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_cp23双日B37

小英雄和东离同时沉迷中!
【mha】
胜出,胜出♀
雷出久弱化、黑化、qj、mob
轰右。夜轰,父轰,霍轰。可轰百。
轰出无感不雷。大三角已毕业。
切右。切♀大喜。可切芦。
【东离】
殇all,主殇凛、殇浪。可殇杀、殇丹。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胜出】狼妻(中)

【此篇已作废,新版请查看合集】


☆HE甜。

狼人爆豪(可以自由转换狼形态和人形态)X人类祭品久。不出意外三发完结。

文集目录狼妻(上)

提问箱


-


“醒了没有?还没醒?”


爆豪走进洞穴中,族医退开两步。绿谷睡得像凝结了一样,连呼吸都轻微得不带什么起伏。


“其实没受伤,可能是一天没吃东西,又跑得太急,才一下子晕过去的而已。”族医道,“倒是后脖子那边有块伤疤,大概很多年了。是我们狼爪弄出来的。”


族医轻轻把绿谷侧过来,爆豪低头去看那块伤疤,若有所思。忽然很大声地“啧”了一下,嘴里暗骂了一句。族医没有听清楚,疑惑地看向狼王。


爆豪朝他摆手表示不必在意,自己在绿谷身边坐下了:“给我拿块烤好的兔子腿过来。”


族医愣了一愣,旋即忍着笑走出洞外。不多时,带着一根烤得油亮金黄的兔子腿肉回来,上面撒满香辛料和蜂蜜,香甜四溢。爆豪接过来,放到绿谷鼻子附近绕了几圈。绕第三圈的时候,绿谷的鼻子就像狗耳朵似的开始跟着兔子腿的方向转起来。爆豪憋笑憋得辛苦,又把腿肉上快要掉落的蜂蜜轻轻滴到他嘴边。绿谷吃到蜂蜜,立刻皱起眉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还有些不乐意醒过来。好艰难才睁开眼睛,发现爆豪正举着一块香气腾腾的肉,大口大口往嘴里吞。


“咕咕咕!”


绿谷的肚子虚弱地叫起来。他艰难地翻身爬起,两条手臂又细又发软。


“舍得醒了?”


绿谷嗯了一声,居然没嗯出来,声音还哑着。他咳了好几下,重新答应了一声,然后就忍不住去盯爆豪手里那块肉,感觉嘴里开始分泌唾液。爆豪好笑地晃了晃手里的东西:


“知道饿了?”


绿谷很懂得如何向人示弱,立马爬过去,低着头说:


“小胜……”


爆豪刚还想直接给他,忽然看见他后脖子那块狼爪留下的伤疤,顿时又起了逗他的欲望。他摸到绿谷的下巴,慢慢地把他的脸抬起来,大拇指按在绿谷的嘴唇:


“叫什么?再叫一遍?”


绿谷马上改口:“狼王。”


绿谷一张嘴,就感觉到爆豪的手指上沾着的香辛料和蜂蜜。这是活生生的诱惑——但是爆豪像是没有留意到,又或许他纯粹就是故意的,这让他忍得好艰难,最后忍不住了——舔了一下爆豪的手指。


爆豪没想到会碰到他的舌头,惊讶地往回缩了缩,看见那一潭清水一样的绿色眼睛,忽然就有些失神。绿谷看准机会一跃而起,像只兔子一样扑向那块兔肉,爆豪只感觉到一阵风吹过,手里的肉就没了。


爆豪往旁边一看,绿谷像个仓鼠一样咯吱咯吱啃着兔子腿,顿时都给气笑了:“没见过肉还是怎么的?!”


“见过还是见过的。”绿谷忙着吃,不怎么有空回答他,隔了半天才说出下一句,“就是没怎么吃过。”


爆豪皱皱眉头,大概猜到了绿谷此前过的都是什么生活。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


“昨天?前天?”绿谷歪歪头,“大人们要把我送过来,来之前吃了好多——我从没见过那么多肉。不过不太好吃,有种奇怪的药味,有点苦。”


爆豪立马意识到,绿谷昨夜的高热与他所见过的进献给上一代狼王的少女,都是来自于同一种东西。


绿谷没有考虑很多,三下五除二吞掉了所有的肉,连骨缝里的肉丝都给啃干净了。吮完手指,小心翼翼地又往爆豪手上看。爆豪拍拍裤子站起来:


“外面还有,走吧。”


绿谷迅速地爬起来,因为低血糖的缘故头还有点晕,一下子撞到爆豪身上。爆豪扶了他一把,像拎柴一样把他的手臂拎起来:“干嘛?又要死过去了?”


绿谷摇摇头:“头晕。习惯了,一会儿就好。”


爆豪捏了捏他的骨头,感觉整条手臂只有骨头。想起下午将他背回来时感受到的重量,眉头皱得更深了,抓着绿谷就大步往外走。绿谷就这么踉踉跄跄地跟在后边,一边发晕,还一边担心起下午的那个少年来:


“他怎么样了?没事吧?”


“还活着。”爆豪想起来就脸色变黑,“要不是他腿已经断了,老子一定咬断他的腿。”


“小胜,”绿谷急忙替他辩解,“是我让他带我出去的,不是他的错!”


“你还替他说话?要不是老子刚好闻到了血味跑过来,你们都死了好吗?!”爆豪冷冷一笑,“你是老子的东西,他妈的他敢把老子的东西往黑熊嘴里带,是不想活了?”


绿谷一下子就闭嘴了,咬着嘴巴,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发了老大一会儿愣。爆豪一看这人发愣就受不了,使劲把他一拽,按到座位上:


“别他妈在那发呆了,过来吃肉!”


绿谷这才抬起头,像是突然掉进了一个新的祭典里。


一山的灯火顺峰而上,篝火一路延续到山顶,火上烤着各种食物。离王位最近的一簇篝火上,还烤着两只巨大的黑熊掌*,俨然是下午袭击他们的那一头熊。狼人和人类都苦于熊患,但狼人比人类更有猎熊的优势,人类向狼人进贡,也是源于此。猎熊从来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因此如果猎杀了一头熊,是值得举族庆贺的事情。


(*吃熊掌是违法的,不能吃国家保护动物。)


蜂蜜和香辛料的味道充满整座狼人聚居的山岭,空气中全是甜香。各分支的族长都聚集在这里,身边摆满水果食物。而绿谷的面前的树墩摆着最丰盛的食物,甚至还有大罐新开封的珍贵的果酒。族长们见他们过来,纷纷举起木制的酒杯致意。爆豪朝他们扬了扬脸,他们便回到了各自的谈话中。


绿谷惊讶地张了张嘴,又僵硬地转了转头看向爆豪。爆豪见他还在发愣,只好又抓了只山鸡腿塞到他嘴里:“愣着干嘛?你不是饿吗?!”


绿谷瑟瑟发抖地接过山鸡腿:“这些我都能吃吗?”


“有什么不能吃?”爆豪一脸“你是傻吗”的表情,“你是来嫁给我,又不是来当奴隶!”


这句话真实地震撼到了绿谷出久。在他们村子的传说中,进献给狼人的妻子都再也回不去了,不是病死就是累死,所以村里有女孩儿的人家都纷纷搬了出去。要不是因为这个,怎么着也轮不上绿谷被打包成祭品献过来,即使他从小就没有爸妈。绿谷不禁怀疑是自己白活了十几年还是眼前的一切都在做梦,他战战兢兢地问爆豪:


“小胜,你不会让我吃饱了就把我吃掉吧?”


爆豪简直莫名其妙:“你他妈在瞎想什么?”


绿谷给他讲了村子里的传言,献给狼王的女孩子会被怎么怎么对待啦,最后怎么怎么样惨死啦。爆豪当然是知道人类村落里为什么没有女孩了的,但听绿谷亲口讲,还是听得直皱眉头,最后一拍桌子:


“你听好,以前的狼王干了什么我是不知道,但是老子现在当了狼王,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


爆豪说完,接着对身前所有人说:


“都给我听清楚!

以后只要我爆豪胜己在位一天,就不存在人类给狼王进献妻子这样的传统!”


漫山遍野的谈话声忽然静了几秒钟,紧接着就是越发激烈的争论声。有些人也早就不喜这样的传统了,但有些人觉得狼人比人类高等,如果丢掉这个传统,就显现不出他们的地位。族长中也有人开始提出反对,爆豪并没有理睬:


“有反对意见的话明天早会再说!”


绿谷缩在一旁小口小口地啃鸡腿,敬畏于爆豪的魄力,又惊叹于爆豪的勇气。至少在他的认知里,如果有人要改变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就一定会被骂的。


人们的讨论声正逐渐变小,可一句话不知怎么的钻进了他的耳朵:


“爆豪胜己他妈的是被那个人类下迷魂药了吗?!”


“你看看他叫他什么,谁敢这么叫狼王,早就死了一百次了吧?真恶心……”


他一时僵住了,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他们口中攻击的对象。他忍不住去看爆豪的侧脸,没留意啃了一口刚刚从火上取下来的土豆块,顿时烫得像小狗一样拼命哈气。爆豪忍不住骂他蠢,但同时却十分自然地靠了过去,在绿谷烫伤的舌头上轻轻一舔。


举座哗然。哔哔,有人在吹口哨。


绿谷愣了愣,他不太清楚这个动作的意思,但还是本能地感到了害羞——为什么这么多人在看着他们啊!绿谷感觉脸上都熟透了,慌慌张张地推开他:


“你干什么啊小胜!”


“干什么?”爆豪表情微妙地抬起一边的嘴角,“你又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


“有、有什么不知道!”绿谷气呼呼地说,“好像是很……很亲密的人之间才会……”


爆豪“哈?”了一声,一把将他搂过来,把手里的油和蜂蜜都抹他脸上:“你是老子的东西,我想对你怎么样不行?”


绿谷大概是今天第无数次对着爆豪的脸发愣了,这次他甚至没意识到爆豪在他脸上擦手,只是忽然感觉眼前看不清楚,好像有什么涌出来了。绿谷连忙低下头去擦眼泪,倒把爆豪吓了一跳:


“你干嘛啊?”


爆豪以为自己说错什么把绿谷弄委屈了,像是头一回感到窘迫,手忙脚乱地伸手过去给他擦眼泪。绿谷摇摇头,伸出手把自己挂在爆豪脖子上了,脸贴着他的胸膛。爆豪顿时有些后悔刚才往他脸上擦手了,但还是伸手抱住了他。


“到底怎么了?”


绿谷又摇摇头,过了半天,极小声地说了一句:


“要嫁给的狼王是小胜,真的太好了。”


爆豪竟然一时不知这话该怎么接,他感觉此时应该安慰绿谷,可他并不擅长。但绿谷好像在他怀里呆了一会儿就自动好了,转头去研究眼前的各种食物:


“这个是什么?”


“是差点吃了你的那头熊。”


绿谷拍拍心口,发出“哦——”的声音。


“那个又是什么?”


“山鸡的蛋啊,笨蛋废久。”


“这个呢?”


“是果酒。”


“我渴了,能喝吗?”


“喝啊。不过别喝多,容易——”爆豪话还没说完,绿谷就像一天没喝水似的咕咚了一大杯(他也确实一天没喝水了),然后红着脸惊叹地咂嘴。爆豪想拦他的话卡在喉咙里没说出来;马上又有人过来,给他们斟上新的一满杯。绿谷像发现了新大陆,连山鸡腿都吃不下了,抱着杯子喝了一杯又一杯,最后是膀胱先受不了,还跑出去撒了个尿。


山里的夜风一吹,酒精就开始上头。绿谷回来的时候脚步都不稳了,跌跌撞撞地扑到爆豪身上:


“小胜,我好晕。”


爆豪接住他,手里不自觉地去摸他后颈上的伤疤:


“你喝那么多,不醉才怪吧。”


绿谷无辜地小声解释道:“喝第一口的时候还不觉得,第二口之后就突然,诶!好好喝!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好像停不下来了一样……”


绿谷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爆豪心里有些不好的想法,暗自骂了声娘,手上赶紧把绿谷掰正靠好:“喝醉了就给我睡,别他妈说话了!”


绿谷非但不要不说话,反而像开闸了一样,断断续续地哭起来:


“小胜,我今天真的以为我要死了,你知道吗,以前我跑得很快的。以前好多人,欺负我爸妈早早地遇熊害了,追着拿石头打我,嘲笑我是没人要的小孩。我都跑得很快,跑进山里,他们怕熊,就不敢来打我了。我真的跑得很快,今天是因为没吃饭,你不要瞧不起我……”


绿谷打了个酒嗝,继续往下说:


“我跑进山里的时候,其实很想好好在山里玩一玩,但我害怕熊,所以我都没有一次好好玩过。我喜欢花,喜欢露水,喜欢草。我什么都喜欢,最喜欢的是兔子,白白的,毛好舒服。但是兔子很难抓,我没想到这么好吃。”


爆豪在他背上拍了拍,权作安抚:“我们这里从来不缺兔子,你想吃多少都行。”


绿谷摇摇头,意识迷离地说:“不能天天抓兔子吃,要过一段时间抓一次,不然小兔子不长大,以后就没有兔子了……”


爆豪觉得好笑,这道理他们狼人比谁都更懂,哪还要他来教。但爆豪还是仔细听了下去,反正现在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绿谷是真的喝醉了,话题一下子又不知道跑哪儿去:


“小胜,一直往河的下游走,你知道是什么吗?我记得我试过一直沿着河走,可是后来我好像掉进水里了,我不太记得了……走到尽头会不会是大海啊?你见过大海吗,我真的好想去看一看……”


爆豪觉得他们逐渐离宴会远了,世界只剩下绿谷模糊不清的话语。他想过自己儿时的梦想,就是沿着溪水一直走到大海看一看,可是他没有走到,以后也不会走到了。他是狼王,无论他的族人支不支持他,这个族群都需要他。他离不开,走不远,无法背对养育他的土地。


但他还是回答:“有机会的话。”


但绿谷没听见这句,他难受地扭动起来:


“我好热啊……”


“你吃什么了?”爆豪警觉起来。


“没吃什么啊我也……喝的第一口酒好像有点怪,杯子苦苦的,之后就变甜了……”


爆豪抬起头,看了一眼族医。族医朝他举起酒杯,远远地致意。爆豪将绿谷抱起,站起来,盯着族医的方向说:


“我有没有说过他妈的不准随便乱动老子的东西?”



 

 

tbc

下章开车,我也不知道能不能三章完结了,先这么着吧。

求评论

求无料repo。

来自一个加了一天班的老母亲的嘶声哭喊。

最后,感谢三生给我打赏qwq 感谢晴晴也给我打赏qwq谢谢老板们

评论(44)

热度(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