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首页 UAPP 私信 有问题问我 请投喂我! 归档 RSS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10

☆文by若何

☆爆豪和绿谷的十五岁的夏天.上章表完白了,我们来稍微回首一下过往。


重修版本:

10 50%拒绝 


让我们来回忆一下少年时光吧,十五岁的时光。

十五岁对于爆豪胜己来说,是个变数有点多的岁数。

 

每一年的夏天,爆豪总是比绿谷大一岁。就像这一年,爆豪四月就满十五岁了,绿谷可还得等三个月。

就国中三年级这三个月里头,绿谷特别爱粘他。

也不是那么的粘,只是上学下学必须跟在后头二十米的地方,不远不近。爆豪倒不是不乐意跟他一起上下学,只是不乐意被他这么做贼似的跟着,每每想抓他来问,他就跑得比兔子还快。后来试过提前出门上学,结果那天以后,绿谷每天都提早了半小时在路口等他。再早起他可受不了了,要打瞌睡。放学也试过绕远路,绕到连自己都不是很熟悉的地方去,一回头就看见绿谷急得团团转,却还要保持二十米的距离跟着他的样子,又是好笑又是想不懂。最后的结果是两人都找不到回去的路,一路靠绿谷点头哈腰地问路问回去。

某天爆豪放学的时候特别烦躁。可能是因为刚下过雨,太阳却又很大,这样的天气让他气闷。于是他忽然转身,迎面走向二十米外的绿谷。绿谷猛的一下没反应过来,疯反应过来了,已经被拎到巷子里头。

“干嘛老是跟着老子?”

绿谷出久瑟缩了一下,又鼓起勇气抬头:“因为小胜在的话,他们就不会来找我麻烦了……”

“谁们?”爆豪胜己很迷惑。

“他们……”绿谷又缩一下,似乎想起什么不太愉快的回忆,“小胜你两个月前才把他们揍了一顿……”

两个月前?两个月前他揍过的人他怎么还记得。倒不如说,他揍的人可多呢,要真全都记下来,那脑子可不够用。

绿谷看他一脸不信,手忙脚乱起来:“就是那些学长们……小胜把我从他们手里救下来了!然后我说以后能不能和小胜一起回家,小胜答应了的……”

爆豪“啊”了一声。他的确答应了,而且还挺高兴的来着,结果绿谷把“一起回家”实践成“跟在他屁股后边二十米回家”?爆豪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说到欠揍的学长,他倒是有不少记忆,这学校里欠揍的学长太多了,他放学路上总能遇上那么几个。有时候看见他们欺负人,拳头痒了就会随手解决一下。爆豪从小身体素质就比一般人好,但从体格上却看不出来。说来很过分,但打架的确也是有天分的因素存在的。

废久的确长着一张好欺负的脸,被找上也不奇怪。在爆豪的印象中,绿谷的夏装校服里常常隐约透出纱布和红药水的样子,今天这么一看,却没有了。

“你以前被人找麻烦,怎么不跟我说?”爆豪不太高兴,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欺负当然不高兴了。

绿谷却笑起来:“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不想麻烦小胜啦……不过现在多亏了小胜,学长们也没有再欺负我了,终于不用缠绷带了。”

爆豪往他头上来了一记:“要跟着就好好跟着,别走那么远,再被人揍了老子可管不着。”

绿谷一边倒吸凉气,一边眼泪汪汪地笑起来,简直像得到了救赎之光,当晚饭都多吃了两碗,并且从此把二十米缩短到了五米。这距离巨烦,想搭个话也难,想不去在意也难。绿谷又总是安安静静地,一句话都不说,但那很有节奏的、轻轻的皮鞋声音,“嗒——嗒——嗒——”,一步一步跟在后边,一定是不紧不慢、小心翼翼的。他不用回头也能感觉到,绿谷的眼睛总是盯着他,这几乎让他觉得后脑勺有两块地方的头发比别的地方少。

“你他妈就不能过来点?”爆豪转过去愤怒道。绿谷“哎”了一声,只挪动了两步:“可是我比较喜欢小胜走在我前面。”

“算了,随便你吧。”爆豪又转过头去。反正他俩本来也不需要太多的交谈,只要走在一起,不就挺好了么?

 

第一次变故就在这之后的几天发生了。爆豪“教训”过的学长们竟然联合了二十多号人,一起冲过来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这回两个人都没好到哪里去。爆豪还好,只是脸和手臂见了血,见了血他们就不敢再打了;绿谷就比较惨,肚子吃了几脚,脚踝还脱了臼。爆豪又不是个接骨医生,只好擦了擦脸,呸了口带血的唾沫,在绿谷身前蹲下来。

绿谷在他背上,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哭得很厉害,虽然据本人说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看爆豪流了血了,一哭起来眼泪闸门又坏了。爆豪可一句没听进去,只觉得阳光太大了,背后还有个热源,他热得要死,随口就说了他两句:

“你太废了啊,打架根本派不上用场。”

“呜……我会变强给你看的……”

你还变强个什么劲啊。爆豪觉得孺子不可教,废久就算变强了一点,也还是很废吧。

等爆豪把绿谷带到自己家的时候,绿谷已经睡了一觉。这一觉,绿谷声称是他睡过的最踏实的觉,即使他的脚脱着臼,肚子淤着青——事实上他忘了,他四岁的时候,爆豪也这样背过他,背过他无数次。他那时候睡的觉可比今天睡得踏实多了。

 

那之后,绿谷突然没有了爆豪的消息。

这是第二次变故。绿谷只听人说,爆豪发起了高烧,然后被什么人给接走了。他那时候还不信,他心想,我一定要找光己阿姨问清楚。就在那天,老师正式宣布了,爆豪被雄英的塔接走了。

绿谷的眼泪刷地就下来了。

不要啊,小胜。

我还没有告诉你,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告诉你……

 

爆豪被雄英的塔送回来收拾行李的时候,正好是七月十五号,阳光最烈的一天。绿谷远远地捕捉到了光己阿姨的惊叫和爆豪胜己一往不变的嚷嚷,以前他从来听不到这么远的声音。他感觉自己像一只刚看见光的小鸟,慌慌张张展开翅膀第一次飞,就飞到了他身边,飞到了爆豪胜己的房间。

“废久?你怎么……”

爆豪看着他一身的纱布和创可贴。他又是几个月前的那个废久了。

“我没事,别担心,”绿谷说得很急,他跑得快没有气了。“我会变强的……所以……”

绿谷最终没有忍住,踮起脚尖伸出了双手,紧紧地勒住了爆豪胜己。

他还不懂得拥抱的力道,还不知道怎么克制这样的情感。

你怎么能要求一个今天刚刚十五岁的少年,去忍住这样强烈的情感呢?

 

你又怎么能要求,一个可能永远不会再度归来的新晋哨兵,去回应这个拥抱呢?

 

他没有收到任何肢体上的回应。不得已松开的时候,爆豪抬起手敲了敲他的脑袋:

“喂,废久,别再这样了。”

“……小胜觉得恶心吗?”

爆豪不能回答他,不能反驳他。他不能给绿谷希望,就像所有的军人一样,不知是否还有一日能够回来。

他只能沉默,再沉默,直到绿谷以为他默认了,鞠着躬道着歉离开。


tbc

评论(24)

热度(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