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我闭嘴写 你随便看
善用tag归档
提问箱tag=若何的提问箱
胜出,胜出♀
不吃单方弱化、黑化、qj、mob
已经轰出毕业
有轰右的心,没轰右的胆
切右派。切切真可爱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21

☆文by若何

☆通环警告。

本文决定出本,参cp22.印量调查点我!


重修版本:

21 100%重逢


对雄英区的居民而言,今天也许是值得纪念的一天。

由于哨兵和向导数量的稀少,及执行军事或刑侦等任务的机密性,他们对于普通居民而言,仍然像是都市传说般的存在。

但是今天,他们见到了。

三条警犬在前开道,身后跟着一头有半人高的巨型白狼,身形矫健,目光冷冽而专注。它将鼻吻微微压低,步伐迅速地小跑着,仿佛是在追踪某个味道。

出于减少民众恐慌的考虑,它被拘束在小小的警犬制服里。将它牵在手上的,是一名身着军用迷彩的年轻士兵。

在他身后,是缓慢前行的军备卡车。猛地一看,倒像是一人一狼率领着一支军队,在大街上游行。

“你看,那孩子好帅……该不会是军官什么的吧……”

“真的……但是看年龄不像吧!这怎么说也才刚成年吧?”

“万一人家就是刚成年就当上军官了呢!哎,你说那头狼——是狼吧?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精神体什么的吧?”

“讨厌啦——好帅!”

爆豪微微侧头,瞪过去一眼。原以为她们会闭嘴,却听见了更激动的声音:

“呀啊!他看我了看我了!”

“滚呐!明明是在看我!”

爆豪翻了个白眼。相泽从车里探出头来:“喂爆豪,别装没听到,给我好好处理一下啊。”

“处理个屁。”爆豪回敬一句。犹豫了三秒钟,又不情不愿地竖起食指,对那群提着菜的大妈们比了个嘘的手势。

有什么好处理的,他心想。

本来军卡出动已经很招摇过市,还要他和他的狼在大街上跑,要是吉川消息灵通又足够谨慎,这简直像是在告诉吉川“我们来了,你看情况跑吧”。

爆豪倒是丝毫不担心她真的能跑掉,毕竟绿谷的味道不可能在短时间消除,而现在他和他的狼的嗅觉简直无人能敌。唯一担心的是,绿谷的身体状况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想到这里爆豪又恶狠狠地捏了一下拳头。

早知道那天就强行跟他结合了算了,管他妈的什么垃圾规定。至少精神链接不会一天就断掉,就算绿谷跑到月球背面,跑到马里亚纳海沟,他都能直接问他,喂废久,你在哪。

再说,如果已经结合,那他的向导素就不再具有普适性了,吉川也就不会再盯上他……

爆豪怪这怪那,最后还是怪到自己头上。

相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又伸出个头来,居然对爆豪刚才的处理方式表示赞许:

“不错啊小子,那群大妈真听你的话。过几天可以给你开个粉丝见面会,怎么样?”

爆豪回过头去,发现大妈们正一脸迷妹的表情,对着他比“ok”和“fighting”,似乎在表示“我们不会随便乱说的!请好好执行任务!”

爆豪心想这群大妈还没完了,倒恶狠狠瞪了相泽一眼。相泽原地一抖,连忙紧了紧外套:“哎我干啥了我这是……”

“能不能别惹他了。”后座的夜眼推了推眼镜,“那精神压连我都感觉到了,难受。”

“怪我?”相泽指了指自己。“怪你。”夜眼笃定地点点头,随后抱起了笔电,不打算理他了。

 

队伍拐进一个年代久远的小区之后,夜眼拍了拍相泽的肩膀。电脑上标着四处位置,其中一个红点距离他们已经很近。

军卡稳稳停在小区门口。被迫停住脚步的爆杀王不满地低吼数声。

自爆豪觉醒为黑暗哨兵之后,爆杀王的体型就比原来大了一倍,声音也变得成熟而低沉;这几声颇具愤怒意味的低吼,倒把前排的警犬们吓得齐齐停住了脚步。

爆杀王的红眼睛死死盯着一栋小楼,仿佛那栋楼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柚子的气味。警犬们肃立一会儿,似乎也发现了,顿时又争先恐后地骚动起来,喉咙里发出哼哼的呼叫。

“就是那里?”

相泽跟夜眼下了车,远远地朝那边望去。

一起下车的还有两位A级哨兵,通行百万和天喰环。通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们不会出手的,除非你或者相泽下命令。”

“不需要。”爆豪说,“你们看着就行。”

天喰点点头,又补充了一句:“不要硬撑。”

“不会。”爆豪还是很信任这两人的,倒不如说,他俩只要在场,就是成功的保障。

最后一个下车的是负责开车的警官,面构犬饲。他打了个唿哨,警犬们就纷纷绕过白狼,小跑着贴到他裤腿边上,像在等一块小饼干的奖励。

“怎么安排?一起冲进去?”他问爆豪。

“老子反正要进去,你们随便。”

爆豪不再理会身后的事情,他强化了嗅觉,鼻子立马捕捉到了吉川和绿谷的气味。再强化视觉仔细看了几眼,随后踢起两块小石子,刚好接在手里,像扔棒球似的一丢——啪嚓。大概是两个摄像头碎掉了。

连相泽都还没反应过来,爆豪就已微微俯下身,像是在起跑。

他深吸一口气,放出所有精神触须,暴喝一声:

“走了!”

 

绿谷的双手被绑着,吉川在墙角里拘束着。两个精神屏障像是相互顶撞的两个球体,在狭窄的白色空间里僵持。

吉川是攻击型向导。这意味着她天生就可以“一心两用”:在融合部分触须来展开屏障的同时,还能使用剩下的精神触须来攻击。

绿谷才挨了几下,就有些不太招架得住;他体力实在是快耗尽了,眼前一片一片地冒出黑影。

他干脆闭上眼睛,努力维持最高强度的精神屏障。两个几乎实体化的屏障相交的地方,甚至传来了“吱吱”的摩擦声。

“你打不过我的,三个月大的新兵预备役绿谷君。”她靠在墙角,面色嘲讽,“我的攻击力可是相当于A级哨兵。”

绿谷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不可能……要是有这种实力,塔怎么会把你分到医疗组……”

“哈?装个病很难吗?”她不屑道,“自从他被别人抢走,我就已经不打算为塔做任何事情了。”

她又开始絮絮叨叨地讲她过得如何如何辛苦,看着爱人跟别人如何如何幸福。绿谷没再往下听,他觉得自己的脑细胞不剩多少了,剩下的必须用来思考。

 

得想个办法,至少能像她一样攻击,否则只能一直被动下去……

 

绿谷忽然想起他跟爆豪第一次哨向配合训练的时候,爆豪差点暴走的事情。

那时候,他在屏障之中,强行向内伸出触须,来给爆豪进行精神疏导。虽然很痛苦,才几分钟就受不了晕过去了,但那几分钟的痛苦是值得的,它把爆豪的生命和胜利一起换了回来。

现在呢?现在还能至少把他的生命换回来吗?

绿谷跟大部分向导一样,无法“一心两用”。但如果触须可以向内伸出,那向外又有什么不行?

绿谷死死闭着眼睛,在脑海中回想当时的情景——

能拖一分钟是一分钟!

绿谷的触须狠狠地朝吉川抽打过去,却被吉川的触须一下子打散。

“你真的很强嘛。”吉川居然还能分出神来夸他,“不过这种半吊子的攻击,怎么可能打得到我?”

这边不行,那就换一边!

绿谷将能伸出去的触须全部实体化,狠狠地往门撞过去。厚重的铁门瞬间出现了一个凹坑,却没有发出什么响声,也没有丝毫被打穿的意思。

“不好意思啊,我这门,可是为了能够防住暴走哨兵的攻击而去定制的。就算你男朋友过来,也打不穿的。”

她忽然疯狂进攻,将绿谷所有伸出去的触须全部打散:

“所以说啊,放弃吧。”

绿谷不得不收回所有的触须,他的屏障已经开始产生裂缝。意识离他越来越远了。

他勉强撑开牙关,再狠狠地合上。口腔内侧被咬破,腥甜的血味弥漫开来。他咬着牙继续支撑着即将碎裂的屏障,嘴里的痛觉也开始变得云里雾里。

“放弃吧,绿谷小朋友。我不能跟着他上战场,才隐藏实力这么多年,忍气吞声做一个小小的研究人员,”她摇摇晃晃地靠着墙角站起来,露出疲惫的表情,“可不是为了在这里跟你打架。就算有人来救你,也没人打得开那扇门。”

她又叹口气:“有什么必要呢,本来你可以在睡梦中死掉的,多舒服啊……”

绿谷的声音如同蚊蚋,但仍然无比清楚地回答了她:“因为你是个懦夫……”

“什么?!”吉川尖叫起来,“你再说一遍!?”

“如果你不是懦夫,你何不证明给他看,你一个人就是一个队伍,就能把他们两个人才能完成的任务完成好,能够自己一个人活下去呢?”

绿谷的眼前,像是出现了很多人的影子。通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跟小环已经说好了,我们就是对方的向导。如果其中一个先离开了,剩下的人就要背起两份责任继续走下去。」

「对吧,小环?」

 

他们的身影也很快就消失在一片空白的大脑中了。绿谷什么都思考不了,但还是倔强地继续说:

“如果你不是懦夫,那干嘛不继续待在预备役里呢?就像是逃避什么一样——你蹲在医疗部,终于等到意外发生的这一天,终于可以接盘幸田先生了,我没说错吧?”

“根本没有谁离开谁就活不下去,就要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你会逃避,只不过是太软弱……”

“你闭嘴!!!”

“——你才给老子闭嘴!”

谁的声音!?

吉川警惕地抬头看,听见几声闷响,她那扇引以为傲的铁门微微变形。吉川刚要嘲笑,却听到一声奇怪的声音,墙面忽然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

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裂缝变成两条,四条;然后整面墙忽然像被蚂蚁吃空了一样,布满了蛛网似的裂痕。

从那首先出现的空洞里,伸进来一只血肉模糊的手。

它张开五指,掰住一块墙的碎片。就摇了一下,吉川的尖叫就被淹没在建筑倒塌的轰鸣之中了。

在相同的一瞬间,她的精神屏障经历了数千次攻击,在某一个瞬间碎成了齑粉。

白色的粉尘和屏障碎裂时闪闪发光的幻觉,覆盖了她的视线。

 

爆豪胜己一脚把碎裂的墙壁踢走,右手沾满了墙灰,鲜血淋漓。他面色如同恶鬼,嘴角看不出一丝笑意,像是愤怒到了极点,但语气却异常冷静:

“你的铁门太厚了,所以别怪老子从墙进来。”


tbc

评论(28)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