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我闭嘴写 你随便看
善用tag归档
提问箱tag=若何的提问箱
胜出,胜出♀
不吃单方弱化、黑化、qj、mob
已经轰出毕业,已经是个轰右
切右。切♀大喜。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Ai权运动2

☆若何
☆片段
☆有tag



爆豪给他的乐队朋友们正儿八经地介绍:
“这是我给你们找来的主唱,废久。”
绿谷尴尬地挠挠头,切岛他们已经笑成一堆的上鸣。绿谷只好也装作不认识切岛上鸣耳郎,认认真真打了个招呼:“我是绿谷出久,多多指教。”
切岛连忙也跟着装模作样起来:“我是切岛锐儿郎,多多指教。”
耳郎也迅速伸出手:“我是耳郎响香。”
只有上鸣没有成功自我介绍,他笑声大得架子鼓皮都共振了起来:“装,爆豪你继续装!别以为我们都是金鱼好吧,虽然三年不见绿谷了,也没到要重新认识的地步吧!”
切岛连忙拦住他的嘴:“别这样啊上鸣,人爆豪都说要跟绿谷重新开始了,那重新认识一下也是应该的啊。”
上鸣立马站得笔直,给绿谷敬礼:“嫂子好!”然后他就被耳郎用鼓棒捅了。
上鸣夸张地尖叫起来,军鼓真的被他震得直响。绿谷看着他们闹,除了陪笑,什么都不会了。
他想,其实确实应该重新认识一下。
其实他跟爆豪还没有重新在一起。
其实虽然大脑还在,记忆是延续下来的,但他也说不好现在这个身体到底还是不是自己。
其实他不敢答应爆豪再跟他在一起。
有很多句“其实”,但是他一句都不敢说。就连爆豪也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这群老同学了。
而爆豪除了一直在暴揍上鸣之外,基本没说出一句口齿清晰的话,也没有管留在原地的绿谷。
大概他也说不出绿谷并未答应复合的事情,只好拿别的事情堵住他们的嘴,以防他们问起来吧。

“总之主唱终于找到了,来试试第一场排练吧!会唱ハッピーエンド吗?这首的鼓和吉他都不难,很适合第一次排练。”切岛拍拍手,站回他的合成器面前,准备重整旗鼓。耳郎也把鼓棒还给了爆豪,脚边的贝斯扔到了上鸣怀里。
“啊……可以。”绿谷赶紧偷偷搜了搜歌词。

真的……为什么偏偏是这首歌啊。





青いまま 枯れてゆく
正直青涩 便已枯萎
あなたを好きなままて 消えてゆく
仍然爱你 却要就此离开
私をずっと 覚えていて
要好好记住我 可以吗
なんてね 嘘だよ 元気でいてね
开玩笑啦 骗你的 你要保重啦







身体废了,睡不着。
这篇,我不按时间顺序,而是想写哪段就写哪段,开心就写,最好的结果是它们能够串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以上是咔得知久是ai之前的事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