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_cp23双日B37

小英雄和东离同时沉迷中!
【mha】
胜出,胜出♀
雷出久弱化、黑化、qj、mob
轰右。夜轰,父轰,霍轰。可轰百。
轰出无感不雷。大三角已毕业。
切右。切♀大喜。可切芦。
【东离】
殇all,主殇凛、殇浪。可殇杀、殇丹。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18

☆文by若何

☆重修版本。补充了重要的推理情节。


18 50%线索中断


爆豪坐在连夜赶回的大巴上,身边充斥着二十个向导的味道。紧急情况让本该留在营地过夜的小向导们不得不跟着一起离开。所有人都很安静,没有人有怨言。整个车厢只剩相泽的声音,他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要几位哨兵连夜做好准备,尽量追踪定位,如果查出了准确位置,可以先行出发。

一切安排下去之后,已是午夜十二点。

相泽向后倒在靠背上,恢复了懒洋洋的样子。能做的他都做了,现在不趁机休息一下,等回到塔后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合眼了。

“你不睡一会儿吗?”相泽侧眼看着爆豪,伸出手在空气中胡乱画几个圈。他在提醒爆豪的精神触须已成一团乱麻,要他稳定下心情。爆豪只是摇摇头,声线往下压着:“精神得很。”

“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你现在不休息,明天可打不了架。”

爆豪的头稍稍偏过来一点:“欧尔麦特不参加?”

“他早就出别的任务去了。”相泽一脸生无可恋地缩在椅子上,拿外套裹着脚。即使是夏天,山区的夜里也还是凉的,他将此种外套裹脚行径美其名曰养生朋克。

“其实,无论他在不在,主力都是你。你四月份就成年了吧?塔里怎么教你的?”

“哦。”

爆豪想起了某个不成文的规定,似乎叫“独立作战”制度。这是相泽八年前定下来的,雄英的塔并不像其他地方的塔那样庇护孩子,谁的事,谁负责,即使是新兵,也得亲自去拼命,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有人出手帮忙。

听起来很残酷,但这也是雄英的人总是足够优秀,总会被调配到别的塔去的原因。

“所以,最好还是睡一会。”相泽把脸也缩进外套里,“你的瓶子——哦,想起来了。”

爆豪又把头偏了回去。想起这个他就郁闷,只希望相泽别也来说教他。

然而相泽只是嘟囔一句“真是祸不单行”,放出他的黑猫抱在怀里。黑猫也像他本人一样慵懒,窝在他怀里暖暖和和地睡着了。

 

爆豪在如同摇篮一般的左右晃动的车厢里,终究还是迷迷糊糊睡了一两小时。夏天天亮得早,回到塔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好一会儿。

爆豪在清晨的空气中跳下车;身后窸窸窣窣一阵动静,不属于他的向导们也纷纷下车来,被相泽赶回宿舍呆着去了。

“绿谷一定会平安的。”切岛看上去很担心爆豪,但却没有更多的话要说了。

耳郎也站在一旁;她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平时也并不多话,但爆豪和绿谷都是上鸣的好友,她实在揪心。

向导的大部队已经走出好远,她才说:“你还是挺rock的。我觉得不会败。”

“什么rock……”爆豪反应半天,明白过来大概这是她独有的鼓励方式,倒差点笑出来:“行了,老子自然会赢。”

爆豪朝他俩摆摆手,示意他们赶紧走。耳郎面朝着他后退几步,终于转身跟着切岛追大部队去了。

爆豪也转身,闭一闭眼放出爆杀王。爆杀王立马绕着停车场跑了一圈,忽然停在一个车位上焦急地打转,喉咙里发出呜呜地叫唤。

爆豪立即强化嗅觉,贴近地面:绿谷的气息从塔的方向出来,到这里就忽然消失了。

“气味就只到那里。”他们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负责这次搜查的是夜眼,他端着笔记本电脑,身上落了一些露水,看起来已经在这里等了一小段时间。

他身后站着代号为泡泡女孩的黑客,以及警署的代表面构犬饲。面构警官的脚边围绕着三条警犬,它们训练有素,鼻息间呼出薄薄的白雾。

面构警官接过夜眼的话,解释道:“找不到上车之后的味道。以及,我们查不到吉川名下的房产信息,看来她早就想好了,要找到她没这么容易。”

“我都黑进你们的数据库查了她祖宗三代了,啥都没有。”泡泡女孩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

“你能不能别没事黑进我们数据库,又不是不能正经审批!”面构警官吐槽她,似乎这事已经发生过不少次。然而泡泡女孩毫无悔改之意:“这样比较快啦,而且你不是会补批条嘛!”

爆豪打断了他们无意义的对话:“吉川名下一处房产都没有?你们这种级别的,塔不是会分配住所吗?”

“有是有,但她已经把住所转让出去了,现在住在那里的是完全不相干的人。”

“房屋出租的情况呢?”

“很可惜,也没有。”泡泡女孩摊手,“能想到的我都查过啦。神就神在这里,她就像是直接在不动产这方面的资料上消失了一样……”

气氛陷入僵局。绿谷留下的气味太过微弱,难以追踪;吉川又像是把房子藏起来了一样。

爆豪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等等,吉川全名叫什么?”

“吉川遥(Yokawa Haru)。怎么了吗?”

“Yokawa Haru。Yokawa Haru。”爆豪念了数次,忽然腾地站起身:

“搜吉川春。”

春跟遥发音相同,要钻空子的确不难。泡泡女孩倒吸一口凉气,连说“不会这么巧吧!”她抢来夜眼的电脑飞快地操作起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伸长了脖子等她的结果。

“——没有。吉川春是个善良守法的好公民,国中一年级,跟男朋友吵架中——”泡泡女孩放下手,长叹一口气。面构警官还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别老是查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我都想逮捕你了。”

其他人也都丧气地把脖子缩了回去。可爆豪不相信自己的直觉居然出错;他夺过电脑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忽然抬起手把代码里的“吉川”改成了“余川”。

“哎你干什么,不要乱动我的代码——”泡泡女孩尖叫到一半,硬生生改成了一句明亮而惊讶的,“——卧槽!”

 

余川春(YokawaHaru,与吉川遥同音),名下拥有七处房产。登记信息上的照片像是很多年前的,泡泡女孩一看就吐了吐舌头:“还整过容,呕。”

夜眼和面构都面色不佳,似乎对自身被骗感到极大的不满。相泽还没见过这两人吃瘪,倒在一旁傻乐,给爆豪后脑勺上敲了一记:“小子不错啊,以后要不要进侦查科?”

“我去那种无聊的地方干什么。”爆豪切了一声。

侦查科的老大夜眼愤怒地瞪了他一眼,好像想跟他打架。最后还是忍住怒气,给手下发了行动指示:“我叫了人去探查。”

“哦。”爆豪显然不关心他的想法,继续盯着屏幕,“这两处,是吉川的父母名下的房产。吉川的父母已经离世,所以归在她的名下。”他放大了地图,“这几个小区还挺新,物业安保都很好,你的人过去要注意摄像头。”

“你这是在质疑侦查科的能力吗,小鬼?”夜眼整个人气压都变低了。

“呜哇,夜眼先生生气了耶~”泡泡女孩捂着嘴笑,“这你可没机会再进侦查科啦。”

“老子也不——”爆豪还没说完就被相泽捂住了嘴:“你能不能安静几分钟?”他转过身去问夜眼:“喂,脑子比较好的那个,有没有可能同时展开行动?”

“七个地方同时?你是打算一个A级以上的哨兵都不留在塔里吗,首席向导大人?”

“最近真特么缺人手。”相泽少见地骂了句粗话。

原来嘴上说着“自己的事自己解决”的人,焦急的程度也跟当事人差不了多远。毕竟每个新兵蛋子,都是他的孩子啊。

何况绿谷是他这几届以来遇到的最好的苗子。

“还有别的线索吗?”

“基本没有。”夜眼忽然转向爆豪,“除非你有。我问你,你最后一次跟绿谷出久联系,他是什么状态?”

 

爆豪回忆了昨天下午那通电话。

“我会好好照顾自己”这句话,竟然像把刀,荒唐地把他俩从中间劈开。

真是天大的荒唐。

要是这次能把废久平安找回来,他一定一定不再信废久的鬼话了。

什么会好好照顾自己,他根本就不会!

 

“废久自愿参与吉川的科研项目,多半是被骗走的。他这几天应该被抽了很多次血。昨天打电话的时候就很没精神。”爆豪几句话讲得咬牙切齿。他真的能想象到绿谷被抽干的样子。

夜眼肩头的乌鸦哑哑地叫了几声,似乎是感受到了爆豪混乱的精神触须和外泄的精神压。夜眼皱着眉头看一眼相泽;相泽耸了耸肩,表示他现在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如果实在没有线索了,我们八点开作战会议,九点集合出发。这些地址中,在此之前,你要是能找到什么,就到相泽的办公室找我。”夜眼合起笔记本电脑,又推了推眼镜。“我的建议是,相泽跟你一起回房间找找看,绿谷有没有留下有用的信息。另外,”他回头找到人群里的恢复女郎,“医疗小组再搜一下现场。对了,要是有合适的药物,先给爆豪胜己试试。”

相泽点点头,又拍拍爆豪的后脑勺:“走吧。”

恢复女郎皱着眉头,好像很是担忧。爆豪经过她的时候,她往爆豪手里塞了一把小熊软糖:

“吃吧,吃了会好一些。小出久最喜欢这个口味。”

爆豪的眼底霎时泛上一层酸意。

从昨晚到刚才他那么急躁担忧,都没有显现出一点脆弱;可拿到恢复女郎的糖果,忽然心里那根绷紧的线,就隐隐有些颤动。

他勉强“嗯”了一声。抬起头,看着愈来愈亮的天空,强行把酸意忍了回去。

他不能停在这里。他是绿谷出久的哨兵,找回绿谷出久,他义不容辞。

 

两人到了绿谷的房间。相泽跟过来完全就是个保险栓,万一爆豪的情绪失控,他至少能第一时间压制住。相泽并没有兴趣去翻找他俩的狗窝,懒懒地往门框上一靠,嘴里提醒道:“绿谷平时有没有啥习惯?”

爆豪将书桌一顿翻箱倒柜,拿出一本黄色封皮的本子:“大概是写日记。”

两人迅速翻开封面。上面密密麻麻的字,简直能具象化成为绿谷的碎碎念,开始在这房梁里环绕起来。相泽发了个抖,随即两人一同看到了最新的一页。

“今天见到了那些被关着的哨兵们。非常害怕,稍微有些失眠了,一闭眼就想起那可怕的场景。小胜没有在身边,只好自己慢慢地消化掉……

“说起来,小胜以后也会变成那样吗?如果我们结合了,然后我死了的话,小胜也会被关到那种地方去,在哭喊和失去理智中度过最后的三个月吗?我不敢想下去了。

“小胜现在在做什么呢?好想问问他,但已经是半夜了,他告诉过我上了车之后要睡觉。我不能打扰他……

“但是,如果真的像博士所说,用我的血液可以拯救他们的话,我会做所有力所能及的事情。

“只要不把命搭进去就好了吧?小胜不会怪我吧……说真的,如果研制成功了的话,小胜也不用害怕失去我了。应该不会怪我的吧!

“只是对不起小胜……如果研究要持续很久的话,恐怕他又要等了。结合之后好像就会失去普适性。怎么会这样呢?”

三个月……普适性。

爆豪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几行字,好像能把它盯出一个洞来。爆豪忽然冷笑出声:吉川的项目根本不是为了救所有的哨兵。她只想用绿谷的命去换另一个人的命!

“爆豪!?”

相泽忽然感觉不对劲,连忙喊了一声。爆豪看向他的眼睛充满了红血丝。相泽试图接触他的精神触须,却立马被烫得缩了回来。

“你怎么了!?你冷静一点!”相泽想冲过去摇晃他。可爆豪沙哑地说了一句:“我很冷静。”便忽然爆发出一股铺天盖地的精神压来。

雪原上的火山喷发了,爆杀王痛苦地呼叫,火光把它雪白的皮毛染上金红色。

相泽像忽然被抛进火山喷发现场;这热浪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等他能抬起头来的时候,只来得及看见爆豪掐着那日记本重重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tbc

评论(27)

热度(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