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我闭嘴写 你随便看
善用tag归档
提问箱tag=若何的提问箱
胜出,胜出♀
不吃单方弱化、黑化、qj、mob
已经轰出毕业
有轰右的心,没轰右的胆
切右派。切切真可爱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25(上)

☆文by若何

目录

上一章

百分百默契预售链接


25 100%默契(上)


爆豪侧躺在绿谷身后。

绿谷的手手脚脚都是冰凉的,他贴得近了些,希望给绿谷足够的温暖,又盯着绿谷的后脑勺,墨绿的、因为多日卧床而有些毛躁的头发,悔恨于自己的不器用。

要是一个人的想法与行动相互矛盾,那一定是他的理智败给了情感。爆豪自认心思算比同龄人成熟,他一直很清楚:要离开,就决绝。就不该给对方希望,不该藕断丝连。他该一开始就把他踢下床,让他滚回自己的房间睡去,不再对他做任何情人之间会做的事情,待他与待别人再无丝毫差异。

可是这怎么能做到呢?活生生的绿谷对他而言,也是过于久违,过于无法拒绝了。爆豪把绿谷抱住,实在是遵从本能,直到绿谷想要不顾危险和他接吻,他才猛然惊醒过来。

十五岁时他做到了把他推开,可现在却做不到。人怎么能越活越回去呢?

觉醒成黑暗哨兵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了得而复失的感觉。如今绿谷就在他的怀里,他不得不再把这得而复失体会一遍。不仅此时此刻,而且在以后的哨兵丛林特训里,在他无尽的日夜里,他都得不断地咀嚼同一种感觉,含着嘴里的苦味,一个人努力活下去。

他想起和通行他们的对话。那两人的情况与他们何其相似:都是幼驯染,都是恋人,都面临着不能够结合的困境。他们谁比谁幸运呢?

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心想。

这不过是回到了半个月前的状态。

可是这太可笑了。还差一个月,他进塔就满三年了,可绿谷改变他的生活方式却只用了一夜,就是告白之后的那天晚上。他们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恋爱中的时光,只有那一个晚上,第二天就被迫分开了,伴随着大巴的尾气和未到场的绿谷的目光。

那时候爆豪不可能知道那是个诀别。如今他只能不断不断地在脑海里重复那些场景:绿谷围着鹅黄色浴巾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裹着他的被子,被子底下没有穿任何东西,哭着说小胜我喜欢你呀,拿着他的笔记本,朝他笑,埋怨他欺负得太过分,叫他不要碰他,走远点。

那天晚上的绿谷出久像幽灵一样缠着他,在他数个独自入睡的晚上飘飘荡荡,不曾离开。再见面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某种陌生的东西,一种不再需要绿谷的东西。

不。这不是规则的问题,也不是盲目遵从规则的问题。

这是他的原则。

是他的原则。哪怕再重来一次,再重来第三第四次,他也会选择等到绿谷的成年。他爆豪胜己不是这样不能忍耐的人。

所以到底谁错了呢?

爆豪睁着干涸的双眼,努力思考着没有答案的问题,直到两眼发干发痛,直到绿谷的啜泣声从怀中轻轻传出。爆豪没有忍住,伸手过去一摸,满手的眼泪。

“我不服气。我感觉我现在跟吉川小姐没什么区别。”绿谷使劲擦了擦眼泪。

“……她什么情况?”

绿谷开始给爆豪讲吉川的故事。

爆豪安静地听着,没说话,只在听到最后的时候,动手把绿谷翻了过来。

“……你说,她得有多后悔没争取一下幸田先生啊,小胜……唔。”

爆豪心里发堵,想要逃避这个话题,于是他们的嘴唇又静静地贴在了一起。

两张嘴是紧闭的。呼吸混合在一起,因频率不一而交错着。爆豪敏锐的嗅觉捕捉到愈发浓烈的柚子味道。那是因为绿谷的体温逐渐升高,额上也轻微地发汗。他的手脚回暖了,松松地贴在爆豪的皮肤上。

“我不是不想……”和你在一起。爆豪的话没有说完,绿谷却很快地打断了他:

“我知道。所以我想试一试。如果我会死,我就放弃。”

爆豪还未来得及回答,便听到门外传来恢复女郎的声音:“你要怎么试?”

两人像是偷情被发现,立刻从床上翻坐起来。恢复女郎手上拿着一份文件,爆豪一眼就看到那是《留守者协议》,顿时紧张起来。

恢复女郎把文件递给绿谷,语重心长道:“好好考虑一下这个。”

绿谷却好像早有想法,立刻把文件递了回去:“那项研究还能继续吗?”

“实验数据都有备份,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会让人继续下去的。”恢复女郎不明白绿谷为什么把文件递了回来,“你有别的想法?”

绿谷点点头。平时将助人当做本职的他竟然摆出一副坐地起价的样子来:

“我可以继续协助研究,但是我有要求。”

“说说看?”

“我要和小胜尝试链接一次,如果你们认为我有受伤的危险,我接受监视。”

恢复女郎接过文件。绿谷这是不会轻易签署留守者协议的意思了。

“成功了如何,失败了又如何?”

“成功了,我会和小胜写结合申请,在研究完成之后再结合。失败的话,我立刻就签留守者协议。”

爆豪此前一直安静地听着他的打算,现在终于忍不住了。他一把揪住绿谷的领子:“你他妈是真的不怕死?”

“小胜。”绿谷转过头来看他的眼睛里有深深的疲累,“恢复女郎都还没说什么呢。”

爆豪的手犹豫着要不要放开,恢复女郎却打断了他:“我也没说一定不会有事。”

绿谷抓住了爆豪的手指,低头:“给我一次机会吧。”

爆豪俯视着他,只能看见绿谷低下去的睫毛。他的拳头要捏出血来。

只有他知道绿谷这副低眉顺眼的样子底下,是个怎样不肯屈服的顽固灵魂。

“总之,先重新做一次精神数值测试吧。”恢复女郎无可奈何道,“做完测试,我才能评估风险。而且这件事,还得跟首席商量。”

绿谷看起来没有异议。爆豪也松开了手。两人沉默地钻进洗手间洗漱完毕,又沉默地来到了测试室。

“其实,现在的技术水平不高。黑暗哨兵的精神数值太大,机器测不出来,只能全部记为正无穷。”恢复女郎叹口气,“小爆豪其实可以不用测,只是我抱着侥幸而已。”

她让爆豪躺到测试仪上,继续说:“我是说万一,你的精神数值并不是正无穷,那跟小绿谷还是有机会的。”

恢复女郎其实比谁都希望他们两个能够链接、能够结合。因为黑暗哨兵虽然自我调节能力比较强大,但并非不需要疏导,只是没有人能够疏导得了而已。如果绿谷仍旧能够和爆豪链接和结合,那爆豪将不会面临所有黑暗哨兵统一的末路——由于过载而引起的暴走。

然而爆豪只是别过头去:“别抱那些不切实际的希望了,给我快点。”

恢复女郎也摇摇头,这两人一个比一个犟。

她熟练地操作起测试仪,不久,电脑旁边的打印机开始往外吐纸。绿谷拿起来一看,果然数值过大,无法测定,结果那一栏写着“∞”。恢复女郎轻轻叹了口气。

“该你了。”爆豪整理了一下衣襟,催促绿谷坐上去。绿谷定定地看了他一眼,把手上的纸塞进他手里,一言不发地躺了上去。

这样的绿谷很陌生,一举一动都冷静得像要赴死,爆豪几乎觉得他将会变得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躺在那里,像献祭的神圣羔羊。

“保持心境平和。”恢复女郎提醒道。

测试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爆豪却皱起了眉头。

“是不是弄错了?”

“什么弄错了?”恢复女郎凑过来。绿谷却只是从测试仪上坐了起来,似乎已经心里有数。

“他也是正无穷。”

恢复女郎的脸色沉了下来。

“要再测一次吗?”

恢复女郎恍若未闻,出到门外,随便抓了个小护士进来。绿谷自动自觉为她让出测试仪的位置。恢复女郎为了数据准确,甚至把他俩都赶出了测试室。可是小护士的精神数值却没有任何问题。

“需要联系首席吗?”小护士看着她的脸色,知道是出什么事了。恢复女郎挥挥手让她快去,转身严厉地问绿谷:“发生什么事了?!”

绿谷显出一些不解来:“什么发生什么了?”

恢复女郎立刻把矛头对准爆豪:“你对他做什么了?”

爆豪如遭天降大锅,正要辩驳,忽然想起此前链接还未断开时,绿谷的精神域被他的岩浆侵蚀了,顿时背后发凉。倒是绿谷先发问:“精神域的地质改变了,会对精神数值有影响吧?”

正好此时相泽打着哈欠赶了过来,听到这句话忽然来了兴趣:“怎么了?”

爆豪看上去很难开口解释,于是绿谷按住他的手让他不要说话。

“我们在应战的时候,我‘命令’了小胜跟我……接吻,因为我希望小胜跟我共享视野。我认为不那样做的话,我们两个人都没有什么胜算。”

相泽吃了一惊:“你们那时候链接过?!爆豪,这个情况你为什么没说!?”

爆豪白着脸道:“我醒过来的时候链接已经断了。”

绿谷现在已经没事了,相泽也不好再追究什么:“所以,链接上之后,你的精神域的地质就被改变了吗?”

绿谷点了点头:“小胜那边溢出了岩浆,流到我这里来。但那只是改变了地质,并没有破坏掉我的精神域。”

“这可——真是少见。”

相泽的语气已经很松动了。绿谷眼里亮了亮,连忙接着说:“所以我觉得,我跟小胜可以再次尝试链接。如果担心有危险,我接受监视。”

相泽似乎很心动。他仿佛已经看到面前展开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他转头征询恢复女郎的意见。作为一个研究者,恢复女郎肯定更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吧?

但恢复女郎坚决道:“你别看我,我不同意。”

黑暗哨兵与向导链接,会立刻侵蚀破坏向导的精神域,致使向导死亡,这是历史上无数个向导用生命的代价换来的结论。绿谷和爆豪这一次,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某些特殊条件所致,即使要研究,也不能用这两人来做人体实验。

“身为一个研究者,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更想研究小绿谷的体质,可我还是一个医生。”

“所以我说可以接受监视,”绿谷有些急了,“有危险的时候断开链接不就好了吗?”

“怎么断开?”恢复女郎生气了,“哦,像上次一样是吧?一旦出事,就找人把你的精神体揍一顿?再来一次20%精神域受损,链接就跟着坏掉了是吗?然后呢?这次还有谁能帮你治你那只羊?”

绿谷哑口无言,求助似的看向相泽。

“国外倒是已经有人实现了。”相泽摆摆手,“不过是M国。”

一提到M国大家都沉默了。长久以来的边境战争,就发生在这两个国家之间。

“试试也可以。有些教授还是能把学术和政治分开的,如果是医协出面,说不定有可能悄悄地——”

“够了。”

沉默了很久的爆豪,忽然站起身来。

“别那么麻烦了,我不同意。”

“小胜……”

绿谷没想到终于看到希望的时候,会是爆豪跳出来反对他。

“放弃吧。废久。”爆豪很疲惫,“我不知道你干嘛坚持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绿谷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痛苦。

“小胜,我坚持的原因你难道不知道吗?”

“那老子反对的原因你他妈也不知道吗!?”

爆豪愤怒到极点的时候,声线可怕地压低了。绿谷本最害怕这种声线,不可抑制地往回缩了一缩。

“我他妈难道不想有个向导吗?我是不想你冒险!连老子都知道要放弃了,你什么时候能考虑一下自己的安全?

“从以前开始你就是这样,从来不顾及自己!老子现在就跟你说清楚,老子是黑暗哨兵,不需要疏导,不需要你冒这个险!我要你任何时候都优先保全自己,你他妈听进去了吗?你以为我为什么跟你说这种话!?”

“小胜说的难道就是对的吗!”

绿谷想要反驳很久了,爆豪的话就像一根导火线,把他积攒至今的所有抗拒都点燃了。

“小胜到底是为什么才来这里呢?虽然我们谁都不是自愿要觉醒,但都到现在了,总该有战斗的理由吧?我想保护重要的东西啊,小胜!我一想到你会像那些人一样,最后也会暴走也会死,我就打心底觉得害怕,害怕到睡不着觉,就算你活生生地站在这里我也没办法冷静下来!

“小胜担心我的安危,难道我就不担心小胜的安危吗?现在是我可以救你,可以把你拉回来,又不是一定会死,为什么不给我机会试一试呢?难道对小胜来说,也是任何时候都要保全自己吗?要是都只顾着保全自己的话,那你一开始就不要来救我不就行了吗?!”

爆豪没见过这么歇斯底里的绿谷,一下子忘记了说话。绿谷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些。

“这跟我想跟你链接,我想跟你在一起的道理是一样的,如果害怕危险,就要我缩手缩脚,那从一开始我就不要来到这里好了。如果你怕我有危险,所以要把我扔给别人,这样我和吉川小姐有什么区别呢?”

绿谷从没这么坦率过,坦率到把爆豪扔回了早上他选择逃避的那个问题。

“小胜,你是真的对我们俩……这么没信心吗……”

绿谷没有话要说了,他能辩驳的都已经像泼出去的水一样泼完了,就等着被晒干,或被爆豪一滴滴捡起来,放到衡量的天平上去。

“你……给我时间想想。”

“……嗯。”绿谷撇过了头。他失去了辩驳时冲上脑袋的勇气,现在没有勇气再直视爆豪了。他默默地站起身,忽然就往门外走。

“还不去追?”

爆豪本还在皱着眉头发愣,忽然被相泽说了这么一句,连忙拔腿跟着走出去。

相泽靠在角落打着哈欠听他们吵完架,眼睛瞟到了恢复女郎身上。

“怎么样?”

恢复女郎抄着手摇摇头。

“唉,你问我?我都老啦,理解不了你们年轻人的想法。”

“哈哈哈。”相泽懒懒地笑几声,“他俩其实什么都能想到一块去,发现了没?”

“嗯?像你跟当年的欧尔麦特一样?”

“像。像死了……”相泽朝天叹气,“不过我又不是绿谷。我没他厉害,连试都不敢试……”

恢复女郎见他并不愿过多回忆,善意地把话题带开了。

“联系一下医协吧。”

“也对,看看他们怎么说。没准人家教授还不肯来——”

相泽转身出了房间。恢复女郎目送他朝外走去,喃喃了一句:“真是……听天由命吧……”

tbc


他们的默契,包括想要保护对方、不惜放弃自己生命的心情。

AD:百分百默契本宣及预售链接

评论(16)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