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_cp23双日B37

小英雄和东离同时沉迷中!
【mha】
胜出,胜出♀
雷出久弱化、黑化、qj、mob
轰右。夜轰,父轰,霍轰。可轰百。
轰出无感不雷。大三角已毕业。
切右。切♀大喜。可切芦。
【东离】
殇all,主殇凛、殇浪。可殇杀、殇丹。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25(中)

☆文by若何

目录

本宣及预售链接。明天晚上9点钟预售,前30送特典哦!请大家多多支持啦><

☆和好啦!


25 100%默契(中)


负责给爆豪换药的护士,今天没有在观察室里找到爆豪。她端着纱布和药水走到绿谷的疗养室去,以为能在那儿找到他,可却只看见一个抱着被子、在日记本上写写画画的绿谷。绿谷见有人来,手忙脚乱地收起了本子。

“爆豪胜己不在你这里吗?”

“不在。”绿谷摇摇头,刚才爆豪追着他走过来,被他先一步把门关上了。爆豪也没那么矫情,啧了一声就转头走了。

“那就奇了。”护士小姐也没别的事干,干脆在他床脚坐下来,“其实昨天恢复女郎就说不用观察了,让他回宿舍去,他还怎么都不走。难道现在倒自己回宿舍去了吗?”

“不知道。”绿谷抱起被子,闷闷不乐。

其实他深知这是一场多大的赌博。不管他对自己多么有信心,只要中了那1%的概率出事了,死掉了,那就是赌输了,而且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你也别生他的气了。”护士小姐劝他,“从我一个外人的角度来看,你俩真的超像。”

“哪里像了……”

“都这么担心对方啊。”她笑笑,“进了训练塔之后,还有人这么喜欢你、这么担心你,是件很奢侈的事情。”

这话说得绿谷心里突然一酸。由于军事性强,训练塔不允许私下的对外联系,于是很多人选择干脆断绝亲子关系。他们的父母会写一份书面的申请,表示把这个人全权交到塔手里,从此不问生死。

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后,就不会再去想了。

绿谷记得爆豪也是这样的。他进塔后的那一段日子里,光己阿姨无比迅速地上交了申请,快到连爆豪自己都吃了一惊。那段时间她的情绪很崩溃,总是往绿谷家跑,嘴里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就当从来没有生过这个儿子”。

但是绿谷引子没有选择写这份申请,她并不能像光己那样能假装放得下。

“压力别太大了,你的精神域还没那么稳定,向导要时刻保证自己的心态平和啊。”护士小姐朝他眨眨眼睛,“——中午有人带午餐吗?”

“啊,我可以自己……”绿谷的话还没有说完,床头的终端便响了起来。

“相泽老师?”绿谷看了眼护士小姐,她笑着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便端着盘子出去了。

绿谷接起电话:“怎么了,相泽老师?”

“爆豪在你那吗?”

“不在。”怎么突然都到他这里来找爆豪?

“那你现在去通讯室看看。”

“通……”

绿谷倒吸一口凉气,心里冒出一个恐怖的可能性,连鞋都没穿好就跑了出去。

通讯室是预备役们和外界联系的唯一方式。不远,就在二楼转角处。他早上什么都没吃,血糖又低,这几步路跑得有些头晕脑胀。还没走进去,就听见了爆豪的声音:

“……啊,是。请务必过来。”

“小胜!”

爆豪立马捂住了听筒,过了一会儿发现这样做没有意义,又放下手来。

“你怎么来了?”

“你——”绿谷伸手就要去夺话筒,爆豪迅速把手举高。绿谷扒在他身上跳来跳去,都没能把话筒夺下来,顿时有些火了:

“给我!”

爆豪顿感不妙,果然在下一个瞬间,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眼前发白,大脑发黑,像是短暂地失去了意识一样。等回过神来,手里的话筒已经乖乖地递到了绿谷的手里。

又是命令暗示……爆豪咬牙切齿,只要绿谷还能命令他,那他的所有反对都根本没有用。绿谷边接电话还一边瞪他,像在说:你敢抢,我就敢再命令一次!

爆豪不想再被命令一次,顺手捡起绿谷的终端,拐出了门外。相泽居然没挂电话,全都听见了,哭笑不得地骂他:

“你那么急干什么,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我给医协的邮件都还没发出去。还有我叫你背规定你背了吗,别老是两人没商量好就擅自搞事行不行?”

“老子当然是看了规定才打这个电话的。”爆豪低低地哼了一声,“不然你等他主动打电话找他妈?他能给你磨蹭几年。还有,要是他妈不同意,那老子就算同意了也没用。”

绿谷的妈妈没有写那种申请,那么关系到绿谷生命安全的事情,肯定要征求她的意见。

“唉……”相泽真是不想再管他俩之间的鸡毛蒜皮,可是又不能不管。“行吧,她怎么说?”

“我全都告诉她了。她说一旦医协有消息了,就过来。”

“她没反对?”

“……”爆豪沉默了一小会儿,算是默认了,“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哦。”相泽似笑非笑,“那四舍五入就是你也同意了。”

“哈?老子还没——喂?喂?!我靠!”

相泽竟然把他的电话挂掉了,把爆豪气得要跳起来。

但绿谷已经那样说了,他确实没有更好的理由再反驳,再反驳也太不男人了。他愤愤地挂掉电话,回头去看绿谷。绿谷已经缩成了一团小小的东西,蹲在角落里了,电话线扯得老长。吸鼻涕的声音可不小,其他在这儿打电话的预备役们纷纷瞩目过来。

爆豪踌躇了一阵,决定在他身边蹲下去,伸出手给他擦眼泪。绿谷边听着电话,边眼泪汪汪地看着爆豪,过了一会儿,忽然往他这边靠过来,撞在他肩膀上。

“妈,你别……我真的喜欢他,很喜欢……”

他闷闷的声音,从脸和肩膀之间的缝隙里传出来。爆豪的视线忽然有些不知所措,在他头顶的卷毛里晃了一圈,又在周围打电话的人里晃了一圈,最后停在天花板上。

真犯规啊,对着自己的妈妈说这样的话,考虑一下他的心情好不好。

绿谷除了靠在他身上这一个动作之外,就把他当做不存在了,当然脸还知道要红一红。等他终于把电话挂掉了,爆豪还没说话,他就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抬起手捶了一拳。

咚!结结实实的一声巨响。

“靠你搞什么——嘶,很痛啊!”

“你干嘛这么快打电话给我妈?”

“什么这么快,不总是要说的吗?而且她又没反对。”

爆豪心想我这步棋走得好亏啊,本来想让绿谷妈妈拦他一拦,结果她居然被自己列出的理由说服了,结果现在连他自己都被说服了。

“是没反对,可是把我骂了一顿。”

“骂你一顿所以你哭成这样?”

“我……不是!”

绿谷的声音高了些,又引来了周围的目光。通讯室里总是人满为患,打完了电话就该让出位置给下一个人,爆豪都顾不上继续疼,就把绿谷推推搡搡地弄了出去。

“哎等等,这是去哪啊?”

“闭嘴走就是了。”

爆豪没往楼下医务室走,反而拉着他上了三楼,回到了他们久违的卧室里。

卧室好几天没有人住,叫人又熟悉又陌生。杯杯罐罐还是成双成对地摆着,水壶盖上落了层薄薄的灰。爆豪把电水壶开了,又到浴室里去放热水,空气里逐渐充盈了温暖的水汽。

墙边还挂着那条鹅黄色的大浴巾,绿谷一看就想脸红。爆豪看了他一眼,往他脸上丢了一套衣服,让他待会把那套病恹恹的病号服换了。

“你……”他看起来欲言又止。

“嗯?”绿谷抓着衣服,眼睛大大地看着他。

爆豪深吸一口气。

“绿谷阿姨她也同意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除非那个教授不肯来。”

“嗯。”

“所以……回来住行不行?别睡医务室了,反正可以需要的时候再去。”

这是爆豪在跟他求和,绿谷听得出来,可他玩心一下子就起来了,偏要装作没懂。

“啊,为什么?”

爆豪看看地板,又看看天花板,然后开始给水壶灌水:

“嗯,老子快被那消毒水味臭死了。”

“就这?”

“还吵。一点都不安静,外面的人走来走去的,你们听不见,老子都听得见。”

“哦,还有吗?”绿谷擦干了脸,然后开始一副忍着笑的样子看着他。

爆豪立马焦躁不安起来:“干嘛?还要老子说什么?”

“哼,小胜在到处找借口,我都知道。”

绿谷就想听爆豪说点话来恶心恶心他,比如“老子其实是想和你一起睡觉”什么的,只可惜了爆豪是个打死都不会说这种话的人。他只“啧”了一声,突然捏住绿谷的病号服下摆,往上一掀,把他整个人兜住了。绿谷动弹不得,大叫起来,又被捏住了腰上的软肉,立马笑软在床上。

“水放好了,去洗你的澡!”爆豪转身走了出去,“我去给你买粥!”

绿谷从衣服里挣扎出来,只来得及看见爆豪的背影和通红的耳尖。

嘛,原谅他啦。

如果能够顺利链接,以后就能顺利结合。总有一天,那些情话他们大可不必说出口,只消在脑子里过一遍,对方就能听见。


tbc

为什么我还在拖,不是应该这更完结的吗233

再说一遍!明晚9点钟开预售啦><请大家走过路过帮我点个推荐谢谢🙏🏻

评论(11)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