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泉】破冰_后续

@千手阿颜 《破冰》原地址:
http://qinci86.lofter.com/post/3f595f_d44dcf0

这是后续。
你们别以为那篇是糖,真不是。泉奈拿走的那把短刀就是扉间实施飞雷神斩重伤泉奈的那把。我们都吃得好好的时候颜妈突然上来发了这么一把四十米大刀,直接把我插懵逼了,我才写的出来这玩意。
颜妈看完了很愤怒地说她要写鸣佐大刀搞我。
背锅侠二号唢呐若何表示肥肠害怕…


需要申明的一点是,颜妈原作中扉泉不带感情线,故而这篇把他们带得看起来更加暧昧,是我的锅,但是其实两人也只有互为匹敌的对手,惺惺惜惺惺的感情而已。

…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唱了起来)









毕竟人不会预知到自己什么时候死。
如果可以预见的话,他大概会从一开始就放弃那个任务,或者问出他嘴里的情报以后马上杀掉他。
不杀他的理由无非就是他脑子里的情报。认真想一想的话,留他性命回到大名府交差的确蠢到不行。他们相拥而眠的每个夜里都是机会,只要拨开他的眼皮窥视他的记忆,他就再也没有利用价值,反正大名要的只是情报不是吗?
怎么样都好,能动手的机会太多了,回想起来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可能他永远不会承认他真正的想法:他想试一试,如果两人合作起来,会是个什么样?

泉奈回到大宅的那天夜里,其实有些难以入眠。他回想起扉间眼中兴奋的战意,就觉得血液沸腾,心跳微微加速。他平躺在床,手上把玩着扉间与他交换的那把短刀,又借月色翻来覆去地端详。
是把好刀,手感不错。他闭着眼睛,能想象出扉间使用它的样子。扉间习惯右手拔刀,拔刀之前一般会弯下腰,他一定会从下路攻过来,这个时候不向后躲避的话,至少会被划到脸,如果向后躲避的同时出脚的话,他就不能不收手去格挡。但是他肯定预料到我会出脚,所以他应该……
他脑内模拟两人的对战,为每一个可能铺好自己的退路。又把那刀翻来覆去地甩了几遍,银色的光翻飞着,铮铮地映入眼帘。忽然发现短刀的柄上,有一个千手家家徽。
哼,千手的低级趣味。
给短刀找个刀鞘收起来,放在明天要穿的衣服上。再有两三天又是一场战事,那白毛会不会带着他的苦无与他对阵呢?
真是值得期待。
他翻个身准备睡觉。一个时辰后,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失眠了。
习惯总是可怕的。然而他坚信突然失去一个怀抱并不是他睡不着的原因。他莫名又联想到分别之前那个诡异的拥抱。不,那根本不能是拥抱,只是两人都短路了而已。重申一遍,而已。
然而即使是“而已”,也扛不住他有点想再次回到那一瞬间,连短路都如此默契的那一瞬。
这到底是因为“明明再一下就可以解决他”的遗憾,还是只是单纯的想念?
他没想过后者存在的可能性。

扉间在战场上见到泉奈的时候,他承认,他也有些热血沸腾。不需要说话,仿佛就是上一场战斗的延续般,自然而然地就连接了起来。不同的大概只有一点,那就是泉奈的护甲后,别着一把带有千手族徽的短刀,而扉间的忍具包里,也有一支不属于他的苦无。
这实在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至少在他们持续一天的战争里头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待到两人均是气喘吁吁即将力竭之时,扉间忽然想:
也许可以试一下那个,新开发的术。
他很快感应了一下。飞雷神标记的位置有六个,五个在他的忍具包里还没用过。还有一个,隐隐约约从泉奈背后的位置传来。
是那把短刀!
扉间的血液几乎要把他煮熟,但他的头脑却比平时更冷静。直到他把长刀刺入泉奈的身体之时,他才突然觉得恍惚。
——不会吧?
泉奈直直地倒下去,被他习惯性扣住腰部拉了回来。一个月的船上旅行还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连倒下的人影都重叠了在一起。
“杀了我。”泉奈对着他做口型。
宇智波式的骄傲是刻在骨子里的。
但是扉间不会满足他。事实上他也没有办法从善如流:斑已经摆脱了柱间伸出的枝条和双手,直直地往这边飞扑而来。扉间快速对他说了一句什么话,便掷出飞雷神苦无,躲开斑最后一个巨大的火球,迅速朝枝条延伸而来的方向跑去。
斑放火球的方向都有点儿不太对劲,这样根本打不中他。他是看不见我在哪吗?
扉间抱着这样的疑问,回到柱间的身边。

泉奈意识到自己已经没办法完全恢复的时候,心里挺平静。他意识到哥哥已经接近全瞎的时候,心里也很平静。
平静是因为他很早就思考过这种发展的可能性。自从他知道万花筒的尽头是失明之后,他的眼睛随时都做好了献给哥哥的准备。所以他在摘除眼球的手术中,反而觉得有一点开心。
终于切实地帮了哥哥的忙,不会因为这副身体而拖后腿了。
他觉得他是这样想的。
可能他还有一点遗憾。但是那不重要。

泉奈做完手术的状态不太好。斑被连蒙带骗地换上了眼睛后,还缠着绷带,就担心地过来看他。说是看他,其实两个人谁都看不见谁,拉着的手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方的手。总之就这么把泉奈骂了一通。
泉奈被骂了好长一顿,倒是快活地笑了,他说哥哥,你真厉害啊,这么疼,能忍着不哭呢。不哭就最好了,不怕感染。哎哥哥你捏得太紧了,会痛啦!别这样啊,我这不是还有半条命吗?

泉奈伤口太深,加上眼睛被摘掉,高烧就闹了两天。第三天的傍晚,忽然感觉好了一些,有力气挣扎起来,向族人要甜的小米粥喝了。还要特意叮嘱,说是让哥哥专心处理族务,明天一早再让他过来探视。
族人答应着去了。他躺回被窝里,使劲往墙边缩了缩。
冷。
也许是还有一点遗憾,不过那不重要。

不重要的人当晚就出现在了他房间里。
似乎还是通过那把短刀,传送过来的。
没人能意识到那把短刀才是致命的武器,它就那么堂而皇之地在泉奈的床头躺了一个多星期。泉奈每每看到它,都觉得下一秒扉间就会从这刀里跳出来,取走他的性命。
扉间的气息忽然出现在床头的时候,他简直要怀疑扉间是不是在这把刀里蹲了一个星期,终于蹲到一个他身边没人的时刻。
然后抓着机会像变戏法那样,刷拉,跳出来,杀死他。
然而扉间开口的时候,他又怀疑扉间就是来看他笑话的。
“我感应到你的查克拉很微弱,于是——等等,你的眼睛呢?”
泉奈并不答话。
“……”扉间想到关于斑拥有了永恒万花筒的传闻,大概料到了事情的发展。他摇摇头:“所以我才没办法接受宇智波获得力量的方式……”
泉奈感觉到他在床边坐了下来。
“很讨厌?”
他带着自嘲的语气问。
“不是讨厌。”
扉间叹气。
“可以的话,我不想讨厌任何人。你应该很清楚,如果我们不是立场不一样,也许可以——”
“没有那个可能。”
扉间思及两人此前的合作,本来还要争辩一句“有”,却又被他吞了回去。
他知道泉奈想说的是什么。泉奈会阻止两家的结盟。恰好他也会。
半晌,泉奈抬起手臂捂住原来眼睛所在的位置。他想他终于明白那不明不白的遗憾是什么了。
“喂,白毛……”
“嗯?”
“可惜你等不到我想出对付你新招式的忍术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竟然有些虚弱。
以前有过这种时候吗?扉间恍惚地想。
两人沉默良久。最后扉间开口问了一句:“冷吗?”
这感觉就是没话找话。不过都死到临头了,坦诚一些似乎比较好。
于是泉奈点了头。之后就感觉有人掀开了被子。他这回把脸埋到某个胸膛前的时候,倒是没人嫌弃了。后脑勺被一只宽厚的手托住,竟然还莫名地感觉到了安全。
太讽刺了,明明死敌就在眼前。
熟悉的体温如此令人昏昏欲睡。
真亏本,他想。最后一点回光返照的时间,竟然要留给这死白毛,早知道就该让哥哥过来……

将近天明时,扉间再没听见呼吸声,半梦半醒中,只觉得怀中一片冰冷。
他一下子清醒过来。
沉默不多时,终于起身拾起床头的短刀,揣到怀里。很快就消失不见。




如果我们不是立场不一样,也许可以成为很好的战友。
但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
扉间在重伤泉奈后说的话是
“我等你想出新招式来对付我。”
这是他新开发出来的术,不知道能重创泉奈到如此地步。

  扉泉  
评论(9)
热度(70)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