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我闭嘴写 你随便看
善用tag归档
提问箱tag=若何的提问箱
胜出,胜出♀
不吃单方弱化、黑化、qj、mob
已经轰出毕业
有轰右的心,没轰右的胆
切右派。切切真可爱

我们隐瞒了接近半年的事情全部被公开,only官博的态度也说明了问题,事情到这里应该停止了,也请大家不要再胡乱猜测,真相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说实话我很难想象玛利亚这几个月来过的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即使我无数次给她打电话,听她在那边哽咽到深夜。我是真的无力,除了陪着她什么都不会,她的确是做错了事,我们都老实承认了,可罪不至此。从没有想到把这一切公开出来、让我们出狱的人,竟真的只是一个局外人。上一条回应我还在思考如何锤爆这位主页的狗头,现在我竟感觉心里的石头终于被挪开了,这很讽刺。

此事牵连了很多人,连我的朋友狐狸桐(她真的从头到尾完全不清楚这件事),因为纯个人喜好问题拉黑了所谓“站队”中另一边的人,而被人打小报告到当事人那里去,并且产生了她也要搞事的误解,现在人已经崩溃好几天了。我难以忍受一个完全无关的人也被牵扯进来,难以忍受她告诉我的“一群值得信任的人将她的聊天记录发了出去”,从此我俩都决定不再加任何百人以上的cp群,也不会再在任何群发表自己对某文或某人的喜恶态度。我俩有不少私交,我必须站出来替她说句话,因为她实在没有其他可以信任的圈内人了。

我“站队”玛利亚的时候,多次提醒玛利亚做任何决定时,不要考虑我受到的影响,因为我没那么在乎这些,我在乎的只有她而已。但最后她还是很在乎我受到的影响。可能如同我把狐狸牵扯进来一样,她也难以忍受我一个“事外者”受到的牵连。我很感激,她身处漩涡中心却仍然考虑了我的感受。

在感激的同时,我也在思考,人这种群居动物,很容易因为抱团而失去自己原有的主见。我曾经不少次提醒我的读者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拥有自己独立思考、仔细考察之后再得出结论,而非简单地“太太说什么我信什么”,(虽然就我这点影响力应该也收效甚微)。我是真的怕了抱团了,它可能掩盖任何真相,微小的反驳会全部被打压,少数派纷纷陷入沉默的螺旋。也是在这里再一次请大家多思考,多去问,多去发现,无论对cp的思考,还是对身边的某些事情,不要轻易地被势力最大的一方牵着鼻子走。

事情到这里真的应该结束了。希望大家在了解真相后,也能够继续尊重各位当事人的作品。


呃,最后再加一句。为什么胜出这么尊,居然让我俩(可能还要加上叉)苟活至今,我恨平平(开玩笑的 谢谢他让我们相遇)

黑羊:



天地不仁。


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5月7日,我好不容易舒心下来,一睁眼,舆论对我依然凛冽。


我想很多人已经知道了,在前几日,突然出现了一个爆料号。因为那个爆料号,朋友若何也被怀疑,但我必须保证,这东西并非有些人想的那样,它又是我的工具,不,你们把我想的实在太可恶。我一边弄着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东西,一边与当事人太太交流,我可真敢,我可真婊——


抱歉,我不是这种人,请不要再逞口舌之快了。如果是我们干的,事情到此已经无法挽回,我明明可以昨天、前天就制止它,但它没有收声。


昨天早上,我得知格瓦拉太太退圈了。这让我有些幻灭,当初真正犯事的两位太太仍然逍遥自在,而受害者退圈,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呢?


我想,我也退了吧。


但这种事情,我不止想过一次,而每一次都只能哭,我恨我还是喜欢胜出,我的笔只能写他们的故事啊,换一个皮囊,灵魂也还是爆豪胜己与绿谷出久啊。


这让我感到绝望。我很希望自己一去不返。这几日,我同样寝食难安,睡眠平均时间是两三小时,极端厌食,我想,我忍了整整五个月,一朝似乎看到曙光(也就是前天),却似乎又要永恒地被抹黑下去了。


如果我真的是死不悔改,我又怎么会与“她”对话时,一直点头,“我该”、“是我的错”。我不能推卸责任,我难辞其咎,我一定要答应我做过的错事。


而昨天,我对着别人哭了整整两个小时。我就那么坏么,我罪该至此吗?


有些事情我从未做过,可好像永远都要做个祸首了。


然后,那个爆料号,响应地说出了真相。


朋友们,真相残忍,可它真实,因此加倍残忍。


她们,可是真的舍得啊。她们说对我有愧,不是的,她们一定以为我迟早身败名裂而退圈吧,因此她们私下做过的事情永远不为人知。


没想到,我负隅顽抗到今天。


拯救我的人不是她们,而是事外之人。我只感到心寒。没有人有必要护着我,毕竟我当初有做错的事,然而,你们当初大可不必那么安慰我,让我还巴巴地相信着。


五个月来,我一直忍气吞声、忍辱负重。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说出真相来,为什么要到这个时候。


人是可以改变的。有人相信性恶论,不,我接触过邪恶,然后我知道,我最终知道善良才是美的。


我给自己的新ID叫“黑羊”。


Black sheep,意思是,害群之马啊。


这个谜语,一开始就揭晓了我是谁。


我对我自己导致的孤独,我甘愿承受。


那篇《只有我不在的世界》,有知道真相的读者告诉我,有时候觉得,似乎藏着我的心声。是的,有时候爆豪胜己并非爆豪胜己,绿谷出久也并非绿谷出久。是我。是我在说话——我说“我不可原谅”、“我不值得喜欢”,我又说“罪不至此”、“你值得”。


昨天,我对真相已经麻木了。它藏在我心里五个月,它忽然出现,不会让我多么欣喜若狂。我是个彻底跪下的人,我只会对它抬抬眼皮,啊,你终于到出来的时候了。


实际上前天,我已经与绯澈神宸太太交流过了,我有真相,我一直不说。我是“义气”?我是狠毒?我不知道,我连自己都不明白我自己。要我去了解我的过去,我居然恍若隔世。


绯澈神宸太太原本与此无关,她再次被夹在中间,她也是病人。我恨自己。我们解除关系时,彼此都没有问过一句,我们都后悔。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不站在什么道德高点上,在这件事中我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你们做过的事情,自己出来承认,那么难么?


你们无愧啊,你们分明希望我这半路闯出来的蠢货,把锅背得紧紧实实。你们不敢和我当面交流,非要通过一个人,同样也是病人的人与我交流。她顶着三方压力。你们可以不信——我为此愤怒。


真相到此,我已经说的差不多了。而我做错的地方,我绝不清洗自己,你们可以继续以此攻击我,但其他的错误,我不会再收。


我的处境实在搞笑,连我自己也是一边笑,一边哭。我该,我又不该,唉,我到底是谁呀。


就到这里吧。


请恨我的继续恨着我,你们让我知道错误之深;而爱我的继续爱着我,你们让我知道仍能改正。


谢谢你们所有人。


我无论爱恨。


 


 


 (原本打了tag,仔细思考,我这破事不值得。还是不要影响大家吃粮的心情了。


我们一起喜欢胜出吧!)


 


 


 


 


 


 



评论(9)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