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首页 UAPP 私信 有问题问我 请投喂我! 归档 RSS

【胜出】塞壬之歌(下)


☆文by若何
☆王子爆豪X人鱼久,魔法世界观。
☆塞壬:希腊传说中的人面鸟身神,可化为人鱼(海妖),以歌声吸引迷惑水手。

 

(上)  (中)

文集目录

 


“这位大人,您需要帮助吗?”
婚礼大典开始的前一晚,王宫里所有人都在忙着准备宴会。数以千计的外宾、贵族和王族亲戚,能够将王宫之外的广场塞满。晚宴后的酒会还未散场,仆人们三三两两地奔走于餐厅和厨房之间。一位女仆刚巧闲下来,发现了走道角落里拘谨局促的绿谷。
眼前的这位“小姐”虽然面生,衣着也奇怪地有些旧,但浅色柔软的上衣有用金线勾勒出的繁复绣纹,只有皇家才能用到这样的绣纹。长裙修身及地,在墨绿色中带着一点奇异的青色和蓝色,若隐若现的金线掩藏在薄纱底下,像鱼鳞一样层层叠叠地点缀着裙身,而不喧宾夺主。裁剪得不太规则的裙裾底下,露出一双光裸的脚,脚踝上沾了一些泥沙,脚趾们正不安地蜷在一起。
“您是去了王子的沙滩吗?”女仆带着绿谷走向盥洗室,冲走脚上的泥沙。她找来给客人备用的鞋,替绿谷穿上,然后问他要去哪里。绿谷能够听懂她大部分的话,磕磕绊绊地用人类的语言回答:
“是的,我迷路了,还弄丢了鞋子……那个,可以带我到王子的寝殿吗?”
“别担心,请跟我来。”
女仆不疑,将他带到王子的寝殿,点上所有的蜡烛。房间被清新的熏香和饱满的烛光笼罩,但王子却不在这里。
“我猜王子应该还在酒会上,需要我去帮您问问管家吗?”
绿谷曾远远地见过管家,此时更是生怕被认出:“谢…谢谢你,我在这里等待就好!”
女仆后退着关上寝殿的门。绿谷站在这偌大的一室里,竟然感觉寸步难行。
小胜见到我,会惊喜吗?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又会生气吗?
他不敢往下想。
时钟敲过了十一下,又敲过了十二下。绿谷原本的紧张经过了这么久,也全都被磨平了。王子不回来,这里似乎就不会有人打扰。他抑制不住好奇,开始四下里观察爆豪的房间。
房间干净整洁,连一丝多余的摆设都不见。桌上摆着许多书卷,是绿谷不能看懂的文字:他虽然通过爆豪学习了人类的语言,但爆豪尚未教过他人类的文字。桌上的半截蜡烛,有清浅的香气;旁边摆着一只金丝边儿的、带着两片圆圆玻璃片的东西,似乎是人类称之为眼镜的造物。绿谷坐在椅子上,手指抚摸爆豪刚劲不羁的字体;透过眼镜看的时候,符号们忽然全都变小了,伴随而来的是一阵晕眩。绿谷吓得把眼镜丢开,从椅子上落下,掉到毛茸茸的地毯上;正对着他的是爆豪的衣箱。他好奇地掀开衣箱,发现了一个精巧的玻璃瓶子。
“是我的……鳞片……”
他抱着瓶子,小心翼翼地坐到爆豪的床上。床铺太过柔软,又让他忍不住踢掉鞋子,在被子上翻来覆去地滚了好几圈。
他不太习惯周身围绕着光明,也不喜欢蜡烛的热度——太烫了,比起深冷无光的海底。所以他将蜡烛吹灭,举起瓶子,让月光洒在他的鳞片上。
现在就连他自己,都有些开始怀念他的鱼尾和鳞片了。
整个房间,只有这一个瓶子,能让绿谷感到他和爆豪之间的联系。他是第一次真正接触人类的建筑物,第一次看见书本、文字,第一次摸到毛茸茸的地毯和温暖柔软的床铺,第一次被蜡烛围绕,闻到熏香。爆豪的世界于他而言原本很近,但此刻忽然显得那么遥不可及。只存在于爆豪的描述中的场景忽然展现在面前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有多么不了解他。
爆豪还说很羡慕他。一个即将成为一国之主的人,来羡慕他这个生活在海底、除了大海就一无所有的塞壬,果然让人难以想象吧。他相信爆豪没在说谎,只是他明白自己永远不可能真切地理解爆豪,因为他不是爆豪。他们的世界相差太远了,再怎么接近,互相能触碰到的也不过冰山一角,谁也无法融入谁的世界,就像爆豪永远无法生活在海水之中,绿谷不放弃他的鱼尾就不能来到陆地。他早就清楚地知道,人类与塞壬即使相爱,也不会有结局。
他明明早就知道,可是他现在在干什么呢?
他在做着像一个潜入者一样的事情,像见不得光一样吹灭所有蜡烛,在无边无际的黑夜里想念这个屋子的主人,一个即将坐拥这片土地的人。他抛弃自己的所有,想要实现最后的愿望:用双腿站在爱人的土地上,好好看一眼他的河山,然后给予他和他的国家永恒的祝福。
可是绿谷正在思念的人,也许正在酒会中与他的公主觥筹交错,也许在应付那些不得不交好的皇亲国戚,也许喝醉了,微醺着侧在他的宝座之上……
却怎么也不见他回到这里。
明明时间所剩无几了。
但不能抱怨。他们早就说好了不会再见的。他不希望与爆豪纠缠,他只是想看一次,爆豪一生中仅有一次的珍贵婚礼而已。
绿谷蜷缩在爆豪的床角,逐渐陷入沉眠,抱着他的鳞片。鼻尖是熟悉的爆豪的味道,让他安心又疲惫,温暖却悲伤。

“您醒了。”
爆豪睁开眼,面前是怀抱着毛巾的管家。头很痛,是饮酒之后又着凉的后果,他知道。叫醒他的是海鸥和涨潮,潮水拍打在脚背上,弄湿他的裤脚。海鸥停在他椅子的扶手上,歪着头,天真可爱地啄啄他的手背。他抬手要摸摸这只海鸥,它却扑棱一下飞走了。
爆豪直起腰,迎着海风伸展手臂:
“什么时候了?”
“还赶得及,但来不及沐浴。现在可以直接到大殿上去,我让人在那里给您准备洗漱和礼服。”
“好。”
爆豪临走前,还回头看了一眼他的大海。海风徐徐地为他整理睡乱的头发,乌云正在聚集,似乎将要下雨。潮水逐渐涌起,逐渐淹没那些零星的礁石,冲走他昨夜带来的酒杯。
他早早逃离了无趣的晚会,让管家给他准备椅子和酒,到他“再也不会回来”的沙滩上独酌。他又反悔了,这是第二次,可这次没有哨子,没有诺言,甚至没有塞壬之歌的幻听,他什么也没有等来。
他得去面对现实了。
他皱着眉头,穿上礼服,强打精神牵起盛装的公主的手,步入大殿。公主的手不即不离,得体地依附在他的手臂上,预示着他们即将开始一段永远也不会感动对方的感情。人们欢呼着鼓掌,在他们头上撒落彩带,看着他们走过红毯。仪仗队的鼓声,大祭司的祝词,他通通听不见,如同被魔法操控了手脚,循规蹈矩地完成一切,才能获得解放。
“王子还是集中精神吧。”公主低声提醒他。
“嗯。”
爆豪漫不经心地回答着,耳朵却捕捉到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
下雨了啊。
大祭司开始念最后的台词:
“在座所有人,你们是否都愿意祝福他们?你们是否都愿意为他们的誓言作证?”
两人转身,面对台下。此时如果有一个人提出反对的意见,按照传统,婚礼就会被中止。爆豪心中升起模糊的希望,又明知不可能:这个传统由来已久,可还没听说过真的有谁在此刻提出反对意见。
可是他是出现幻觉了吗,一个长得像他的塞壬的人出现在大殿的角落?那头像是刚睡醒的绿毛小心翼翼地从柱子后边伸出,身上穿着的是什么?
是他们成人那年,爆豪为绿谷定制的那条长裙!
爆豪几乎是立刻跳下台,往那边冲过去。那头绿毛明显紧张地一缩,拔腿就跑,可不熟悉的鞋子让他立马摔倒在地。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爆豪把这位“从未谋面的公主”从地上拎了起来:
“你怎么来的?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我想看小胜的婚礼……昨晚在小胜的房间等你,你没有回来……”
绿谷小声回答。
“我他妈……我在海边等了你一夜!”
绿谷慌张地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
爆豪咬牙切齿,把声音压到最低:
“所以呢,脚是怎么回事?”
“我花了一天一夜,找到了魔女。我只想来看看你,真的,你知道我一直想站在你身边试试看……”
爆豪急躁起来:
“那你说吧。你说啊!”
如果绿谷在这里说出不希望他们结婚,婚礼马上就会中止!
“诶?我没打算来打扰你们……”
“你……”爆豪急得手心都迸出火花,转头对着台上的公主大声喊道:
“你不是能听见别人的心里话吗?!告诉我他在想什么啊?!”
公主撇过头去,选择闭口不言。她怎么可能让人来破坏两国的结盟呢?
人们议论纷纷:
“是暗恋王子的人吧?”
“真可怜……”
王后见局势不受控制,起身询问:“胜己,这个是谁?要来干什么?”
爆豪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不可能告诉别人这是后海里的塞壬,否则绿谷绝对会被直接抓起来的。绿谷捏住爆豪的袖子,犹豫再三,终于鼓起勇气,磕磕绊绊道:
“我是、绿谷出久,只是想来看小胜的、婚礼!”
有好事的宾客问道:
“你喜欢王子吧?”
绿谷站直,用力地承认了:
“喜欢!”
然后认真地承诺道:
“但是我不会再来了。我会祝福小胜的!”
宾客们的目光中有嘲讽,有纯粹的看戏,更多的是同情和怜悯。大家心里都知道,这桩婚事是不可避免的,两国的结盟不会任由来路不明的人打断。不知是谁想出的主意,有人高声提议道:
“王子,给这位小姐最后一个吻吧!”
人们纷纷附和起来:
“亲一亲吧!绿谷小姐从此就可以放下啦!”
爆豪重新低下头来看着他:
“你怎么想?”
绿谷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给他魔药的魔女曾经告诉他:“如果他吻你,你马上就会长出翅膀。新的诅咒让你无法落地,也无法回到海洋。”
“如果他不吻我呢,我什么时候会长出翅膀?”
“一天之后。”
所有的魔法都是诅咒。消除一个诅咒,也只需要另一个更强大的诅咒而已。无法落地,也并非永生,答案很简单,代价终究是死亡,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绿谷从回忆里醒来,低声说道:
“那还不如吻我呢。”
“你说什么?”
“没什么。按他们说的做吧,这就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爆豪想躲,没有躲开。绿谷踮起脚尖,与他唇舌炽热地交缠:这回是两个人类的温度和高度。也许爆豪以后的梦境会发生变化,滑进嘴里的舌头不会再是冰凉的了。但此刻,一切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他们接吻了,最后一次。这是正在发生的事实。
三,二,一。绿谷在心里默数。要结束了,他感觉背部剧烈地痒起来。他的双脚逐渐离开地面,在所有人惊讶而慌张的眼神之中,展开了巨大的洁白翅羽。
“你他妈……究竟怎么回事!”
“这是另一个代价,小胜。”
绿谷恋恋不舍地捧着他的脸颊,他本来不想哭,可是眼泪掉在手臂上,地板上。掉在地板上的眼泪,倏然化为泡沫,扑地一下破裂,像怕被人发现似的蒸发了。
“我要走了,不会再来。”他说。
“你……!”
爆豪目眦欲裂。
洁白的羽毛,象征自由的翅膀,是伴随着他的王座而来,从出生就该放弃、一世也求不得的东西啊。
爆豪的手心里控制不住地发出爆炎。他真切地感觉到了愤怒,和被抛下的感觉。
“你是自由了……!居然敢把我丢在这里……!”
“是啊,我太自私了。小胜,我爱你。”

但是请你恨我吧,忘记我。
你该在你原本的世界里,做最幸福的那个人。

爆豪颓然松手。
恨你做不到,忘记你也做不到。
眼看你获得了绝对自由的翅膀,却将你绑在身边,也做不到。

可绿谷不能再久留,最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头跃向大雨纷飞的窗外。婚礼只混乱了一小会儿,就在大祭司的掌控下继续安然进行。所有人都不得不按捺着好奇心,等待爆豪的自白,或者那个长出翅膀的人会再度飞回。
可他们都等不到了。
新生的翅膀能够飞多久呢?更别提百年前魔女的诅咒让他们失去了飞行的本能。光是离开皇都,飞到整个国家的上空,绿谷就已经竭尽全力,更别提雨水打湿他的翅膀,羽毛沉重而不听使唤。积雨云好厚啊,怎么都穿不过去,怎么都看不见云后的太阳啊。
他实在无法再往高处飞了。
他的力量已经耗尽。新的诅咒根本没想让他活下来,最后的代价是化为泡沫,他都知道。
他深深地吸一口气,然后松懈了他的翅膀,张开嘴。

美丽又悲伤的塞壬之歌,在这个国度的上空响起。

城镇之下,市井之中,人们被这歌声迷惑,不顾风雨,纷纷出来仰头观望,一时竟万人空巷。歌声仿佛来自云层之上,云层灰暗厚重,虽不见阳光,雨水却柔和温暖。
人们默契地默不作声,忍不住睁大眼睛,极力寻找,仿佛正在观看一场肃穆的葬礼。仿佛从这歌声之中听见祝福,听见一段故事,听见它如何深爱这个国度,和这个国度的下一任领主。他们忽然发出惊呼。连绵的雨幕中出现一抹洁白,它随风滑翔,最后隐没于王宫之背。
他们怅然望着王宫的方向,不知道为何脸上沾满雨水。
爆豪木然坐在宴会上,木然看着台下人潮涌动,觥筹交错。他忽而心有所感,起身不顾一切地冲向寝殿,在衣箱之中翻找他珍贵的玻璃瓶。他颤抖着,咆哮着,可脑海里却清楚地倒数着:
三,二,一。
塞壬之歌的余声恰好消失。瓶中所装起的,不过一片浮沫。




fin





所以我说这是一个小美人鱼be版的故事…
(逃跑)
不知有没有人注意到,我把他们的地位换了一下,绿谷变成了爆豪的向往,因为他代表自由。爆豪打算离开,是想给绿谷真正的自由:不希望他被绑在身边,而希望他回到大海,成为大海的霸主。但绿谷选择放弃鱼尾,来找到他。最后获得的翅膀,爆豪认为他是获得了更广阔的自由,但绿谷没有告诉他他将会化为泡沫的事情。不可能告诉的啦,不然王子就会把自己变成人鱼,跳进海里给小久找解药去了。

《狱》描述的是陪伴,《饥食》描述的是互助,《塞壬之歌》描述的,叫求而不得。

谢谢大家喜欢!(真的不要打我…)依旧期待大家的评论~

评论(27)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