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我闭嘴写 你随便看
善用tag归档
提问箱tag=若何的提问箱
胜出,胜出♀
不吃单方弱化、黑化、qj、mob
已经轰出毕业,已经是个轰右
切右。切♀大喜。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他在人群之中流泪,声音毫不掩饰,却并不惹眼。到处都有人在哭,他们为英雄的发言而感动,但他不是,不是的。他知道他的巨星陨落了,从今天开始。他要自己去成为那颗巨星。他将不会再有人依靠了,不会再有人像欧尔麦特那样为他遮风挡雨,扫除前路的障碍。他要自己去成为扫除障碍的那个人了。


但爆豪的眼眶只是发酸,哭不出来。欧尔麦特陨落的原因在他,雄英被人诟病的原因在他。若他当初能够更加强大,或不是这该死的性格,没有拿到那该死的第一,未曾被捆在耻辱柱上戴上体育祭金牌,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别哭了,求求你。他第一次这么想要放下姿态,哀求他身边的幼驯染,不要哭了,快停下。你有什么好哭的,你这个继承者。对,你是继承者,而我是个罪人。我甚至不想知道为什么他选择了你。我甚至没有余力去想象如果他选择的是我,事情会有怎样的改变。我甚至无法真切地感到悲痛,因为他陨落的事实让我从里到外都冰冷到麻木,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此刻为什么不在他身边,为他提供哪怕一点点帮助。


不能再想了。


除了变得更强,变得没有止境没有边界的强之外,他想不出任何可以赎罪的方式。他看着身边哭泣的人,那人哭得那么淋漓,那么无助,颤抖着伸出一只手,摸索着想要过来拉住他的衣角,想要寻找哪怕一点点的依靠。他任由那只湿漉漉的泪手拉住衣角,莫名有种将他抱住、好让两人得以互相支撑的冲动。他逐渐明白且正视这个事实:绿谷也是一样,那么想那么想站在偶像的身边,那么想那么想帮上他的忙,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倒退,再想一个别的办法吧,只要让欧尔麦特不会受伤。他们的痛苦虽然来自各自不同的身份,但却同样的深刻。


要变强的不是他,而是他们两个人。


哭吧。


哭完之后,一起去成为这个世界的依靠吧。

评论(4)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