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泉】抓緊

校園pa 《固執》的he路線。
沒錯,上次那篇被顏媽一通摸頭揉臉以後,我就不想發刀了2333
《固執》傳送門:http://guanrh.lofter.com/post/1d4b3217_d4b1f42







“那傢伙就是個麻煩。”
千手扉間跟別人提起泉奈的時候,大概都會這樣說。

千手扉間不算是個聰明的人。大概他把所有的力氣都用在了學習上,所以他從來沒有辦法判別,別人對他到底是個什麼想法。
比如說他后桌的宇智波泉奈。
兩個人認識僅僅是因為座位。上課第一天,就聽見後面的人哈欠連天。而後,自己背後的衣服被扯了扯。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黑板往後靠,聽見後面那人湊在自己耳旁說:
“千手扉間是不是?腰挺直一點。”
這是要做什麼?扉間疑惑,但還是照做了。等到下課前才有空把眼睛從黑板上挪開,往後一看,那傢伙縮在自己背後睡得人事不知。
豬嗎他是?!還利用我。扉間心裡吐槽一句,回頭整理筆記去了。
下節課上課鈴響起來的時候,扉間忍不住回頭看一眼。泉奈依舊不聲不響地睡著。他忍不住拍拍他肩膀,“喂,起來了,你這節課也不上了嗎?”
泉奈喉嚨裡嗚一聲,往扉間的方向又蹭了蹭。同時扉間感到他的兩隻腳,像靈活的泥鰍一樣纏上了自己的腳。
扉間:“……喂!醒醒??”

扉間還不是那種打小報告通過老師來報復的人。相反,他盯久了泉奈的睡臉,反而覺得不如就讓他這樣睡好了。泉奈醒著的時候可以稱得上煩人,時不時拿一撮白毛給他看,讓他猜是誰剪誰的,時不時在他背後貼個紙條寫“我是可愛的熊熊喔!”之類,讓他出糗,每天交作業的時候,還仗著他是組長的名頭,讓扉間提前兩小時交作業——好讓他對(抄)答案。所以扉間一旦看到他睡著,不但不會叫醒他也不會打小報告,反而躡手躡腳——這傢伙睡著的時候簡直不要太討人喜歡,至少比他煩人的時候可愛多了。


夏天還在肆虐,秋天遲遲不來。一次體育課下課之後,大家回到教室準備上數學。他們剛打完籃球,每個人都是一頭一身汗。扉間換完衣服回來,看到一個癱軟的泉奈,臉朝下趴在桌上。
他一開始沒意識到什麼事,直到泉奈有氣無力地伸手,繼而死死抓緊了他後背的衣服,他才看見泉奈流了一整個桌子的汗。他湊過去問怎麼了,便聽見泉奈沉重的呼吸聲。地上躺著個空的純淨水的瓶子。
他馬上知道這是因為劇烈運動后喝大量水,導致了電解質失衡,以及腸胃和心臟的負擔加大,這種情況很可能會影響到呼吸。泉奈流著虛汗,脫力到沒辦法抬起頭,扉間貼在他耳朵邊低聲問他怎麼樣了,他都沒有力氣回應。就讓他靠在自己身上,拿過自己水瓶,餵他喝裡面的淡鹽水。
泉奈喝了幾口,好像有點力氣了,抓過扉間的水瓶仰頭就灌,又被扉間阻止:“要慢慢喝。”
泉奈就那樣喝光了他的淡鹽水。扉間被他渾身流淌的虛汗弄得簡直想丟他出去。最後還是沒有丟,只是接過女生遞過來的紙巾,慢慢地給泉奈擦汗。
“會照顧人的扉間棒呆了!”女生們都那樣說。
從那之後扉間上體育課之前,要麼會沖一大瓶子淡鹽水;忘記沖的話,就先買好兩瓶電解質飲料。泉奈從來不管到底有沒有自己的份,他似乎默認了有,通常拿過來就喝,也不管扉間是不是喝過。扉間也不說話,就看著他喝,一看到他要抬頭猛灌,就強行掰著他的手讓他慢下來。

臨近月考。泉奈挺尸一般趴在桌上,對著沒法做出來的理科題扁嘴。在他第三百次歎氣的時候,扉間終於忍不住回頭過來,直直扔過去一本理綜的筆記。
“?”泉奈歪著頭看他。
“筆記最後二十頁,背不下來至少看熟,專治你這種不服。”扉間拋下話就回頭不鳥他了。泉奈打開本子,滿滿的都是重點,還有一整章的知識梳理和串聯。
“扉間你好棒啊!!”泉奈小聲地驚呼,抬起手興奮地砸在扉間的肩胛骨上。扉間噗一聲吃痛,回頭作勢要把本子搶回來,泉奈就死死抱著本子不鬆手,對著他嬉皮笑臉。
——算了。扉間想,——這傢伙。

冬天到來的時候,泉奈依舊穿著制服,什麼大衣圍巾都沒有。其實他就是想裝逼,覺得自己就這個造型比較帥,所以並不在乎呼嘯的寒風。女生們跟他打招呼,他都笑得一臉燦爛地招呼回去,心裡得意地想,她們一定覺得我很酷。
但是來擾亂他裝逼計劃的就是扉間。扉間表示他很無辜,他完全就是看到泉奈就穿那麼點兒就敢在雪地裡跑來跑去,覺得實在看不下去,於是給他帶了條圍巾。那圍巾白白的,很厚很軟,毛茸茸一大條,看上去跟扉間穿著大衣的那個毛領子差不多。要是圍上了,遠遠看起來,倒是有點像情侶。
泉奈被強硬地圍上圍巾的時候,雖然有點生氣,但最後竟然沒拒絕——太軟了!!一條圍巾怎麼可以這麼軟!臉蹭在絨面上順滑到能飛起來啊!
他內心如此吼叫著,表面卻不動聲色:“喲,這玩意是你小姑媽用了半年厭倦了這個款就把它送給你的?”
扉間哼哼一聲,“差不遠。小姨媽的。”
泉奈表達了十足的嫌棄,但終究居然還因此開始跟他一起走路回家了。回到非分開不可的岔路口時,泉奈會扯下圍巾扔給他,說是不想跟他管得很多很啰嗦的哥哥解釋這條圍巾的來歷。扉間也沒惱,明天再給他帶過來就是。到了這個路口一般等個兩分鐘,就能看見泉奈叼著一片麵包跑出來。
“喂!死白毛!”他遠遠地叫,待走進了,才問一聲:“等很久了?”
當然扉間不知道的是,他那“小姨媽用了半年覺得款式太舊而送給他”的圍巾,泉奈在第二次圍上去的時候就發現了一個嶄新的吊牌夾在兩層圍巾里。仔細一看,價格大概是一個正常中學生兩個月的零花錢。
他默不作聲地把吊牌扯下來偷偷收進褲兜裡,腦補了一下扉間在商店街的人流中艱難地挑選著圍巾的場景。
然後他就把臉埋進圍巾裡頭了。
沒什麼,不說出來只是想幫忙維護一下那傢伙傲嬌的自尊心而已。他這樣想著,絲毫沒發現他才是最沒資格說別人傲嬌的那個。

天氣變暖之後,最後一次月考來臨之前,學生們先要面臨的是填志願。他們拿著志願表格回家,一路上兩人沒怎麼說話。眼看路口就要到了,有些話不抓緊時間問,可能就要失去機會了。恰好他倆都不想吃後悔藥。
——“喂,白毛。”
——“泉奈。”
兩個人又同時沉默一會兒,扉間先擺了擺手表示他不說話。泉奈這才開口:
“你是不是打算唸六中?”
扉間點點頭,“六中理科是強項。”
泉奈不語。半晌,突然抬頭問:
“扉間,你是不是有點喜歡我?”
“啊?”

扉間的腦子就像被澆了一盆水的插座一樣,噼里啪啦就短路了。他怎麼也想不到泉奈究竟是怎麼把話題轉到這個上面的。泉奈說咱們商量一下吧,如果你說有,那要麼我跟你去六中唸理科,雖然我不是很喜歡理科,但是有你在我也不怕跟不上;要麼你跟我去二中,二中理科也不算差,但是我會去唸文科……
扉間還是沒有反應過來。直到泉奈叨逼叨講完一堆,一看他根本還沒回過神,怒從心生,砸了他一拳頭:“倒是回應我一下啊!”
他這才回過神來,咳嗽一聲結巴著回應了一句:“你,你要是介意的話,我很快就……”
話沒說完又被泉奈打了一拳頭:“你根本沒聽我說話!”

很多年之後他倆再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扉間都會一臉崩潰地反駁:誰看得出來你當時是在告白啊!誰告白先問“喂你是不是有點喜歡我”?!能不能正兒八經說一句“我也喜歡你”而不是這麼拐彎抹角地表達“我想跟你在一起唸書”?

泉奈反而是為自己特殊的表白姿勢而一臉得意,他說全世界就只有我會想到這個方式,但是估計只有你一個人想了三天才反應過來!你就承認吧我的智商是不是碾壓你!


後來他們還是沒在一個學校。為自己今後的道路考慮,選擇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兩個人其實都不希望對方為自己犧牲什麼,也很難說願意自己付出太多犧牲。最後他們該去哪去哪,只是約定了週末兩個下午加晚上,一起到貓咪咖啡館去自習。
咖啡館的那隻加菲似乎特別喜歡扉間的大腿,只要他一來,就往他腿上蹭,伸個懶腰,躺平睡覺。泉奈只能占到扉間的一條左臂,有時候左邊肩膀也是他的。他寫政治題寫累了,就往右邊一倒——自然有人接住他。然後就窩在扉間懷裡擼貓。五分鐘之後,貓也睡著,人也睡著。只永遠都有一隻手,每回雷打不動地緊緊抓著扉間胸前的衣服,仿佛害怕他隨時會拋下他走掉一樣,大概這樣才能睡得安心。
扉間感受到胸前的衣服被抓緊,就知道他睡著了。泉奈的怪毛病,他心想。搖搖頭,給他蓋件外套。伸出右手,摸摸加菲的頭頂,又忍不住去摸那人的臉和睫毛。直到左邊的肩膀都僵硬了,還不願意動一動。

大學也沒在同一個學校,倒是離得近,乾脆搬出來,住到一起。扉間拍完畢業照第二天泉奈拍畢業照,兩人連著拍了兩天,幾乎被曬掉一層皮。泉奈拿著學士帽扇風,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抓住一個路人要他幫忙拍一個十連拍。扉間還沒反應過來,便被他直直地扯過來,踮腳就是一個吻。
那十連拍,後來被泉奈洗出來,堂而皇之地裱了掛在新家的客廳里。扉間的表情驚嚇得五官不正,泉奈的頭髮也被風吹得像瘋狗,但是每一張里,兩人的手,都抓緊了對方。

忘了說,那大概是他們第210到219次接吻吧。以7年而言,這實在是太少了,簡直清水無慾至極。
但是自此往後的時光,他們一定會好好抓緊,就像他們當初抓緊了某個機會一樣。



fin
#奈生日210 扉生日219
這真的是巧合 發糖用 沒有特別多意義 甚至邏輯也不太通 就是 你懂的 效果。
希望吃的開心!

  扉泉  
评论(16)
热度(78)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