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_cp23双日B37

小英雄和东离同时沉迷中!
【mha】
胜出,胜出♀
雷出久弱化、黑化、qj、mob
轰右。夜轰,父轰,霍轰。可轰百。
轰出无感不雷。大三角已毕业。
切右。切♀大喜。可切芦。
【东离】
殇all,主殇凛、殇浪。可殇杀、殇丹。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20

☆文by若何

☆爆豪兽,进化!


重修版本:

20 50%得而复失


岩浆。

无边无际的岩浆。

爆杀王被弥漫而来的岩浆追着跑,随后纵身一跃,跳到一块足够高的岩石上。岩浆在岩石脚下涌过,把石头的底端烧得通红;爆杀王脚下沾着的雪泥,也逐渐融化成泥水。

目之所及,大地猩红,天空灰黄。空气中满是硫磺味道,火山灰染脏了狼的白毛。狼在孤石上嗥叫,朝着远方,朝着“桥”曾出现的方向,可那里如今什么都没有,只剩冰水和岩浆的交接,激出的烟雾尘霾。

爆杀王抬起爪子,却只好原地踱几下。这一片空旷无人、仅属于他的精神域,它竟无处可去。它在这里孤独又焦急地等待,等待那岩浆终于冷却下来,冷却为灰黑色的岩浆岩,等那满天的火山灰落到地上,和身上,以及肺里。

 

滴答。

是水滴的声音,又像吊针上的滴壶里的声音。

滴答。

睁开眼是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白色的枕头和被子。空气中弥漫着非常淡的柚子味,爆豪敏锐地察觉出味道的来源。那是曾经挂在他脖子上的,向导素瓶子的尸体。

拿这个过来干嘛?它应该早就已经没有味道了才对……

爆豪侧头看着床头,接着愣愣地看了一圈周围的环境。

这个地方他很熟悉,是塔里给哨兵的隔离室。爆豪的状态算不上好,他有大脑过载的后遗症,眼压升高,头痛欲裂。

“感觉怎么样?除了头痛。”

“除了头痛都正常。”爆豪接住相泽抛过来的白色小药丸,一口吞了下去。是强效的止痛药。

相泽居然笑了一下:“哦,那还行。精神域呢?”

“……”爆豪头痛地把爆杀王放出来。白狼一出来就抖落了一身灰,那火山灰扑棱扑棱地闪着光消失了。然后才急哄哄地绕着爆豪的床跑了好几圈,把爪子搭在床边上。爆豪呼噜了一把它的毛:“是火山。”

“那不是连地质都变了?”

“差不多吧。”爆豪说,“到底怎么回事?”

他知道那是暴走,也知道哨兵陷入暴走的时候如果向导不在身边,基本就没有活下去的机会了。所以才对自己活下来的事情感到惊奇。若不是自己一觉睡到了绿谷被救回来之后,就是有另一个对他有作用的向导出现了。他只能想到这两种可能。

恢复女郎这时推开了门走进来。

“你醒了?”

怎么每个人都问一样的话?爆豪没有吐槽出声,仍旧点点头。止痛药已经迅速地发挥效果了,头痛正在逐渐减轻。他扯掉手背上的针头,再过几分钟,估计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哎呀,这个苏醒的速度真是跟欧尔麦特一模一样……相泽你不忙吗?”

这也是爆豪想问的,相泽这个时候难道还很有空?

“作战会议开完了,现在就等爆豪醒。”相泽似笑非笑,“欧尔麦特那时候不到半小时就醒了,要是他九点还没醒,那就说明他不行呗。”

“你说谁不行?!”爆豪立刻跳下床,以示自己能跑能跳。“从刚才开始你们就在说什么?!”他是每个词都能听懂,可连在一起就听不懂了。

相泽又似笑非笑起来:“还做梦呢?说你跟欧尔麦特一样,是个黑暗哨兵了。”

“……哈?”

爆豪猛一下子没有理解过来,茫然地抓起终端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八点五十,如果按照原计划来说,再有十分钟他们就要出发去找绿谷。

相泽在他后脑勺上敲了一记:“清醒一点没有?准备出发了。”

爆豪疼得倒吸一口凉气。现在他总算是醒过来了:他的暴走没有像一般哨兵那样导致死亡,而是让他成为了黑暗哨兵;精神域也没有直接被毁灭,而是发生了火山喷发,改变了地貌地势。

成为黑暗哨兵也就意味着——不再需要向导……

除了自我调节能力更上一层、不太容易暴走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世界上并没有一种叫做“黑暗向导”的生物,来应对黑暗哨兵的疏导需求。

黑暗哨兵的精神测试数值是无法测定的。也就是说,不会再有人和他“完全相等”了。

爆豪此刻感觉无比冷静,但也无比冰凉。

这算什么? 

他这三年来如此辛苦,终于熬出头了,等来了他的向导。可他连一点甜头都还没尝到,甚至连哨兵集中训练的时候都没能等到他的向导,继续忍受别人给他放大闪,如今他马上就要出发去把人找回来了,这种时候才告诉他,“你不需要向导”了?

这算什么?得而复失?

“小爆豪。”

恢复女郎忽然出声,向他招招手。她太矮小了,爆豪只好蹲下来与她平视。

恢复女郎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就像是什么祝福仪式:

“是我的学生造成了这次意外,我真的很抱歉。不过现在,我都不太担心了,因为你已经比原来更强了呐。”

“……”爆豪咬着下唇,表情可以称得上是坚定。可也许只有恢复女郎,能看出爆豪眼中微弱的求助。

“在不安吗?”她回身拿出她最引以为傲的小熊软糖,塞进他手里。

“虽然呐,你已经不需要向导了,不过绿谷对你来说,是个很重要的人对不对?”

“嗯。”

没什么好不承认的,全世界都知道。

“那你就一定得把他找回来。”恢复女郎朝他眨眨眼。

“哪怕他对你再也起不了作用了,你也得把他找回来。”

“因为,你喜欢他,是吗?”

 

我喜欢他。

他是我现在最重要的人。

即使没有他,我也不是活不下去,但果然……

 

我还是、希望废久站在我身边啊!

 

爆豪调整呼吸。床头瓶子的尸体还微弱地散发着最后一点柚子味。他的焦躁感神奇地消失了。

“我会的。”

承诺就是爆豪特色的感谢。

“我会的。”他又说了一遍,声音不带任何迟疑了。

他站起身,把小熊软糖放进裤兜里,拉上裤兜的拉链,仿佛那是护身符。

 

夜眼在刚才的讨论中,接到侦查员的新情报,排除了七处中的三处地址。剩余四处都有疑似实验室、器材室等的构造,夜眼认为仍旧是同时击破最好,甚至叫上了塔里所有A级以上的哨兵。通行和天喰当然也在此列。

通行跟爆豪打了个招呼,爆豪虽然没什么好脸色,但还是迎了上去。

“最近怎么样?”

“你看怎么样?我像很好的样子?”

“哈哈哈。”通行笑起来,伸出一只手,示意要跟他碰一碰拳头,“别担心,会没事的。我跟绿谷那孩子聊过,他很厉害,也很坚强。来!”

爆豪很难拒绝这种鼓励,只好迅速伸出拳头与他碰了一碰。他们一路走过去,通行便开始跟爆豪讲他们和绿谷的聊天。爆豪一直安静地听着,但到达停车场的时候,爆豪忽然打断他:“等等!”

“怎么?”

爆豪俯下身,强化了嗅觉。果不其然,停车场还有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柚子味道。它混合着消毒水和酒精的味道,还混合着一丝血味,在某个地方突然变弱。那就是今晨他们所判断出来的、绿谷上车的地点。

但它好像……并不是完全中断了。

不,没有完全中断。爆豪循着这个方向走了几步。真的还有味道,微弱但准确地指向停车场的出口。

明明今早他们谁都没闻出来!

是因为成为黑暗哨兵之后,他的五感再次得到巨大的提升,连爆杀王的能力都增强了。现在的他,哪怕绿谷的味道的轨迹再过一夜,他也能闻出来!

爆杀王“扑”一声自空中出现。它低头嗅了嗅,朝着爆豪嗥叫一声,给了他确定的答案。

爆豪的脸上露出张狂的战意:

“喂,我问你们,如果一头狼在大路上跑,会引起恐慌吗?”


tbc

  

写老爆的帅气是真尼玛开心啊www

但是感觉老爆越来越像狗,爆杀王也越来越像狗(?)果然我对犬系男友执念很深(完全就是私欲。)


评论(37)

热度(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