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首页 UAPP 私信 有问题问我 请投喂我! 归档 RSS

【胜出】相对静止(1)

☆by若何

☆旧爱复合|未来|非个性社会|部分仿生人设定|上耳|切芦。双日/三日更,he

文集目录下一章

提问箱





00

 

如果人能够选择死亡的时机,绝大部分遗憾都会成为伪命题。

 

01

 

醒来。测定PFC循环的含氧量正常。测定体内蛋白质余量正常,糖类余量偏低,但还未影响各系统的正常运转。

一切尚可。

绿谷睁开眼睛,绿色的瞳仁在眼眶中滴溜溜地旋转。人造耳蜗捕捉到极其细微的眼球运转的声音,让他奇异地有些头皮发麻。

“嘿咻。”

绿谷从床上翻身起来。

刚刚上过润滑的关节,灵活地撑住向后弯的膝盖。布满触感控件的仿生皮肤,感受到来自地面的凉意。绿谷穿上鞋,踏踏地走进浴室,漱口,洗脸。机械化没有改变他良好的卫生习惯,漱口水用的是橙子味。他喜欢甜。

早餐时间。舌头的设计很精细,忠实地传导着味觉——辣味的传导被刻意地削弱了一些,这是绿谷的要求。从此他也喜欢在面包上抹一点辣酱,像某位故人一样。然后和着一杯甜度极高的豆浆,满足地吃下去。

今天也是一个好开始。

故事也迎来了一个好开始。

 

02

 

“绿谷,今天要面试几个人?”

“十二个。有五个是机械化人。”

“就五个?”主管的眉头皱起来,“明天还有机械化人的面试安排吗?”

“明天还有三个。”绿谷抱着刚刚打印好的应聘者简历,急匆匆地跟上主管的脚步。主管抽了底下几张来看,眉头锁死。

“这五个先要了,剩下的随便打发一下。明天的三个也先预定着。”

主管将那几张简历往后一丢。绿谷连忙接住:

“明天还有八个非机械化人来面试,主管。”

“我让你随便应付一下听不懂吗?”

“对不起!”

绿谷吓了一跳,站在原地不动了。主管对着他摆脸色:

“他们是进来做体力活!非机械化人现在还有什么优势,这你都不懂?你连脑子也送去机械化了?”

“抱歉,我知道了。”绿谷连忙鞠躬,低着头退开。

等主管消失在门后,他才慢慢迈开脚步,走向面试的隔间。大脑发出指令,控制着他忠诚的面部仿生皮肤,职业性地露出妥善的微笑。

 

午休时间,水吧。

绿谷的下巴抵着一杯巧克力巴菲,嘴里叼着吸管含含糊糊地抱怨:

“虽然已经规定了企业不能区别对待,但根本避免不了这种不公平……”

上鸣电气翻了个白眼,连声叹气:

“你能不能别替别人委屈了,多累啊?你想想,要不是咱们都是机械化人,这主管能把我们弄进来吗。知足吧你。”

“我说不上来。就是很难受呀。”绿谷垂头丧气,搅动着小勺子,“我今天看着那几个‘一般人’走出去的时候,是真的替他们难受。他们能力不差啊,怎么混口饭吃这么难呢。”

“那是他们不愿意把自己变成机械化人而已,怪不了别人。”

上鸣叹了口气,一口喝空了杯子里的汽水,打了个巨响的嗝:

“其实我想不通。我觉得机械化挺好的。你看,只要吃饭就不会累,只要保护好大脑就不会死。还能随便换发色,头发永远也不会长长,最关键是不会变老!……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不喜欢?”

绿谷静静地听他说着,露出一丝苦笑:

“有人不喜欢是很正常的呀。”

“是很正常,就是我想不通而已啦。你看切岛和芦户,说什么都不喜欢机械化,连应聘都省了,宁愿回家开烧烤店。我是真的没想明白。”

上鸣说了一大堆,才后知后觉地醒悟过来:

“难道说,你不是自愿的?”

“也不能说不是自愿。只是……”

绿谷忽然陷入了沉默。

三秒钟之后,努力地晃晃脑袋,像把一些想法从脑子里赶出去似的。

“……那毕竟才是我自己的身体。”

上鸣安静了一小会儿,伸手敲他额头,铛的一声巨响:

“我不知道你以前发生过什么,但事已至此,身体已经要不回来了。你别老想太多,要不是你这头发全是高温丝,早该掉秃了好吧。”

“你别敲我头啊上鸣同学。”绿谷双手捂着脑袋,肩膀都耸起来。上鸣连忙道歉:“抱歉抱歉,忘了你比较容易脑震荡。”

“其实也还好啦。”

绿谷启动自测系统检查了一遍,没啥问题,放松下来狠狠吸了一大口巴菲。

“最近还行?”

“快一年没再脑震荡了。”

“好事啊。以前看你天天往医院跑——哎,药罐子!你可得保护好。脑子好不好可决定了我们能活多久啊——”

绿谷微微笑起来,也跟他贫嘴:

“你还是自己小心点吧,你不是要活到一千年以后吗?”

“理论上来说是可以实现的!你还真别不信啊!”

“但是我不想在这个公司里干一千年啊。”

正好此时,午休结束的闹铃响了。上鸣嫌弃兮兮地关掉闹钟:

“你说得好像又有点恐怖。”

两人哄笑起来,互相推搡着往办公室走。

 

03

 

爆豪胜己拖着行李箱,从火车上下来。先给老妈发了条高冷的短信:

“到了。”

他反手想把手机塞进口袋,然而光己反应极快,立马打来电话。爆豪的表情一度变得很扭曲,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接起了电话。

“你个小子,打个电话要费你多少钱,这么不舍得?”

“懒得开口说而已。”爆豪颇为不耐烦,“你知道不就行了?”

“臭小子。”光己并不生气,反而有些怀念,也不在意儿子的叛逆性发言,转而开始盘算起今天的菜单,“有没有想吃的?”

“龙肉。”爆豪面无表情地开玩笑。光己噗嗤笑出来:

“龙肉没有,要命一条。”

“那随便弄点行了。”

光己嗯嗯两声:“有多饿?”

“还挺。”

“那给你加饭。要不要?还是说你今晚约了朋友,要去吃夜宵?”

爆豪愣了愣,想起来他三四年不见的好友。确实应该约一波夜宵,只是不知还有没有人乐意出来。

光己听得这边沉默,以为他担心钱的问题,声音柔和下来:

“想聚就开开心心去聚,工作的事情再说。别想那么多。”

爆豪迅速回过神来,语气也变好了一些:

“嗯。晚点问问他们。”

“这才对嘛。同学关系很重要。”光己笑笑,“那我去准备你的饭了,你快点回来啊!”

“知道了,啰嗦老太婆。”

“嘿你个小子——”

爆豪挂断电话,脸上有了一丝笑意。

 

切岛接到电话的时候,双手沾满了黑炭。他空着两手咯噔噔蹭到芦户身边,把屁股撅过去。芦户给气笑了,踹了他一脚,然后从他身后的袋子里摸出手机,给他按了接听,凑到他耳朵边去。切岛用肩膀夹住手机,手上没停,继续搬炭火:

“喂,请问哪位?”

“我。”

“诶?!”

切岛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吓得手机往下掉,连忙丢下炭换手接住,手机前功尽弃地沾满了黑灰。切岛跟芦户哭笑不得地对视一眼,芦户好气又好笑地过来帮他收拾满地的木炭,顺道用屁股把他拱开。切岛毫不让步,伸手去她脸上一摸,抹出一道黑。

想来心情很好,语气里都带着惊喜:

“爆豪,你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了?”

“哦,我回来了还不能打个电话给你?”

“你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

“刚才。”

爆豪的声音懒洋洋的,好像提不起劲。

“工作找到了?”

切岛问完就后悔了,万一没找到呢,那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结果还真没找到。然而爆豪不像想象中的生气,反而很看得开似的:

“没有。先不说这个,今晚吃不吃夜宵?”

切岛立马答道:“好啊!直接来我家就好了,我请客!”

“你家?”

切岛嘿嘿笑了两声,眼睛不受控制地看向正忙活的芦户:

“我跟我女朋友在家开烧烤店呢。三奈,你认识的。”

爆豪一时不知该作何评价,只好先不评价:

“行。叫上上鸣傻子,还有谁,都叫上好了。”

“噢。我来联系就行。”切岛赶快答应下来,“你带个肚子来吃就行了。”

切岛挂掉电话,心情有些微的复杂。芦户忙活完了,见他直挺挺地愣在那儿,忍不住凑过来问:

“谁啊?爆豪老大回来啦?”

“是啊。”切岛回过神,扯出一张笑脸,“今晚大伙儿来聚,咱们早点打烊吧。”

“好啊!”芦户兴奋起来,“今天可以随便喝了对不对!”

“你可别喝醉啊。”切岛摇头笑道。



tbc

新坑降临!这次也是正剧,he,会甜,但不纯甜。

请大家多催我双日更新。

其实因为最近在试用期,一不小心可能就要被开除了,很紧张,还因此生病。最近每天写个一千多字这样子。希望大家多监督多支持啦。

期待评论!


【题外话】

请各位务必到推特给我们幼驯染刷票,否则8月3号东京塔亮的就是拆家的颜色了。

具体信息请移步柱太太微博。简而言之,就是带tag“#緑谷と爆豪でタッグ点灯”发送任何东西都可以,一人可以刷无数票。

8月1截止,所以不要再佛了!动起来!

评论(13)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