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泉篇】幼稚就是和你在一起06

  06

本章柱斑不多基本都是扉泉 本来在阿颜那儿插旗说周一更,结果……我……嘿嘿嘿。(逃)

  

  泉奈会满地跑满地捣乱的时候,在扉间不陪着他的时间里,从来没闲着,每天就跟一群姓宇智波的小孩子一起玩(da)耍(jia)。泉奈特别机灵,孩子们打架的时候他混在人群里,灵活地钻来钻去,不但没被打到过,还经常能顺手给别人一巴掌什么的。每次一群孩子打完架,都是鼻青脸肿,只有泉奈身上还干干净净,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即使有被打到,也是在不容易发现的地方。孩子们挨训的时候,家长们通常是不知道泉奈也参与了打架了的。每次哭声和训斥声同时响起来的时候,只有泉奈悄悄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等那群孩子发现每次挨训的人里面都没有泉奈,那又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这可能是泉奈长大之后打游戏喜欢抢别人头的原因(别信)。

  泉奈打架这事除了他哥和柱间没别人知道。他哥对此的态度是“小孩子就是应该打架啊,而且泉奈每次都是里面最大的赢家,这不是很好嘛?”放他去大打特打,还偷偷跟他说“真要有人打到你,你就找我和柱间给你报仇,我俩打架可厉害了”。柱间在一边猛点头。

  泉奈就会对两个很宠他的哥哥甜甜一笑,然后眨巴着大大的眼睛说,“那你们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扉间哥呀。”

  斑被泉奈的大眼睛冲击到晕头转向:“绝对不说!”顺便一拧柱间,柱间“嗷”一声:“吃了我我也不说!”

  但是扉间还是发现了。

  扉间自从上幼儿园,依言每天下课之后就到泉奈这里来呆一会儿,有时候教他几个字,有时候只是坐坐。这天外面鸡飞狗跳地打完了,家长们揪着孩子们的耳朵回家去的时候,泉奈偷偷溜进自己房间,发现扉间已经坐在地上等他了。

  “今天去哪里玩了?这么晚才回来?”扉间合上数学课本,跳下沙发迎上去。

  泉奈随口说:“和朋友去河边玩了。”

  扉间把泉奈捞上沙发一起坐着,看着泉奈脑袋后面翘起来的头发。他想摸好久好久了,那后面微微翘起来的头发,还有已经有点长了,被斑扎起来做成一个小小辫子的发尾。一直没摸,是觉得泉奈好像只喜欢被他哥这样摸,他见过柱间要摸泉奈头发的时候被泉奈追着一顿狂咬,吓得他再也不敢伸出恶魔之爪(x)。

  但是今天泉奈的头发里边好像有点什么……如果是脏东西的话……那把它们弄下来的话……泉奈应该不会生气吧……

  泉奈开开心心地往他身上一窝,捞过扉间的手机,熟门熟路地解锁,然后装模作样地打游戏。扉间看着他的小短手笨拙地戳着屏幕里的水果,短短的头发刚好扫到他鼻尖。

  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伸出手来摸了摸。

  泉奈还真没生气,倒是动了动,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窝着,继续戳着消消乐。

  扉间刚放下心来,又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等泉奈打完这局,他马上就把手机拿走了,严肃地说:“泉奈,别骗我,你到底去哪里了?”

  泉奈吓得一愣,以前扉间很好骗的,基本不会怀疑他的话!他顿时有点心虚:“就……就是去了河边啊……”

  扉间拍拍他的头发,一些沙子掉了下来,掉在两人的衣服上。

  “这些沙子,只有公园那边才有。我听说那边经常打架,你不会是去打架了吧?”

  泉奈没想到这么快被戳穿,又羞愧又生气,鼓起嘴气呼呼地喊:“关你什么事!我哥都不管我!”

  扉间被这话气到了,一下子就变得很委屈:“你哥不担心你受伤,我还担心呢!”

  “谁要你关心了!”

  “关心你你还凶我。”扉间也是小孩子心性,当即就扁着嘴赌气收起书本,背起书包,“我以后不来找你玩了!不要叫我教你写字了!”

  泉奈气坏了,抓起枕头就往外丢,一丢把扉间给砸懵逼了,踉跄了好几步才停下来。他也生气了,回头刚要发火,却看见泉奈的眼泪跟断线的珠子似的啪嗒啪嗒掉了下来。

  “那你就别来!我也没有求你来!”

  “……”扉间突然发不起火来了。他默默地站了一会儿,看着泉奈委屈地咬着嘴唇,一副已然把他当做外人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哭的样子,顿时开始自责起来,是自己不对?

  他放下书包,往回挪了两步。泉奈马上扯过又一个枕头往他扔过去。扉间硬生生地吃了一枕头,还是又往泉奈挪了两步。

  “别哭了……”他尝试着开口道。

  泉奈还是紧紧抿着嘴,眼泪噼里啪啦地摔到地上。

  扉间心里莫名痛起来。他好像突然回到了小时候,看着襁褓里的泉奈大哭没人能把他哄妥帖的时候。他往前一大步,把泉奈捞进怀里,用很多年前的那种语气说:“泉奈不哭,泉奈乖乖……”

  泉奈终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放下所有的戒备抱住了扉间。扉间一边道歉不该这么凶他,一边给他顺毛,把头发里的沙子都清出来,说这样他爸妈就不会发现了。

  泉奈哭了一会儿又带着鼻涕眼泪笑出来,抬头看着扉间露出一个很难看的笑容。扉间一脸受不了:“你笑什么啊?”

  泉奈嘿嘿一笑,“扉间,大怂包。”

  “你才大怂包。还有,叫我扉间哥!”

  “我才不叫。大怂包!”

  “还不是看你哭得可怜!我打架也是很厉害的,我单挑过三个比我年纪大的哦。你信不信?”

  “我才不信你呢,大怂包。”

  “啧,你这家伙。”扉间扁扁嘴,又觉得身为哥哥不该跟他置气,只好忍气吞声一回:“好好,这回算你赢。不说这个了,没受伤吧?”

  泉奈本来想摇头,结果不经意往膝盖看了一眼。扉间马上蹲下挽起他的裤腿看,泉奈要躲,被使劲推到沙发上坐好。他漫不经心地摆动着脚,被扉间轻轻打一巴掌,又安静下来。

  一个膝盖是青的,大概是磕到石头,幸好裤子质量好,没擦破。扉间心疼地碰了碰:“痛?”

  “还好啦,一点都不痛。”泉奈满不在乎地看向别的地方。

  “还嘴硬你。”扉间下手用力了一点,泉奈嗷的一声喊出来:“你干嘛啊!”

  “叫你记得以后不要打架!”扉间有模有样地教训他,然后小声地补了一句:“要是一定要打,你找我过去啊,我帮你打。”

  “哼,大怂包,我才不要你帮忙呢!”

  “你才大怂包!你全家都是大怂包!”

  “说我可以,别说我哥!宇智波反弹!!哈!”

  “千……反弹反弹!!”

  

  -

  

  泉奈终于念幼儿园的时候,是从中班念起。扉间比他高两个年级,已经在学前班了。泉奈还难过了好久,说这样就只能跟扉间一起在一间学校呆一年了。扉间心里也不高兴,但没办法,只好安慰泉奈说小学反正就在隔壁,到时候没事就过来一起玩呗。

  扉间很记得清楚泉奈入学那天。泉奈第一次早上高高兴兴地一只手拉着他哥,一只手拉着扉间,乐颠颠地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去上学,还严词拒绝了爹妈来送。他爹妈哭笑不得,只好拜托斑跟柱间多看着点,送他们到了幼儿园再去他们小学。三个人把泉奈送到班里头,柱间跟斑就走了。眼看要开学典礼,扉间把泉奈领到老师跟前之后,就跟泉奈道别,转身准备走。

  没想到泉奈这个时候突然就慌了,他还没试过周围全都是不认识的人的状态,这唯一一个认识的扉间还说他要走了,这什么情况?!

  他一把拉住扉间:“你去哪!”

  扉间莫名其妙:“我回我班上去啊!”

  “你班上在哪?”

  扉间想了想,“就楼上。”

  “不行!楼上我看不见你!”泉奈明显慌了,“你要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吗!”

  扉间本来还一头雾水,突然想起他第一次来到幼儿园的时候,也是怕得要命。周围的人都不认识,他紧紧攥着他妈的裤腿儿,攥到了上课铃响的时候。他一整个早上脊背挺得超直,碰见人说话都结巴,不小心打翻了一个杯子,还吓到眼睛都湿了。思及此,他忍不住就笑了。

  “泉奈,不用怕啦, 大家都很好人的,泉奈这么棒肯定会很快就跟大家都熟起来的。”他拉了拉泉奈的手,想了想,又捧着他的脸轻轻亲一下额头。

  “我妈在我入学那天也这样做了,说这样表示我一直在你身边。”他对泉奈笑笑,“有什么事情你就上楼找我,或者随时大叫一声,我就会听见了!”

  泉奈眼泪汪汪地拉着他不肯放,直到被亲了额头,才有点害羞地收回手去。

  

  

  

  全程在旁边看的幼儿园老师:妈的狗粮

  

  

  tbc.

  

  对不起我要道歉然后我要继续消失了(开心地跑去打农药,完全无视掉五个排在一起的pre)

  


评论(23)
热度(94)
  1. 琉歌关若何何何 转载了此文字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