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首页 UAPP 私信 有问题问我 请投喂我! 归档 RSS

关母亲的抠糖2

一,咔开始明着关心久的成长了,并且似乎很期待他的进步。在久说没有进步的时候,显得有些急躁和生气。一是表示“身为我的对手你怎么可以止步不前”的不满,二是对久有一个激将作用。前一格还垂头丧气,下一格,久的表情就明显变得不甘而且坚定起来,有斗志了。


以前,他发现久有所成长,都是咬牙切齿,“那家伙竟然又进步了”。现在,他听说久没有进展,竟一点都不幸灾乐祸,反而面露不善,“哈?竟然一点进展都没有?”你们还记得吗,他在和久打架之后说的那句“我不会再这样了,小久。”他真的做到了,真的为他改变了。
告诉我。你是久的谁。好吗?

二,久对咔毫无保留,连个谎都不撒,是没进展就没进展。我们一般人被问有没有进步,怎么都会说有一点进步,或至少说在努力中吧。看得出久对咔,一是觉得没什么好掩饰的,反正咔看得出来。二是可能有一种期望在里面,期望咔更多地给他一些指点。


久对咔的小小依赖,注意是小小的依赖(因为久已经非常独立自强的了),从上次搬宿舍那里他问“我那招你觉得怎么样”开始就已经有体现,他那时候就已经在鼓起勇气,在向咔讨教。以前是偷偷地学,做笔记,现在是明确地说出口,告诉他现在进展如何,问他觉得怎么样,希望他给一些意见。
告诉我。咔是你的谁。好吗?






今天是胜出的胜出。(意味不明,疯狂流泪)

评论(51)

热度(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