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我闭嘴写 你随便看
善用tag归档
提问箱tag=若何的提问箱
胜出,胜出♀
不吃单方弱化、黑化、qj、mob
已经轰出毕业
有轰右的心,没轰右的胆
切右派。切切真可爱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24

☆文by若何

☆这章真心挺甜的,但是通常我这么说的时候……都有意外

目录:http://rheg9608.lofter.com/post/1e6c6d65_11a32c9b


重修版本:

24 50%同床异梦


绿谷不太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醒过来的时候是个雨天。天阴着,对六月而言是个难得的凉爽日子。疗养室的窗外有一大片绿植,叶子们身上落满风雨,泥土和青草的清香透过纱窗跑进来,跑到绿谷的鼻子附近。

他本可以再睡个回笼觉,但因有所牵挂而变得清醒。

绿谷环顾四周。终端放在床头,不知道是谁拿过来的,应该是爆豪。还有一些小熊软糖,包装皱巴巴的,下面压着一个本子。

那本子有些眼熟,绿谷拿过来翻开,上边的字迹龙飞凤舞:

“第一天。睡了很久。老太婆说废久精神域12%受损。因为不是羊受伤,所以爆杀王过去也没用。废久的精神域烧着了好大一片,草地底下全是岩浆!不知道链接会不会持续造成破坏,又没一个人知道要怎么断开,都是废物。

“第二天。链接终于断了。好像已经改变了废久的精神域的地质,不知道有什么影响。老太婆检查了半天,一句准话都没说。

“通行和天喰过来了。他们还好意思过来,要是他们早点出手(这句话被完整地划掉了)总之都怪相泽(这句话也被粗糙地涂掉了)。老子总有一天要能单挑他们两个。

“狗屎头和教务科的那个马尾辫,带着两份晚饭过来了。这两个家伙是打算以后都来这里吃饭吧!还说什么‘前几天也是这样带着饭菜过来’,老子好像只跟狗屎头说过这件事吧,马尾辫是怎么回事?

“洗衣服的时候洗出来一堆软糖。他妈的包装纸都快被我洗烂了!真恶心。是那个老太婆给的,废久可能会想拿来作纪念。算了,放着吧。

“这家伙怎么这么能睡?!老太婆又不让我出去,真是无聊死了。这家伙的睡脸真傻,又没一点好看的。老子怎么看上他的,真不明白!”

还有许多潦草的字迹,全都是爆豪的自言自语。绿谷笑笑,心里热乎乎的。他没有全部看完便合上了本子,小心地把桌上的软糖收进床头的柜子里。

爆豪给他带了许多东西,除了日记本,还有书啊,笔记本,水杯和汤匙。到处都是爆豪的生活痕迹,就像是他也在这住了很久似的。但他身边又没有爆豪,这让他微微失望。

他盯着左手上边挂着的吊瓶,发了一会儿愣,眼神有点失焦。好一会儿,才伸手去摸他的终端。点亮屏幕,早上六点二十八分。

一个相当早的时间。

门外还没有人走动,有人轻轻地打了个哈欠,大概是值班的护士,等着她的同事来换班。

绿谷的左手上还挂着点滴。他起身把药瓶挂到带轮子的点滴架上,轻轻推着它走出了疗养室。脚步很不稳,摇晃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站住,弄出了些声响。

值班的护士马上从瞌睡中惊醒,连忙小跑着过来扶:

“醒了?怎么就起来了,感觉怎么样,有什么事吗?”

“谢谢担心,吵到您休息真是抱歉……”“别道谢,这是我的工作嘛。”

护士小姐见他精神还算不错,稍微放下心来,帮他推着点滴架往前走。

“这个时候你要去哪里?上厕所吗?”

“唔,不……”绿谷怪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指了指电梯的方向,“我想回宿舍去,找小胜。”

“胜……爆豪胜己是吗?”护士小姐也跟着笑起来,“他不在宿舍。他在那边。”

“诶?小胜也在医务室吗?”绿谷一下子慌了神,声音也微微拔高,“他受了什么伤?他醒过来了吗!”

护士被他一连串的问题问到笑出声:“他没事,他没事!只是刚刚成为黑暗哨兵,他的精神域可能会不太稳定,恢复女郎一定要他留下来观察几天而已。”

护士小姐捂住嘴,低声在他耳边说:

“你睡了三天,他只睡了半天就活蹦乱跳啦,老是偷偷地溜出来,跑到你那里去,然后又偷偷地溜回来。我就假装没看见,但是被恢复女郎发现的话,可是要被揍的哦。”

绿谷的脸因害羞而有了些血色:“谢谢您……”

“别道谢嘛。哎,他就在左数第二个观察室,我准备换班了,就不打扰你啦。你看完他也早些回来,等恢复女郎来上班,记得让她帮你做一下检查。有什么事的话,就到外面的值班室去喊人。知道了吗?”

绿谷谢过了爱操心的护士小姐,推着点滴架走进门去。哨兵观察室与隔离室只有一墙之隔,装修风格都是一水的纯白色。爆豪的浅金发就在这一水的纯白里冒出个头来。

他的呼吸平稳,眉头微微皱起,看起来在梦里不大高兴。他的精神触须平和地在虚空中飘荡,用自己的触须接近的话,能够感觉出比普通人高得多的温度。不过比起欧尔麦特的温度,好像还差那么一点。

这就是黑暗哨兵啊……

与其他人没有哪里不一样,可是又确实有些不一样。

绿谷轻手轻脚地把药瓶挂到床头,然后爬到床上,极其小心地躺下来。床是单人的,爆豪睡在正中间,因此他只能侧着身子躺着,艰难地维持着不要掉下去。

带着雨味的风从窗的缝隙里钻进来,稍微有一点冷。

绿谷静默了好一会儿,仍旧血液不足的身体很快失去了正常的温度。他犹豫地伸出手去,想把爆豪身上的被子扯一点过来盖,结果手刚碰到被子,就被爆豪抓住了。

那只左手还挂着点滴,手指冰凉得像刚摸过雪。抓住它的那只右手也好不到哪里去,纱布包得层层叠叠,像是木乃伊。绿谷甚至立刻想象到了纱布下的白骨。

那里的皮肤,能重新长出来吗?

爆豪侧头看了他一眼,确认是绿谷,便撩起被子,将他整个人兜头盖住。绿谷只觉得自己的脖子被抬起来,一只手臂便簌地钻到了脑袋底下。爆豪照顾他挂着点滴的左手,将四只冷冰冰的手指捏在手里,放在被子上。又稍微撑起上身往床脚看看,确认绿谷的脚也盖到被子。做完这些,他才问:

“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才六点多,是不是吵醒小胜了……”绿谷感到后脑勺有只手掌,在轻轻用力把他往回推。

“才六点,睡个回笼觉?”

“这就睡回笼觉了吗!”绿谷很是不乐意,“我们都几天没有聊天啦!”

爆豪被这逻辑蠢到,骂了句“笨蛋”,又忍不住在他头顶上笑了。绿谷也自知不好意思,笑着往爆豪的衣领上贴了贴。被窝和爆豪的怀里都是暖烘烘的,带着一点点洗衣粉和酒精混合的味道,令人安心得很。

“我听护士小姐说,你老是来找我。”

“哦,老子还不能去找你?”

“不——是。”绿谷拉长声音抱怨道,“小胜怎么不在我那里睡啊,这样我一醒过来就能看见你。”

“哈?你还好说?老子为了去找你,被那个老太婆拿着点滴架,追着打。”

绿谷像只仓鼠似的憋笑,笑得脸颊都鼓起来。

“还有,你睡得跟个死猪似的,我还去你那里睡,翻个身就得掉下床。”

“哈哈哈哈!”

“你他妈还笑,真没良心。”爆豪说完自己也微微笑起来,“要不是为了你,老子现在还在深山老林里训练呢。那帮家伙还要明天才回来,听说你醒了估计高兴不起来。”

“哎?为什么?”

“他们欠我们一人一顿饭。”

“欠……小胜,你坑别人了,是不是?”

“老子坑他们?是他们先坑的老子!”爆豪想起来就气,“训练第一天那傻子脸和黑眼圈就合起来搞我,结果你那瓶子摔坏了,不然我也不会——”

不然我也不会失去救命的药,差点暴走,最后变成黑暗哨兵。

绿谷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猜了个大概,安静地低下头。好久,才张嘴说了一句:

“给小胜添麻烦了……抱歉。”

爆豪没急着骂他,反而把他的左手放开了。爆豪要用这只右手去抱他,隔着被子,紧紧的。

“现在记住我说的那句话没有?”

“记住了记住了。”

虽然我觉得还是有问题。虽然知道小胜是在担心我,可是要是得优先保全自己,那我现在为什么不回家睡大觉呢。

绿谷心中留下了一句反驳,未能说出口。他就是这样,好了伤疤忘了疼。

正此时,点滴打完了,药瓶已经没有药水可以滴下来。绿谷不想去外边找护士站的人,自己悄悄把针头拔了。爆豪皱了皱眉头,可是伸手过来,隔着创可贴把针口按紧了。擅自拔针这行为并不好,但他自己也老干这种事,不好拉下脸来训绿谷。

“小胜。”

“啊?”

绿谷摇头晃脑了一会儿,东看西看了一会儿,就是不说话。爆豪低头一看,这家伙又在抠衣领。爆豪知道这家伙有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时就会抠衣领,于是逗他:

“你这笨蛋,又在盘算些什么?”

“我没……”绿谷吓了一跳,以为爆豪在读他的心呢,可一想,他睡得太久,他们的链接早就断了,还没连上呢。

“到底想干什么?”爆豪看出不对味来,不打算轻易放过他。

“我……我就是觉得,哎,我就是觉得,说话好费劲啊。”

“费劲?”爆豪想了半秒钟,想到绿谷刚醒过来,没有什么体力,说话的确挺累的。他往绿谷后脑勺搡了搡,嘲笑他:“刚刚不是你说的要聊天么!别聊了,睡你的觉。”

绿谷又明显不乐意:“不行,可是我想聊啊。”

“到底要干嘛啊?”

“你又不是不懂!”

爆豪直男思想,确实没懂。绿谷见他确实一脸茫然,气得把嘴鼓起来,过了会儿又自己瘪了下去。

“唉,不能跟你拐弯抹角了。——亲亲我吧。”

 

——亲亲我吧,跟我链接吧。我们就可以不用开口也能聊天啦。

而且还能伴着这雨声,好好睡个回笼觉呢。

 

绿谷沉醉于甜蜜的想象,可是爆豪愣了一愣。

他好像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那种手脚冰凉的恐惧又回来了。

如果得到他就必须要他受伤,那和失去有什么区别?

不如选择不去得到,这样也就不会失去。

“干嘛呀?”绿谷脸也红过了,羞也羞完了,爆豪却没有动作。他愣了一会儿,突然把手臂从绿谷脑袋底下抽开了。还翻身过去,用背对着他。

“别吵了,我要睡了。”他说。

绿谷眼睁睁看着他转过身去,瞪着他的后脑勺,好一会儿,才伸手去掰他的肩膀:

“你躲什么?你……你又要去跟相泽老师说,你要跟我解绑了?!”

绿谷几乎想捏着拳头去锤他,被爆豪抓住了手。他的神色很冷静,像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一样:

“不是我去找他说。而是,这次你真的要走了。”

“我去哪?你又去哪?”

“不去哪,就在这。但是我会帮你搬宿舍的,所以现在给我睡你的觉。”

绿谷明显还不相信:“小胜,我要生气了。”

爆豪也立刻生气了:“老子骗你有用?你生气又怎么样,生气能改变什么事情吗?”

绿谷坐起身,往自己的脸上拍了几下,想要冷静。

“那你说清楚。”他好像有点喘不上气,努力几次才把眼泪憋了回去,“你说清楚是为什么。”

爆豪静默了许久,忽然起身走出门。不一会儿就回来了,手里拿着绿谷的病历本。

“12%精神域受损。比上次幸运点,没有因为精神体直接受伤而导致更严重的伤。”

他把病历本翻开,丢到他面前。

“没人有证据说,这12%的精神域受损不是我造成的。”

“可这不是小胜造成的,我说不是就不是!”

“你别他妈自欺欺人!”

绿谷把病历本丢到一边。

“我没有。你带我去见恢复女郎,我有话要跟她说。”

“她还没上班……”“我要跟她说!”

爆豪知道他在发脾气。在他的印象中,绿谷并没有如此猛烈、如此不讲理地发过脾气。

他的肩膀垂了下来。他往前走了两步,把绿谷抱住了。绿谷开始猛烈地挣扎,可是爆豪的力气更大,握住了他的脖子。

“我……”

爆豪堵住了他的话,用紧闭的双唇。干燥的嘴唇相互摩擦着,磨得红了不少,才离开。两人的气息都很紊乱。

不知道是谁先妥协,各自退开一步。

“我累了。能不吵了吗。”绿谷低下头。

“……那你,”爆豪松开了手,“回去睡吧。”

绿谷抓住他的手臂,像是不要他松开,又伸手抱上来,紧紧贴在他的脖子附近:“不,我要在你这里。”

“那……”爆豪无可奈何,抬起头,叹气,然后把他抱回床上,“不准在睡觉的时候……偷袭。”

“我才不会呢。这又不是说服你的方式,没有意义。”

“你知道就好。”

绿谷在爆豪的胸膛前蜷缩着睡下。他真的已经很累了,手脚和眼皮都抬不起来。

面前就是温暖熟悉的胸膛,这让他感到难以呼吸。他忍不住背过去,背对着爆豪。与告白前夜一模一样,爆豪的胸膛就在背后,不远不近,足够暖和。没靠着他,却也没留位置让他翻身。


tbc

希望等到我修改完成之后,大家还有耐心再看一遍……

抱歉啊,让你们追了篇这么不太成熟的连载,我真的第一次写这么长而且还完结的文。很快就会完结了,之后送大家一篇ABO娱乐圈论坛体。

评论(11)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