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我闭嘴写 你随便看
善用tag归档
提问箱tag=若何的提问箱
胜出,胜出♀
不吃单方弱化、黑化、qj、mob
已经轰出毕业,已经是个轰右
切右。切♀大喜。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胜出♀】关于痛伞

☆小久生日快乐by若何

☆性转系列第9篇。文集目录

提问箱



爆豪跟绿谷的新家里,加起来可能有五六七八把伞。一是绿谷爱惜东西不舍得丢,二是确实有纪念意义,例如一把又破又旧小得要命的儿童伞,双面印着欧尔麦特的大头,伞缝的污渍在欧尔麦特脸上画出衰老的鸿沟。这把破伞很有来头:绿谷小妹妹拉着她的爆豪小哥哥去参加一个英雄主题的绘画比赛,绿谷小妹妹拿到了第三名,奖品就是这把定制版的伞。第二名爆豪小哥哥拿到的却是别的(更贵的)东西,遑论什么东西,总之跟欧尔麦特没有关。爆豪小哥哥非常愤怒,人生头一次表示自己居然想拿第三名,绿谷小妹妹为了安慰他,便把这把伞送给了他。——然后回到家里大哭了一顿,心疼她美丽强壮世界第一的欧尔麦特痛伞。一周之后,光己妈妈带着她的小哥哥上门来,把这伞物归原主。光己妈妈认为这伞得之不武,不是他爆豪胜己该用的东西,于是上网找个什么店定做了一把,好让她儿子的嗓门得以停息。

故而,长成这样的伞应当有两把,然而保留下来的只有一把。原因也颇值得纪念:那是绿谷小妹妹和爆豪小哥哥的头一次、使用武器、打架。由于得了这把伞,绿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特别喜欢雨天,因为这样可以炫耀她的伞。但爆豪喜欢了两天就不喜欢了,因为雨会让他手心里小小的火苗变成哑炮儿。所以某一天天气晴朗风和日丽绿谷出久却垂头丧气时,爆豪小哥哥好心地上来问了一句:

“废久,你怎么了?”

废久小妹妹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忧愁如葬花:

“今天也没有下雨,我好难过呀,希望明天会下雨。”

“我最讨厌下雨了!”爆豪愤怒地站起身,“身为我的跟班,你怎么可以希望明天会下雨!”

小爆豪很生气,因为他觉得他的绿谷妹妹至少不会害他,结果绿谷妹妹居然希望明天下雨,这一定是在想着害他,所以他抽出了手中的“武器”,大声宣告道:

“我不和你玩了!决战吧!”

绿谷妹妹一脸懵逼,但迫于威压,也举起了手中的武器。两人嘿嘿呀呀地打了十分钟,其剧烈程度不亚于虹猫打黑小虎(?),最后以一方的伞柄断裂、伞布破洞为结局。

皆……大欢喜。

绿谷那把伞是奖品,你不能对奖品的质量寄予太多厚望,坏的当然是她手里的那把。她睁着大眼睛,弱小可怜又无助地看着手里的破伞,抽噎了一下,没哭出来。爆豪倒很高兴:

“我赢啦!”“——轰隆!”

天不让我们的小冠军高兴到底,居然响应绿谷心情似的忽然下起大暴雨来。绿谷一下子就被淋湿,长长的睫毛上沾满水珠。她将哭未哭地站在雨里:这下下雨不能让她高兴了,因为她不仅失去了心爱的炫耀的东西,还失去了在雨中奔跑的自由。她呆愣愣地站在雨里,仿佛她妈妈经常看的三流言情剧女主,再一次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喝了一大口雨水。

“你干什么啊!快点过来!”爆豪小哥哥终于表现得像个哥哥,急急忙忙撑开伞,蹒跚着朝绿谷走过去。一摸,身上已经全是湿湿冷冷的了,这下回家一定挨骂,只是看挨骂的是谁。绿谷这才抽第二下噎,结结巴巴问道:

“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

“我妈妈会骂我的!”

伞太小,爆豪努力地把伞罩在她头顶,绿谷努力地靠过去,抱住爆豪一边的手臂。爆豪感到她身上的冷意顺着手臂渗进来,本来想躲开,可又怕他绿谷妹妹真的着凉,咬咬牙就让她紧紧地抱着了。

“谁让你这么弱!你要是怕挨骂,那……”他犹豫了一小会儿,最后还是很有担当地说,“那你把我这把带回去不就好了!”

绿谷惊讶地张了张嘴,居然没马上答应:

“那怎么行,光己阿姨一定会打你的。”

“你也会被打。你不怕被打吗?我就不怕!”

“可是光己阿姨看起来打人很疼,比我妈打我更疼吧?”

“我可是男子汉!”

“小胜好帅!”

两人互相谦让并且单方面吹捧了一波之后,还是没有解决方案,最后决定先一起回绿谷家里,原因是可以先观察一下家长的态度,至少绿谷妈妈不会把人打死。结果绿谷妈妈见到他俩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找爆豪妈妈:

“光己啊,你儿子跟我女儿好像打架了。”

“我们没有!”“没打架!”

两人异口同声地反驳。绿谷妈妈气极反笑,蹲下来:

“你以为你们打架我看不出来?”

两分钟后,光己冲了进来,先看绿谷的情况:淋得太湿,已经被剥了衣服丢去洗澡了。然后才拎起儿子的耳朵:

“为什么让妹妹淋雨?”

她不过问打架的事情,打架对于小孩子是常事,只要不伤筋动骨舞刀弄枪,其实都还是小打小闹。但是对于儿子没有男子气概这一点不能忍受,所以上来就问这件事。爆豪大约准备了二十种关于“为什么跟妹妹打架”的答案,没想到光己开口就问这个,顿时结巴:

“我……她……我……”

光己观察她儿子的袖子,一边袖子被雨水淋得滴水,而另一边只是湿了两道。看来儿子还是知道要给妹妹撑伞,顿时气消了:

“好了,你别解释了。谁的伞坏了我也不追究。但是下次不要再这样了听到没有?!”

爆豪原本已经抱着头准备挨打了,又没想到光己来这一出,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绿谷妈妈噗嗤笑起来,也就原谅他了:

“你也快去洗个热水澡吧。阿姨给你个任务:在小久没有伞的这段时间,如果下雨了,你要接小久上学放学。能答应阿姨吗?”

光己敲了一下他儿子脑袋:“能不能行啊?记不记得住啊?小男子汉?”

爆豪很不服气:“你们等着看吧!我不会让雨淋到她一根手指!”

 

过了几天,幼儿园里到处都是风言风语,一会儿说爆豪和绿谷情侣伞,一会儿说爆豪和绿谷撑同一把伞。说:这么小就搞在一起了,不要脸。绿谷很委屈,不想要和她爆豪哥哥一块儿撑伞了,爆豪想起他的约定,居然整整一星期追着她跟在她后边打伞,可绿谷只会越走越快,直到看不到别的小朋友的时候,才会乖乖回到伞下,抱住爆豪哥哥的手臂。爆豪心里想这不是办法,于是心生一计,又过几天,他往绿谷的课桌上丢了一把崭新的伞。绿谷疑问地看着他。

“愣着干嘛?给你你就拿着!”

绿谷小心翼翼捧起伞:“小胜送我的?”

“送你了!”

绿谷小心翼翼把伞往包里放。爆豪不知为什么有点急躁起来,按住她的手:

“你收回去干嘛,打开看看呀!”

绿谷只好又小心翼翼拿出来,打开。外层是红黄相间的配色,是绿谷喜欢的色,没有什么毛病;然后绿谷看了一眼里边。一张爆豪胜己的大脸,如同欧尔麦特的大脸那样分成八片印在伞布上,在她头顶上,盯着她,坚定而官方地,微笑。

“怎么样!这是老子给你定制的伞!给我满怀感激地收下吧!”

爆豪就这么毫无自觉地发明了世界上第一把爆豪胜己痛伞,虽然该项发明使得绿谷首先起了一身毛汗子。

 

在两人已经在no.1和no.2之间反复多次横跳并且同居的如今,玄关的伞桶里仍然摆着这两把伞,虽然都已经光荣结束使命,可以安心蒙尘了。当然,一个家不能没有伞,正常的黑面儿的伞,还是有那么五六七八把的。比如今天下小雨,绿谷就随便抓了一把,走到商店街去买东西。绿谷今年特殊原因不参评,因此街头小巷都只剩爆豪胜己的广告,哔哩吧啦,比爆豪本人在身边的时候还有存在感。她拎着菜,撑起伞慢慢地走,忽然周围传来咔嚓之声。有人认出了她,正兴奋地拍着照,小声激烈议论:

“原来人偶今年暂退英雄活动是因为怀|孕了吗!”

绿谷腼腆地笑笑,往嘴上摆了个“嘘”。

“怎么没听说丈夫是谁啊?没公开结婚的消息啊??”

绿谷连忙把伞往下压了压。但是已经晚了,他们看见了伞的里面,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与此同时,到达事务所的爆豪胜己正郁闷为什么今天看见他的人都在偷笑,直到他不经意地抬头看了一下伞的里布。操,什么时候买的,而且为什么是CP同人图的伞?!别以为怀着孕我今晚就没办法搞你了,垃圾废久!

 

 

 

fin

久妹真可爱。绿谷出久生日快乐!

评论(3)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