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我闭嘴写 你随便看
善用tag归档
提问箱tag=若何的提问箱
胜出,胜出♀
不吃单方弱化、黑化、qj、mob
已经轰出毕业,已经是个轰右
切右。切♀大喜。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胜出】相对静止(3)

旧爱复合|未来|非个性社会|部分仿生人设定|上耳|切芦双日/三日更,he

文集目录上一章

提问箱


05

 

经历了这一堆事情,切岛和芦户的酒也都全醒了,五个人稀稀落落往回走。得益于机械化人的特性,全程都非常清醒的上鸣和耳郎,也只得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开口。

爆豪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大型犬,有些垂头丧气,脸颊微微鼓起来,像在生闷气似的走在最前边。芦户用手肘拱了拱耳郎,低声说道:

“不管怎么样,我反正是从没见过这样的爆豪老大。”

耳郎有些担忧地看着他的背影,叮嘱上鸣:

“待会回去他肯定还会喝,咱们得看着点,别让他闹起来。”

“他不闹的。”上鸣摇摇头,压低声音,“他喝醉的时候你没看见过吧?之前我们一群人喝酒,绿谷还跟他在一块儿那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喝醉了会随便找个人就打起来,结果他只是突然跑到绿谷那边去,把他从背后这样——”上鸣做了个树袋熊一样的动作,“死死搂住了。他俩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话,就在那里叨叨了一晚上,绿谷直到最后都没空再跟我们多说半句话。”

切岛在一旁点头:“我记得我记得。他跟绿谷在一起之前就这样了,一喝醉就变成话痨,根本不管有没有人在听。”

芦户吃吃地笑起来:“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要不是那次他醉过头了跑去抱住绿谷,绿谷估计一辈子都发现不了爆豪老大喜欢他吧?”

也不知是不是风把这些话吹进爆豪耳朵里了,远远地传来他的喝骂:“你们是他妈的腿断了吗?”

四人赶紧结束聊天,匆匆追了上去。上鸣跟切岛对视一眼,切岛了然地点点头,凑上去扣住爆豪的肩,权当安慰。爆豪暴躁地撇开他,显然他并不喜欢除绿谷以外的任何男人。

上鸣暗暗地低了低头。

他原本不必有这些顾虑:一切只因为爆豪那么那么坚定地说,他讨厌机械化人。

就算机械化人的外表做得再还原,但要是被他发现了呢?

他们还是不是兄弟?

上鸣又强烈地担心起绿谷。

 

绿谷要是知道这一点,又会怎么想呢?

 

绿谷应当无从得知爆豪讨厌机械化人,上鸣也不打算现在告诉他。他不会乐意看到自己的两个好朋友遭受再多感情上的磨难,但万一绿谷是能够改变爆豪的那个人呢?万一他们真的还有机会,万一对于绿谷的一切爆豪乐意全盘接受呢?

他是看着绿谷慢慢地变成独自一人的,在离开爆豪之后。他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分手,但他眼看着绿谷在爆豪跑到东京去之后,从对谁都带着微笑的一个阳光小男孩,慢慢变成一个只想自己喝星巴克的成人。他没法判断这样的改变好不好,他只能清楚强烈地感受到爆豪对他,有多重要。

上鸣忍不住地开始啃自己的手指,迷茫着下一步该做什么,才能让他们和好。一侧脸,耳郎倒凑了过来,轻轻牵住他的手。两份人造骨骼透过薄薄的仿生皮肤相碰,带来的居然也是温暖和安心。

“总会有办法的。”

耳郎并不看着他说话,她也不擅长安慰人。她只是远远看向绵延到天边的橙色路灯,和已经漆黑一片的夜空。

上鸣用力牵住耳郎的手,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说吧,你跟绿谷怎么回事啊?”

切岛重新架起炭火,开始烤新鲜的虾和牛肉。他总是比较直接的,有什么问题都想第一时间说出来。

爆豪意外地停下了杯子,一双眼睛里全是红血丝。

“有什么怎么回事啊?”

他的声音很是沙哑,甚至被抽风机的声音盖过去了。

提出分手的是绿谷,即使他并不愿意承认绿谷的那句话的意思是分手,但绿谷确实在那之后断了所有联系方式,再也联系不上了。他知道绿谷做决定总是比别人慢,可是一旦做了决定,就像拉不回头的牛一样,又倔强又不讲理。

“当时记得你们还好好的,怎么说分就分了呢?”

“你在东京的时候,跟他吵架了?”

“你是不是只顾着工作不管人家绿谷啦?”

大家一开始还小心翼翼地,到后来完全忍不住八卦之魂,开始七嘴八舌地探讨爆豪跟绿谷之间那点小秘密。爆豪听着实在烦人,很是恼怒,收敛已久的暴躁个性重出江湖:

“吵死了啊!关你们屁事啊!”

众人皆是一愣,忽然全都松了一口气似的笑起来:

“果然是老大啊!”

爆豪被他们的反应弄得满头雾水。芦户一边拍手,一边笑着给切岛说:

“我还以为他真的变了呢!”

切岛摇摇头,把烤好的串儿摆进每个人的盘子里:“变还是变了,但果然还是这样才像咱们老大啊。”

爆豪感觉一句比一句听不懂,越加恼怒起来:

“你们他妈什么意思?拿老子寻开心?”

耳郎连忙摆手,拍拍他肩膀让他稍稍冷静:

“不不,爆豪,其实刚才咱们都有个担心——你都不骂人了,这还是你吗?出去工作了几年圆滑了这么多?所以刚才听见你那句,”耳郎夸张地学了一下爆豪的语气,“‘吵死了啊!’”大家哄堂大笑,“才突然觉得,诶,放心了,这的确是爆豪没错嘛。”

爆豪皱着眉头看他们,似乎对自己被他们剖析了一顿的事情很不满。切岛又指挥芦户给他倒酒,可爆豪摆手拒绝了。

“我知道你们想干嘛。”

切岛装傻:“想干嘛?”

“老子才不会再喝醉了。”也就不会问什么就说什么了。

芦户笑得直拍切岛大腿:“你看他还知道自己喝醉了会乱说话呢!”

“闭嘴!”

芦户没有闭嘴,反而笑得更大声了,两手的油全抹在切岛的裤腿上。爆豪没有更多的话来骂,又不好揍她,只好闷闷地低头剥虾。切岛笑着又往烧烤架上添了把辣椒末儿。

上鸣一直没说话,耳郎瞟了他几眼,原来是偷偷摸摸地在桌底下跟绿谷聊天:

“你躲他干嘛呀?”

绿谷已经草草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暗自嗑嘴皮子了,忽然接到上鸣这条信息,未免万千思绪一同涌上来。

上鸣又问,“我一直想问,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分的手,怎么一点征兆都没有?”

绿谷想了半天,才慢悠悠告诉他:

“我出事前。”

上鸣反倒松了一口气:“那还好,不是因为你出事他没回来看你你才跟他分的手。”

绿谷给他回了张强颜欢笑的表情包,然后问:“你这什么意思,如果是呢?”

上鸣不假思索道:“那别复合了,换我我也受不了。”

绿谷勉强给他回了个“这样啊”,然后就丢下手机把自己埋进了枕头。

没有眼泪,他拜托医生把代替泪腺的组件摘掉了,因为他讨厌以前那个总是哭的自己,他想做一个更加爱笑的人。可是没有眼泪的话,总感觉有些压力,释放不出来。

上鸣还想问他:“你怎么啦?”字还没打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的切岛就用手肘拱了拱他:“别走神,老大要开始讲故事了!”

叭,爆豪丢了块虾壳到切岛脸上。

“老子都说了没什么好讲的!”

他气冲冲地拿虾肉堵住自己的嘴。芦户托着腮看着他:“别啊老大,讲讲嘛。”

耳郎也若有所思道:“看你的样子,其实你当时是不想分手的对吧?”

“哦——所以当时是绿谷说的要分手?”

众人好像恍然大悟一般,爆豪简直感到胸闷气短:“这他妈不很明显吗?!”

“哦?那依你的性格,怎么会就这么让绿谷跑啦?”

爆豪气急败坏:“废久是用line说的,老子都还没问完,他就失踪了一样,短信不回电话不接!”

他又消沉地垂下脑袋:“老子那会好不容易找到工作,还忙得要命!给他打了几百个电话,我做得够多了吧?他要再不回我还有什么意思?”

耳郎静默半晌,同情地拍拍他:

“哎,要是上鸣不回我电话,我也这么生气。”

上鸣立马哎哎哎地叫起来:“别啊大小姐,我哪回没回你电话了啊!”

耳郎踢他一脚:“我不就举个例子!”

切岛特别骄傲地拍了一拍芦户的肩膀:“三奈就从来不会不回我电话!”

芦户一转头,肩上落满了切岛手里的辣椒末儿,顿时气得去扒他裤子:“你想试试是吗!我明天就让你试试!”

爆豪看着他们笑闹,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闷了下去。



tbc


可怜的吃了满嘴狗粮的小爆豪,和可怜的没有眼泪的小绿谷。

真的是he……你看我的名字,我叫关若hehehe。

期待评论。

接下来没有存稿了,请大家努力催催。

——————

北京时间8月1日晚11点结束点灯活动的投票,恳请大家不要再佛,千万不能被追上!!!!

北京时间8月1日晚11点结束点灯活动的投票,恳请大家不要再佛,千万不能被追上!!!!

北京时间8月1日晚11点结束点灯活动的投票,恳请大家不要再佛,千万不能被追上!!!!

评论(14)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