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我闭嘴写 你随便看
善用tag归档
提问箱tag=若何的提问箱
胜出,胜出♀
不吃单方弱化、黑化、qj、mob
已经轰出毕业,已经是个轰右
切右。切♀大喜。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胜出♀】🎁

☆六一儿童节快乐by若何
☆胜出♀,中二X六年级
☆是摸鱼,写得不认真,就撒个糖
☆文集目录

爆豪胜己这辈子最恨给人挑礼物:绞尽脑汁,麻烦,还不一定讨喜。可是现在他就站在货架前,对着一排排的小猪佩奇挂件、天线宝宝玩偶、欧尔麦特手办发愁。发愁了大概有十分钟,仍然一件未买,店员的笑容保持到僵硬。他抬起手看了看表,突然转头往店外走去。
店隔壁就是雄英小学门口,穿着制服戴着帽子的男孩子女孩子们从里边涌出来,手里都提着一个装饰漂亮的蛋糕盒子。爆豪拎着书包,稳稳地站在校门口,除了红色的眼睛一一从小学生们脸上扫过之外,其余身体部位几乎一动不动,像个名叫帅哥的一米七雕塑。十二岁的女孩们瞪着大眼睛看着这个穿着雄英中学制服的一米七雕塑,脚步有些迟滞,仿佛在等待一个答案:是谁可以获得这个男生的等候呢?不多时,一个女孩提着蛋糕盒子,朝他飞奔过来。
“小胜!”
爆豪看似很酷,实则脑袋放空发愣,听得这一声喊,一句“喔”还没冲出喉咙,就看到女孩子脚步一顿,停在半路不走了,脸上晴转多云。同行的朋友气喘吁吁追上来问怎么了,她惊恐地抓住朋友的手臂,说什么都不再往前一步。
“出久,怎么了?他不是在等你吗?”
“我跟小胜还在吵架……”
“诶?吵架?”朋友惊讶道,“那他怎么会来接你?”
“那是光己阿姨给小胜的任务。”
爆豪这声“喔”终于冲出喉咙,马上就变成一声愤怒的“喂”。他抬起脚想往她的方向走,却马上被校警拦住了:
“不好意思这位同学,外校学生不能进去。”
爆豪跟绿谷因此隔着校门口的一线,小眼瞪大眼,足足瞪了三分钟。绿谷仍然踌躇不决,爆豪不耐烦了:
“过来!”
“噫!”
绿谷吓得一缩,因此离爆豪又远了十公分。爆豪连眉头也凶巴巴地皱起来:
“你过来,老子不揍你。”
“我不信!”
“你他妈——”爆豪气得差点爆粗,转念一想,这样下去要没完了,只好改变策略,尽量缓和语气道:
“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我不跟你吵架。过来行不行?”
绿谷吸一口气,又吸一口气,又被朋友推了一手,才迈出腿;蠕动了半天,蠕动到离爆豪还有5米的地方。爆豪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直接无视校警一连串的“诶诶诶……”,长腿一迈走进校门,把绿谷给拽了出来。绿谷慌乱地叫了一声,就稳稳地被接进怀里了。
清新的洗衣粉味扑面而来。比她大三岁的人身躯结实了许多,胸肌厚实得能发出一声闷响。绿谷昏头昏脑从他怀里跳出来。情窦初开的女孩子对爆豪还没有什么情窦,所以脸上的红润只是单纯的生气而已:
“你还说不会凶我!”
“老子这也叫凶你?!”
绿谷转念一想,确实比起平时的凶,这一下拉扯并不能算是凶。于是迅速改变用词:
“你还说不跟我吵架!”
“老子这也叫……”爆豪说到一半,觉得自己确实要动气,又给憋了回去,“说不吵就不吵,走了!”
绿谷挑衅失败,悻悻地应了一声,伸出手送进爆豪手里。这个习惯从小时候开始养成,在光己的喝令下,爆豪必须每天等绿谷放学,然后牵着绿谷回家。这个习惯竟然到爆豪初二了还保持着,为此爆豪在心中diss了一万遍雄英中学的地理位置:就在雄英小学对街。
可是绿谷的手牵了多年,瘦瘦小小的一直没长大,倒像这手本来就长在他手心里头一样。
那什么,还算舒服。
爆豪拉着她走进刚才的店,重新面对那一排的小猪佩奇:“你挑一个。”
“干什么?”
“挑就完了,废你的话!”
绿谷嫌弃地看着小猪佩奇和天线宝宝们,看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
“小胜,你有什么事要拜托我吗?”
“哈?没有啊?”
绿谷摇摇头:“常言道,无事……”她“无事”了半天也没想到那半句“献殷勤”,“无事不……登三宝殿!所以小胜一定是有什么事要拜托我,不然你不会带我来看礼物。”
“你还三宝殿……”爆豪都给气笑了,“老子他娘的有什么要拜托你?你作业还得老子教!”
绿谷小声地反驳:“我明明已经两年没问你作业了!”
爆豪一想,的确也是,自从他上了国中,绿谷就没再找他问过作业的事情。可是绿谷拿着低年级的书扑棱扑棱跑来问他“小胜哥哥这个题怎么做呀”的场景,他居然还记得一清二楚。
绿谷发现了欧尔麦特手办,兴致冲冲地低头研究起来。爆豪的同学不少,此时也牵着女朋友走进精品店,看见他俩,“哦哟”了一声:“胜己,你还说你没有女朋友?”
“我是没有啊?”“我不是他女朋友!”
他同学同时得到两个回答,竟一个字都没听清楚,只顾着怪笑:“你看看你们的手,太明显了好吧。胜己,我们学校又不是没有妹子,干什么去搞小学生啊。”
爆豪丢开绿谷的手,去拧他同学的耳朵:“你他娘听不懂人话,我说这不是我女朋友!”
“那你说是谁?”他同学皮这一下很开心,“不,你别回答,你等我问她。哎,小妹妹,你说你是胜己的谁?”
“兄弟。”绿谷毫不犹豫,甚至一脸自豪。爆豪满意地抬起下颌,意思是“让你不信,打脸疼吧?”他同学露出一个诡异的表情,又是想笑,又是悲痛,转头拉着他女朋友走了:“算了算了,我们不跟没有情商的人说话。”
绿谷看着他们走远,气呼呼地说:“他说我们没有情商。”
“别理那傻逼。”爆豪伸手过去,两人又牵上了,“挑好了没有?”
绿谷盯着欧尔麦特手办的价格标签,依依不舍地看了最后一眼,站起来:“这里没有我喜欢的。”
爆豪最怕这一句。他能想到在学校门口的精品店给绿谷买礼物已经是极限了,不知道买什么所以带绿谷过来挑,是极限中的极限。现在绿谷说都不喜欢,他马上就头大起来:
“那你喜欢什么?”
“小胜要给我送儿童节礼物吗?”
“那还能是啥?!”
绿谷高深莫测地摆摆手:“那我不要儿童节礼物。我已经是大人了,小胜,我要大人的礼物。”
爆豪面对这样一句歧义满满的话,居然完全没想歪,并且彻底失去研究精神:“你说吧,你说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那我要……”绿谷拉着他往外走,边走边想,“……我要小胜在今天剩下的时间里都不和我吵架。”
“就这?”
“嗯,就这。”
爆豪心里说行吧,他永远都搞不懂绿谷出久到底在想什么。他捏紧了绿谷的手,两人肩膀碰碰磕磕,一脚拐进隔壁的奶茶店。为了省钱,就买了一杯奶茶,奶茶店不给多配吸管,只能一人一口轮流喝。喝着喝着爆豪开始骂:“你能不能别咬吸管,珍珠都吸不起来了!”
“对不……”绿谷刚要道歉,立马又理直气壮起来,“不是,今天你不能跟我生气,小胜。”
“……”爆豪朝天翻了个白眼,心里默念一百遍:不跟小孩子计较不跟小孩子计较。绿谷仿佛知道他的心里话,乐得咯咯咯地笑起来,甩着爆豪的手,一脚一脚往前踢着走,凑在爆豪的手上吸奶茶,用一些平时不会说的话气他。爆豪走到最后几乎七窍生烟,然而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忍。
“哎,小胜,加个条件来得及吗?”
“加什么,你说,买。”爆豪被折腾得没有脾气,啥都想赶紧答应完事。绿谷把手指塞进他指缝里头:“你明天也不跟我生气。”
“哦。”
“后天也不行。”
“嗯……”
“大后天也不行。”
“你他妈直接说永远也别生气不就行了!”
绿谷嘿嘿嘿地笑起来。

十二岁和十五岁的两个人,还不懂这种感情的名字,只知道应该珍惜。所以才会绞尽脑汁送她礼物,所以才会依依不舍放下手办,互相迁就,即使吵架也迅速和好吧。

我的确不知道这是什么心情,可我就是要我们永远都好好地在一起呀。




fin


上一篇热度大跳水,自己再推一下。《饥食》,饥荒与食物与相爱的故事→http://guanrh.lofter.com/post/1d4b3217_ee7467f8

评论(15)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