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我闭嘴写 你随便看
善用tag归档
提问箱tag=若何的提问箱
胜出,胜出♀
不吃单方弱化、黑化、qj、mob
已经轰出毕业,已经是个轰右
切右。切♀大喜。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胜出】塞壬之歌(上)



☆文by若何
☆王子爆豪X人鱼久,魔法世界观。
☆塞壬:希腊传说中的人面鸟身神,可化为人鱼(海妖),以歌声吸引迷惑水手。
☆文集目录



他感觉到窒息,手脚冰凉沉重,像套上冻铁做的枷锁,缓慢沉入水底。眼前的蓝绿色有些熟悉,海水泡得双眼发痛,使它们不自觉地闭紧。他感觉到生命在流逝。
可他却一点都不急躁,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冷静。因为此情此景实在太过熟悉,他甚至可以在心里默数:三,二,一。来了,那片熟悉的滑腻的舌,如预想般滑入了嘴里。三,二,一,空气从被撬开的双唇间渡入。最后一次,三,二,一,耳膜轰隆一声巨响,周身压力猛然减轻,他跃出海面,扑到阳光和空气的怀抱里,然后咳嗽着醒来。

爆豪胜己捧起冷水,往头上脸上泼了个痛快,然后接过管家手里的毛巾,把因为做梦而渗出的汗水仔细擦除。之后是更衣。今天的服装是隆重的礼服,胸口和腰处勒得很紧,让他的脊背不得不挺直。头发倔强不能服帖,于是他放弃了,转而仔细整理襟前的胸章和领结。
胸章是零零碎碎的一大堆,他弄得有些烦躁:
“还有多长时间?”
“还有两个小时呢,王子。您今天醒得早。”
“那先别弄这些鬼东西了,太麻烦。把哨子给我。”
老管家从盒子里取出金色的哨子,慎重地放到他手上,脸上尽是藏不住的担忧:
“邻国的公主马上就要来了,今天还是不要去海边了吧?”
“不是还有两个小时吗!”
爆豪显然不在乎这些,丢下胸章们就往外走,一路的仆人都停下手里忙活的事情,为他让开路,精神满满地跟他打招呼:
“早上好!”
“昨夜睡得好吗?”
“今天也要去沙滩吗?”
爆豪一一回应,迅速而不敷衍:“早上好。还可以。对!”
他步履飞快,走到王宫的背面。王宫背靠大海,沙滩在晨光中散发柔和的黄色。这一小片沙滩属于爆豪,阳光是他的,水是他的,沙是他的,礁石也是他的。连他的父母想要进来,也得问问爆豪今天高不高兴。
爆豪踏上沙滩,白色的海鸟们纷纷盘旋飞起,清晨的阳光从云缝中透出,斑驳落在涨潮的海面。爆豪不顾靴子会被沾湿,几步跃到礁石上,立于茫茫海浪声之中。他含住金色的哨子,舌尖抵住哨口,极高频率的哨声细细地从哨子飞出:
“哔——哔哔——”
做完这些,爆豪才摘掉鞋子,一把扔回干燥的岸上。他卷起裤脚,潮水涨起拍打礁石,溅湿他的脚踝。
他耐心地等了好一会儿,等着某一处海面冒出不自然的气泡。但他没有等来气泡,却等到一只光溜溜的手,悄悄摸到他的脚踝,然后使劲一拉——
“扑通!”
爆豪早有预感,并不慌乱,反而是罪魁祸首被溅起的水花泼了一脸,呛了好几大口。爆豪从水底钻出来,手心里炸开爆炎:
“小废物,想弄老子?”
“哈哈哈哈……为什么我每次来小胜都知道?”
“因为你这点心思太好识破了。”
爆豪本也没打算真的生气,收起手心里的爆炎,牵着绿谷往浅水的方向趟过去。身上衣服已经全湿,他满不在乎地一屁股坐进水里。绿谷随着他游过来,水深不足时只好以手撑着沙子爬行,最后艰难地扑进爆豪湿漉漉的怀抱。
“嘿!”
“坐好,别乱动。”
两人面对朝阳而坐。
灿烂的阳光洒落在海面上、沙滩上,洒落在绿谷亮晶晶的鳞片上。塞壬的鳞片将阳光折射出偏光一般的墨绿深蓝,整条鱼尾晶莹剔透,如同打磨完美的宝石。爆豪喜欢触碰这些鳞片——虽然对于塞壬而言,鳞片是不能被人亵玩之物。但绿谷显然已经习惯,咯咯咯地笑起来,鱼尾在充满水分的沙子里拱出一个沙坑。
“好痒,小胜。”
“叫你别动。——这是什么?”
爆豪摸到两片微微突起的鳞片,它们被磕破一个角,边缘锋利。绿谷嗅到血味,立刻抓起爆豪的手,把他被割破的手指含入嘴里。大概是塞壬的唾液的功效,伤口马上就愈合了。
“你这鳞片是受伤了?什么时候?”
“昨天。在浅礁。跟小胜告别的时候蹭到礁石了。”
绿谷偏过头,去看爆豪的神情。接着忽然伸手至受伤的鳞片处,用力一拔,两片鳞片应声落入手里。爆豪慌张地“喂”了一声,却看见绿谷还在笑:
“没事啦,不疼。小胜不是很喜欢我的鳞片吗?送你。”
爆豪臊起来:“谁说过喜欢你的鳞片……”但手还是诚实地小心翼翼地将鳞片捧住。
“不喜欢的话,就送人嘛。反正就当赔礼啦。”
“什么赔礼?”
“因为弄湿了小胜的衣服。今天是要去见重要的人吧?”
“观察力不错。”爆豪揉揉他的头发。
“嘿嘿,果然,小胜难得好好穿上正装呢。这套衣服好帅啊,任何一位公主见了小胜,都会爱上你的吧。”
“别乱说话。”
爆豪低头盯着他的绿眼睛,那眼睛里写的都是崇拜和羡慕,毫不掩饰。爆豪掩藏起一丝心虚,扬起下巴自满笑道:
“哼,这么好看?好看得你眼睛都发绿光了。”
“我眼睛本来就是绿的啦!”
“老子当然知道,开个玩笑不行?”
阳光把两人的皮肤晒干,爆豪逐渐感到闷热。他起身把绿谷送进深水,自己也脱掉外套和外裤丢到岸边,重新返回水里。
绿谷已经蹿出好远,在海面的中央冒出一个绿色的小脑袋,给了他一个明亮骄傲的笑脸。他叼着一条拼命扑腾的鱼,眼睛骄傲得弯了起来。他是这么擅长捉鱼,可为了喊一声“小胜快游过来呀”,又把鱼给丢了。他“哎呀”一声,又一个猛子扎下去,去追他的鱼。
爆豪也扎进水里,游到更宽阔的海面,在水底睁开眼睛。他看见这墨绿的晶莹鱼尾搅起波浪,穿过海草和鱼群,仿佛前路毫无阻碍,仿佛不是在游泳,而是在失去重力的漫漫太空里飞翔。


他在飞翔。


塞壬本可以在天空飞翔,然而因为祖先爱以人鱼形态,用歌声迷惑水手,将他们诱惑至海底而食,被魔女下了永远保持人鱼状态、不能再长出翅膀的诅咒。
但即便如此,塞壬们也没有失去他们的翅膀:他们在水里,一样能够自由自在地徜徉。
爆豪心想,独属于你的这份自由,才更值得我羡慕。
绿谷唱起歌。
爆豪像被迷惑的水手,朝着绿谷伸出手去,被绿谷准确地握住。绿谷绕着他一圈又一圈地游,一圈又一圈地扬起浪花和气泡,直到爆豪耗尽肺里的氧气。
要来了。
三,二,一,熟悉的舌头撬开嘴唇;三,二,一,绿谷给他灌注一口呼吸;最后一次,三,二,一,哗啦——他们回到水面。
阳光和海风扑面而来。
“小胜又来这一套。”绿谷抱怨道。
“反正你又不会吃了我。”
这是真话。假若绿谷要加害于他,爆豪在六岁那年就应该死于溺水,而非被绿谷救起。因此爆豪一点都不担心。
“小胜想要接吻的话,可以直说嘛。”
“谁要直说了。对付你,直接动手比较划算。”
“诶?所以是真的想要接吻吗?”
绿谷还来不及害羞,就被封住了声音。
这废物的牙齿,小小尖尖的。舌头滑得像条鱼。他第无数次这样感叹着,再一次加深了这个海水味道的吻。
他从来不直说,却用尽了所有力气告诉绿谷,他是何等贪恋这份温暖,何等期慕这份自由。

太阳高高挂起,远处传来礼仪队整齐的鼓声。
“你该回去了,小胜。”
爆豪“嗯”了一声,犹豫再三,补充道:
“我不会再来。”
绿谷的鳞片暗淡下去几分。
“因为你要跟那位公主结婚,是吗?”
爆豪躲闪着他的目光。绿谷连忙打起精神,强笑道:
“不用解释啦,我都知道。人类的世界总是比较复杂,利益啊什么的,我不懂。不过这样一来,小胜就会成为一国之主了吧?”
“老子对那个位置没兴趣!”
“为什么?拥有权力,是一件好事啊。”
“你很希望我走?”
爆豪打断了他,眉宇间有说不出的失望和生气。绿谷低头不语,半晌,挤出一句:
“我只希望你过得更好。”
“你不理解,这根本没有意义!”
“我是不理解,可是希望你过得好又有错吗?”
“老子根本不想要那种……!!”
你连一点不满都没有表达吗?
“算了,反正我也不会再来。”爆豪放弃了辩驳,踩着水往岸边走,“就当老子一厢情愿。”
珍贵的鳞片硌在他的手心,硌出深深的印子。他不用回头,也能知道绿谷还在远远地看着他。那双绿色眼睛会流出泪水吗?不知道了。他突然的生气,突然的吵架,也许都只是为分别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而已。


远方传来塞壬的歌声。


tbc

感谢喜欢,仍旧尝试了不一样的文风。这次也期待大家的评论啦~

三发完结。

(中)

评论(28)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