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首页 UAPP 私信 有问题问我 请投喂我! 归档 RSS

【胜出】相对静止(3)

☆旧爱复合|未来|非个性社会|部分仿生人设定|上耳|切芦。双日/三日更,he ☆文集目录;上一章 ☆提问箱 05 经历了这一堆事情,切岛和芦户的酒也都全醒了,五个人稀稀落落往回走。得益于机械化人的特性,全程都非常清醒的上鸣和耳郎,也只得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开口。 爆豪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大型犬,有些垂头丧气,脸颊微微鼓起来,像在生闷气似的走在最前边。芦户用手肘拱了拱耳郎,低声说道: “不管怎么样,我反正是从没见过这样的爆豪老大。” 耳郎有些担忧地看着他的背影,叮嘱上鸣: “待会回去他肯定还会喝,咱们得看着点,别让他闹起来。” “他不闹的。”上鸣摇摇头,压低声音,“他喝醉的时候你没看见过吧?之前我们一群人喝酒,绿谷还跟他在一块儿那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喝醉了会随便找个人就打起来,结果他只是突然跑到绿谷那边去,把他从背后这样——”上鸣做了个树袋熊一样的动作,“死死搂住了。他俩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话,就在那里叨叨了一晚上,绿谷直到最后都没空再跟我们多说半句话。” 切岛在一旁点头:“我记得我记得。他跟绿谷在一起之前就这样了,一喝醉就变成话痨,根本不管有没有人在听。” 芦户吃吃地笑起来:“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要不是那次他醉过头了跑去抱住绿谷,绿谷估计一辈子都发现不了爆豪老大喜欢他吧?” 也不知是不是风把这些话吹进爆豪耳朵里了,远远地传来他的喝骂:“你们是他妈的腿断了吗?” 四人赶紧结束聊天,匆匆追了上去。上鸣跟切岛对视一眼,切岛了然地点点头,凑上去扣住爆豪的肩,权当安慰。爆豪暴躁地撇开他,显然他并不喜欢除绿谷以外的任何男人。 上鸣暗暗地低了低头。 他原本不必有这些顾虑:一切只因为爆豪那么那么坚定地说,他讨厌机械化人。 就算机械化人的外表做得再还原,但要是被他发现了呢? 他们还是不是兄弟? 上鸣又强烈地担心起绿谷。 绿谷要是知道这一点,又会怎么想呢? 绿谷应当无从得知爆豪讨厌机械化人,上鸣也不打算现在告诉他。他不会乐意看到自己的两个好朋友遭受再多感情上的磨难,但万一绿谷是能够改变爆豪的那个人呢?万一他们真的还有机会,万一对于绿谷的一切爆豪乐意全盘接受呢? 他是看着绿谷慢慢地变成独自一人的,在离开爆豪之后。他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分手,但他眼看着绿谷在爆豪跑到东京去之后,从对谁都带着微笑的一个阳光小男孩,慢慢变成一个只想自己喝星巴克的成人。他没法判断这样的改变好不好,他只能清楚强烈地感受到爆豪对他,有多重要。 上鸣忍不住地开始啃自己的手指,迷茫着下一步该做什么,才能让他们和好。一侧脸,耳郎倒凑了过来,轻轻牵住他的手。两份人造骨骼透过薄薄的仿生皮肤相碰,带来的居然也是温暖和安心。 “总会有办法的。” 耳郎并不看着他说话,她也不擅长安慰人。她只是远远看向绵延到天边的橙色路灯,和已经漆黑一片的夜空。 上鸣用力牵住耳郎的手,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说吧,你跟绿谷怎么回事啊?” 切岛重新架起炭火,开始烤新鲜的虾和牛肉。他总是比较直接的,有什么问题都想第一时间说出来。 爆豪意外地停下了杯子,一双眼睛里全是红血丝。 “有什么怎么回事啊?” 他的声音很是沙哑,甚至被抽风机的声音盖过去了。 提出分手的是绿谷,即使他并不愿意承认绿谷的那句话的意思是分手,但绿谷确实在那之后断了所有联系方式,再也联系不上了。他知道绿谷做决定总是比别人慢,可是一旦做了决定,就像拉不回头的牛一样,又倔强又不讲理。 “当时记得你们还好好的,怎么说分就分了呢?” “你在东京的时候,跟他吵架了?” “你是不是只顾着工作不管人家绿谷啦?” 大家一开始还小心翼翼地,到后来完全忍不住八卦之魂,开始七嘴八舌地探讨爆豪跟绿谷之间那点小秘密。爆豪听着实在烦人,很是恼怒,收敛已久的暴躁个性重出江湖: “吵死了啊!关你们屁事啊!” 众人皆是一愣,忽然全都松了一口气似的笑起来: “果然是老大啊!” 爆豪被他们的反应弄得满头雾水。芦户一边拍手,一边笑着给切岛说: “我还以为他真的变了呢!” 切岛摇摇头,把烤好的串儿摆进每个人的盘子里:“变还是变了,但果然还是这样才像咱们老大啊。” 爆豪感觉一句比一句听不懂,越加恼怒起来: “你们他妈什么意思?拿老子寻开心?” 耳郎连忙摆手,拍拍他肩膀让他稍稍冷静: “不不,爆豪,其实刚才咱们都有个担心——你都不骂人了,这还是你吗?出去工作了几年圆滑了这么多?所以刚才听见你那句,”耳郎夸张地学了一下爆豪的语气,“‘吵死了啊!’”大家哄堂大笑,“才突然觉得,诶,放心了,这的确是爆豪没错嘛。” 爆豪皱着眉头看他们,似乎对自己被他们剖析了一顿的事情很不满。切岛又指挥芦户给他倒酒,可爆豪摆手拒绝了。 “我知道你们想干嘛。” 切岛装傻:“想干嘛?” “老子才不会再喝醉了。”也就不会问什么就说什么了。 芦户笑得直拍切岛大腿:“你看他还知道自己喝醉了会乱说话呢!” “闭嘴!” 芦户没有闭嘴,反而笑得更大声了,两手的油全抹在切岛的裤腿上。爆豪没有更多的话来骂,又不好揍她,只好闷闷地低头剥虾。切岛笑着又往烧烤架上添了把辣椒末儿。 上鸣一直没说话,耳郎瞟了他几眼,原来是偷偷摸摸地在桌底下跟绿谷聊天: “你躲他干嘛呀?” 绿谷已经草草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暗自嗑嘴皮子了,忽然接到上鸣这条信息,未免万千思绪一同涌上来。 上鸣又问,“我一直想问,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分的手,怎么一点征兆都没有?” 绿谷想了半天,才慢悠悠告诉他: “我出事前。” 上鸣反倒松了一口气:“那还好,不是因为你出事他没回来看你你才跟他分的手。” 绿谷给他回了张强颜欢笑的表情包,然后问:“你这什么意思,如果是呢?” 上鸣不假思索道:“那别复合了,换我我也受不了。” 绿谷勉强给他回了个“这样啊”,然后就丢下手机把自己埋进了枕头。 没有眼泪,他拜托医生把代替泪腺的组件摘掉了,因为他讨厌以前那个总是哭的自己,他想做一个更加爱笑的人。可是没有眼泪的话,总感觉有些压力,释放不出来。 上鸣还想问他:“你怎么啦?”字还没打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的切岛就用手肘拱了拱他:“别走神,老大要开始讲故事了!” 叭,爆豪丢了块虾壳到切岛脸上。 “老子都说了没什么好讲的!” 他气冲冲地拿虾肉堵住自己的嘴。芦户托着腮看着他:“别啊老大,讲讲嘛。” 耳郎也若有所思道:“看你的样子,其实你当时是不想分手的对吧?” “哦——所以当时是绿谷说的要分手?” 众人好像恍然大悟一般,爆豪简直感到胸闷气短:“这他妈不很明显吗?!” “哦?那依你的性格,怎么会就这么让绿谷跑啦?” 爆豪气急败坏:“废久是用line说的,老子都还没问完,他就失踪了一样,短信不回电话不接!” 他又消沉地垂下脑袋:“老子那会好不容易找到工作,还忙得要命!给他打了几百个电话,我做得够多了吧?他要再不回我还有什么意思?” 耳郎静默半晌,同情地拍拍他: “哎,要是上鸣不回我电话,我也这么生气。” 上鸣立马哎哎哎地叫起来:“别啊大小姐,我哪回没回你电话了啊!” 耳郎踢他一脚:“我不就举个例子!” 切岛特别骄傲地拍了一拍芦户的肩膀:“三奈就从来不会不回我电话!” 芦户一转头,肩上落满了切岛手里的辣椒末儿,顿时气得去扒他裤子:“你想试试是吗!我明天就让你试试!” 爆豪看着他们笑闹,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闷了下去。 tbc 可怜的吃了满嘴狗粮的小爆豪,和可怜的没有眼泪的小绿谷。 真的是he……你看我的名字,我叫关若hehehe。 期待评论。 接下来没有存稿了,请大家努力催催。 —————— 北京时间8月1日晚11点结束点灯活动的投票,恳请大家不要再佛,千万不能被追上!!!! 北京时间8月1日晚11点结束点灯活动的投票,恳请大家不要再佛,千万不能被追上!!!! 北京时间8月1日晚11点结束点灯活动的投票,恳请大家不要再佛,千万不能被追上!!!!

【胜出】相对静止(2)

☆旧爱复合|未来|非个性社会|部分仿生人设定|上耳|切芦。双日/三日更,he ☆文集目录;上一章 ☆提问箱 04 切岛的电话找到上鸣的时候,上鸣正跟绿谷核对最后一份名单,期待着晚上跟女友约的咖啡厅。切岛还没开口,就听见绿谷小声念叨的声音,连忙道: “绿谷在你隔壁呢?” “在啊,怎么?” “那你走远一点。” 上鸣将信将疑地走远一点,好奇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又不能跟绿谷说了?” “先不跟他说。”切岛还是小心翼翼地压低声音,“爆豪回来了。” “啥?” 上鸣惊讶地叫起来,又赶紧捂住嘴巴: “老大居然回来了?” “嗯。说好今晚来我家吃夜宵。你可别不来啊!” “我……”上鸣想起他凶巴巴的女友,犹豫了一下,“我得先说服响香啊。” “这有什么,你带她一起来。我记得耳郎喜欢喝酒是吗?” “是喜欢。”上鸣想了想,也同意了,“先这么定着吧,我尽量劝她来。” “行。”切岛点点头,“但会不会很奇怪,五个人,只有爆豪还是单身……” 他说完觉得不太对,爆豪不一定还单身,谁知道他在外面有没有新的感情发展呢? 上鸣也同时想到了这一点,咳了一下: “这个,今晚先把他灌醉,咱们再问吧。没准人家还喜欢绿谷也说不定。” “有理。”切岛又点点头,点完才想起来没人看得见。“你是不是知道绿谷家在哪儿?” “我知道啊,不过你想——?”上鸣恍然大悟,“okok,我懂了。你放心,就算我灌不醉他,响香也一定能。看他到时候怎么说。” 上鸣特地确定了绿谷今晚没安排,会在家里呆着,才带上耳郎去了切岛家。 这五人都是曾经的同学,芦户见到耳郎,禁不住地喜笑颜开,拉着她不知道有多少话要说。耳郎完全没顾及上鸣那边,自己先开了三瓶,在芦户孤零零的喝彩里仰头灌了下去。倒是那几个男生还在慢慢地一杯杯往下磕。 “爆豪,你说你没找到工作,是怎么回事?” 爆豪乜了一眼切岛:“你不也没找到?” 切岛被怼得一愣,立马煞有介事道:“这你就不懂了,我这是追求自己安稳的梦想。反正我也不想把自己变成——”他看了一眼上鸣,改口道,“把自己机械化,那就不跟他们争了吧。” 爆豪一杯苦酒入喉,正在胃里烫着,感慨道: “你以前可是口口声声说着要进世界五百强,做高管……” “那是过去嘛……” 切岛笑了几秒,也笑不太出来了,嘴角开始往下撇。谁放弃理想的过程是开心的呢,他只不过是被现实磨成了这样而已。 “我也是。” 爆豪重重放下杯子,杯底铛的一声敲在桌面。他往嘴里塞了几乎一整条秋刀鱼,泄愤似的咀嚼着,含含糊糊道: “老子是真的讨厌机械化人。” 上鸣伸过去拿烤虾的手一个停顿,讪讪地收了回来。一边聊得好好的耳郎也忍不住停下嘴,往这边看了一眼。切岛紧张地盯着上鸣,还好,他并不算很丧气。 上鸣沉重地思考了几分钟,在此之间听爆豪讲了许多诸如公司只给机械化人面试机会、高管普遍歧视非机械化人的事情,丢掉面试机会的事情,被刻意刁难、刻意撕掉简历的事情。上鸣听着听着,发现原来爆豪已经微醺。放在他清醒的时候,这些事情他是绝不会说的。只字不会提。 “换个话题吧。” 上鸣还在想着怎么跟爆豪坦白,切岛已经把话题带走,适时地给大家重新满上了。 “爆豪,你怎么没带妹子回来?” 爆豪直愣愣地盯着他:“你喝大了?” 上鸣一看,切岛已经脸红,这屋子里就只剩他跟耳郎是没醉的了。机械化人不容易醉(但也不是不会),不知道此时算好事还是坏事。上鸣哭笑不得地拍了拍切岛的脸:“你忘记爆豪不喜欢女生啦?” 切岛这才反应过来,连声道歉,改口问道:“爆豪,你怎么没带男孩子回来?” “带谁?”爆豪觉得切岛今天确实哪壶不开提哪壶,“有谁好带?你给我从河里捞一个?” 切岛摆摆手:“没有就没有,你凶什么啊?” 爆豪冷哼一声:“哦,你们全都拖家带口了,还管我生气了?” 切岛估计是真喝多了,说话丝毫没过脑子: “那你有本事把绿谷找回来啊。” “切岛!”上鸣连忙喊住他。 切岛猛然一惊,才意识到自己坏了计划。原本想循循善诱,结果这么不过脑子就带出了话题。然而上鸣是白担心:爆豪比他想象中要冷静许多。 “没本事。他在哪我都不知道,怎么找?” ……这是还有戏的节奏啊! 上鸣哑然无语,过来好久才小心翼翼问道: “那要是知道他在哪,你就会去把他找回来?” 爆豪本来真没想来,也是真没想到上鸣真的知道绿谷在哪——毕竟几年没回来,这边的所有情况可谓一概不知。但海口已经夸下了,不来显得自己是怂蛋。爆豪的手就这么孤零零地停在门铃上,身后鬼鬼祟祟地跟着一帮子人:切岛和扶着切岛的上鸣,芦户和扶着芦户的耳郎。芦户手里还抓着半瓶呢,开开心心地喝了一口,突然喊道: “冲啊!爆豪!” 爆豪颇为无语地放下手,回头看着他们。后边四个已经忍不住笑出声,仿佛就是来看戏的,笑得爆豪心头火起: “给老子滚远点,别在这帮倒忙!” 为了复合,第一印象是多么的重要啊,可是绿谷若是此刻打开门,看见的却是以他为首的五个醉鬼,会答应他复合才是脑子瓦特了吧。爆豪极尽全力把他们从狭窄的楼道里赶走,完全忘记绿谷看见一个醉鬼和五个醉鬼实际上没有差别。但是酒精给予他无限的自信——和自大,他正了正领带(然而实际上没有领带),勇敢地朝着门铃按了下去。 …… 没有人。 爆豪又按了几次,门铃像抽搐一样叫了一会儿,仍旧没有人来理他。爆豪掉头就回去抓上鸣: “你是不是走错地方——” “——你们在这干嘛?” 绿谷出现在楼梯转角。 世界忽然陷入寂静,五秒钟。 爆豪在五秒钟后首先清醒过来:不知为何,酒都化作了夜风里头的汗,风一吹整个肩背都凉了。上鸣是第二个清醒的,丢下手里的切岛就去安抚绿谷: “绿谷你不要误会!我们只是路过,路过。” 绿谷一副“您继续瞎编吧”的样子,表面淡定而嫌弃,内心已经是一千多个卧槽飘忽而过。没有人告诉他爆豪回来了,他也没有想到上鸣会带着爆豪过来找他——他可还没做好跟爆豪恢复恋人关系的准备(就算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前男友突然出现在面前,任由谁都要慌张一下。眼见得爆豪直直地朝他走来,绿谷不动声色地撇过头理了理头发:看吧,还是形象重要。 两人僵立在冷风中,周围摆着四个不会动的摆件,负责看戏。爆豪感觉自己从没有这么怂蛋过的时候:像根木头似的杵在那儿,明明是在酝酿,却像喝多了想吐。 绿谷等了半天他的开场白,等不到,顿时有些小小的不乐意: “没什么事的话我回去了。” “不准走!” 爆豪忽然暴起,将他按在楼梯转角。绿谷多年未经受这样的壁咚,吓得差点系统报错,眼前红光了好几秒钟才冷静下来。抬眼一看,爆豪那双红眼睛锃亮锃亮的,正死死盯着他。 绿谷忽然产生自我怀疑:我不是欠他钱了吧?! 爆豪用双臂把绿谷锁在自己怀里和墙角之间,动作很勇敢,然而嘴上还是怂蛋。他张了张嘴,半句话憋不出来,尴尬的浓度已经要将两人淹死。 然而淹死绿谷的,是他的温度:仿生皮肤忠实地传导着信息,这人的怀里充满温暖和酒气,暖洋洋的,让人醉醺醺。 汗水,衬衫,棱角分明的脖颈喉结,散发温暖的胸膛…… 是以前的自己最依赖的东西,随随便便就能沉醉进去的东西。 他有多依赖这点温暖,当初的分手就闹得有多凶。 绿谷忽然感觉气短,不受控制地咬了咬下唇。 “进来说吧。” 他强装镇定,抓住爆豪的一只手臂,撇开,步伐稳定地走向自己的大门。 “嗯。” 爆豪刚要抬起脚跟进去,只听得迎面一声巨响,绿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锁上了门。爆豪还没回过神,就听见一声奇怪的刺啦,定睛一看,绿谷把门铃的电源线给直接扯断了。直到爆豪踹门踹到脚痛,绿谷也犹自岿然不动——像把听觉系统给关掉了似的。 过了好久,爆豪才想起来去摸手机。打开一看,上边的黑体不带丝毫感情色彩地写着: “改日再聊,好吗?小胜。” tbc 这是只皮皮久。我说会HE全都不信是不是?我还不舍得让连载be掉的放心吧。磨难肯定要有,不然如何体现幸福来之不易呢? 期待评论。 以及再次呼吁大家,到推特上为幼驯染亮灯投票。

【胜出】相对静止(1)

☆by若何 ☆旧爱复合|未来|非个性社会|部分仿生人设定|上耳|切芦。双日/三日更,he ☆文集目录;下一章 ☆提问箱 00 如果人能够选择死亡的时机,绝大部分遗憾都会成为伪命题。 01 醒来。测定PFC循环的含氧量正常。测定体内蛋白质余量正常,糖类余量偏低,但还未影响各系统的正常运转。 一切尚可。 绿谷睁开眼睛,绿色的瞳仁在眼眶中滴溜溜地旋转。人造耳蜗捕捉到极其细微的眼球运转的声音,让他奇异地有些头皮发麻。 “嘿咻。” 绿谷从床上翻身起来。 刚刚上过润滑的关节,灵活地撑住向后弯的膝盖。布满触感控件的仿生皮肤,感受到来自地面的凉意。绿谷穿上鞋,踏踏地走进浴室,漱口,洗脸。机械化没有改变他良好的卫生习惯,漱口水用的是橙子味。他喜欢甜。 早餐时间。舌头的设计很精细,忠实地传导着味觉——辣味的传导被刻意地削弱了一些,这是绿谷的要求。从此他也喜欢在面包上抹一点辣酱,像某位故人一样。然后和着一杯甜度极高的豆浆,满足地吃下去。 今天也是一个好开始。 故事也迎来了一个好开始。 02 “绿谷,今天要面试几个人?” “十二个。有五个是机械化人。” “就五个?”主管的眉头皱起来,“明天还有机械化人的面试安排吗?” “明天还有三个。”绿谷抱着刚刚打印好的应聘者简历,急匆匆地跟上主管的脚步。主管抽了底下几张来看,眉头锁死。 “这五个先要了,剩下的随便打发一下。明天的三个也先预定着。” 主管将那几张简历往后一丢。绿谷连忙接住: “明天还有八个非机械化人来面试,主管。” “我让你随便应付一下听不懂吗?” “对不起!” 绿谷吓了一跳,站在原地不动了。主管对着他摆脸色: “他们是进来做体力活!非机械化人现在还有什么优势,这你都不懂?你连脑子也送去机械化了?” “抱歉,我知道了。”绿谷连忙鞠躬,低着头退开。 等主管消失在门后,他才慢慢迈开脚步,走向面试的隔间。大脑发出指令,控制着他忠诚的面部仿生皮肤,职业性地露出妥善的微笑。 午休时间,水吧。 绿谷的下巴抵着一杯巧克力巴菲,嘴里叼着吸管含含糊糊地抱怨: “虽然已经规定了企业不能区别对待,但根本避免不了这种不公平……” 上鸣电气翻了个白眼,连声叹气: “你能不能别替别人委屈了,多累啊?你想想,要不是咱们都是机械化人,这主管能把我们弄进来吗。知足吧你。” “我说不上来。就是很难受呀。”绿谷垂头丧气,搅动着小勺子,“我今天看着那几个‘一般人’走出去的时候,是真的替他们难受。他们能力不差啊,怎么混口饭吃这么难呢。” “那是他们不愿意把自己变成机械化人而已,怪不了别人。” 上鸣叹了口气,一口喝空了杯子里的汽水,打了个巨响的嗝: “其实我想不通。我觉得机械化挺好的。你看,只要吃饭就不会累,只要保护好大脑就不会死。还能随便换发色,头发永远也不会长长,最关键是不会变老!……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不喜欢?” 绿谷静静地听他说着,露出一丝苦笑: “有人不喜欢是很正常的呀。” “是很正常,就是我想不通而已啦。你看切岛和芦户,说什么都不喜欢机械化,连应聘都省了,宁愿回家开烧烤店。我是真的没想明白。” 上鸣说了一大堆,才后知后觉地醒悟过来: “难道说,你不是自愿的?” “也不能说不是自愿。只是……” 绿谷忽然陷入了沉默。 三秒钟之后,努力地晃晃脑袋,像把一些想法从脑子里赶出去似的。 “……那毕竟才是我自己的身体。” 上鸣安静了一小会儿,伸手敲他额头,铛的一声巨响: “我不知道你以前发生过什么,但事已至此,身体已经要不回来了。你别老想太多,要不是你这头发全是高温丝,早该掉秃了好吧。” “你别敲我头啊上鸣同学。”绿谷双手捂着脑袋,肩膀都耸起来。上鸣连忙道歉:“抱歉抱歉,忘了你比较容易脑震荡。” “其实也还好啦。” 绿谷启动自测系统检查了一遍,没啥问题,放松下来狠狠吸了一大口巴菲。 “最近还行?” “快一年没再脑震荡了。” “好事啊。以前看你天天往医院跑——哎,药罐子!你可得保护好。脑子好不好可决定了我们能活多久啊——” 绿谷微微笑起来,也跟他贫嘴: “你还是自己小心点吧,你不是要活到一千年以后吗?” “理论上来说是可以实现的!你还真别不信啊!” “但是我不想在这个公司里干一千年啊。” 正好此时,午休结束的闹铃响了。上鸣嫌弃兮兮地关掉闹钟: “你说得好像又有点恐怖。” 两人哄笑起来,互相推搡着往办公室走。 03 爆豪胜己拖着行李箱,从火车上下来。先给老妈发了条高冷的短信: “到了。” 他反手想把手机塞进口袋,然而光己反应极快,立马打来电话。爆豪的表情一度变得很扭曲,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接起了电话。 “你个小子,打个电话要费你多少钱,这么不舍得?” “懒得开口说而已。”爆豪颇为不耐烦,“你知道不就行了?” “臭小子。”光己并不生气,反而有些怀念,也不在意儿子的叛逆性发言,转而开始盘算起今天的菜单,“有没有想吃的?” “龙肉。”爆豪面无表情地开玩笑。光己噗嗤笑出来: “龙肉没有,要命一条。” “那随便弄点行了。” 光己嗯嗯两声:“有多饿?” “还挺。” “那给你加饭。要不要?还是说你今晚约了朋友,要去吃夜宵?” 爆豪愣了愣,想起来他三四年不见的好友。确实应该约一波夜宵,只是不知还有没有人乐意出来。 光己听得这边沉默,以为他担心钱的问题,声音柔和下来: “想聚就开开心心去聚,工作的事情再说。别想那么多。” 爆豪迅速回过神来,语气也变好了一些: “嗯。晚点问问他们。” “这才对嘛。同学关系很重要。”光己笑笑,“那我去准备你的饭了,你快点回来啊!” “知道了,啰嗦老太婆。” “嘿你个小子——” 爆豪挂断电话,脸上有了一丝笑意。 切岛接到电话的时候,双手沾满了黑炭。他空着两手咯噔噔蹭到芦户身边,把屁股撅过去。芦户给气笑了,踹了他一脚,然后从他身后的袋子里摸出手机,给他按了接听,凑到他耳朵边去。切岛用肩膀夹住手机,手上没停,继续搬炭火: “喂,请问哪位?” “我。” “诶?!” 切岛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吓得手机往下掉,连忙丢下炭换手接住,手机前功尽弃地沾满了黑灰。切岛跟芦户哭笑不得地对视一眼,芦户好气又好笑地过来帮他收拾满地的木炭,顺道用屁股把他拱开。切岛毫不让步,伸手去她脸上一摸,抹出一道黑。 想来心情很好,语气里都带着惊喜: “爆豪,你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了?” “哦,我回来了还不能打个电话给你?” “你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 “刚才。” 爆豪的声音懒洋洋的,好像提不起劲。 “工作找到了?” 切岛问完就后悔了,万一没找到呢,那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结果还真没找到。然而爆豪不像想象中的生气,反而很看得开似的: “没有。先不说这个,今晚吃不吃夜宵?” 切岛立马答道:“好啊!直接来我家就好了,我请客!” “你家?” 切岛嘿嘿笑了两声,眼睛不受控制地看向正忙活的芦户: “我跟我女朋友在家开烧烤店呢。三奈,你认识的。” 爆豪一时不知该作何评价,只好先不评价: “行。叫上上鸣傻子,还有谁,都叫上好了。” “噢。我来联系就行。”切岛赶快答应下来,“你带个肚子来吃就行了。” 切岛挂掉电话,心情有些微的复杂。芦户忙活完了,见他直挺挺地愣在那儿,忍不住凑过来问: “谁啊?爆豪老大回来啦?” “是啊。”切岛回过神,扯出一张笑脸,“今晚大伙儿来聚,咱们早点打烊吧。” “好啊!”芦户兴奋起来,“今天可以随便喝了对不对!” “你可别喝醉啊。”切岛摇头笑道。 tbc 新坑降临!这次也是正剧,he,会甜,但不纯甜。 请大家多催我双日更新。 其实因为最近在试用期,一不小心可能就要被开除了,很紧张,还因此生病。最近每天写个一千多字这样子。希望大家多监督多支持啦。 期待评论! 【题外话】 请各位务必到推特给我们幼驯染刷票,否则8月3号东京塔亮的就是拆家的颜色了。 具体信息请移步柱太太微博。简而言之,就是带tag“#緑谷と爆豪でタッグ点灯”发送任何东西都可以,一人可以刷无数票。 8月1截止,所以不要再佛了!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