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我闭嘴写 你随便看
善用tag归档
提问箱tag=若何的提问箱
胜出,胜出♀
不吃单方弱化、黑化、qj、mob
已经轰出毕业
有轰右的心,没轰右的胆
切右派。切切真可爱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12

  

☆文by若何

☆前半段是瘦肉。


重修版本: 

12 50%春宵


绿谷完成了他对未来的美好展望,不得不低头正视现实问题了。



“我一直就在想了。”爆豪把短裤和衣服丢到他脸上,“你这个柚子味,应该是你向导素的味道吧?”

“诶?”绿谷正往头上套衣服,声音模模糊糊的,“我真的闻不到。很香吗?”

爆豪过来把人兜头抱住:“挺香的。”

绿谷嘿嘿地笑起来:

“你喜欢?”

爆豪睨了他一眼:“我难道可以选择不喜欢?”

绿谷的嘿嘿笑瞬间变成赌气脸:“——怎么说得像是我强迫了你一样?!明明是你……”

爆豪感觉马上就要说不过他了,嘴上“好了好了知道了”一叠声地去拧他的脸,直到绿谷又一边喊家暴一边举手投降。

“你是还剩明天一天假期吧?”爆豪忽然问起来。

“是,怎么了?”虽然绿谷觉得他明天回去上课也没啥问题。

恰好就在此时,塔内专用的终端亮了一亮。绿谷拿起来看,上面是通知所有人明天到恢复女郎那里去取向导素的瓶子。

“啥意思?”绿谷忽然觉得自己放假了两天跟不上大部队的进度了,连忙扯着爆豪过来看。爆豪抓了抓他的头发:“我正要跟你说这个。明天去找恢复女郎吧。”

“他们已经做了向导素提取了吗?”绿谷紧张地问。

“听说就是在你昏……睡着那天。老师在课上讲的,所以你不知道。”

绿谷焦急起来:“居然这样!?我不会拖了大家的后腿吧!?”

“不会。”爆豪晃了晃笔记,“我们今天开了会,说是等所有向导做完提取,我们哨兵会有一个丛林集训。明天要是能拿到你的向导素,就应该来得及。”

“那还好……”绿谷放下心,又开始怪他,“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你以为我知道?我是今晚才知道。”爆豪摸了摸鼻子,“那天我也睡过去了啊。”

“……勉强原谅你了。”绿谷也有样学样地睨了他一眼,转头钻进了被子。忽然想起什么,又钻出来:

“那个……笔记啊……不会真的不给我看了吧?”

爆豪顿时像看扑进雪地的小狗似的看他:

“废久,你真的上当啦?我以为你这么配合我的……情趣?”

“情趣你个……”绿谷瞬间脸就热熟了,顿时怒而暴起,抓起枕头就往他扔过去,“——大头鬼!!”

 

爆豪嘴上没承认喜欢,可身体是诚实的。他的鼻子就没舍得离开绿谷超过五十厘米,一直在血管最多最暴露的地方嗅来嗅去。绿谷倒也没拦,虽然很尴尬,但总是要习惯的,于是倒让爆豪抱着吸了一个晚上。

绿谷开始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集训是只有哨兵去吗?”

“只有哨兵去。”

“只带着向导素够用吗?万一他们都暴走呢……”

“带队的是午夜。”

爆豪说道这里切了一声。

“午夜?”

午夜是塔内著名的大龄未婚女向导,S级,是塔内稀少的未结合者。因为向导比较少,每个科组都会有几个普适性较强的未结合向导,负担起绝大部分未结合哨兵的疏导工作。午夜和相泽都是教务科的未结合向导。

午夜的精神数值是七百多,普适性非常强,对绝大多数未结合哨兵都可以进行疏导,但对上爆豪的时候却碰了壁。午夜本人对此非常不满,觉得爆豪的存在打破了她无所不能疏导的神话,因此给爆豪起了个外号叫“厕所里的石头”。

爆豪回忆起这些的时候,没注意把链接关闭,于是全叫绿谷听了去。绿谷一开始还只吃吃地笑,到后面完全忍不住:

“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哈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爆豪青筋顿起,绿谷赶紧用精神触须包着他:“我闭嘴我闭嘴!”

绿谷脸上的笑意都还没收完,幸好灯是关了,爆豪看不见。

“其实小胜的脾气已经比之前好多了,我觉得。”

“那是因为你在。”爆豪安心地感受着绿谷帮他做着疏导,杂乱一团的精神触须慢慢被解开,重新变得自由。精神域的天气也明亮起来,覆盖着白雪的火山安安静静地矗立在远处。

 

他以前是爆豪的燃点,又是他的解药,现在已经不是燃点了,他便能够安心地当他的解药。

有绿谷在,爆豪便不担心自己会暴走。

他愿意让绿谷成为他的软肋,愿意保护着这个软肋,在艰难中前行。

 

“因为我在啊……”

绿谷嘴角噙着笑意。

“能不能别说第二遍,我瘆得慌。”

“什么瘆得慌,你就是在害羞吧小胜。”

“老子没有,闭上你的嘴。”

“哎哈哈哈哈别捏我好痒哈哈哈哈!我错啦!我闭嘴!”

爆豪心满意足地低下头,把呼吸埋进他柚子味香气的发间。

 

他现在就要吸个够,因为他将有一整个星期,都见不到绿谷出久。


tbc

评论(44)

热度(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