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精分试炼七题其三

我家范冰冰鱿鱼真的写了,明明只是昨天一说而已…尼玛这句话最后真的变得好甜啊?我都没想到这样的设定的说!

鱿鱼大妈:


3.甜文,以“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结尾。
找了个精分七题,结果被我何五秒钟全解开,内心受到极大的打击,不想写了,,,不过第三题我何说不是最佳答案,于是还是决定写写看


乱写的,凑活看。



佐助转学到木叶第一中学已经两个月了,这期间他没有交到一个朋友,甚至还经常与同校同学发生摩擦,最严重的时候曾被三个高年级的围起来群殴,虽说不算落于下势吧,脸上也算挂了彩。
长的帅气惹眼,成绩好,或者是那不苟言笑的性格,这个中原因,最本质的一条,还是佐助太不会说话了。伊鲁卡老师关心性质的在办公室劝慰了佐助两句,被他一句“不关老师的事,烦死人了。”给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在鸣人救场的及时,健步如飞的冲进办公室一通赔礼道歉,可算在私人恩怨转化为天怒人怨之前把佐助捞了出来。
“佐助你啊…都说了说话不要那么直率,很容易出事的。”鼬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正在笑眯眯的给佐助的面包片上涂奶酪,“我是在关心你啊,毕竟总是学不会人类的生存方式,你想让鸣人一直照顾你吗?”言罢将叉子搁在一边,刀尖闪烁着银光。
佐助下意识地浑身一震,小声地应到,“伊鲁卡老师很不负责,我讨厌他……”他小心翼翼地盯着鼬手中的叉子,“哥你,现在用的是人类方言还是……”
“你说呢?”鼬不置可否地将面包片递给佐助,“快吃吧,我愚蠢的弟弟。”
让鸣人一直照顾下去?不错的想法。佐助拉开房门,果不然地看见角落里靠着的金色人影,见来人后,瞬间堆满了冒着粉红泡泡的笑意。
“早上好啊,佐助!”
“烦死人了,超级大白痴。”佐助皱了皱眉,夹着书包径直穿了过去,身后人还是不依不饶地追了上来。
“诶呀呀,大早上就说这些甜言蜜语会害羞的啊,小佐助。”
佐助十年前和哥哥从魔界搬家迁居人间,那之后没几天就结识了身为孤儿险些死于危房倒塌的鸣人,哥哥的魔族血界契约延长了鸣人的寿命,而他们的身份也不得不在这个身为普通人类幼崽的面前揭露——
——反话妖精。这是佐助在图书馆中找到的名词。虽说长得与书本图片上的绘画大相径庭,但很多习性还是有所符合,其中最明显的莫过于“喜怒哀乐表述皆与人类相反”这一条了。
没错,在佐助的思维里,所有表达喜好的言语都与人类世界相反,微笑代表厌恶,凶神恶煞则是和煦,甚至连抬头点头也有另一个次元的回路。
这给佐助家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困扰,虽然鼬很快就适应并融入了社会,但佐助,从小他的性子就耿直的可怕,定居多年居然还是无法彻底更改——每每见到他人春风和煦的微笑还是会忍不住警惕地汗毛倒竖,每每被老师夸奖“佐助真优秀啊”就压抑不住反驳的冲动…虽然他是真的很喜欢伊鲁卡老师,但恶魔的直觉告诉他这又和之前无数次一样,他又因为这磕磕绊绊的表达伤了一个关爱他的人类的心。
人心真是,美丽而脆弱的东西啊。佐助感慨着,忍不住轻瞥向身旁那个旁若无人喋喋不休的家伙——除了这个家伙,他好像永远不在意佐助那些冷酷无情的话语,无论是出自恶魔的表达亦或是人类的表达——仿佛感应到佐助的目光,鸣人侧过头,咧开一口白牙。
啧。佐助狠狠收回目光,脸颊微微胀热,这家伙的眼睛一点也不蓝,笑容一点不温暖,人也完全不温柔可靠,佐助讨厌他。
“怎么啦,小佐助?”可是那家伙仿佛自带恶魔情绪翻译器一般粘了过来,一把搂住佐助不情不愿的脖子,“是在意昨天那些话吗?没关系的,伊鲁卡老师脾气很好,他一定已经原谅你了。”
“呸,我才不在意他怎么想的。”佐助下意识地想反驳,“你才是,为什么还不离开我。”就算是为了当初血界契约的情谊,这么多年也该到头了,更何况佐助这个炸药包这些年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哈?”鸣人的脚步稍稍停滞了一下,他垂下眼,湛蓝的瞳色仿佛凝固般变深。
果然,佐助暗暗想着,他也终于忍无可忍了吧。心里一边想着果然是这样,同时又有些释然般的难受想哭...
“这个……怎么说呢……”鸣人挠了挠头,难得有些不知所措地斟酌着词句,“用你们那儿的话来说,大概是……我最讨厌你了吧。”
佐助的脚步顿住了,他回头望向身后的鸣人,面上是微微张嘴的惊讶神色——恶魔与人类唯一相同的神情表达。
“我最讨厌佐助了。”看到佐助的反应,鸣人反而安心地笑了起来,即使这些年他还是很少能与这个与人类完全相反的小恶魔脑电波同调,但好歹还是掌握了些基本的告白方式,“我希望我们再也不会相见。”
“……你想的美。”佐助冷哼着转身,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
“诶,佐助!”大概没意料到佐助会来这出,鸣人赶忙加快步伐追了上去,哪知佐助完全没有等他的意思,反而越走越快,后来几乎是逃跑的趋势了。“佐助,你刚刚用的是恶魔语还是人类语啊我说……喂佐助,你等等我!”
“……你说呢?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鸣人气喘吁吁地跟在后边,他压根没想到文化代沟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麻烦,甚至连告白是否成功都那么模棱两可了…而且按佐助的性子他很有可能这辈子都没法知道确切答案了。
算了,那就追问他一辈子吧,不说清楚他是不会放弃的。
那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彼此。

评论(2)
热度(38)
  1. 关若何何何鱿鱼大妈 转载了此文字
    我家范冰冰鱿鱼真的写了,用“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为结尾写甜文,明明只是昨天一说而已…尼玛这句话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