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扉/斑扉 | 鸡年大几把



脑洞源自跟鸥总的聊天
所以有一半锅是她的(笑)

全员鸡设定 没有科学与逻辑
迷之污和瞎几把扯淡的童话
小心雷 不要搞我 真的雷到了赶紧出坑
祝大家鸡年大几把



_

从前,在一座山的两边,有两个鸡的大家族。一个家族名为宇智波鸡,全族的鸡都是白毛鸡。另一个家族名为千手鸡,全族的鸡都是黑毛鸡。
但是这千手鸡的族长家里,今年新孵出一只白毛鸡。族长和族长大鸡儿子柱间都觉得此鸡毛色莹白而红瞳喜人,起名扉间,处处疼爱。然而长老鸡们认为扉间乃隔壁族宇智波之间谍,一时间竟令族长彻查其妻妾身份背景,看是否有祖上为宇智波鸡的妻妾存在。
族长万分无奈,族鸡们也纷纷对扉间十万分排挤,抢他到嘴的食物,把他挤下水——天知道鸡为何不能游泳!而他的大哥柱间时而靠谱时而失踪,并非所有他掉下水的时候都有来救他的鸡。在重重困难之下,扉间成为了世界上第一只会游泳的鸡,并艰难地存活下来。
某次两族鸡群定期交流切磋之后,族长佛间和田岛双双受伤感染不治身亡,柱间和宇智波斑继承了族长之位。而扉间成长至今,已经成为了千手鸡群里的狂拽炫酷一只鸡,不仅战斗力高强,并且还会游泳!每天下水摸虾吃的帅气姿态令整个千手鸡群都为之倾倒,向扉间求爱的母鸡日日增加,大有在鸡窝前排队之势。
柱间为此十分烦躁,他认为扉间是他的弟弟,没有他的同意,扉间不应该接受任何一只母鸡。而且那些母鸡们,都是因为平时吃不到虾才想嫁给扉间吧!柱间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你们这群辣鸡,休想抢扉间分给我的虾!
然而扉间事实上,却并不为母鸡们所动,他又不是鱼,怎么会这么容易忘记小时候这群母鸡和她们的妈妈是有多么嫌弃自己这一身白毛。她们溪头窝里地讨论着,“那只宇智波派来的间谍鸡……”当他是小聋鸡听不见吗!
所以,他是才没有那么宽心地去接受那群见风使的坏鸡呢!
但是,前来求爱的母鸡已经在鸡窝前排起了队,并且为了抢占到前排,她们甚至头天晚上十一二点就会来到鸡窝前蹲着。柱间苦着脸,求扉间想个办法处理这些母鸡们,扉间也烦不胜烦,最后他选择了——出走!
这件事连柱间都不知道。扉间找了块布包起他的虾米们,叼在嘴里,趁着夜色不择路而逃。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连夜跑到的是宇智波的鸡群。

他连夜给自己飞速搭了个窝。不愧是鸡界速度最快的鸡,飞速搭出来的窝也是有质有量结实温暖得很。天一亮,他刚想打个鸣,就发现他被宇智波的鸡们围起来了。
他吓了一跳,刚想跑,却无路可走。众鸡觉得扉间多半是叛逃至此,指指点点地骂起来:“千手鸡的老二,你以为我们鸡瞎吗,我们宇智波鸡可是鸡里视力最好的鸡!”
扉间不得已,以一袋新鲜活虾米贿赂鸡心,引发众鸡疯抢。宇智波族长斑闻乱过来查看,竟看见千手家的老二正在给族鸡们分食虾米。他回忆起两族定期会战时他战斗的英姿,在千手那一群黑压压的鸡里面,扉间简直就是个叛徒,亮得刺眼,偏偏打架的样子还算好看。他心想,要是宇智波鸡有谁长的是黑毛,估计还没有扉间活得好呢,更别提学会下水游泳捉虾米呢。一来二去,竟对扉间生出些亲近敬佩之意来。

“好了好了,”他说,“白的就是自己人,来了就好!”

扉间以为自己的好日子来了,然而宇智波族长对他貌似好过了头,天天把他带在身边,还允许他把窝搭到族长窝的边上。
我们都没有这种待遇!!千手白毛迷惑族长!!真是个妖孽!!!
此时又发生了一件事。一种两条腿的生物路过此地,伸长了脖子看鸡。突然有个声音大喊起来,“你们看哪,在一群关西白毛鸡里有一只关东白毛鸡!”
这下连新鲜虾米也不能留住宇智波们的心了。正好族长外出,他们就联合起来把扉间赶了出去。
这下这一群两条腿的纷纷开始捉扉间。扉间那个大喊着挣扎啊,拼命反抗啊,都没有用。不过幸好,他的喊声把就在不远处跟斑在商讨两族结盟大计的柱间给吸引过来了。

“放下我弟弟!”

他咯咯叫着冲上去,把两条腿的动物们一阵乱啄,硬是把他们给啄跑了。
扉间筋疲力尽地躺在地上,艰难地道谢。他受了一点伤,正有点儿不好,想要找个地方躺躺。柱间觉得这样不行,想了想,提议道:
“扉间,你在宇智波那边过得也不好吧,不如我还是把你背我们那边去?”
“不,我不想回去。”扉间拒绝了,“两族都觉得我是间谍,我还是随便找另一个地方吧。而且,恕我直言,你身为一只鸡,要怎么背我?”
柱间听了,心疼不已,认为扉间对自己太随便。他思考让扉间名正言顺回到族里来的理由,想了半天突然灵光一闪:
“扉间!你给我生小鸡吧!我可是族长,只要你成为了族长夫人,他们就不会说你什么了!”
扉间:妈的智障!我可是一只崇尚科学的好鸡!别以为我会信你!
但是柱间丝毫没有意识到扉间小脸上不愿意的神色,他觉得扉间必须通过这样的方式回来!于是他二话不说,就往扉间身上扑。扉间又惊又慌地大叫起来:
“强奸鸡啦——!”
这时,被柱间放鸽子的斑终于慢悠悠地踱了过来。他一看这场景,心下不好,连忙冲上去对着柱间一顿狠啄:
“柱间你个禽兽!你怎么可以对亲弟弟下手!”
柱间被啄得满眼都是泪水:“可是我本来就是禽啊!”
斑歪着脑袋想了想,“禽兽不如!你不给我解释清楚这件事,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们的结盟也不要谈了!”
柱间吓坏了,连忙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对斑一一道出。斑听后心有恻隐,他也认为扉间的确对自己太随意了,不能让他流落到别的族里,一定要让他回到千手家或者宇智波家才行!
于是他坚定地对柱间说:“来吧!我们一起让扉间回去!”

柱间和斑满足地分别把扉间吃干抹净了一遍。

扉间一脸生无可恋地被几只鸡抬回去的时候,收到了两族结盟并且被两位族长命令全族马上搬到一起住的消息。
这发展是不是有点快啊!扉间心里想,早知道他就不乱跑出来!而且他可是个男鸡啊!为什么他俩都一副“生不出来蛋就继续被上吧”的样子啊!!
算了,还是先养伤吧。扉间在窝里闭上眼睛。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次日,扉间是被一个东西硌醒的。他蹭了蹭窝底,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滚了出来。
他冷笑一声,去找柱间:
“你偷了谁的蛋?给我放回去!”
柱间心虚吹口哨:
“真的不是你生的吗扉间?”
扉间觉得从他这儿问不出来什么,便去找了斑。
“这到底是谁的蛋?”
斑还想再用他高超的演技来续一秒:
“柱间!扉间他真的生蛋啦!太好啦!!”
扉间一鸡翅膀拍他,“再瞎鸡把嚷嚷!到底偷了哪个隔壁大婶的蛋!”
十番逼问之下,柱间和斑才吞吞吐吐地说了出来。原来这是个在路上捡到的蛋,而且还是柱间和斑趁着夜色去山里找了一大圈才找到的,被人遗漏的蛋。

扉间:我就不说为什么真的有谁漏蛋了,关键你俩到底为什么运气这么好?

扉间觉得有必要为这个蛋找到妈妈。柱间和斑建议他,先把蛋孵出来,就知道它的爹妈要上哪儿找了。
扉间:“那你俩倒是也过来孵啊!”
三鸡每日轮流孵蛋。两族之内尚未澄清蛋是谁的事情,族鸡们关心此蛋关心得很。在他们眼中,扉间不仅是世界上唯一能下水捉虾的鸡,而且还是世界上唯一能生蛋的公鸡。
母鸡们都振奋了:“只要嫁给他,我就不用负责生蛋了!而且他还会孵蛋!啊!多好的男鸡啊!”

蛋的预破壳期到了。扉间的窝旁边围了一大圈看热闹的母鸡。大家屏住呼吸为壳里的小鸡加油鼓劲,——蛋壳裂开了!碎了!成功钻出来了——一只小黄鸭!
“扉间。”
斑很冷静,鸡爪握成了拳头,尾巴隐隐发怒地抖动着。柱间泣不成声,整个鸡脸都埋进了斑的怀里,凄惨地质问扉间:
“呜呜呜……你是不是在外面有鸭了……”

这特么不是你捡回来的蛋吗!!

成功给小黄鸭找到妈妈以后,扉间每几天都要被柱间或者斑日一日。他俩认为,鸡不听话想逃跑嘛,日日就好了。鸡生不出蛋嘛,多日日就好了。等某天扉间真的生出了一只一半白毛一半黑毛还带个宇智波斑祖传大眼袋的小鸡之时,他的待遇会不会变成每天一日呢,这又是另一个故事啦。



end


新年第一篇写这种东西真的大丈夫吗
没事的 嗯
新的一年我也是会这样污下去的
(双目无神脸)
让我们一起快乐地搞扉
搞他!搞他!

评论(42)
热度(120)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