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我闭嘴写 你随便看
善用tag归档
提问箱tag=若何的提问箱
胜出,胜出♀
不吃单方弱化、黑化、qj、mob
已经轰出毕业
有轰右的心,没轰右的胆
切右派。切切真可爱

【胜出|哨向】Double Kill!!

☆文by若何
《百分百默契》番外试阅
☆文集目录
☆预售于5.1晚24点结束!抓紧时间啦~~



边境和平,是每个训练塔系统国家的愿望。而日本与M国间签订了新的协议,战事告一段落,需要处理的只剩下国内的历史遗留问题,诸如走私违禁品、枪支弹药等。已经脱离预备役,成为现役觉醒者的绿谷,两周之前刚跟着爆豪去大山里进行狙击训练,正觉得肩膀也垮了,腰也快断了,结果一回来,相泽就说要给个机会他们锻炼一下。
“目标只有那两个干部,他们俩是觉醒者,但是不知道谁是哨兵谁是向导。剩下的都是普通人,面构警官会带人处理。”相泽的手离开了地图,安静了两秒,突然抬起来往爆豪脑门上敲:“听懂没有?”
爆豪防不胜防,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愤怒道:“这他妈有个屁的听不懂啊?!”
相泽又准备敲他,可是被他一个甩脖子躲开了。相泽于是叉着腰骂他:“你这叫听懂了?你上次把任务以外的人也给搞进医院了,你检讨书里怎么写的?”
绿谷本来还要劝架,听到这句突然瘪了下去,只想马上原地消失,好让相泽看不出端倪。那检讨书是他写的,因为爆豪很烦文书类的东西,就丢给他,还美其名曰“为以后你做首席向导的时候锻炼一下文笔”。绿谷咬了三个晚上的笔杆,才把检讨书的语气调整得既诚恳到能打动上级,又不能诚恳到不像爆豪。为此,他还三个晚上没跟爆豪一起睡觉,搞得爆豪“吸不够向导素”,起床气大得能把塔掀了。
然而相泽只用了一眼就知道绿谷在想什么,于是放弃了爆豪,改为敲打绿谷:“你想什么呢?你以为我不知道检讨是谁写的?!”
绿谷惊悚地睁大眼睛:“您怎么知道的?”
“呵呵。”
相泽靠到窗边点了根烟。明明他不让欧尔麦特吸烟,可是自己却总是趁欧尔麦特不在的时候吸个够。
“——爆豪可从来不会自称‘僕’。”
绿谷震惊得不知所措。爆豪一把抓住绿谷的卷毛往怀里搡,无所谓道:“那下次你就用‘俺’。”
“还有下次?你当我死了?”相泽顿时气得烟头烧到头发,“就你这样还想坐进欧尔麦特的办公室?我告诉你爆豪胜己,做梦。”
他稍微冷静下来,最后吸了一口,把烟头摁灭了。“你怎么样我不想管,你别影响到绿谷的考核。我可老了,干不动了,绿谷不来接班我可就——”
绿谷连忙道:“相泽老师明明就还很年轻!”
相泽用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盯着他:“哦,你不想当首席啦?”
“也不是……”绿谷愣了愣。相泽又呵呵两声:“想就给我管好你家的爆豪!不然到时候评审过不了我可不管!”

有时候绿谷也觉得自己更像杀手,只不过杀的都是在法律边缘舞个不停的坏蛋。像这次的任务,说白了就是杀两个人觉醒者,或杀或抓。但这类任务爆豪永远会嫌弃活捉麻烦,除非上头说了必须留人一命,否则他都是对准心脏部位,砰。
没有被塔收编的觉醒者大多会走上不归路,毕竟能力摆在那里,比普通人好使,也更适合成为干部。
这次的目标,就是两个觉醒者。他们提前了一天出发,也是为了踩点,并利用绿谷的精神触须去接触这两人,探测他们究竟是哨兵还是向导,以便跟警署商讨联合作战计划。在去的路上,绿谷托着腮说,都浪费了,这群人应该都收编进来帮他们干活,塔里忙得脚不沾地,怎么不多收一个算一个呢。紧接着就被爆豪嘲笑:“就他们?抓进来还不如直接杀了。你是没看过他们怎么拷问那些战犯,换了老子也想自杀。”
“小胜你一点都不人道主义!”绿谷抱怨道。港口的咸风吹进车窗,把绿谷的头发胡乱地扬起,竟产生了一种帅气和可爱混合的效果。
“哦,老子不人道?”
爆豪一个急刹,在红灯路口停下来。没等绿谷抱怨出声,便解开安全带凑过去狠狠在他嘴上咬一口,趁着他吃痛的时候捉住舌头,辗转吮吸,撩拨舔压。
“小…胜……!这里是大马路……唔……”
红灯恰好变成绿灯的那一瞬间,他收回了手,“咔哒”扣上安全带,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踩了一脚油门。
轿车飞速开去,海风鱼贯而入,绿谷的头发又跳起舞来。他眼泪汪汪地捂着嘴,亡羊补牢地把车窗关上,勉强遮住来自隔壁车道的目光。
绿谷该是最清楚爆豪根本就不人道主义的那一个。
想起这一点,他就不会再抱怨了。虽然,有一半的原因是嘴痛。
“下次谁再咬人谁就是狗!”绿谷气呼呼道。
“谁咬人了?我只是跟你链接一下而已。不然到了他们的地盘你还想在那叽叽歪歪?”
喝!这时候他倒冠冕堂皇起来了!
爆豪看都没看绿谷,就知道他脸色很臭。于是隔空伸手去揉了揉他的脑袋。
“别臭着脸啊,丑他妈死了。再忍两天吧。”
“……什么?”
“你那个项目,估计快有结果了。”
“哎?!真的吗?!”
用绿谷的向导素研制哨兵镇静剂的项目,如果能够成功,绿谷就不用再提供未受污染的血液了——也就是说,他跟爆豪终于可以结合了。绿谷立马感动起来:
“真好啊!要是成功了的话,咱们的精神链接就再也不会断了!”
随即话锋一转,开始棒读:
“也就不用每天都被你这么咬一口了。”
绿谷与他交往已经三年,性情或多或少受到些影响,在外人面前虽然还是那副老好人的样子,可在爆豪面前就知道“释放真我”了。就比如现在这句明显过头的挑衅。可爆豪竟然没有立刻生气,反而优哉游哉道:
“老子又不关心这个。”
“那小胜关心什么?”
正此时,绿谷的手机震动了数下,有人给他发来了短信。爆豪忙着开车,只能感觉到绿谷的精神触须突然变得活跃起来,连精神域也一下子多云转晴了。
“怎么了?”
“没什么。”绿谷飞速答道。
“啊?”爆豪心想你不说,那我就直接问你的脑子。绿谷立刻感到跟爆豪链接的那条触须痒了起来,顿时慌道:
“别别别,小胜,等一下啊!”
爆豪急着超车,忙里偷闲地瞟他一眼:“那就说啊?”
“回、回宾馆再跟你说好啦!不是什么大事!”
呵,遮遮掩掩。
“那继续刚才的话题。”爆豪反正也不在意,该和他说的早晚都得说。他心满意足地超了一辆又一辆车,直到前面都没什么车了,才漫不经心地用左手改挂档位,行云流水一般摸到了绿谷的大腿内侧,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
“哇!你干啥!”绿谷一个大跳,幸亏人矮才没撞到头。
爆豪嗤嗤地笑了两声:
“哎,刚刚不是问老子关心什么吗?”
“……所以是什么啊。”
“老子关心什么时候能操||你。”
“……”
绿谷像个充气过头的气球,爆炸了。
“爆豪胜己!这种话给我放到工作以外的时间说!”
“凶什么啊,你他妈不是也很期待吗?”爆豪满不在乎,又在他的大腿上揉揉捏捏几把,才心满意足地收回手。
绿谷觉得可能他跳个车会比较合适。

“成功接触了目标。目标A,男性,是向导。目标B,女性,是哨兵,两人结合过。”
回到宾馆后,绿谷朝电话里的面构警官报告踩点情况。
“先击杀目标A的话,B就会陷入暴走,事态会很难控制。”
面构警官答道:“明白,你们优先狙击目标B。稍后把更新过的警力部署发给你们。”
“警官,我认为可以同时狙击两个目标。”绿谷膝盖上躺着瞄准镜,手里紧张出汗,忍不住攥了攥擦镜纸。
“请把我们作为两个狙击手来部署——”
爆豪忽然劈手夺过电话:“别听他的,按原计划,瞄一打一。”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绿谷一下子站起来,愤怒道:“你干什么!”
“狙击老子一个人就够了,你给老子当枪屁股就行。”
“我不是已经过了狙击训练吗!”
绿谷很生气。爆豪的魔鬼式狙击训练弄得他腰酸背痛,好不容易成绩达标,现在还不让他投入实战,那他训练还有什么意思!
爆豪冷眼看着他。他自知过于激动,拍了拍自己的脸冷静下来。
“小胜,我认为同时解决两人才是最保险的。要是目标A张开了精神屏障,就不能狙击只能近战了。你也不想这么麻烦吧?”
“对上向导本来就应该近战,最清楚的应该是你吧?屏障一开什么子弹都没用了。”爆豪抱着手臂,冷冷地看他。“何况,这种实战可不是拿来给你练枪法的,废久。”
爆豪比绿谷早毕业,执行过的任务数量是绿谷的两倍,绿谷本该听他的,可犟劲儿上来了,实在不甘心,也拉下脸来:“凡事总有个开始。这次不让我试,下次不让我试,那我永远也别试了是吗?”
爆豪决定一针见血:“你擅长的射程是200米,准确率80%以上的射程是400米内,老子是一千六。” 
绿谷立刻不说话了。
初步定下的作战方案里,爆豪挑选的狙击点距离目标有差不多一公里,确实不是他能够稳定发挥的范围。
“……狙击地点不能改吗?那么远,就算是小胜也不好发挥吧……”
“我挑的那地方够安全。再近就可能被对面反狙了。”
明明没有情报说对面有专业的狙击手,但绿谷放弃纠缠了。他闷闷地擦完镜,检查装备,接着洗澡吹头爬上床。等爆豪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床上缩成了小小的一团。 
“这才几点你就要睡觉?”爆豪伸脚踢了踢他。绿谷迅速挪远了些,可是并不回答他。 
平时都是他睡觉比绿谷早,突然来这么一出,爆豪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算想用链接跟他说话,绿谷也装没听见。
“废久,你跟我生气?”他也躺到床上,打算抱一抱这团闷闷不乐的海藻。可海藻立马长出手脚,蹭蹭地挪远了:
“爆豪教官,你的床在那边。”
爆豪尴尬地顿了顿,这家伙今天怎么回事?但手上的动作没停,仍旧朝着脖子摸过去。摩挲了几下,没有反应。等爆豪把他罩住,鼻尖也凑到他脸上去的时候,他突然翻身爬起来,跑到另一张床去躺下了。
爆豪有些不耐烦。绿谷忽然感到一股热风袭来,就感觉到脖子被无形的手掐住了。是爆豪的精神触须,带着坚硬的甲壳和滚烫的热度。
“放开。”
“你先说有什么事。”
“我不想打架!”
“是因为任务还是因为那条短信?”
绿谷陷入了死寂。
“不说?那就是因为短信。”
爆豪没有翻恋人手机的习惯,有什么事情都是直接问。他松开绿谷的脖子,起身走了过来。这次是直接压在了他身上:
“发生什么了?相泽那老头子又告诉你什么了?还是你那个破项目又出什么事了?”
绿谷一开始还躲躲闪闪,于是爆豪又按住他,把他的舌头舔成一块立不起来的布丁。等吻到他眼角带了眼泪,爆豪才舔了舔嘴角,好整以暇道:
“反正再怎么吵架,老子也不会跟你分手,到底有什么不能讲的?”
他说的是真的。比这更大的架也不是没吵过,但被人说了“你俩吵这么厉害怎么还不分手啊”之后,又立马一致对外:“虽然小胜很讨厌但是轮不到别人来说”/“别他妈想跟我抢废久!”
两人心里无比清楚,再怎么吵架他俩也分不开,一辈子也分不开了。所以,情绪发泄完之后,还是得有话好好说。
……但这件事好好说还是比较难。至少对于绿谷的薄脸皮而言,很难。
他依旧闷闷不乐地撇过头去,但是手臂伸了出来,挂在爆豪的脖子上。过了一会儿觉得爆豪脖子上挂的向导素瓶子太硌人,又伸出手把那瓶子摆到他背后去。
这是撒娇的意思。
爆豪忍不住笑,一把把他捞进怀里,嗅着淡淡的柚子味道,有一下没一下地顺毛:
“行了,干什么啊。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不过那个向导感觉还挺厉害,一枪下去绝对死不了。到时候还是得冲过去打。”
“我知道。”
“知道就行。知道你还这样?”他亲了亲绿谷的发顶,“还有别的事?短信到底说了什么?”
绿谷又不回答他了,却翻个身,强行趴在了爆豪身上。下身两相磨蹭,爆豪被他弄得邪火油然而生,一把摁住了他动来动去的屁股:“你他妈想干嘛?!”
绿谷停了才两秒,又开始乱动。爆豪多日没有纾解,这几下之间,那里已经慢慢抬头。他抓了抓绿谷的屁|股,意有所指:
“哦,现在是‘工作以外的时间’了?”

-----------

试阅结束!耶!后面是车车和打架!

☆本宣链接

又及,前几天写了双咔X出久子的车,有兴趣可以看看哦(

30号毕设终稿,这两天暂时不会回复消息啦,等我

评论(13)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