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_cp23双日B37

小英雄和东离同时沉迷中!
【mha】
胜出,胜出♀
雷出久弱化、黑化、qj、mob
轰右。夜轰,父轰,霍轰。可轰百。
轰出无感不雷。大三角已毕业。
切右。切♀大喜。可切芦。
【东离】
殇all,主殇凛、殇浪。可殇杀、殇丹。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胜出】相对静止(2)


旧爱复合|未来|非个性社会|部分仿生人设定|上耳|切芦双日/三日更,he

文集目录上一章

提问箱




04

 

切岛的电话找到上鸣的时候,上鸣正跟绿谷核对最后一份名单,期待着晚上跟女友约的咖啡厅。切岛还没开口,就听见绿谷小声念叨的声音,连忙道:

“绿谷在你隔壁呢?”

“在啊,怎么?”

“那你走远一点。”

上鸣将信将疑地走远一点,好奇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又不能跟绿谷说了?”

“先不跟他说。”切岛还是小心翼翼地压低声音,“爆豪回来了。”

“啥?”

上鸣惊讶地叫起来,又赶紧捂住嘴巴:

“老大居然回来了?”

“嗯。说好今晚来我家吃夜宵。你可别不来啊!”

“我……”上鸣想起他凶巴巴的女友,犹豫了一下,“我得先说服响香啊。”

“这有什么,你带她一起来。我记得耳郎喜欢喝酒是吗?”

“是喜欢。”上鸣想了想,也同意了,“先这么定着吧,我尽量劝她来。”

“行。”切岛点点头,“但会不会很奇怪,五个人,只有爆豪还是单身……”

他说完觉得不太对,爆豪不一定还单身,谁知道他在外面有没有新的感情发展呢?

上鸣也同时想到了这一点,咳了一下:

“这个,今晚先把他灌醉,咱们再问吧。没准人家还喜欢绿谷也说不定。”

“有理。”切岛又点点头,点完才想起来没人看得见。“你是不是知道绿谷家在哪儿?”

“我知道啊,不过你想——?”上鸣恍然大悟,“okok,我懂了。你放心,就算我灌不醉他,响香也一定能。看他到时候怎么说。”

 

上鸣特地确定了绿谷今晚没安排,会在家里呆着,才带上耳郎去了切岛家。

这五人都是曾经的同学,芦户见到耳郎,禁不住地喜笑颜开,拉着她不知道有多少话要说。耳郎完全没顾及上鸣那边,自己先开了三瓶,在芦户孤零零的喝彩里仰头灌了下去。倒是那几个男生还在慢慢地一杯杯往下磕。

“爆豪,你说你没找到工作,是怎么回事?”

爆豪乜了一眼切岛:“你不也没找到?”

切岛被怼得一愣,立马煞有介事道:“这你就不懂了,我这是追求自己安稳的梦想。反正我也不想把自己变成——”他看了一眼上鸣,改口道,“把自己机械化,那就不跟他们争了吧。”

爆豪一杯苦酒入喉,正在胃里烫着,感慨道:

“你以前可是口口声声说着要进世界五百强,做高管……”

“那是过去嘛……”

切岛笑了几秒,也笑不太出来了,嘴角开始往下撇。谁放弃理想的过程是开心的呢,他只不过是被现实磨成了这样而已。

“我也是。”

爆豪重重放下杯子,杯底铛的一声敲在桌面。他往嘴里塞了几乎一整条秋刀鱼,泄愤似的咀嚼着,含含糊糊道:

“老子是真的讨厌机械化人。”

上鸣伸过去拿烤虾的手一个停顿,讪讪地收了回来。一边聊得好好的耳郎也忍不住停下嘴,往这边看了一眼。切岛紧张地盯着上鸣,还好,他并不算很丧气。

上鸣沉重地思考了几分钟,在此之间听爆豪讲了许多诸如公司只给机械化人面试机会、高管普遍歧视非机械化人的事情,丢掉面试机会的事情,被刻意刁难、刻意撕掉简历的事情。上鸣听着听着,发现原来爆豪已经微醺。放在他清醒的时候,这些事情他是绝不会说的。只字不会提。

“换个话题吧。”

上鸣还在想着怎么跟爆豪坦白,切岛已经把话题带走,适时地给大家重新满上了。

“爆豪,你怎么没带妹子回来?”

爆豪直愣愣地盯着他:“你喝大了?”

上鸣一看,切岛已经脸红,这屋子里就只剩他跟耳郎是没醉的了。机械化人不容易醉(但也不是不会),不知道此时算好事还是坏事。上鸣哭笑不得地拍了拍切岛的脸:“你忘记爆豪不喜欢女生啦?”

切岛这才反应过来,连声道歉,改口问道:“爆豪,你怎么没带男孩子回来?”

“带谁?”爆豪觉得切岛今天确实哪壶不开提哪壶,“有谁好带?你给我从河里捞一个?”

切岛摆摆手:“没有就没有,你凶什么啊?”

爆豪冷哼一声:“哦,你们全都拖家带口了,还管我生气了?”

切岛估计是真喝多了,说话丝毫没过脑子:

“那你有本事把绿谷找回来啊。”

“切岛!”上鸣连忙喊住他。

切岛猛然一惊,才意识到自己坏了计划。原本想循循善诱,结果这么不过脑子就带出了话题。然而上鸣是白担心:爆豪比他想象中要冷静许多。

“没本事。他在哪我都不知道,怎么找?”

……这是还有戏的节奏啊!

上鸣哑然无语,过来好久才小心翼翼问道:

“那要是知道他在哪,你就会去把他找回来?”

 

爆豪本来真没想来,也是真没想到上鸣真的知道绿谷在哪——毕竟几年没回来,这边的所有情况可谓一概不知。但海口已经夸下了,不来显得自己是怂蛋。爆豪的手就这么孤零零地停在门铃上,身后鬼鬼祟祟地跟着一帮子人:切岛和扶着切岛的上鸣,芦户和扶着芦户的耳郎。芦户手里还抓着半瓶呢,开开心心地喝了一口,突然喊道:

“冲啊!爆豪!”

爆豪颇为无语地放下手,回头看着他们。后边四个已经忍不住笑出声,仿佛就是来看戏的,笑得爆豪心头火起:

“给老子滚远点,别在这帮倒忙!”

为了复合,第一印象是多么的重要啊,可是绿谷若是此刻打开门,看见的却是以他为首的五个醉鬼,会答应他复合才是脑子瓦特了吧。爆豪极尽全力把他们从狭窄的楼道里赶走,完全忘记绿谷看见一个醉鬼和五个醉鬼实际上没有差别。但是酒精给予他无限的自信——和自大,他正了正领带(然而实际上没有领带),勇敢地朝着门铃按了下去。

……

没有人。

爆豪又按了几次,门铃像抽搐一样叫了一会儿,仍旧没有人来理他。爆豪掉头就回去抓上鸣:

“你是不是走错地方——”

“——你们在这干嘛?”

绿谷出现在楼梯转角。

世界忽然陷入寂静,五秒钟。

爆豪在五秒钟后首先清醒过来:不知为何,酒都化作了夜风里头的汗,风一吹整个肩背都凉了。上鸣是第二个清醒的,丢下手里的切岛就去安抚绿谷:

“绿谷你不要误会!我们只是路过,路过。”

绿谷一副“您继续瞎编吧”的样子,表面淡定而嫌弃,内心已经是一千多个卧槽飘忽而过。没有人告诉他爆豪回来了,他也没有想到上鸣会带着爆豪过来找他——他可还没做好跟爆豪恢复恋人关系的准备(就算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前男友突然出现在面前,任由谁都要慌张一下。眼见得爆豪直直地朝他走来,绿谷不动声色地撇过头理了理头发:看吧,还是形象重要。

两人僵立在冷风中,周围摆着四个不会动的摆件,负责看戏。爆豪感觉自己从没有这么怂蛋过的时候:像根木头似的杵在那儿,明明是在酝酿,却像喝多了想吐。

绿谷等了半天他的开场白,等不到,顿时有些小小的不乐意:

“没什么事的话我回去了。”

“不准走!”

爆豪忽然暴起,将他按在楼梯转角。绿谷多年未经受这样的壁咚,吓得差点系统报错,眼前红光了好几秒钟才冷静下来。抬眼一看,爆豪那双红眼睛锃亮锃亮的,正死死盯着他。

绿谷忽然产生自我怀疑:我不是欠他钱了吧?!

爆豪用双臂把绿谷锁在自己怀里和墙角之间,动作很勇敢,然而嘴上还是怂蛋。他张了张嘴,半句话憋不出来,尴尬的浓度已经要将两人淹死。

然而淹死绿谷的,是他的温度:仿生皮肤忠实地传导着信息,这人的怀里充满温暖和酒气,暖洋洋的,让人醉醺醺。

汗水,衬衫,棱角分明的脖颈喉结,散发温暖的胸膛……

是以前的自己最依赖的东西,随随便便就能沉醉进去的东西。

他有多依赖这点温暖,当初的分手就闹得有多凶。

绿谷忽然感觉气短,不受控制地咬了咬下唇。

“进来说吧。”

他强装镇定,抓住爆豪的一只手臂,撇开,步伐稳定地走向自己的大门。

“嗯。”

爆豪刚要抬起脚跟进去,只听得迎面一声巨响,绿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锁上了门。爆豪还没回过神,就听见一声奇怪的刺啦,定睛一看,绿谷把门铃的电源线给直接扯断了。直到爆豪踹门踹到脚痛,绿谷也犹自岿然不动——像把听觉系统给关掉了似的。

过了好久,爆豪才想起来去摸手机。打开一看,上边的黑体不带丝毫感情色彩地写着:

“改日再聊,好吗?小胜。”


tbc

这是只皮皮久。我说会HE全都不信是不是?我还不舍得让连载be掉的放心吧。磨难肯定要有,不然如何体现幸福来之不易呢?

期待评论。

以及再次呼吁大家,到推特上为幼驯染亮灯投票。

评论(21)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