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首页 UAPP 私信 有问题问我 请投喂我! 归档 RSS

【胜出♀】关于内衣

  ☆文by若何

  ☆文末巨无霸崩溃所以可能ooc的英雄爆心地出没

  

  8

  

  国二下学期的某段时间,对出久来说可能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造成困扰的东西很多:首先是她的小背心压力骤增,开始无法支撑她日渐膨胀的胸围;然后引子便提议去逛街。结果因为引子跟光己姐妹太铁,一逛街必定拉上对方(并拉上对方的孩子),一拉上对方必定把孩子双双忘掉,钻进各种特卖场去不见踪影。于是就剩一思春期少男和一思春期少女,萧瑟地站在街头,手里也许还端着一杯奶茶。

  “我就知道会这样……”出久咬着奶茶里的波霸口齿不清地抱怨道。

  胜己回过头来:“所以?你本来今天是要买什么?”

  “……”我能不能不回答你。

  “不说也行,随便逛逛吧。”胜己也没不耐烦,因为只要出久碰到要买或者想买的东西,就差直接把“想要”写在脸上了。

  但这不代表他发现出久瞟了三次内衣店之后就不会崩溃。

  出久在内衣店前挪不动腿,弄得他也只能挪不动腿;一个中学男生盯着女士内衣店挪不动腿,倒像是他比较变态。店里浓妆艳抹的店员们正吃饱了撑,闲出鸟来,看见这么两个杵在店门口的人,顿时纷纷过来围观:

  “呀~是在陪女朋友来买内衣吗?”

  “真贴心呢!来来进店挑吧!”

  “来嘛别害羞啦~总要买的是不是!粉色的喜欢吗?还是蓝色?”

  店员们热情得像在拉皮条。胜己僵硬地看了一眼出久(以及她暴力发育的某地):“那个……你……是不是……要买……”

  出久瞬间回神,疯狂摇头,差点把头摇断,扯着胜己的衣袖就跑,跑得奶茶都差点散掉。跑出半里地,后面还远远传来笑声:“呀~!害羞了好可爱~!没关系的哦姐姐会一直在店里等你们的哦~!”

  心理阴影。

  

  结果就是这个周六的购物计划完全没有实现。回去之后,居然是胜己被光己骂了一顿:

  “哈?没买到?有什么不敢进去的?你都这么大了,连陪女孩子逛街都做不到?”

  胜己被骂得目瞪口呆。什么?明明是废久自己不乐意进去,现在倒变成“因为他不愿意进内衣店,出久为了照顾他的想法所以也没进去”了,而且还怎么都解释不清楚,反正就是他的错。他愤怒地摔门进去洗澡;洗到一半,突然从浴缸里跳出来,抓起手机给出久发了一条短信:

  “明天再跟老子出来一趟!”

  爆豪胜己是谁,一个从不服输的男人。

  回信很快就发了过来:“小胜有什么忘记买了吗?”

  “……”胜己犹豫半天,实在找不出别的理由,一句“买你的衣……衣服”挂在输入框里。他犹豫了半天,刚要抬起拇指按发送——扑通!

  手机掉进了浴缸里。

  “……”

  “……”

  他的手机壳防爆,但是不防水啊。

  等他把手机捞起来,它早就一命呜呼了。

  所以出久在书桌前等了半天,连作业都写完了,还没收到回信。刚躺上床,蹦的一声一条短信跳进了手机里:“买手机!”

  “……”是光己阿姨的号码。

  出久百思不得其解,那么刚才为什么还是小胜的号码呢,难道光己阿姨的手机是双卡双待吗。哇,真厉害。

  

  次日,胜己被他妈妈赶鸭子上架地丢出家门,“没买到手机和内衣就别回来了!回来了也不给你饭吃!”萧瑟地在路口等着出久。出久倒是特意打扮了一番(至少不再穿画着欧叔的痛T,在胜己眼中算是迫真地打扮过了)。于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小碎花的吊带抹胸短裙子,针织的素净米白色小外套,乖乖女的鞋,还有暗红色的头带……哦,这家伙原来真的还不错嘛。

  出久被他这么上上下下上上地一看,顿时连腮带耳红起来:“是……是妈妈给我挑的……”

  胜己地“哦”了一声,又“嗯”了一声,毫不留情道:“你妈的审美还行,比你的好。”

  出久:“……”

  

  他们挑完手机,心怀同一个鬼胎,左拐右拐,愣是回到了昨天那家内衣店门口。今天好像比昨天忙一点,没有前来拉皮条的土拨鼠;但两人刚抬起脚,就收到了四五双土拨鼠的目光。

  “……”

  “……”

  出久不想再忍受一星期的胸口痛,胜己不想回家没饭吃;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同手同脚地进了去。

  立马有一只笑吟吟的土拨鼠前来导购:“要哪种?有钢圈的没钢圈的,聚拢的不聚拢的,有海绵垫的没海绵垫的?”

  出久完全慌神;手下意识就捏住了胜己的下衣摆。胜己也慌了神,但出久一捏他的衣摆,他就冷静得比较快了:“她……第一次穿,要最基础的。”

  “哦~”土拨鼠又笑吟吟起来,“那你们尽管挑款式,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胜己带着出久在内衣店挑内衣款式。

  地狱。

  地狱です。

  出久完全不敢抬头,是羞的;胜己也完全不敢抬头,虽然他不是没见过(光己老支使他去晾衣服,他还是见过世面的)。于是两人的眼神在货架底扫了一遍又一遍,简直要把货架底的垃圾都扫干净了;顾客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他俩居然毫无进展。

  “喂,给老子快点挑啊。”

  他实在待不下去了,用手肘拱了拱她。

  “……我……我不会挑……”

  胜己的太阳穴都痛了起来;他还是第一次希望内衣店里有欧尔麦特的痛bra。这样出久就不用思考了,买那个绝对不用思考。但悲凉的是整个店似乎都充斥着各种蕾丝花边,唯一跟英雄有点沾边的就是午夜和山岭女侠的代言款了。

  胜己翻了个白眼,随手指了个蕾丝花边最少的款式:“就这个吧。白色粉色蓝色都来一个。”

  

  土拨鼠笑眯眯地领着出久进试衣间,还问胜己“男朋友要一起进来吗?”被恶鬼一般的眼神拒绝了。然后过了焦急漫长的五分钟,(这五分钟内他像个小丑似的被各种女性顾客上下打量,)土拨鼠终于笑眯眯地领着出久出来:“这个码数刚好合适。男朋友看看怎么样?”

  胜己看了一眼:出久微微耸着肩,满脸涨红;但胸前的确挺拔了一些。他连忙把目光移开:“隔着衣服能看出个屁!”然后又不甘心,手放到她肩膀上向后一掰:“给老子站直!”

  “对呢对呢,一定不要驼背哦,浪费了这么好的身材~”土拨鼠笑吟吟地附和道。

  出久简直无处容身;但地上连个缝都没有,就算有也钻不进去。要不是意识还清醒,那她早就把头埋进胜己的外套里当鸵鸟了。

  

  “所以呢?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胜己维持着最后的理智问。

  出久也维持着最后的理智回答:“没有,很舒服……”“那就给老子脱下来!付了钱就走!”

  胜己也不知道居然是自己付的钱;他只顾着带着出久赶紧往外走。走出店外半里地,还能听到土拨鼠们的调笑:“第一次送内衣什么的真贴心呐~”

  “虽然那位小弟弟看起来很凶但是还是很细心的嘛~”

  “真是青春啊~”

  胜己的内心已经毫无波动,甚至想送他们店一个榴弹炮。

  

  这件事情在他们结婚之后甚至还会被想起:特别是在各种service之夜,胜己总是忍不住脑补各种美妙的情♀趣内衣。然而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痛bra这种东西,在某一天突然被发明出来了,也许就是在出久成为NO.1的那天(需要申明,出久成为NO.1并不只是因为胸大);而且他怎么也想不到,出久身上居然会穿着她!自!己!的!痛!bra!

  “为什么!!”爆豪胜己出离愤怒,“到底是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我不会挑啊!看见自己的就买了嘛这不是很正常吗……?”

  “啊啊啊啊!!!老子不听啊!!!!”

  

  第二天,两位英雄的家的楼顶冒出了滚滚黑烟。据英雄爆心地解释说,他是在烧楼顶的盆栽掉下来的落叶;也许只有英雄人偶清楚而痛苦地知道,那一天化作灰烬的到底是什么玩意。

  

  


没了。这系列居然能写这么久(跪)那么有脑洞的时候再见。

这篇是看了雪鸮的久妹和推上ミヤギ太太的异世界久妹连载之后产生的脑洞。久妹太好了,请大家都来爱一爱她。一边暴怒一边照顾女朋友的咔也很好,请大家都来爱一爱他。

BTW;百分百默契印量调查

评论(7)

热度(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