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泉篇】幼稚就是和你在一起05

久等啦!科三顺利过了,给大家发糖233


长出牙之后的泉奈逮着机会就啃东啃西,还要到处爬,斑叫柱间帮忙把家里的桌角凳角柜子角都用柔软的东西包起来。泉奈就特别喜欢逮着那里咬,因为那玩意儿咬起来,外边一层是软的,里边是硬的,极其适合用来锻炼咬肌。久而久之,那一层柔软的谜之材料就被泉奈咬得坑坑洼洼,柱间不得不心很累地给他一星期重新包一次。

扉间这段时间都很闲。他逐渐逐渐地不跑去泉奈家了,因为他爸爸教他认字,他每天就窝在小沙发上抱着儿童读物看。至于柱间,他和斑都早早地表示“字什么的我俩已经基本学会了”,父母大惊,说这俩牙都还没换半边的娃是神童,才5岁多就准备去上小学了。

泉奈有了磨牙棒之后,似乎不再需要扉间,这一度让扉间在看书的空隙之间感到一阵阵的寂寞,甚至看着看着书就习惯性地往旁边一捞——泉奈平时总是会从他胁下爬过来,钻进他的小短手臂里,被扉间捞进怀里后咯咯咯地笑。然而扉间对现状还算是满意,因为泉奈诡异地保持着七八天一次的频率在深夜做噩梦吓醒,哭闹着要扉间和他的毛领子过来陪睡。发展到后来,扉间只要听见隔壁房柱间的手机半夜响了,就好像被神召唤一样自动自觉地爬起来,两个人困得东倒西歪地往宇智波家走过去。

如此一来,扉间基本上一星期里头总有一天是在泉奈的口水里被淹醒的。

然而终于也有扉间怎么哄也哄不服帖的时候。四个家伙折腾了半夜,最后斑无可奈何地去敲父母的房门。也怪这房子隔音太好,他爸妈就没有一晚上被泉奈吵醒过,这下子被弄醒了,老实说心情还有点儿不好。睡眼朦胧一看,冲了三勺奶粉,奶瓶子塞进泉奈嘴里就又睡去了。

斑:……

扉间:……

只是因为饿了想吃夜宵的泉奈呼哧呼哧吸着奶瓶,透过朦胧的眼泪看着他哥和他相方谜之生气地俯视他,不明所以地歪歪头。斑闷闷不乐地盯了泉奈一会儿,用脚背拱一下扉间:“待会记得关灯。”翻身爬到早已经睡得不省人事的柱间怀里,鼓着腮帮子昏迷过去似的秒睡了。

扉间看着泉奈喝奶。他断奶早,已经很是记不得奶是什么味了,他越看越不明白。为什么泉奈喝得这么香?为什么连他都哄不来泉奈了,一瓶奶就可以哄过来?到底是我重要还是奶重要?!说到底,奶粉就这么好吃吗???

想到最后他脑回路已经跑偏到关西去了。他抬头看了一眼床脚的他大哥和大哥他相好,good,睡得很死。他看一眼泉奈,那小家伙抱着奶瓶,更没空理他。他心下想定,踮着脚偷偷摸摸地打开门,溜到外面去。左看右看没有人,趴到小茶几上就开始掰奶粉罐的盖子。掰了半天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他歪着头想了好几秒,拿起旁边架子上的不锈钢勺子,勺子柄塞进奶粉罐盖子缝隙里,然后手往下一压——

“嘣!”

夜色静谧如水,因而余音绕梁。

扉间突然浑身都是冷汗,他战战兢兢回头一看,斑和他大哥就站在门口,因为灯光的原因,他们的脸看起来都是黑的。

下一秒他就感觉他一边的耳朵被拎了起来:

“第一,你居然让泉奈一个人单独待着,万一他翻下床或者呛到了怎么办?”

“第二,我一直奇怪为什么泉奈的奶粉吃得那么快,原来是你这个奶粉贼!”

扉间心里怂得要命,又委屈到不行。讲道理他今天是第一次想到要尝尝奶粉是什么味,而且还没吃到呢就被吓得奶粉掉了一地!他多委屈啊!

“呜哇——我没有吃!哇啊啊啊——”

房里头泉奈听见扉间哭了,呸一声吐掉奶瓶,也放声大哭起来。泉奈妈妈这回倒是听见了二重奏,爬起来一问原委,听说是扉间想要吃奶粉,顿时哭笑不得。

“吃就吃啊!又不会拉肚子?而且最近泉奈食量这么大,正好吃完了买新的来试试。”

斑:妈你什么时候站到千手那边去了?!丝毫没注意到奶粉吃得快完全是因为泉奈吃的多。

泉奈妈妈舀起罐子里最后一点奶粉,就这么送进了扉间嘴里。扉间马上憋住声音不哭了,吧唧着嘴品尝嘴里干巴巴的奶粉。它们很快就被唾液弄湿,糊成一块,逐渐变成奶片一样的东西,甚至可以嚼。

嗯,甜甜的啊!怪不得泉奈喜欢这个不喜欢我了,原来是我没有奶粉甜啊!

然后扉间就变成了甜党(别信)。



吃完奶粉的扉间按照泉奈妈妈的要求去漱口,回来继续看着泉奈吃奶。吃完了,妈妈打着哈欠给泉奈拍奶嗝,扉间盯了一会儿,就朝她伸手:

“阿姨,阿姨,让我来吧,泉奈奈喜欢我抱抱。”

泉奈妈妈惊讶一秒,把泉奈递过去。扉间有模有样地抱着泉奈坐在床上,给他轻轻拍着后背。妈妈把他的手往上提了提,满意道:“扉间这个哥哥当得比斑还要好了。”

斑:妈???你说什么????你不爱我了吗?????



闹了将近两三个小时,一群人精力实在有点透支,泉奈也打完嗝了,有些昏昏欲睡。扉间就把他放平,躺在他旁边,等着斑把灯关了,听他在床脚跟柱间小声抱怨着啥。他看着泉奈的眼睛,伸手摸了一把他头顶的毛,小声地说:“泉奈奈,你以后要是饿了,你就说,‘饿了’,这样就可以了。”

泉奈被摸得头顶一酸,咯咯地笑出来,然后口齿不清地喊了一句:



“饿了!”

然后好像没够似的,又重复了三遍。

“饿了!…饿了~!饿——!了——!”


“柱间啊啊啊啊啊我们家泉奈会说话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着抱着弟弟开始各种教说话,完全不管泉奈已经困到两眼发直的斑,第七八九十次被吵醒的柱间心很累地看了一眼扉间,“要不咱俩还是回家里睡?”


————

又过了段时间,泉奈在他急功近利(划掉)的哥哥的魔鬼训练(划掉)之下,成功学会了走路,虽然三步一摔就是了。斑认为自己培育弟弟的任务终于可以告一段落,放心下来,同意去上学念书。

他和柱间以快六岁的年龄进入了千手小学念书,在一群七八岁的孩子里头成为了老大,不但被一群比他们高一整个头的男孩子跪趴着求收徒,还被一群比他们高一整个头的小女孩围着递情书,说是“又帅成绩又好打架又厉害!真要说有什么缺点那就是还太小了,矮得不行。”

喔对了,矮这个词是禁语。

说白了他俩就是谜之校园恶霸一般的存在,虽然并没有到处收保护费,但也一度让老师们非常头痛。请家长?没有用,千手家的老大说,这俩孩子都是神童,你们大家都让着点,别阻碍我家孩子发展。

扉间没有成为神童,虽然他已经开始自己看小学数学课本了。在满三岁的时候,爸爸打算把他送进幼儿园念小班。彼时泉奈一岁半,话说得漏风路走得跌撞,扉间开学那天过来告别,他误以为扉间再也不回来了,抱着扉间的手臂哭着不让他走。

他哥上学那会儿他也这样,只不过他哥中午还回家吃饭,他觉得哥哥只是出去玩,玩到饿了就会回家吃饭的,然而扉间不一样啊!他幼儿园中午留宿,晚上基本直接回家,泉奈一听说顶多一个星期才能见到扉间一次,马上不干了,撒泼打滚上吊轮着试了一遍,直弄得扉间会飞雷神也得迟到。扉间只好一遍遍地保证晚上回家之前会来看一看他,会陪他玩到不得不回家吃饭的时候,泉奈这才吸着鼻涕,万分不愿意地放扉间走了。

“再过一年,你也可以念幼儿园了,那时候我来教你认字和数学。现在我要去帮你看看幼儿园有没有什么危险,等到我觉得没有危险了,我就每天过来接你一起去幼儿园,好不好?”

“呜呜,(吸鼻子,)说好了,你不能,(吸鼻子,)不能反悔!不能忘掉我!!拉钩!!”

两只小小的尾指勾在一起。








tbc

(其实奶粉干吃真的很好吃,就像奶片一样。然而婴儿吃的奶粉冲开之后基本都是不甜的,只有稀薄的奶味,母乳也是不甜的。只有干的奶粉才会有比较高的甜度。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
and,我拉进度条了,这章写得我昏昏欲睡,质量不好真是对不起久等的大家……下章我真的超想写他们的幼儿园生活啊啊啊,我会让他俩睡一起的,请组织相信我!!!)

评论(23)
热度(84)
  1. 琉歌关若何何何 转载了此文字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