三天时光,也应该好好相处才对。

刚刚看到他们牵手的人很多,要是现在不牵了,那群地鼠指不定会怎么八卦呢。

于是爆豪回头看一眼他,伸个手:“手给我。”

绿谷颤颤抖抖地伸过去摸到他的手,两人像是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一样。只是这条路越走就越难走,绿谷的视线模糊到走不动路。他这眼泪的闸门一直都是坏的,明明很久没哭过了,可是一开始了就停不下。

路遇以前见过爆豪的,纷纷指指点点:“你看那个找不到向导的爆豪,开始强迫新人做他的向导了!”

绿谷瞪着水汽迷蒙的眼睛,愤怒地朝他们吼:“我就是他的向导!谁强迫了!”

爆豪愣了愣,对这句维护做不出任何评论。

绿谷哭着哭着开始抽噎,抽噎得喘不上气,突然往地上一蹲。爆豪刚才才说完分手宣言,本来还打算表现得冷硬一点,但一想到刚刚绿谷说的那句,又心里软起来,跟着他蹲下。

“怎么了?”

绿谷摇摇头,伸出一只沾满眼泪的手拽了拽他的袖子。爆豪只得又靠近了一些,倒几乎把绿谷抱在怀里了。

绿谷抽噎着小声开口:“丢、丢人……所以帮我、挡一挡……”

爆豪连忙移开视线,手上从善如流得把他拥进怀里,可耳根竟然发烫了。

他回头一看,看戏的居然有一堆。爆豪心想这怎么行,立马有样学样地像欧尔麦特那样释放出精神压:

“看什么看!废久哭有什么好看的!给老子滚!”

众人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哦呀还不让看戏了……”

“噫,真是会疼人!”

“你看看人家,学学好不好。”

爆豪只瞪着他们,继续加大精神压的输出。大家明显感到了压力,只好起着哄走了。

绿谷又哭了三分钟,才没有眼泪了,抽噎还一时半会止不住。他站起来的时候腿都是麻的,紧张地扶了爆豪一下。

爆豪一脸嫌弃地扶住他:

“菜鸡。喂,要背吗?”

“你、你才是菜鸡。”绿谷面红耳赤,泪痕未干,还只顾着争辩。

“我是菜鸡!?”爆豪好气起来,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顶嘴了?他伸手就打算强行把人扛起来走,可绿谷倒强硬起来,使劲吼他:

“——别碰我!”

爆豪吓了一愣,脑子突然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真的退了好几步。绿谷显然也有些懵,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却是爆豪先想明白了:

“你竟然能对我用命令暗示?”


tbc

评论(46)

热度(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