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泉 | 蜜



预警:
泉奈性转!性转!


三月春雨连绵。
泉奈在公司的报告厅里,听枯燥无味的月度研讨会。她内心莫名烦躁,不知道是不是室内竟还开暖气,还是只是报告厅里的二氧化碳浓度太高。或者只是因为穿了过于紧身的裤袜?
总之,透不过气。
她往嘴里灌水,水温已经接近体温,只能缓解一秒钟的烦躁。下一秒,郁气便像波浪一样,继续淹没她。
她算算日期,好像每个月到这个时候,整个人就都会特别烦躁。到底什么原因?
她在狭窄的座位上,掐着脖子呼吸。披肩已经脱了,头发扎起来了,还是热得难以忍受。无端想起扉间在她身上律动的样子。
那大概是四五天前的事情,似乎已经久远到缥缈了。
她眼睛盯着讲台上滔滔不绝的科长,微微把头歪到一侧,想象了一下扉间正在此刻舔吻她的脖子,手撑在她身体两侧,恰到好处地把她圈禁在一个范围。
一种若即若离的占有,霸道却温柔的宣示主权。
她忽然觉得一小股热流从下面钻了出来。
她大概明白,也许这个时候需要去一趟洗手间。但她没有起身,而是把大大的披肩绕着脖子,盖到身上,手悄悄地钻进裙子,往下探去。
指尖熟门熟路地找到了深处的位置。摸到一些滑腻,大概是刚刚流出的花蜜。带着花蜜转移到上方的一个小小突起,两只手指轻轻夹住。试探着屈起手指,夹着那块皮肤上下律动起来。幸而盖在身上的披肩没有任何异样。她试着把脚岔开一些,让手动作得更加方便。
左边的人已经睡着,右边的人在打游戏。她仔细观察着身上盖的披肩会不会露出什么破绽,注意力却全在指尖上。那一小块幼嫩的皮肤很快就开始发烫,传来一阵阵微痛的快感。她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什么也不露出来,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
就这样已经是极限了。
快到的时候,她靴子里的脚趾艰难地蜷缩在一起,牙齿咬合着,想要控制身体无法控制的痉挛。最后一下过后,更多的花蜜喷涌而出。她假装没事人一样,深呼吸一口气,平稳地把左手抽出,从口袋里摸了张纸巾握在手里。
她恨不得马上到家。

之前这种突然想要的情况并不多见,通常是两人抱着抱着,自然而然地产生。若是再往前一些,还没有同居的时候,倒是会在夜里,想着他的脸,安慰自己的花蕾。但从没有在白天,从没有过。这次是为什么?
因为快一个星期没有做了吗?

扉间回到家的时候,泉奈正好洗完澡出来。她带着潮湿的水汽,贴上来就想拥抱,结果扉间觉得自己还没洗澡身上脏,捉着她的腰让她停下。两人只是身体隔着一层空气地接了吻。
泉奈的浴巾勉强把上下都遮住,扉间绅士地扶着她的腰时,她直接把抓住浴巾的手松开了。浴巾无声地落到腰间,把上半身的甜白,都暴露在暖黄的灯光里。
可扉间仍旧没有贴上来。他仍旧帮她扶着摇摇欲坠的浴巾,最后迟疑一下,吻了一吻她沾着水珠的睫毛。
“等我出来。”他说。
“洗干净点呐。”她看着他红色的眼睛,声线几乎迷恋。
扉间笑一声。他何时不曾迷恋。放弃了扶着浴巾,转而把它抖开,像那披肩一样,围在了她脖子上。
她忽然感觉有一股甜蜜的热流,顺着干燥光滑的大腿流下。







end



如果我
不加班

就可能

有后续


所以虽然我还是加班到十点但是还是写了后续:

http://guanrh.lofter.com/post/1d4b3217_ebcff0b 

评论(16)
热度(53)
  1. 飞鸟游鱼关若何何何 转载了此文字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