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_cp23双日B37

小英雄和东离同时沉迷中!
【mha】
胜出,胜出♀
雷出久弱化、黑化、qj、mob
轰右。夜轰,父轰,霍轰。可轰百。
轰出无感不雷。大三角已毕业。
切右。切♀大喜。可切芦。
【东离】
殇all,主殇凛、殇浪。可殇杀、殇丹。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22

☆文by若何


重修版本

22 50%亲吻逃避


重新把爱人抱住,是什么滋味?

 

爆豪胜己从未觉得人的生命有如此脆弱;他将这生命抱在怀里,感受它仅剩的急促呼吸,和依旧温暖的身体。

还好,还好赶到了。

绿谷的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纸,血已经快到不了脸上的毛细血管了。他脑门上全是虚汗,黏糊糊的,爆豪贴近他的时候,碰了一鼻子的水。他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捏住绿谷的手腕,稍微用力,便把那铐住他的锁链捏变了形;绿谷的双手终于解放出来。

精神屏障散去,绿谷额上的青筋终于得以缓一缓了。

“小胜……”

“嗯,来了。等了很久?”

爆豪的语气很平淡,很冷静,绿谷甚至听不出一点心疼。但绿谷知道这个人在担心他。这个人的担心几乎不会表露给别人看,就连他也极少体会过,但他依旧知道。因为,被担心,被重视,被爱,被所爱的人抱在怀里,被赋予安心感,这种感觉是不会出错的。

那安心感就像一坛久酿的陈醋,终于开了封,熏得他眼睛发酸。

“你的手……”“不痛。”

爆豪迅速地阻止他往下说,把血肉模糊的拳头往身后藏。他用力在背后的衣服上擦了好几下,才重新伸出来。

“小伤。只是血多了一点而已。”

可是他手指关节上已经没几块好皮了,入目之处皆是森森的白骨。这也能叫小伤吗?真的不痛吗?

绿谷的拳头捏紧了又放开,忽然大哭起来。

善意被人利用,还无端端地要来面临这生命危险。为他而来的小胜,也因此受伤,伤口见骨,鲜血淋漓。他到底是在干什么?

怎么会这样呢?明明思考了很久,才做出这样自我牺牲的决定。难道不该这么选择吗?他是被利用了,可是不知道会被别人利用的时候,他的选择也错了吗?还是说爆豪从始至终都是对的,要以自己的安全为第一要务,在任何情况下都只能优先保全自己呢?这是自私吗?要这么自私吗?他想要用这件事稍微反抗一下爆豪的那句话,现在他失败了吗?

他和爆豪都不是自愿成为向导和哨兵的,他们打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来吗?

他委屈啊,真的委屈,想不通到底是哪一步出了错,才走到了这里。

连日的孤独全数涌上心头,在终于见到值得依赖之人的一瞬间爆发成眼泪。

他不剩什么力气了,连哭都没有力气出声,却拼了命搂住爆豪的脖子,往下压。唇和鼻息贴近的时候,爆豪微微躲闪了一下;可绿谷太过坚持,仿佛要把剩下的力气全都用在这个吻上。爆豪最后还是没躲成,只好在他嘴唇上印了印。

呼吸炽热地交缠。

无论在什么时候,感受到另一个人的呼吸,永远都是件奇妙的事情:体温会逐渐趋近,心跳会逐渐同步。思绪柔软得像在外太空飘,又像终于找到了可以寄托的归处。

爆豪感觉脸上有点湿润,微微推开他一看,果然这家伙又要哭了。

绿谷没有亲够,又凑过来,还要不熟练地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却发现爆豪紧紧闭着嘴,牙齿紧张地咬合着,像在无声地拒绝。

“链接……”绿谷声息微弱,听起来像是哀求。

可爆豪不为所动:“不用,我一个人就行。”

绿谷迷茫地看着他:“什么一个人,我明明可以帮你……”

“会受伤。”

爆豪不由分说地把他背到背上,准备往外走。

绿谷着急起来:“我们又不是没试过!我又不是别人——”

“给老子听话!”

爆豪打断了他,语气里有压制住的愠怒。他难道不想吻他么?他想得快要死了,可他现在是个黑暗哨兵了,谁能够保证绿谷跟他链接不会出事呢?

用这种语气的意思就是没得商量了。绿谷完全陷入了迷茫。

他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听话的,爆豪不要与他链接了吗?别人跟爆豪链接会受伤,可他绿谷出久不是那个不会受伤的唯一吗?

他靠在爆豪的肩背上,嘴边就是他的耳朵。

“怎么回事啊小胜……你说清楚好不好……”

爆豪用自己的精神触须碰了碰他的。绿谷立马吃惊地往回缩了一缩。

比原来要烫,还出奇地坚硬,像是自带高强度屏障似的坚硬。

“烫?”

“这到底……”“回去再解释。”

爆豪打断得毫无商量的余地。

绿谷忽然慌张起来,心脏像供血不足一样,开始加速跳动了。

小木偶发出尖锐的嘶叫,它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下一个瞬间,数条精神触须挟着风声到来!

“砰!”

绿谷在最后一秒勉强撑开了不完全的屏障。屏障碎裂的光尘飘飘悠悠地消失在空中,连同小木偶,也扑地一下消失了。

绿谷的双耳,忽然出现绵长的、尖锐的金属碰撞声。

“喂,废久!”

绿谷又什么都听不到了。

“绿谷出久!”

爆豪勉强拦下几次攻击,紧张地喊着绿谷的名字。然而绿谷没有丝毫回应,只有手指,紧紧攥着他的衣领。爆豪腾出一只手,去摸他手上的脉搏。

还在,还好。

他惊讶于自己的手竟然也会这样颤抖,它们平时很有力,从没像今天这样害怕过。

他捡起绿谷的床单,用牙齿咬住,撕开,在身上缠绕几圈,死死地打了一个结,把绿谷绑在自己身上。

“给你一分钟解释,你他妈刚才干了什么。”

弥漫整个房间的尘霭之中,吉川冷冷地嗤笑出声。她身后不知何时打开了另一扇暗门,门内站着两个披肩散发的、像是恶鬼一样的暴走哨兵。

 

“我干了什么?唉,苦命情侣还想有好结局?太恶心了,实在是太恶心了。”

吉川的声音嘶哑,恐怕也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

她手上还拿着两支空的针管,想必是给那两个暴走哨兵注射了药物。他们青筋突起,表情狰狞痛苦,胡子拉碴,头发散乱,精神触须炙热而扭曲,几乎接近实体化。

相泽和夜眼看到那两双眼睛,立马变了脸色。

“山本,藤野……!”

夜眼的手也开始颤抖了。那是他带过的人。

山本和藤野是一个月前被送回来的哨兵。他们的向导在任务中死亡,导致他们陷入了暴走,任务也随之失败。塔派人把他们接了回来,但已无力回天。除了关起来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吉川居然把他们从塔底偷了出来,当做自己最后的武器!

“吉川遥。亵渎死者,你这已经是死罪了。”夜眼厉声道,声音微微颤抖。

“夜眼!”相泽想阻止他,可是来不及。吉川像被刺激到了一样,尖锐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亵渎死者!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暴走的哨兵在你们眼中已经是死者了嘛!你看,等下会有更多死者哦,绿谷走了,幸田君就会死。他要是死了,我也跟着死。再加上这两个已经暴走的孩子,一共是四条人命,怎么样?山本君,藤野君,你们说怎么样?

“啊,我知道了。你们想只带走绿谷,我们在你们眼中也早就是死人了吧,不用在意对不对?你们的算盘打得也太好了吧?喂,爆豪小朋友,我明白跟你讲了吧。哨兵和向导,都不过是一次性用品罢了,塔把你用完了,榨干了,要么死在外边,要么就关在塔底下。绿谷小朋友跟你说过了吧?没有?他真是太善良了,被用完就丢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对不对?

“喂,爆豪小朋友。你干嘛替他们卖命呢?你看看你身后站着一动不动的那两个,哦,我认识你们。通行百万!天喰环!还有相泽消太,你怎么站那么远啊,怕我打到你啊?哎,爆豪,他可是摆明了让你一个人搞定,他们只是过来看戏,对吧?

“相泽消太,我没记错的话,是你发明的这种体制吧,谁的事谁处理?怕搭上其他人的性命,浪费塔的资源,对不对?幸田君驻守的据点遇到危险的时候,其他据点的人全都没救他诶,全都乖乖地守在自己的地方诶?牺牲他一个,任务没失败嘛,你应该挺开心的吧?

“哈哈哈哈——相泽消太,是你杀了他啊。是你杀了他。你还杀过不少人吧,首席大人?

“哎呀,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你后悔啦?哎,我跟你打个商量吧,你把你亲爱的学生绿谷交给我,我就不计较了好不好?爆豪小朋友,行不行啊,帮你的老师做点事不过分吧?你看,绿谷都这样了,你还口口声声叫他‘废久’呢,不如让我废物利用一下吧?”

 

“闭嘴……”

爆豪的耳边,忽然轻轻吹来一口气。他连忙转头去看,绿谷还死死闭着眼睛,倚在他的肩膀上。

“你怎么样?”爆豪想把他放下来,却被死死地攥住了衣领。

绿谷摇了摇头。耳鸣刚刚才消失,脑袋像要炸裂一般痛,但他艰难地开口。

“‘废久’这个名字,才不是让你叫的……所以给我闭嘴。”

吉川皮笑肉不笑:“死到临头还嘴硬呢,真是令人感动啊,你们的爱情?”

绿谷没有理会她,忽然手上用力一撑,掰过爆豪的脑袋,命令他:

“亲我,小胜。”


tbc

评论(19)

热度(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