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泉篇】幼稚就是和你在一起03

  想到什么写什么,没有时间顺序也没啥逻辑。是为了卖萌而存在的文。宇智波家和千手家很好很和谐。有挺多的柱斑,但这篇主要讲扉泉的故事。 

  前篇走头像,或者戳奶球tag


  

  自从知道泉奈不是妹妹之后,扉间有一段时间是拒绝去宇智波家的,甚至把毛领留给了泉奈。一旦有人带他走到宇智波家附近,他就会掉头走回去。如果是有人抱着或者坐车,他就挣扎、扁着嘴委屈地看着长辈,一定要离宇智波家五十米远才罢休。

  他是发够了脾气,可苦了斑。因为扉间这两天白天就表现出来不想去宇智波家,有个晚上泉奈哭的时候,他也不想再打电话给柱间,只能自己一个人在被窝里拍着泉奈。爸妈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工作上班,他并不打算去打扰他们的睡眠,幸好房间隔音足够好,让泉奈晚上的哭声不必传出去。

  柱间十分心疼斑,这些天只要看见斑,就能看见他眼底下的卧蚕都是青黑的。他还强撑着说没事,上一世因为族内事务不眠不休惯了,他还没有这么弱。

  但是两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柱间还是接到了斑的电话。他偷空看了一眼手机上写的时间,两点二十八分。电话那头泉奈哭得声音沙哑,斑的声音满是心疼和疲惫:“柱间,泉奈抱着扉间的毛领哭了快两个小时了。”

  柱间回答:“我跟扉间很快过去。”

  他先穿上了衣服,不知道该如何跟扉间说。刚打开门却见到扉间也刚好从他房间门口出来,揉着眼睛。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最后柱间说:“哈哈哈你也起来撒尿啊扉间。”

  扉间揉够了眼睛,淡定得不像个才两岁多的小孩:“泉奈又哭了,斑哥哥打了电话给你了,是吗?”

  柱间带着还没怎么清醒过来的扉间走在夜路上的时候,一直处于百思不得其解的状态。他就忍不住问扉间:“你怎么又肯去他们家了?”

  扉间摇摇头:“大哥你说,哭唧唧的,就是女孩子。泉奈不是女孩子,要早早睡觉,长高高,才能,嗯……变成帅气的男孩子。”

  柱间热泪盈眶地捂住嘴,拿出来手机,迅速打开录音机:“扉间,你把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扉间本能地感到了其中的阴谋,再也不肯开口了,把个柱间残念得捶胸顿足。

  

  斑给他们开门的时候,眼睛下面的青黑惨不忍睹。柱间心疼地给他揉肩膀,又催促扉间赶紧进去。

  扉间熟门熟路地爬上床,两只小短手把泉奈一圈,嘴里念念有词:“泉奈不哭哦,泉奈乖乖,哭唧唧的是女孩子哦。”连着重复了好几遍,倒有点催眠,听得斑的两个眼皮几乎再撑不起来。

  泉奈哭得声音嘶哑,听见这个声音突然顿了一下,艰难地睁开水肿的眼皮,看见一团白毛。顿时两手往空中一抓,把扉间的袖子紧紧攥在手里,从放声大哭变成抽抽噎噎。扉间认认真真看着他,接着就这个姿势躺在他旁边,毫不嫌弃地给他擦眼泪,擦鼻涕,擦口水,然后犹豫了大概三秒,轻轻在泉奈脸蛋上chu了一下。这下泉奈居然在抽噎的空中挤出了一声傻笑,有点沙哑的,然后又忙着抽噎去了。

  斑和柱间看着就觉得神奇,斑甚至感动得第一次产生了把这个弟弟给扉间也行的想法。耳听着泉奈的抽噎声也渐渐变小了,心中一块大石落地,小声问扉间怕不怕黑。扉间回答:“斑哥把那个,大大的灯关了,留一个小小的,我,”侧头摸一摸泉奈,“我怕泉奈怕黑。”

  斑回头看了一眼柱间,一副融化的样子:“我开始喜欢你弟了。”

  柱间为这句话真心实意地笑起来。

  关了灯的斑两眼一翻就四仰八叉地昏迷在了柱间怀里,被柱间艰难地驮回床上放着。两个睡床头,两个睡床尾,四个团子就这么横着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佛间爸爸又找不到人,只好又过来找田岛要人,田岛打开斑的房门一看,四个家长都被融化了。

  

  

  “我严肃地跟你讨论这个问题,”田岛跟佛间说,“你能接受宇智波柱间和宇智波扉间么?”

  佛间:“……好像大概可能也许能接受宇智波柱间。”小儿子一看就比大儿子贤值高会顾家我当然不会让给你们了。

  佛间:“那你呢,你能接受千手斑还是千手泉奈?”

  田岛:“我都不接受。”

  佛间:“你不带这样的啊!挑一个,快,最好是千手泉奈。”

  田岛:“无论如何我都不接受!哪个都不行!以及今天开始扉间住我家!包食宿包到明年扉间上幼儿园!”

  佛间:“呔!敢跟我抢儿子!我要报警辣!”

  

  

  

  柱间是四个团子里边第一个醒的。他醒过来,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出去跟家长们道歉以及说清楚情况。那时候田岛跟佛间还剑拔弩张地对立着,佛间非要田岛把泉奈交出来,田岛非要四个孩子都归他。柱间懵逼地站在一边听了许久,最后打了个哈欠,也不知道是不是没睡醒就说:

  “爸爸我们千手家要不要都嫁过来算了?”

  佛间起而殴之。

  

  两个爸爸最后还算是相当冷静地问起柱间的意见。柱间也醒透了,回想起过去和再过去的一些事,微微地在心里笑起来。“斑斑不肯跟我走的,所以只能我跟他走。”他仰着一张无邪的脸说,“泉奈奈脾气那么倔,肯定最后也是扉间过来,你看这次扉间都过来了!”

  有理有据,无法反驳。佛间深深地感到了被儿子出卖的愤怒。

  “爸爸,是要交换吗?”柱间忽然问。

  “……如果交换呢?你觉得谁跟谁换?”

  柱间摇摇头:“爸爸,等泉奈奈再大一点再跟我交换吧,泉奈奈现在要斑斑照顾,扉间太小了,还不会冲奶粉呢。”

  “所以是你跟泉奈交换?”

  重点错啊爸爸。

  柱间摇头:“不知道,等扉间起床了问一下他吧。”

  你们就这样无视不会说话的泉奈真的大丈夫吗?

  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黑着两个眼袋说:“要是一定要换,我跟柱间走,扉间留下。”

  “为什么?”佛间和田岛都特别不能同意。

  “泉奈肯定不会去千手家,不如我去。扉间又是个心软的,多给他说一说他就同意了。”

  “你怎么知道泉奈不会去?”田岛有些方地问。斑不耐地“啧”一声,“他可是我弟弟,我会不知道?他屁股一撅我就知道他是想拉屎还是想撒尿。”

  他是你弟弟,他还是我儿子呢!!为什么我不知道!!!田岛爸爸愤怒地掀桌。

  “啊哈哈,起床气,起床气。叔叔不要生气,斑斑的起床气有了很多年了,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你又怎么知道他有很多年的起床气了?”

  柱间特理所当然地说:“因为我是斑斑最好的爱……兄弟,呀!”

  斑冷笑回屋,柱间连忙紧跟其后。柱间关门,斑转身而殴之。

  

  tbc

  

我也很心疼柱间动不动被殴,我要不要再写个柱斑线啊,感觉应该不用了?

下章估计是泉奈长门牙和泉奈学说话

评论(38)
热度(107)
  1. 琉歌关若何何何 转载了此文字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