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我闭嘴写 你随便看
善用tag归档
提问箱tag=若何的提问箱
胜出,胜出♀
不吃单方弱化、黑化、qj、mob
已经轰出毕业
有轰右的心,没轰右的胆
切右派。切切真可爱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完结)

☆文by若何

文集目录

预售链接


25 100%默契(下)


一周之后,绿谷终于被允许回到训练场上。这回换了午夜带队,她见绿谷好端端地站在训练场上,想起绿谷拒签《留守者协议》,一心只想跟爆豪黏在一块的“壮举”,忍不住就想好好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孩子。

“绿谷出列!”

“到!”

训练场的风总是有些大,夹着点黄沙,把绿谷的脸吹得黄扑扑的。午夜盯了他很久,才开口道:

“没事了?”

“是,已经可以训练了。”绿谷挺直腰背答道。

午夜又盯了他一会儿。

绿谷拒签留守者协议的行为,在留守者之间激起了很大的波澜。虽然绿谷属于有先天优势,可他还是做了他们所不敢做的事情。

“做得很好,要保持!”午夜突然这样说。绿谷下意识地答了一声“是”,回过神来才感觉奇怪,她这是什么意思呢?

午夜没有给他过多考虑的时间,她打算照着他们第一次哨向配合训练那样再来一遍。曾经吃过无数脚的上鸣崩溃地反抗道:“午夜老师你饶了我们吧,他俩配合那是怪物水平,我们打他们连血皮都不会掉的好吗?”

大家也纷纷小声地抱怨起来。

“对啊,更别说现在爆豪还是黑暗哨兵了。”

“不是说绿谷的精神数值变得像黑暗哨兵那样了吗?那他现在的实力岂不是很恐怖?”

“话说你不用去单独训练的吗爆豪?”

爆豪“啊?”了一声,说:“那是因为还有可能跟废久搭档啊。”

“啧啧啧,”就连切岛也来抱怨了,“你俩真是开挂了啊,怎么好处都是你们的?”

“有什么好处?老子明明跟他天天睡在一起,可是连亲他都不行。要不换你试试?”爆豪瞪了他一眼,两脚把他铲开了。

抱怨归抱怨,训练还是得开始。绿谷又趴在了爆杀王身上。身形已经变大一倍多的爆杀王,轻轻松松把绿谷驮起来,绕着场子跑。绿谷低身伏下,爆杀王柔软的白毛几乎将他淹没,散发着和暖的气息。

场面与上次几乎无异,午夜也并未玩过多的花样,依旧在最后十分钟内发出信号允许精神攻击。不同的是,这次他们并没有链接,两人不敢分开太远。午夜下令的一刹那,爆豪才刚转过头,就感觉到了铺面而来的风压。绿谷的精神屏障已经完成了。接踵而至的是无数精神触须的利刃,敲打在屏障上,发出尖锐的碰撞声。

不需要他喊出声,只要一个小动作,绿谷就完全知道他的意思了。


“你这次能坚持多久?”爆豪说,“别又勉强,老子懒得搬你。”

“我不知道。”绿谷看起来不太轻松,可也并非压力很大的样子,他甚至优哉游哉地在场地中心坐了下来,“不过,我觉得我们可以休息一下,小胜。”

爆豪也跟着他坐下来。精神屏障已经实体化,非比寻常地稳定,阳光的角度正好的时候,甚至能在黄沙和蓝天之间看见它反射出的淡淡光圈,带着点儿闪电般的绿色。

被精神屏障拦在外面的预备役们,打也打不着,踢也踢不到,只能大声地骂起了娘。爆豪听见几句骂得特别狠的,忍不住朝他们比中指。绿谷被骂了还笑得前俯后仰,伸出手把他的中指掰了回来。

“别生气,看我的。”他说。

于是那淡色的光圈以绿谷为中心,逐渐像吹气球一样变得更大。圈外的向导们纷纷紧急张开精神屏障,可是敌不过绿谷的,不一会儿就全被挤到了场地边缘。

“绿谷你开挂!”

“何止绿谷开挂,他俩都开挂!”

“老师我们能不能不跟他们一起训练啊!”

大家被挤在屏障和铁丝网的夹缝中间,七嘴八舌地开始抱怨。爆豪夸张地笑出了声。他本不想这么说,可气氛实在太好了,好得他想要大声地宣誓主权:

“喂——我家废久还不错吧?”

这句话极大地激怒了剩余的预备役,他们纷纷怒吼起来:

“你们家个头!”

“绿谷你就喜欢这么个玩意?!”

战意随着愤怒上涨,绿谷的屏障竟被其他几个屏障活生生抵了回来,足足小了一圈。仔细一看,原来是切岛等几个A级向导,眼睛里冒着不甘示弱的红光。

“小胜,你能不能别刺激他们了!”绿谷头上冒着汗,“我有点坚持不住啦!”

“啊?!那你逞什么威风啊!”爆豪立马跳过来,想要给他一些支撑。绿谷哭笑不得地随着他的动作把自己装进他怀里,适当地把屏障缩小了一些。

屏障重新变得坚固起来,外圈的人又开始骂娘。爆豪却好像听不见一样,没再对着他们比中指,反而抬起袖子在他汗湿的额头上搓了一把。

然后在那之上,用嘴轻轻贴了一贴。

 

他说,

喂,废久,

即使我们链接失败了,也还像这样在一起吧。

绿谷先是愣了愣,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早就该这样想啦,小胜。”

 

爆豪把他扣在两臂之间,像要扣进肉里一样。

“老子可以一个人去打架没关系,但是老子自私得很,就是不想看见别人拿你的向导素去用。要是你以后当上了首席,那也得是老子一个人的。”

“那我是不能同意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除非等新药做出来。”绿谷从他怀里伸出脸来呼吸,嘴巴就搁在他耳朵旁边。爆豪不甘心地哼了一声,又听见他笑嘻嘻地补充道:

“不过,你这么说,我很高兴。”

 

又一周后,M国的教授Mitsuha Yokawa秘密来到日本,准备参与绿谷项目的研究和对链接实验的精神干预。她肯接受医协的邀请,一是因为比起政//治她更关注学术,二是因为她的祖籍也是日本,看姓氏,似乎还与吉川博士有着远亲的关系。

链接实验开始的那天一大早,他们早早地到了实验室。当然没有睡好觉,两个人眼圈都是黑的,可是止不住的兴奋。天知道,区区一件接吻的小事,他们要忍得多努力啊。

相泽已经打着哈欠就位,欧尔麦特为了预防特殊情况的发生也到场了。他拍了拍两个惊讶的少年,低下头来祝福他们。

“你们会完成我们曾经没做到的事情。”他这样说。

不过在实验开始之前,他们见到了更加意料之外的人。不是绿谷引子,她是一定来的;而是爆豪光己和爆豪胜。

首先到场的是爆豪胜。爆豪接近三年未见父母,此时突然见到他爹,像是一下子被扔回了三年前,脚都有些站不住,更别说上前去抱一下了。他爸倒是很看得开,上来跟他碰了碰拳头。

“长高了嘛。”

“还行。你呢?矮了。”

“嗨,别胡说,老男人也是有尊严的好吗?”

绿谷跟他妈妈抱够了,也鼓着勇气上来打招呼。

“叔叔好。”

他爸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出久君,好久不见。怎么样,胜己是不是脾气很臭?”

绿谷一下子就笑出来:“噗,叔叔怎么这么说……不过小、胜己君,对我很好哦。”

爆豪胜跟他兴致盎然地聊了起来,反而把爆豪忘在了一边。绿谷不好意思在长辈面前用“小胜”这种称呼,只好努力改口。一声一声的“胜己君”,叫爆豪听得坐立不安起来。

爆豪不仅听不得绿谷喊他“胜己君”,还听不得绿谷在他爸面前夸得他上天入地,怕脸丢人地红起来。他几次想强行插入话题,都被他爸无视掉了,只好搬出最终武器:

“等等,老太婆呢?”

这招果然有效,丈夫对妻子还是很敏感的。“你妈啊?她还在停车场呢,不肯下车。”

爆豪“哦”了一声,干巴巴地咂咂嘴。绿谷看出他有些心情复杂,扯住他袖子:“一起去找她吗?”

“不去。那老太婆别扭个什么劲?她自己会过来的。”

爆豪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嚷嚷道。结果话音刚落,绿谷引子就拽着爆豪光己进来了。

光己本来还很抗拒,一进门就听到这句话,顿时旧瘾复发,冲上来就是一顿揍:

“你小子能耐了!”

爆豪一边躲着她雨点一样的拳头,一边使劲反驳:

“我说错你了吗!”

光己打够了,母子两人眼里都泛出眼泪来。两个绿谷也在一边捂着嘴巴流眼泪。

爆豪狠狠往脸上抹了一把,总算是没哭得太丢人。

“哎老太婆,我妹呢?”

“妹什么妹,你说生就生?哦,生个娃这么简单啊?”光己笑着又要打他。

光己写了一纸申请跟他断绝关系之后,爆豪最后跟她说的就是“你赶紧生个妹妹代替我吧”。结果光己也是个说到做不到的,愣是没能“当做没生过这个儿子”。绿谷引子知道她心里放不下,故而虽然塔没有邀请爆豪家过来,引子也硬是把他们都叫上了。现在看来,这个选择可是无比明智。

“再不生就没机会了,老太婆。”爆豪打趣她。

“滚你的,老娘还年轻着好吗?倒是你,真的不打算给我要个孙子啊?”

“哈?这问题你要问废久才对吧!”

“对不起啦!我做不到!”绿谷满脸通红地大叫起来,差点害羞到要往妈妈的怀里钻过去。大家顿时哄堂大笑,光己笑得眼泪都飙了出来,拍着引子的大腿气道:“为什么你生的儿子就这么可爱!”

但是,绿谷不能从爆豪的笑声里听出开心。爆豪想要一个妹妹,无非是希望光己早些忘记他,可无论他有多少次机会,也是没办法把“忘了我吧”这样的话直接说出口的。

他心里到底有多希望妈妈忘记他呢?

绿谷忍不住去牵他的手,那手马上反握住他的,手心里全是汗水。

“会顺利的。”爆豪以为他是紧张,便在这一片笑声里悄悄对着绿谷的耳朵说。

“也会比其他任何一个渣滓都活得久。”他又说。

绿谷想回答他“那就一起努力吧”,可出口却变成了:“……小胜,我现在就好想开始实验……”

爆豪把鼻子贴到他耳后去,去闻那浓烈得发苦的柚子味道。

“马上就好了。给老子忍着。”

Yokawa教授恰好准备好了药物,为了随时阻断他们的精神链接。恢复女郎从里间走出来,把绿谷和爆豪叫进去做准备。她手里拿着一大叠纸,分别摆到了两人的家长面前。

“这是知情同意书,请各位仔细阅读,没有问题的话,就签字吧。”

爆豪光己把笔推到爆豪胜面前。爆豪胜没有多想,决定相信孩子,毫不犹豫地就先签了字,然后两人才开始仔细看上边的字。

绿谷引子倒是迟迟不动笔,一个字一个字地把同意书看到最后一行,直到绿谷和爆豪已经做好准备,站到她面前来了,才勉强拿起笔。

“即使有Yokawa教授在,也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吗?”

教授轻叹一口气:“您知道,他们的体质是比较特殊的,我也无法预测药物能否完全发挥效果。”

“我需要做最坏的打算?”

教授点点头。“即使可能性只有0.1%,也请您做好最坏的打算。”

绿谷引子抬起头,眼尾的皱纹扎着绿谷的心。绿谷放开了爆豪的手,三步并做两步冲过去抱住了妈妈。

“妈妈。”相信我这一次吧。

“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没有了,就是他。就算失败了,也是他。”

绿谷引子抚摸着他的背脊,随后轻轻用力把他推开。

“你快成年了。我应该相信你。”

绿谷的眼睛模糊起来。绿谷引子伸手给他擦了一把,才重新握住笔,郑重地签上了名字。

“接下来要怎么做?”绿谷紧张地看着教授。

教授把两份文件摆到他们的面前:“接下来是你们来签。签好了,就随时可以开始了。”

爆豪跟他家里人的行事风格如出一辙,根本没看上面的字,立马就签好了。倒是绿谷,手抖得拿不起笔。他左手按住右手,还是抖得要命,像得了帕金森一样,满手都是滑滑的汗水。爆豪在他头顶上一敲,然后握着他的手背,带着他,一笔一笔地把名字写完。


绿谷,出久。


他们终于丢下了笔。爆豪的手往下一探,绿谷只感觉脚下一轻。他把他抱起来,滚烫的额头相互抵着,眼睫毛几乎碰到一起。

“不害怕吗?”

“不害怕。”

绿谷捧起爆豪的脸,由衷地笑道:

“因为我跟小胜,绝对是百分百默契的一对。”




全文完。

预售链接

番外是车,正在施工。近期可能公布部分,将会于本子发货后完全公布。

感谢一路陪我到这里的你。我们下篇连载见。

评论(40)

热度(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