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泉篇】幼稚就是和你在一起07

  07
我真的没有弃坑系列
依旧是M痛睡不着 作死瞪着青光眼码字。终于写到这只蠢萌扉了,我爱他我不是黑请组织明鉴



扉间离开后,泉奈消沉了大概三秒钟,马上被别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入学致辞很快就结束了,因为还没有教早操,他们有四十分钟的时间在教室里瞎玩。泉奈飞快地和小朋友们打成一片,大约本来就是个漂亮的小孩,倒是很受女生欢迎——她们辨认男女,都靠发型呢。
“泉奈奈,你为什么不穿裙子呀?”
“泉奈奈,你有没有喜欢的玩偶?”
这都是什么问题呀?泉奈纳闷极了,但还是认真回答道:
“平时就不喜欢穿裙子啦,家里也没有裙子。没有什么喜欢的玩偶,比较喜欢玩游戏!”
哦!原来泉奈是个像小男孩一样的小女孩呀,真厉害!
大家心里都这么想。
开始上课了。大概班里只有泉奈是插班进来,老师担心地问他会不会念五十音。泉奈甩一甩小辫子,歪歪扭扭地在黑板上把五十音默了出来。老师趁机让大家也一起在本子上默写一遍。结果班里一半人没默完,泉奈倒是全对。
“宇智波家的孩子果然都很厉害。”老师边点头边想。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数学。泉奈平日不是白跟扉间混的,他缠着扉间给他讲了不少东西。所以当他歪歪扭扭地在黑板上写答案的时候,是很享受大家的惊叹声的。
“家里谁教你呀?”老师不禁问道。
“哥哥,还有扉间哥哥。”
“扉间哥哥?”
“唔,就是早上送我来那个头发白白的哥哥。他很厉害!但是他也是个大笨蛋,哈哈哈!居然扔我一个人在这里,大笨蛋!咻咻咻看我一个飞机扔的导弹,炸他!呀喝——”
他嘴里一边喊,一边捏着半截粉笔在空中飞行,假装自己是飞机飞回了座位。

  
下了数学课都还好好的。说起变故,应该是从吃午饭的时候开始的。泉奈其实早就会自己吃饭了,只是不饿的时候就会到处跑,躲着不吃,有时候非要斑把他捉回来喂才肯吃。他吃饭的时候都是一大帮子人围着他转,突然给他一个碗要他自己吃,他就很不开心了。
但是他看着别的小孩子在乖乖地吃,他也不太好意思跟别人不一样,只好小口小口地扒着饭,浑身还散发着一股低气压,把同一桌子的小孩子吓得飞快吃完就跑,抱在一起。
“泉奈奈那么漂亮,为什么那么凶呀?”
“我听说宇智波家的人都很凶!”

大家睡午觉的时候,幼儿园小小的床在老师的指导下被搬下来,被子和枕头上有萌萌的小熊或者小猫图案。大家打闹一番,抢到自己喜欢的图案,就开开心心地睡下了。泉奈皱着脸,在一边看着他们争抢,对这混乱又欢乐的场景,竟有些不太感冒。他心里恶狠狠地说,俗,俗不可耐,我才不跟你们抢呢。
最后全教室就剩他还站着。他被老师哄过去,走到剩下的那张床旁边,看见一床皱巴巴的被子和枕头。他坐在床上伸长脖子等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问老师:“我哥呢?扉间哥呢?”
老师当然知道他哥和他扉间哥是谁。“他们晚上才会过来接泉奈哦~”
泉奈看着整个班就剩他没躺下,只好先躺下来了。他皱巴着脸,似乎是在想他哥跟扉间到底去哪里了。说起来真是,一早上都没有见过他们,也没有见到爸爸妈妈!为什么我要来这个都是别人家的小朋友的地方,一点都不好玩!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
一想到这一点,他的鼻子就一酸。他完全忘了早上他是怎么信誓旦旦地拒绝了他爹妈来送他的,也完全忘记了早上扉间亲了他,还说有事情只要大喊一声他就能听见了。
他越想越觉得,他爸妈一定是不要他了,他大哥也不要他了,连从小对他最好的扉间都不要他了,不然不会把他扔在这么个鬼地方,还睡着这么皱巴巴的枕头和被子。顿时就觉得受了天大的委屈,眼泪就啪嗒啪嗒往外涌出来,很快就洇湿了一小片枕头。
他无声地流了一会儿眼泪,接着又小声地呜咽起来,最后变成了断断续续的抽噎。有没睡着的孩子听见了,仿佛感同身受似的,也一个接一个地跟多米诺骨牌似的哭起来。有哭得大声的,把隔壁床的也吵醒了,一时间整个教室都哭了起来。幼儿园老师刚出去上了个厕所,回来一片哀鸿遍野(x),顿时也方出了锐角,不知道先哄谁好。

楼上一层。扉间熟门熟路地搬好床铺躺下盖上被子,本来应该就这么睡着,可是他今天怎么都睡不着。他一直翻滚到大家都睡着了,才终于忍耐不住地爬起来,看了一眼打瞌睡的老师。
他认真地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能偷偷跑到楼下去,于是他轻轻把老师摇醒了。老师问他要什么,他小声地凑在她耳朵边说:“我可不可以下楼看一看?”
“嗯?楼下有什么吗?”
“嗯,泉奈今天来上学了,就在楼下,我想去看看他!”
老师思考了一会儿,终是答应了千手家的二宝贝的请求。她把门关了,带着扉间往下走,嘴里问他:“泉奈就是宇智波家的弟弟是吗?”
“嗯,我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和泉奈玩啦。”扉间一心一意赶着去看泉奈,也没跟老师过多解释。老师对他这个很久很久以前的说明感到好笑,又不好笑出声。一路走到中班的教室门口,两个人都听见了里面绵延不绝的呜咽声。
扉间很想很想赶紧进去,又拼命忍着,求助似的看向老师。老师敲门进去,两人迅速交流几句,招手让扉间进去。
扉间进门直接就跑向了一张床。他看见了那小小的一团黑色翘起来的头发缩在被子里微微颤抖着,心疼得不得了。他啪叽一声扑到人家床上,把人捞起来抱着,心疼道:“泉奈不哭,我来了。”
怀里传出一声尖叫,接着哭得更大声了。扉间手忙脚乱往下一看,他怀里躺着一个黑头发的……小女孩。
然后他转头一看,泉奈就站在他身后,一边流眼泪一边散发着黑气。
然后他迎接了一个散发着黑气的拳头,和一个带咸味的拥抱。
  
  -
  
“我以为你们都不要我了,呜呜呜……才玩了一个早上,大家都……都不见了,你们都不要我了,呜呜呜……”
扉间把他圈进怀里,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又是想哭。他周围一片都是跟着哭的小孩子,他们看见泉奈有熟人来了,可是他们没有熟人来,一个对比下来,让人难过得要命。老师凑到扉间耳边说,“扉间啊,你要不给大家讲讲你是怎么过在幼儿园的第一天的,说不定大家就睡着啦?”
扉间为难了一会儿,看着怀里泉奈眨着泛泪花的眼睛看他,心一横就答应下来。于是老师拍拍手:“大家安静一下,我们来听扉间哥哥给我们讲故事哦——”
扉间清清嗓子,十分无比认真地开始酝酿气氛。大家都纷纷止住哭声,竖起耳朵听他讲故事。
“咳嗯。
我第一天来幼儿园的时候,是我大哥带我来的。
我也很害怕。
我大哥不上幼儿园,他直接去隔壁上小学的。
那时候我有点想哭。我哥好像快迟到了,他又最怕看我哭。
他就跟我说,
扉间,你不能哭。
幼儿园有巫婆,专门吃会哭的小孩子。”
话音刚落,一个小女孩“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扉间理所当然地被赶走了,还被老师警告说以后不许给低年级的小朋友们讲这种鬼故事。扉间很委屈,他说我讲的都是真的啊,不是你叫我讲我第一天来幼儿园时候的故事么!
扉间气呼呼地准备走了。泉奈拉着他,软趴趴地跟老师撒娇:“老师老师,我能不能跟扉间哥一起睡啊?我一定不出声,不会吵醒别人的!”
“哎…唉……好吧去吧。”
“哇耶老师最棒啦!”
泉奈抛弃了班里还在大哭的一群被吓坏的同学们,开开心心地挽着扉间的手,跟着扉间的老师,噔噔噔地上楼去。扉间一边被他扯着走,看他实在欢脱得紧,就忍不住问他,“你怎么这么开心啊?跟我一起睡有这么开心?”
泉奈摇摇头,“不啊,我是因为我有你但是他们没有,我才这么开心的!”然后甩开他的手往前跑两步,“扉间大大大大大笨蛋!咻咻!看我一个导弹——哎呀没有导弹了。”

两人安安静静地溜进去,挤在一张床上盖好被子。泉奈在被子里扭来扭去,不得安生,扉间不耐地按住他,用气声说:“你不睡觉,你要干什么啊?”
“我不困啦!”
扉间心想这可不行,中午不睡下午崩溃,他一定要把泉奈哄睡着。他想了一会儿,感觉自己想到办法了,于是把泉奈翻过来,小声跟他说:
“我跟你说,我妈教我一个魔法,说这样就会变困,然后乖乖睡着哦。”
泉奈好奇地看着他:“要怎么做?”
“你先把眼睛闭上。”
泉奈就把眼睛闭上了。
过了一会儿,没有动静。泉奈蹬蹬腿,“好了吗?”
“嘘,没有,你继续闭着眼睛。”
泉奈又等了一会儿,“现在好了吗?”
“再一会儿就好了哦!”
泉奈只好继续闭着眼睛不敢睁开。百无聊赖地过了一会儿,他就睡着了,发出了小小的平稳的呼吸声。
扉间奸计得逞,十分满意。他凑近泉奈的脸,轻轻在他眼皮上分别亲一亲,然后就抱着他睡去了。这才是他妈妈教的招数呢。

第二天中午,泉奈自动自觉跑到扉间这里来睡午觉。他一点都没想起来扉间对他干了什么,只觉得扉间好像真的很厉害,他一下子就睡着了耶!
他要学电视剧里面那样,伸手出来跟扉间要抱抱。扉间就把一只手给他枕,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他的马尾。泉奈被顺毛顺得舒畅无比,一下子就睡过去了。
但是扉间好像就不太对劲了。十分钟之后,他觉得自己的手很麻。但是他不敢动,怕一动就吵醒泉奈,然后又得哄他睡……所以他只好忍着。
又过了五分钟,他的手臂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扉间心里想,完了,他这只手要废了,是不是没感觉之后就要切掉?以后自己就要变成残疾人了,再也没机会这样抱着泉奈睡了,泉奈一定会很伤心,怎么办,要不要告诉他呢!他想着想着,眼泪就无声地掉下来。又哭了五分钟,自己也撑不住,头一歪就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他的手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了。他心想不能让泉奈现在就知道这件事,强颜欢笑地把泉奈送回小班里,然后飞奔回教室,用另一只手拉着老师的手,委委屈屈地咬着嘴巴。
“怎么了扉间?”
“老师,我……”他刚出声就憋不住抽噎了一下,“我刚刚把手给泉奈枕着睡觉,现在我的手没感觉了,呜哇——我的手是不是要被切掉了,呜呜呜呜——”
老师简直想大笑,又生生憋回去,一边安慰他一边给他按摩手臂。在扉间终于感觉自己的手回来了,不用切手了之后,老师教他下次把手弯着垫在自己脑袋下面,这样另一只手就可以抱着泉奈,也不会被压麻啦。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tbc

我好饿 我想吃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扉泉 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扉泉

评论(7)
热度(65)
  1. 琉歌关若何何何 转载了此文字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