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泉 | 大纲文:有三次斑觉得自己心情很复杂,后来他弟弟跟人跑了

之前跟鱿鱼开的脑洞 本来忙三四个项目什么东西都没空写 结果病了 反而有时间了 今天吃了药没睡着 于是把这个大纲文撸出来了 将就看着乐乐





某日风和日丽,宇智波家跟千手家正常地在战场上相见了。宇智波斑跟千手柱间今天打得颇high,连周围有谁都不管不顾了,两头奥特曼在空中打来打去。
泉奈跟扉间开了一个小须佐,一个小水人,也是你来我往,打得非常认真。然而一会儿一只大须佐的脚丫子踩过来,一只大木头脚丫子踩过来,两个人又是湿身又是挂彩,还得躲开时不时踩过来的四个大脚,根本没法好好打下去。泉奈的须佐被碎掉之后,就没什么力气再开万花了,这时候一个大木头脚丫子过来,扉间见势不好,捞起泉奈就扔了一个飞雷神苦无。然后他跟泉奈就俩头撞到了石壁上。
原来他们是到了一个山洞,大概是以前扉间想过来这边研究什么的所以留下过标记,结果就歪打正着过来这边了。
两个人头昏脑涨,一人坐一边远远地盯着对面以为对面会突然跳起来把自己干掉,结果泉奈流的血有点太多,身上发冷,颤颤巍巍堆了几根木头吹了个火球。扉间眼尖看见泉奈不知道冻的还是失血,脸都白了,想想这么着让他死了好像自己不太能过意得去,就凑过去,问他是不是冷。一过去看到泉奈有点意识不清,满衣服都是凉凉的血,扉间有点吓到,就给他用治疗术。
泉奈看他过来的时候本来想跑,结果被说了一句“别动,再动我也救不了你”,就把心一横闭上眼睛让他瞎搞。结果发现扉间是在给自己治伤,忍不住嘲讽他:
哟,千手家的死白毛什么时候知道关心人了。
扉间没回答他,使劲给他止血。过了会儿还觉得这姿势麻烦,就把泉奈圈进手臂里头来。泉奈见他没反应,嘴上嘟囔一句:你这家伙好没趣啊。扉间烦他:你这家伙人要死了,能不能别作死了。然后看他扁着嘴的样子,又毫无办法:你…要不睡一会吧,我什么都不会做。
泉奈哼一声,其实他快撑不住了。
他就说,你可别想干什么,我可是睡很浅的。
一句话最后几个字都没讲清楚就睡了过去。
泉奈睡着觉得暖,往扉间身上靠,还舒舒服服地伸出手去要抱。扉间用光了力气给他止血,止完血自己也累到脱力,两个人就这么抱着凑在火堆前面睡了过去。
他们大概是一直到傍晚才醒过来。扉间被夕阳晒醒的时候,突然冷汗就出来了:宇智波斑就站在他面前,已经摆出豪火灭却的架势。还没喷火大概是因为顾虑泉奈还被自己紧紧抱着。扉间很尴尬,他又不能说他这个姿势是为了给泉奈疗伤,宇智波斑信他才会有鬼。
他跟斑互相看了很久,最后干巴巴地开口:
那个,你弟弟的伤我处理过了,要不要现在把他叫醒?
斑憋着火气不说话,其实他也没搞清楚状况。扉间只好自顾自去叫泉奈醒,结果那家伙睡得跟猪一样,还把自己搂紧了点。
说好的睡很浅?!
扉间十分尴尬,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只好站起来把泉奈往斑怀里送。斑也有点尴尬,他看泉奈的样子的确是被治疗过,不太好发火,故作生气地瞪他:你对我弟弟做什么了?
扉间这一站觉得腰很痛,一想原来是刚刚顾着给泉奈止血,忘记给自己止血了,伤口都发了炎。他捂着腰说什么都没做好吗,你看清楚一点他还好好的,嘶,痛死我了。
斑立马产生了极其不好的联想。他弟弟把对面柱间的弟弟给压了!!
斑的心情很复杂,既然是自家弟弟把别人给上了,这会怪别人也不太对劲,今天要不就算了吧。然后他撂下几句狠话就抱着泉奈走了,临走还告诉他,他大哥正在泪流满面掘地三尺说要找到他弟弟的尸体。

扉间回去之后自然是皆大欢喜,柱间抱着他哭唧唧了好久。
泉奈回去之后醒过来,斑心情复杂地跟他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什么感情之路啊什么未来的打算的,听得泉奈一脸懵逼,后来也不了了之。
正常的日子并没有过很久,很快两个家族又接到了战争任务,再一次对上了。
上阵之前,扉间照旧走到对上泉奈的位置,柱间特别难过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把他拉过来:扉间啊,你不想打吧?你不打也可以的,有哥哥在呢!
扉间:wtf我说过不打吗?
柱间心里想,喔他弟是被压的那个,可能是想要把泉奈弄死来雪耻了,越想越心塞,拉着他难过地说,扉间啊你不要下死手把人家干掉,万一你以后后悔了呢?
斑那边,语重心长地拉着泉奈的手,跟他说,这恋爱呢虽然可以谈吧,但是仗还是得打,你不能因为这个就给对面放水,不然只会吃亏,知道不?
扉间泉奈:????
他们打着打着很有默契地又往偏僻地方打过去。打到中午吃饭时候,实在是两边都饿了,干脆休战,坐下吃饭。
泉奈啃了一口兵粮丸,看着扉间一脸嫌弃地从铠甲里掏出两个桃华硬塞给他的被压扁的饭团,又是羡慕吧,又是想嘲笑他。扉间就不说话,干脆利落啃完一个饭团,看得泉奈最后也不嘲笑了,翻着白眼吞口水。
扉间心里想这人怎么这么麻烦呢,就把饭团丢过去给他,回头下河抓鱼,又叫泉奈生个火。泉奈刚控记不住记几把饭团吃了,吃别人的嘴软,两人居然就这么和和气气地生火烤起鱼来。
两个人吃着烤鱼,气氛好了点,开始聊天。扉间先开的口,说你哥是不是跟我大哥吹了什么耳边风,我大哥这两天跟我说话都怪怪的,一句都听不懂。泉奈说,巧了我哥这两天说话也有点猫病。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
扉间:喂,你是不是也猜到了。
泉奈马上乐得不行,狂笑拍手说,我回去之后要告诉大家,这事是真的,你被我压了,哈哈哈哈哈!
扉间:……你这样我真的会死的,被你大哥弄死。
两个人吃完鱼拍拍手,心想这时候回战场上去应该又是被两个巨人脚丫子踩,不如干点别的。
于是他俩开始在地上玩五子棋。
扉间赢得飞起,毕竟逻辑推算还是比别人都懂。泉奈就不干了,他把石头一推,说定个新规矩,先猜拳,谁赢了谁走,输了不许走。说完眼睛就变万花。扉间啧一声,你开着写轮眼就是在作弊好不好,我这没法玩了。泉奈想了想,好吧,那我答应你不用写轮眼。我还是相信我的运气的。结果扉间毫不手软,再次赢了他二十遍。泉奈气疯了,追着他打,逼他让自己两步棋。
于是斑再次找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两人在玩猜拳打脸了。
斑:……柱间??你对我用了月读吗?!
泉奈吓一跳,上去就拉着斑,跟他撒娇说哥哥,这个傻逼今天让我赢了好多把,我玩的可开心了,你别管他了咱们回家吧。
斑:???好吧回家吧。
就这么放过了他。扉间吓得心脏都要停跳了。回想起泉奈在斑面前说的那些话,噗一声笑出来。
这家伙真有意思。

后来两家关系缓了点,战场上对的机会少了。泉奈散步到河边去,突然看见扉间也在那。扉间:嗯?你怎么也来这里了。泉奈:不知道,好像觉得你会在这我就过来了。说完两个人蜜汁脸红了一发。
手痒不,打一场?
来啊。
两人就打一场。打累了躺在树底下瞎聊。泉奈玩心起了,跑到河里去泼水上来,扉间本来不想理他,结果被水泼得妈都不认得,火了,来一发水遁。又打起来,一个喷水一个喷火,直弄到河底都露出来。
下游千手家发现河道都干了,柱间走上上游去看,发现两个人如此和谐地在打架,很尴尬地走了,心里想年轻人的情趣还是别插手啦!
第二天这块地方下好大一场雨,大概都是他们烧的水蒸气落下来了。

后来泉奈会经常用忍猫约扉间出来打架,打一会儿散步一会儿,瞎聊一会儿。走着走着手背碰到一起,泉奈就轻轻拉住他小尾指。扉间心里一动,就把他整只手都包进来,慢慢地又变成十指相扣。
似乎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两人努力之下,两家关系缓和许多,逐渐住的地方也变得更近了。泉奈午休时间会找扉间一起,两人就待在树上闭目养神。某天泉奈没睡着,他看着看着就想试试,那个嘴唇是什么味道,扉间这样冷硬的人,在那种时候会变得温柔吗?
他就凑近了,再凑近了,结果扉间突然说,我没睡。
不过,我不会睁开眼睛的。
泉奈愣了半天,听出来这是默许。他不高兴,哼了一声,说你这家伙别假装自己有什么情趣,还说这种话呢。是不是怂啊,不敢睁开眼睛看我?
扉间只好睁开眼,谁怂了,嗯?主动的不是你?该怂也是你怂。怎么,再怂我就走了哦?
两个人就这样kiss上去。谁也不肯让谁,把对方咬了个痛快。
然后来找泉奈回去吃甜点的斑,又看见这一幕。他很尴尬,他很痛苦,他眼睛很痛,他心里复杂,但是他就是没有办法。因为那天晚上,泉奈就顶着必死的决心,拉着扉间跑过来,说,哥,这家伙亲了我了,他说会对我负责。哥哥你让我坑他去吧,我会努力坑他一辈子的。你放心,我不会把自己坑进去的!


end

  扉泉  
评论(14)
热度(118)
  1. 重阳小妮关若何何何 转载了此文字
  2. ❤宇智波控迷妹無極限❤关若何何何 转载了此文字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