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_cp23双日B37

小英雄和东离同时沉迷中!
【mha】
胜出,胜出♀
雷出久弱化、黑化、qj、mob
轰右。夜轰,父轰,霍轰。可轰百。
轰出无感不雷。大三角已毕业。
切右。切♀大喜。可切芦。
【东离】
殇all,主殇凛、殇浪。可殇杀、殇丹。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13

☆文by若何

☆副cp:切芦(向哨)、上耳(哨向)。

反派人物是自己设定的人物


重修版本:

13 100%告别


绿谷因为精神域受损,又有爆豪在旁提供安全感,总是一睡就睡得很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爆豪正在浴室哗啦啦地淋浴,看样子是晨练回来了。

绿谷一边为自己三天没训练而变松了的肌肉感到痛心,一边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换了衣服过去敲门:

“小胜,我要进来刷牙咯?”

爆豪可疑地沉默了一秒,才隔着水声回答道:“哦哦,那进来啊。”

绿谷小心翼翼推开门,隔着雾气和玻璃拉门,看见了一副光裸的躯体。

紧实的腹部肌肉,流畅而锋利的线条,厚而不嫌过壮的三角肌。绿谷一下子变成了石头,连眼珠都不会动了。

“干嘛?”

爆豪把头发都撩上去,露出额头来,猩红的眼睛朝绿谷瞪了一眼。

“刷……刷牙……”

绿谷没有意识一样回答道,鼻血啪嗒啪嗒掉到了地上。爆豪一惊,连忙关了水从隔间里冲出来:“怎么了?!”

“你离我远点……”绿谷捂着鼻子蹲下去。这大清早的对他来说太刺激了!

爆豪拿来毛巾给他擦脸,被绿谷一把推开:“小胜你先把衣服穿了!”

爆豪顿时乐了:“老子身材这么好啊?”

绿谷拿毛巾堵着鼻子,另一只手伸过去打他:“你走开!你有的我都有好不好!”

 

身材之争告一段落,爆豪想起来要带绿谷去找恢复女郎做向导素提取。医务室在塔的一楼,已经被人挤满了。

他俩正愁着怎么钻进去,便看见芦户三奈拉着耳郎响香,从人群里钻出来。

“小绿谷~”芦户和他打招呼,“伤怎么样啦?”

“已经好啦!谢谢你们担心!”绿谷赶忙答道。

“好了?!”耳郎显得十分吃惊,“我听上……电气君说,精神体受伤了的人躺一个月都不奇怪……”她们也才跟自己的伴侣同居几天,耳郎因此总是不能好好称呼上鸣的名字。

绿谷脸红了:“哈哈,多亏了小胜……”

女孩子们的眼睛立马捕捉到了他们握着的手上。芦户的眼睛弯起来:“哎哟哎哟哎哟!训练的时候不还吵架么!”

耳郎也少见地笑了:“你们关系变好了啊?”

爆豪不甚耐烦地瞪她们一眼,转头问绿谷:“你跟她们很熟?”

“小胜……你在这的时间比我长,照理来说应该是你比我更熟才对。”

绿谷拽拽爆豪的手,不怀好意道:“难道小胜都不记得她们是谁吗?”

爆豪一听,绿谷竟然开始怀疑他的交际能力和认人能力了?立马夸下海口:“老子当然记得,你当老子是谁?”

“那你倒是说说,这两个都是谁?”

芦户大笑起来,耳郎也捂着嘴忍笑,她俩端端正正地站在爆豪面前,让他认人。爆豪头顶流下一滴汗,使劲压榨着记忆,开始瞎指胡说:

“这不就是那个跟狗屎头在一起了的黑眼圈吗,那个……那个是傻子脸追了十个月的耳机女……”绿谷立马一拳把人扇得蹲下去。

“结果小胜记的都是些啥啊!?”他赶紧回头安抚女孩子们的情绪:“你们不要生气,小胜他……他说话就这样……”

芦户本就心大,这会儿更是捧腹大笑起来。耳郎倒被勾起了好奇心:“诶?电……电气君居然追了我十个月?我怎么记得只有六个月?”

耳郎话音未落,人群中忽然出来一只脚,直直地往爆豪脸上飞。爆豪反应极快,立刻躲过这一脚,顺便抓住那腿,把人狠狠拍在地上。那人似乎护着手里的什么东西,惨叫一声,却没有下一步动作了。

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上鸣。

“爆豪胜己!”上鸣脸上气急败坏,手上却小心翼翼地护着耳郎的信息素瓶子,怕它摔坏了,“你几天前踢我那一脚我还没和你算账,现在你又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

爆豪把他拎起来放好,语气不解:“我胡说八道?你十个月前进来的,刚进来就在追耳机女啊。”

耳郎的脸微微红起来,嘴角有掩饰不住的笑意。上鸣却整个人都不好了,老底被揭,又羞又恼:“你给我等着,明天的集训我绝对要把你打趴下。”

爆豪哼哼笑了两声:“哈,你可千万别不来啊。”

切岛锐儿郎此时也捏着瓶子走过来,试图当和事佬:“爆豪你别老是这样啦?”

切岛是这一届难得的潜力评级为A的强大向导,精神屏障已经能勉强防住爆豪的精神触须,故而他说的话爆豪多少能听进去一些。但这次爆豪可没有听的必要:“是他自己菜鸡,可别什么都怪我啊?”

绿谷觉得再聊下去只会得罪更多人,赶紧拽他袖子,打着哈哈走了。留下上鸣在后边咬牙切齿:“你等着!我一定会揍趴你!芦户!联手!”

芦户听得这话,更是兴奋得拍手大笑:“好啊好啊!我们今晚上车了就商量对策!”

 

“你俩可算来了!”恢复女郎一见到他俩,就习惯性拿起一叠纸往爆豪头上抽,虽然只够得到爆豪的腿,“再不来都赶不上了,训练进度又要推!”

绿谷赶紧道歉:“之前真的没听说……”

“幸好现在还来得及。”恢复女郎嘴里碎碎念着,让绿谷坐下,给他扎上胶带。爆豪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血液从绿谷的手臂里流出。

它的提取物,将从今夜开始代替绿谷出久,陪伴他度过一个星期了。

“一般三个月以上才抽一次,这样对向导来说负担也不大。其他的注意事项,昨天开的会都讲了吧?”

“知道。”爆豪老老实实道。

不少哨兵迫于任务的特殊性,不能与自己的向导时刻待在一起。向导素就像他们的速效救心丸一样,是他们最忠诚可靠的朋友。所以,向导素是他们必须随身携带、重点保护的东西。

“知道就好。瓶子虽然够结实,可也耐不住你拿去摔。向导素挥发性很大,不用的时候给我好好盖上瓶口,听到没有?”

恢复女郎把瓶子交给了自己的学生吉川遥博士,一名女性向导。吉川在橱窗里,笑着跟他们招招手:“午饭后就可以过来取哦~”

直到瓶子被取回来,绿谷才第一次闻到了自己向导素的味道。

——那是不足刺鼻,却足够浓烈的柚子香。像是有十多个柚子在身边同时被切开一样的味道。

“这东西有点像酒精,挥发得快。”爆豪看着绿谷拼命地对着自己的向导素吸,有点好笑,“我说——你给我留点啊?别吸完了,我要用三个月呢?”

“三个月之后再做嘛!”绿谷完全像个发现好吃东西的小孩,“好好闻哦……”

爆豪嘲笑他:“哼!自恋鬼。”

“自恋一下又怎么了啦……”绿谷依依不舍地把盖子合上,找了结实的线穿起来,像个项链一样。他把这项链搡到爆豪怀里,“给我好好护着啊。洗澡的时候也不许丢了!”

“啰嗦死了,你是我妈吗?!”

绿谷把项链戴到爆豪的脖子上。爆豪没有忍住,又捉着他亲了一口。绿谷于是脸红红地笑道:

“光己阿姨现在可比不上我对你好了。”

 

可是当晚,声称比他妈妈对他还好的这个人,在哨兵们临出发的时候却不见踪影。

爆豪看着周围一对对的情侣,全都忙着在对方的嘴上啃来啃去,白眼翻到了天边。更别提上鸣和芦户,还龇着牙嘲笑他:

“怎么了?不秀恩爱了?”

爆豪飞起两脚把他们铲走。

通讯终端是塔内专用的,集训的时候不能带出去,他们身上只有对讲机。幸而下午才接过吻,链接还留着。爆豪像打电话似的对着绿谷狂轰滥炸了一顿:

「你死去哪了?!敢把我一个人丢在这?」

「小胜!?」绿谷的手臂上夹着抽完血后止血用的棉棒,好像才想起来他们可以用链接对话,急急忙忙地解释道:「吉川博士刚才找我聊……向导素的事情!我现在——啊这么晚了!怎么办现在过去来得及吗!」

「别来了,赶不及。」爆豪倒冷静下来了。

「呜……东西都有好好带着吧?」

「带着。」

「要不要让小木偶过去陪一陪你?」

绿谷好像不打算让爆豪拒绝,小木偶已经顺着链接形成的桥,跑到了爆杀王的雪原上。等小木偶跑到,爆豪就把两个小东西放出来,把小木偶抱起来揉了揉。

手感……好像还是废久的脑袋好一些……

周围的地鼠们看见突然出现的绿谷的羊,发出了小声的惊呼,继而都悄悄地笑起来。

大家都很能理解他们的做法。不少人也跟着迅速地交换了精神体。

「明早就到训练场,上车之后得睡觉。」爆豪的意思是说晚上可以不用联系他。

「嗯。……链接大概明天下午会断,那,你中午有空的时候找我,好吗?」

「好。」

爆豪背着行李袋,怀里抱着一只软绵绵的羊,踏上了即将启程的汽车。


tbc

评论(29)

热度(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