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我闭嘴写 你随便看
善用tag归档
提问箱tag=若何的提问箱
胜出,胜出♀
不吃单方弱化、黑化、qj、mob
已经轰出毕业,已经是个轰右
切右。切♀大喜。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胜出♀】关于飞机



☆文by若何
☆我回来填一个学期之前的坑了。前篇找目录,有一个系列。全是小孩子,糖。
文集目录


8




在习惯奔波之前,出久子对于飞机有着与常人不同的恐惧。她自认这恐惧毫无来由,实际上她妈妈和胜己他妈妈记得一清二楚。

事情颇为乌龙,起源于两家人一块儿吃饭的时候,谋划着要去北海道玩一圈。光己向来说干就干,立刻买好第二天的机票。引子妈妈就坐在一边儿,牵着出久的两个短手手,“哎呀哎呀”地打节拍:

“明天要去坐飞机啦~”

可惜对牛弹琴。年仅三岁的出久子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以为像是去公园坐个弹簧木马,大约飞机是种比较厉害的弹簧木马。胜己爱看电视,知道飞机是什么样了,可把他高兴坏了,一顿狂喜乱舞,还不知从哪里找出了他爹找不见了一年多的飞机模型,他妈以为是他藏起来了,揪起来就是一顿揍。

被揍归被揍,兴奋还是下不去的,于是他出久妹妹就坐在沙发上,淌着口水呆愣愣地看着她胜己哥哥拎着个破飞机模型在大厅里旋转跳跃。胜己激动了半天,居然不见他出久妹妹过来和他一起旋转跳跃,这就不太高兴了,一边旋转一边扑到沙发上,抓住出久子的两条短腿就是一掀。出久被他掀得整个久一倒仰,咚的一声后脑勺磕在沙发角。

“啊,啊……哇……”

出久子张着嘴,意思意思地叫了两声;其实先不论是不是疼,总之先习惯性哇两嘴再说。过了好一会儿,居然感觉不疼,那就该停了,可是已经晚了,她只要一哇,这一晚爆豪邸注定要鸡飞狗跳:胜己连着被他娘亲胖揍两顿,哭得撕心裂肺;出久本来不疼,听见胜己哭成这样,也跟着哭得撕心裂肺,声音一度比胜己还带劲。胜己哭着哭着都被出久的声音给吓得蒙了,怎么可以有人声音压他一头,不可以。于是愈加撕心裂肺。翻来覆去,直哭到几乎脱水,双双被塞进奶嘴才作罢(小孩哭的时候塞奶嘴有奇效)。

出久对于飞机的恐惧,先来源于胜己的旋转跳跃和之后的暴哭,以为飞机是可怕的事物,她最好的胜己哥哥才哭成这样;第二天早上就见效:一说起床去坐飞机了,立马紧张地抱着玩偶,一动不动,闭着眼睛装睡,怎么扯被子都不行。她还无师自通地假装自己在做噩梦,装得引子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准备强抱。直到爆豪他爸开车过来接两母女,胜己从车上蹦下来,才把她骗起床。

出久坐上了车,整个久都还是蒙的,讶于胜己的态度转换之快,莫名其妙地想道,昨天你还跟我一块儿哭的,今天怎么跟我妈统一战线了?顿时对胜己有些心生嫌隙。下车后,也不要妈妈抱,也不和胜己哥哥牵手手,自己抓着自己的小口水兜,在腿和腿和腿和腿之间穿行。好艰难才上摆渡车。车上对于出久子而言,又全都是各式各样的腿和鞋,直到下摆渡车,她才头一回看见飞机的模样。

她哇的一声就哭了。

这回是真哭。引子手忙脚乱把人抱起来,连声安慰,可出久说话含混不清,根本不知道她在怕什么。偏偏胜己还在一边快乐地奔跑:

“好大!好漂亮!好棒啊!!”

然后回头朝着出久喊:

“出久!你看啊!我们要坐这——么大的飞机!那个轮子!动起来的话,我们一下子就扁啦!”

光己的“闭嘴”还没喊出来,出久已经吓得只会打嗝了。光己这一巴掌实实地落到胜己屁股上:

“让你别吓到出久妹妹!!”

“我哪有吓她,我说的是真话!”

“你说什么真话了,你还顶嘴!”

“那无论什么东西被那轮子压一下,不都是扁了么!”

“你还说,你还说你还说——”

光己追着儿子揍,最后碍于公共形象,提着他的裤头把他夹在腋下走。胜己还待挣扎,光己怒而塞进一个奶嘴,威胁曰:给老娘咬住了,掉了以后就不再买奶嘴。胜己居然真的屈服于自己的奶嘴,忍气吞声被她提着上了旋梯进机舱。他眼含热泪地想,老子才不是输了,老子是爱惜自己的东西!

两个妈妈把两个孩子夹在中间四连座,胜己他爹乖乖坐一边去了。引子去找人要毯子,光己替俩小孩扣了安全带,谆谆教育道:“在飞机上要听话,不然飞机半路上就要掉下去。”

“嗝。”出久又吓出一个嗝,眼泪要掉不掉。胜己吐了奶嘴,在光己转身的时候红着眼圈朝她吐舌头:我才不信呢!其实他不是完全不信,心里真的没底,他也是第一次坐飞机,在飞机上跳来跳去的话飞机真的会掉下来吗?但是男子汉大丈夫不能怂,背地里悄悄不认怂也是不认怂。他抄着手坐直,又期待又忐忑地等着“那一刻”的到来。

“那一刻”很快就来了。飞机开始向前加速,两小孩被压在椅背动弹不得:胜己两眼逐渐发亮,出久两眼逐渐发直。起飞的一瞬间,两小孩的肚子齐齐酸了起来: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哇——”

胜己酸得满椅子打滚,大笑,出久哭得找不着北——她知道轮子动了,想到胜己说轮子能把他们压扁,以为自己快死了。胜己听见尖叫声,原本以为出久和他一块儿兴奋,结果转头一看,哭得五官都看不出来了。引子赶紧坐过来,又是哄又是抱,总之没用;胜己听着耳膜疼,突然心生一计,从松垮垮的安全带里跳上椅子,把自己攥手里的奶嘴给她塞了进去。

举座皆目瞪口呆,唯独出久突然冷静,开始香甜地嚼起了胜己的奶嘴。胜己大计得成,得意洋洋地摸了摸出久的脑袋,仿佛在跟引子说:看吧,老子才能治得住你女儿。引子一下子心情复杂,连乘务员送来都水都气洒了一半在身上。

出久终于闹累了,睁不开眼了,引子把她放回她的座上扣好带子,可是出久仍然怕死,强撑精神不敢睡。胜己也是实打实地累了,但他强撑精神是怕不能完整地体会到他刺激好玩的飞机之旅。两个妈妈在一旁好言相劝,让他们睡觉,劝了半天,胜己打算睡了,出久还颤巍巍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胜己侧过头去,朝她伸出短短的手:

“拉住我。”

引子和光己知道这俩又要开始了,连忙附和:“快,拉哥哥的手。”

出久对胜己那点嫌隙一下子全忘光,听话地握住。

“你现在,拉着我的手了,不怕了,有事情,我会把你叫醒的。”胜己笃定道。

“那,那你不可以放开我。”

“不放,除非你做梦,要咬我。”

出久被他逗笑了:“我才不会,做梦咬你呢。”

胜己点点头,转头把他妈身上的毯子扯走,盖她身上去了:“那现在咱们休息一下,等起来了,再继续玩。”

出久乖乖地闭上眼睛。



多年以后出久跟胜己一块儿出国出差,坐的就是飞机,不过那会儿他们已经出名,坐的是职英包机,周围全是熟人。出久连个手都不好意思牵,但在飞机加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这一抖,胜己就把她的手捉住了。

“怕啊?”

“没啊。”出久梗着脖子回答。胜己嗤之以鼻:“没怕你抖成这样。”

出久也嗤之以鼻:“我下一期就能评上no.1了,飞机有什么好怕的。”

胜己呵呵两声:“你买通了哪个大官,给你评no.1?老子的排名可上升得比你快——哟,起飞了——”

出久已经顾不得众人戏谑的目光,死死抓住了胜己的手。胜己顿时笑得前俯后仰,张开双臂把她包进怀里:

“行了行了,拉住我。好了吧,不怕了吧?”







fin

评论(11)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