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_cp23双日B37

小英雄和东离同时沉迷中!
【mha】
胜出,胜出♀
雷出久弱化、黑化、qj、mob
轰右。夜轰,父轰,霍轰。可轰百。
轰出无感不雷。大三角已毕业。
切右。切♀大喜。可切芦。
【东离】
殇all,主殇凛、殇浪。可殇杀、殇丹。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08

☆文by若何

☆这章也是很糖的!一起睡觉了!


重修版本:

08 50%沉溺


命令暗示,是向导的基本能力之一,非要打个比方的话,效果类似于〇薇对犬〇叉喊“坐下”。当然也有条件:要么命令者自认高人一等,命令足够强势;要么接受者信任命令者。爆豪想起这些条件,脸色就开始不善:

“你敢命令我?!”

绿谷慌得抽噎都不抽了,连连摆手:“我没想这么多……”

爆豪的气立时消了一半:“……你对别人也用过?”

“没有。小胜是第一个。”绿谷小心翼翼地。

爆豪完全失去了生气的理由。他站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

“不背就不背,赶紧回去洗澡睡觉了。”

“噢!”

绿谷急急忙忙跟上,重新抓住爆豪朝后边伸出的手。他看着爆豪那已经初具规模的宽厚肩膀,思考了一下趴上去是个什么感受。

一定会让人感觉很安心啊……

绿谷心里顿时有些后悔。早知道就让他背了,丢人又不会少块肉……

绿谷根本没发现,他这些心里话又没关住,全让爆豪听见了。爆豪狠狠翻了个白眼,丢开他的手,在他身前蹲了下去。

“烦死了!给我上来!”

绿谷又傻了,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整个人往外飘着问号。

“再不上来我走了!”

爆豪倒开始埋怨为什么命令暗示不是哨兵的能力,绿谷这磨磨蹭蹭的,真的能把他烦死。但是绿谷扑上来的那一瞬间,他又没什么值得抱怨的了:另一个少年身体的热度和心跳,透过背后薄薄的衬衫传过来,慢慢地和他的心跳同步。

“小胜……”

绿谷在他耳朵背后破涕为笑起来。

被爆豪背倒不是第一次,小时候总是被他背着。想到以前总是受伤,然后被他背回家,再感受一下现在被他抱着脖子的这个人——那是爆豪胜己啊,带着温度的、有着薄而紧实的肌肉、稍微粗糙的皮肤的他的小胜啊。

绿谷的眼眶又开始发烫,像是找回丢失多年的旧物一般,感动得一塌糊涂。

“小胜身上还是像以前一样……好暖……”

“哼,当然了。”

“可以稍微睡一会儿吗?”

绿谷的声音变成气音,像一片羽毛在爆豪耳后扇扇风。

大概是真的哭累了。

“睡你的吧。”

爆豪只觉得肩膀上多了块热热的东西,沉沉地靠上来。他的脸色丝毫未变,却悄然把两步走成三步,三步走成五步。

月亮已经挂在半空,把他照出半个模糊的影子。走廊上的盆栽带着点露水,晶莹地泛着光,在这长长的走廊上,一直延伸到尽头去。

他只想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最好永远都别走完。

 

绿谷被爆豪叫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爆豪洗过了澡,不耐烦地说着水要凉了,快去泡。等绿谷出来,又遭兜头盖脸的一顿骂:“头发不会擦干了出来?地板都被弄湿了脏死了!”

绿谷被摁在椅子上吹头发的时候,才完全清醒了。温暖的风从头顶吹来,一只大手漫不经心地拨动他的头发,直到它们慢慢变得干燥。

他大概也感觉得出,爆豪并不是真的舍得他离开。但爆豪的行动于他而言,总是像薛定谔的猫一般,不知何时是死刑,何时是释免。上一秒要牵手,下一秒又提出分开;上一秒说了分开,下一秒就又牵住了他的手。

他知道爆豪的选择总有他的理由,但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理由。爆豪是个多么理性的人啊,但是要去思考他所有行动的原因,实在是太累太累了。绿谷心想,要不我干脆不去思考,就都当做享受吧,能享受一秒是一秒——哪怕到时候终究要分开,他也把该享受的都享受一遍了,不算太亏。

他给自己定下一个标准:爆豪给什么,他就要什么,只要接受就好了。把主动权交给他,自己也能轻松许多吧。

因为光是这样,就已经是以前所不敢梦想的幸福了呀。

谁知道爆豪三天之后会想出什么样的理由来呢?但想分开的是他,那就让他去思考吧,绿谷不打算帮忙,也不打算反驳。

就让他沉溺在这种没有结果的温柔里,听天由命吧。

 

爆豪给他吹头发吹得差不多,忽然放下吹风机,在空气中嗅来嗅去:

“你用了什么沐浴露?”

“诶?塔发下来的都是同一种味道啊。”

爆豪小声嘀咕了一声:“那怎么有股柚子味。”

绿谷也朝空中嗅了嗅,“我没闻到啊?”

爆豪凑到他脖子附近去闻:“不,是你身上的味道。你自己闻不到也挺正常的。”

绿谷侧头一看,爆豪也正好在看他,两人的脸竟近在咫尺。两秒后,爆豪又打开了吹风机。两人身上都冒出不正常的汗水来。

等到绿谷的头发都快干得发出焦味了,爆豪才终于丢下了吹风机,翻身仰躺在床上,拿起书本装模作样地翻了几下。

“小胜,爆杀王好像……”

“嗯?”

绿谷挠挠脸,“它好像在撞墙。”

爆豪脑海里立马浮现出爆杀王之前撞树样子,赶紧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果不其然,估计是一天没放风给闷坏了,这会儿急得连尾巴都像柴犬那样摇了起来。

“放它们出来走走吧。”

绿谷依言放出它俩。小木偶还不太能走,只蹭了蹭绿谷,就一瘸一拐地到角落里呆着了。爆杀王倒是很兴奋,床上床下蹦来跳去,把两人的脸和脖子都蹭了一遍,才乖乖回到小木偶身边。

爆豪忍不住吐槽道:“有时候我真的怀疑这是条狗。”

绿谷顿时乐得捧腹大笑,笑倒在床上。爆豪竟不制止他,反而用脚把被子扯过来,丢到他身上。

“盖着。”

“谢谢小胜。”

绿谷盖着爆豪的被子,他被爆豪的味道包围了。

他背对着爆豪胜己,眼睛大大地看着角落里的白狼和白羊。

爆杀王从背后把小木偶整个羊都包着,不亦乐乎地舔着它的脸和脖子。小木偶呼噜呼噜地呼吸着,不时发出舒服的哼声。

绿谷无端想起,精神体会反映主人的心理状态的说法。

小胜在想什么呢?

小胜会以为我在想什么呢?

他不敢向后看。

爆豪突然啪地把灯关了,也缩进被子里。被子忽然被掀起,灌进冷风,绿谷凉得一个激灵。他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办呢?小胜会不会突然抱过来呢?小胜会不会知道我想要他抱着?

可爆豪却没有抱过来。

爆豪只是轻轻拍了拍绿谷的脑袋,让他别想了,快点睡。过了没有十分钟,便只剩均匀的呼吸声了。

绿谷刚想翻个身,却感觉爆豪的胸膛就在背后。

不远不近,没靠着他,却也没留位置让他翻身。

绿谷的眼眶又无端地热起来。不,还没到哭的程度,他知道万一开始哭了就又要停不下来了,所以并不打算轻易哭。

他在黑暗中朝两只小动物伸出手。不一会儿,便感觉湿润的狼牙轻轻叼住了他的手指,像是在安慰他似的。绿谷顺着狼嘴摸上去,摸到温热的鼻息,摸到狼脑袋短短的毛,和夜里也能看清楚的红色眼睛。狼用它的鼻子绕着绿谷的手腕蹭了一圈,仿佛很喜欢他的味道。

 

小白狼啊。

如果你的主人最终会选择与我分开,

那就请你早些……早些停止这种暧昧吧……


评论(28)

热度(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