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扉斑】封印何时解除

无差(主要因为没肉),你可以随意当成扉斑或者斑扉看w,是个小扉把大斑哄回来的故事
原著大纲流,不想详细写
其实非常傻白甜,而且逻辑死的早
ooc到原地爆炸……话唠小扉豆腐心斑,请可以接受的往下走





扉间小的时候,比他哥更早遇到斑。他并不知道那是宇智波斑,反而很喜欢他,两人相谈甚欢。斑对他印象也很好,即使在遇到柱间后,也还是觉得扉间更聪明安静讨人喜欢些。


扉间在知道他是宇智波之前,他跟斑比斑跟柱间还要熟。不过后来练习了感知力,隐约感受到斑身上火遁查克拉的残余,查出来他是宇智波的大儿子,回去纠结了整整七天,最后痛下决心把他哥哥举报了。


斑对扉间单方面的背叛感到非常愤怒,但又深知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与扉间暧昧的那段时间,成为他封存的最好的回忆之一。后来因为在战场上柱间一直与他对阵,柱间在他心中占的比例越发大了,让他以为他对扉间的感情淡化了。直到泉奈的死亡,斑才绝望地发现他对扉间的感情无法改变,无论如何都不能真正恨起来。两族交战期间,他其实有无数次机会绕开柱间去要了扉间的命,可是他没法下手。


斑躺在柱间的身前,几乎以为自己会死的时候,听着扉间说“杀了他吧大哥”,他忽然生出了“既然我杀不掉,那就让柱间去杀”的想法,于是提出了“要么自杀,要么杀掉你弟弟。”说完之后他就已经知道结局了,甚至对自己的软弱天真感到讽刺。扉间也非常明白,斑若是真的想杀他,他根本活不到现在。如此一来,他也明白了斑心中的想法,知道斑和他一样放不下过去。扉间自认十多年来处处与宇智波的针锋相对,不过是想说服自己不要再去回忆过往的手段罢了。


建村选举火影后,斑在村里的活跃度下降了不少,一来的确落选有不爽,二来懒得去想那些复杂的村务。而扉间此时却总是来找他,拉着他讨论事情,明明每天见面都要对骂,但还是每天都会过来找他,倒让他无聊的生活增加了很多乐趣。虽然扉间的语气总是不怎么好,但斑反而能明显地看出来,那就是扉间别扭地想跟他和好的样子。两人重新回到了暧昧期。

斑意识到木叶无法带来绝对的和平之后,思前想后还是准备选择离开。他活在太过清醒的痛苦之中,离开之前放纵了一把,深夜钻进扉间的房间,又犹豫着不愿做什么,只是坐在榻前静静地注视。良久,扉间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来拽了拽他的袖子,把被子掀起一角迎他进来。斑笑骂他,醒了又不早说。扉间不答,只问:你明天要不要吃豆皮寿司?斑愣了一会儿,苦笑一声“有机会再吃吧。”两人第一次相拥而眠,天亮斑就离开了,从此销声匿迹。


九尾的事情之时,两人没有交流的机会,斑仿佛已经看不见扉间这个人,举动间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连柱间都看出来了斑仿佛目中无人的状态。扉间开始怀疑,那究竟是他决定放下过往了,还是只是不想伤他,故而又像两家对立之时那样假装看不见他?


他没有得到答案。不久,终结谷一战后,斑靠着伊邪纳岐活了下来。三个月后柱间离开人世,扉间重新捡起了他的禁术秽土转生,却发现无法转生斑,他意识到斑一定还在哪个犄角旮旯里活着,他想让斑放弃他的计划,想把他带回身边。他想了一个非常冒险而且不靠谱的办法,但那是他唯一可能接近斑的办法了。


扉间留了影分身在木叶里,把本体变成了小孩子的样子,并且把他知道斑姓宇智波后的所有记忆封印起来。这样一来,扉间的本体就完全回到了小时候还跟斑关系非常好的那个时候。这个封印在某种条件下会解开,解开后他可以解除变身术变回大人的样子。


他的影分身查出了斑隐居的地方,把小孩子的自己打晕丢到斑住的山洞附近的地方去。斑不出所料找到了他,并且把他捡了回去。扉间是冒着见面直接被杀的风险去见他的,然而他赌赢了,斑并不确定他是否是扉间,而斑是不爱滥杀无辜的人,所以把他留在了身边。


小扉间醒过来后,觉得非常害怕。他眼前这个人形容憔悴,一只眼睛瞎了,但散发着非常强大的气息。斑问他的名字,他警惕地回答你叫我扉间就好。斑并不意外地说,哦,我叫斑。小扉间一下子就跳起来,惊讶地说:真的是你!我一开始就觉得有点像,这是怎么回事?我是来到了未来吗?你长大的样子原来是这样的。你的眼睛怎么了?父亲有让我学一点医术,我帮你看看吧。


斑无所谓地笑了笑,打开另一只写轮眼给他看。小扉间又吓一跳,掏出苦无警戒道:原来你是宇智波家的人!斑听明白了,这是个跟他决裂之前的扉间。他耸耸肩:那又怎样?你知道了之后,回去就会带着你的父亲来埋伏我。小扉间惊讶道,我后来会做这样的事情?不过冷静下来一想,那的确是最合理的选择。


斑见人已经冷静下来了,出于逗逗这孩子玩的心理,跟他描述了后来发生的事情和木叶。斑省略了很多他们之间的细节,只挑了些重要的事情讲,小扉间一脸严肃,听得入神,听到后面两家和平建村了才放下了戒心,感叹道:大哥的梦想竟然成真了,真不愧是他。


小扉间说完了觉得不对劲。他问,既然和平了,那你就是功臣之一,为什么你在这里住着,而不是在村子里?


斑说,我的梦想和柱间不一样。我认为他现在在做错误的事情,我需要去走那条正确的道路。


小扉间似乎有些无法理解。最后他问:大哥觉得你的做法是正确的吗?


斑不说话。


小扉间有些天真而自以为是地说,我明白了,原来你和大哥是吵架了啊。没事的,很正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不过,觉得别人不对的时候,应该拿出来好好讨论,打架可不好。你看,你伤成这个样子,眼睛也没有了一只,我跟大哥看见了,都会心疼的。


小扉间像教训弟弟一样,把斑教训了一通。斑被说得无法反驳,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就要动摇了。他想,要不晚上就偷偷离开这个地方,把小扉间留在这里吧。但是小扉间只穿了件单薄的背心,山里晚上又冷,睡觉的时候,一直无意识地往他身上靠,一只手紧紧抓着他腰上的衣服,两条腿紧紧贴着他的腿。斑还是心软了,他把小扉间抱进怀里让他取暖。他有些失眠,把呼吸埋进小扉间的头发里。他不得不承认自己非常怀念这个时期的扉间,盯着他稚嫩的眉眼看了好久好久。他想,这个孩子什么都没有经历过,是无辜的,还是不要就这么放下,找个别的机会把他丢回木叶吧。


第二天扉间醒过来,发现自己整个人都挂在斑身上。斑因昨夜失眠,还睡了好大一会儿才醒过来。这回轮到小扉间盯着斑的脸看了,除去那只眼睛之外,还是能看出这个人其实非常的好看。


斑几乎是被他盯醒的。醒过来看见小扉间两眼大大地看着他,手和脚都搭在他身上,顿时有些好笑。小扉间马上把手和脚都收了起来,很不好意思地说:感觉斑哥哥很有安全感,我忍不住就这样了,失礼了。


斑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听过有人喊他斑哥哥了。他心情大好,说有事要做,顺便出去找点吃的,便一手捞起小扉间坐在他臂弯里。他说,你可以这样多睡会儿。扉间3岁后就没被这样抱过了,红着脸说放我下来我自己走。斑觉得害羞的他很少见,还拿手去挠他痒痒,这是他和泉奈经常会做的事情。逗得累了,小扉间两手抱住斑的脖子,乖乖趴在他肩膀上睡了。


扉间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斑在跟什么人说话。他转头只看见模模糊糊一团黑漆漆的东西,顿时吓得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好熬到他们谈话完了,走远了,才敢睁开眼。


斑问:你刚刚怎么了?那家伙是黑了点,不过是我的意志体,不用怕他。


扉间的记忆被封印之后,很多在脑子里却被遗忘了的事情,慢慢都想起来了。他犹豫很久,告诉斑:他家里的藏书库里,有一本老书,记着远古时代的事情。上面有个插图,里面的人跟那玩意长得一模一样,还有个白发的像巫婆一样的人。你要小心,万一他不是你的什么意志,而是存在了很久的什么东西的话就不好了。


斑开始对黑绝产生怀疑,回忆起黑绝引导他做的事情,意识到黑绝有可能是在利用他。他想知道黑绝的目的。而黑绝其实没走远,听见了他们的谈话,认为小扉间已经是动摇斑的存在了,而且还让斑产生了疑心。他认为要早点除掉小扉间,而且看起来斑非常重视他,如果他死了,斑说不定就开轮回眼了。于是他找机会要下手,但是却被斑蹲了个正着,但是赶到得有些晚,小扉间已经被黑绝抓到手,生命攸关。斑明白了黑绝确实是在利用他,对所谓正确的道路,也开始拒绝相信。此时扉间设计的机制起了作用,他的记忆封印解除了。


扉间没有选择马上恢复大人的身体,而是偷偷在苦无上印了个飞雷神印,趁黑绝不注意的时候丢出去,总算挣脱了。黑绝开溜后,斑过来捡起那个苦无,看见了上面的飞雷神印,神色复杂地说:你这么早就会这个忍术了吗?扉间对这个结论目瞪口呆。


斑把他抱起来检查伤口。伤口在背部,斑给他弄来了草药,挤出汁液涂在伤口上。扉间全程冷汗涔涔,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恢复大人样子比较好。


斑给他上好了药,整个人有些颓丧地靠在树底下。他现在知道黑绝都是骗他的,月之眼也不打算再去实行,整个人好像突然失去了方向一样。扉间静静地跟他坐在一起,好久,才听见斑说一句:去木叶的路是那边,你走吧。扉间拉住他的袖子说,你还要去找什么正确的道路么?为什么不从现在已经有的东西的基础上,慢慢把它变成你想要的样子?斑把头靠在扉间小小的肩膀上,说,我做了伤害木叶的事情,柱间也已经死了,那里没人再希望我回去。扉间抱住他说,如果我说我希望呢?


斑感觉到扉间的气息变化了。他变回了原本的样子,手还抱着斑的肩膀,脸色有点发红。见斑一脸难以置信,他赶紧收回手说,你要是生气就打吧,别打死就行。斑笑了出来,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幼稚呢?扉间道,你别管幼不幼稚,这不是有效就行了么。


那,你打算让我回去之后干什么?


在我走错方向的时候把我拉回来就好了。扉间这样说道。


过了一会儿又说,我会努力成为下一个大哥的,不管是在村子的建设上还是对你…对宇智波的态度上。


斑哼了一声:那你别到时候又翻脸不听我的。
扉间切了一声:我也是有自己的判断的好么?当然也不会什么都听你的。不过,什么都可以讨论一下,我会努力权衡的。


斑注视他良久,叹息一声:扉间啊,你还是小时候好看,长大了变丑了。


扉间:啊?!你想打架吗?你以为你现在很好看?!


斑:哟,说我受伤了会心疼我的是谁?


扉间脸上一热,斑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向他伸出一只手。扉间嘴里抱怨了一句什么,抓住他的手拉着他站了起来。两人一下子贴得很近。


这种时候,除了接吻,已经没有别的要紧事了。



end

评论(20)
热度(92)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