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胜|主胜出】绿谷出久的复活

出久并没死,标题欺骗系列。

主要描写是胜出,但是轰出不少,结局是双方都he。不蹭轰出tag。

大三角群国王点梗2,玥语太太的梗

又名:你在你不在的街道




-


今天的绿谷出久有点不对劲。爆豪这样判断。

半夜里忽然爬起来看明天的行程表,偷偷摸摸打开台灯去翻日记本,仿佛不记得自己昨天干了什么一样。他睡眼朦胧地爬起来问他怎么了,再吵他睡觉就把他丢出去,却被环着脖子抱住,带着一脸想哭的表情摇摇头,提议两人回床睡觉。

不过,露出那样的表情之后还没有哭,倒是和这几个月的状态差不多。

某些事情发生之后,英雄人偶仿佛失去了哭的能力似的。哪怕再痛苦,也掉不出一滴眼泪来。

就像是,感情已经死掉了一般。

爆豪胜己不明白他的废久又出了什么事,问了也不肯说。只埋在他的怀里,抱得太紧导致他呼吸都有点不通顺,黑背心的背后也被用力地抓着,感觉像是在挤水。

他低头亲了亲那头卷发,用手在他背后慢慢拍着——这一点都不像爆豪胜己。不过在英雄人偶严重失眠的那段时间,这个方法稍微改善了他的睡眠,大约是那时候养成的习惯吧。

「睡吧。明天给老子说清楚。」

「嗯……晚安咔酱。」

绿谷出久安分了一会儿,又认真地补了一句:

「咔酱今天很温柔。谢谢。」

「……」爆豪胜己掐了他的脸一把,「温柔?!再不睡觉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捏爆你?」

「咔酱好疼疼疼疼……」

他抱着他的手臂求饶,才没肿成大饼。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爆豪发现绿谷已经醒了,正背对着他哒哒哒地点着手机。他从后面抱过去,看见他竟然是在查地图,好像把怎么去事务所给忘了一样。

绿谷吓了一跳,然而良好的职业素养让他喜怒不形于色,动作堪称冷静地按了一下锁屏键。爆豪无奈又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把他推远了一点:

「装什么装?」

绿谷出久愣神,挤出笑脸来抱怨:

「咔酱你对我还这么敏锐?」

爆豪胜己指指他的心脏的位置。

「这可是职业素养。你刚刚心跳都漏了一拍了,我感觉得到。」

「嘛…那我这不也是职业素养吗咔酱?」

他嘴硬反驳,却被爆豪整个翻了过来。原本以为会落到身上的拳头巴掌都没落下来,反而是爆豪像母鸡展开翅膀包着小鸡似的抱住了他。

「咔酱,好热……」

他忍不住抱怨道。

「废久就是废久……话说,你打个电话请假吧。」

「诶诶?不用啦我又没什么事……」

「你这个状态,是想出去送死的吧?」

「诶?」

绿谷很小声地感叹了一句「不愧是咔酱」,转而把手机递给他,语气像是恳求一样:

「既然如此,咔酱帮我请假吧?」

「哈?」

「因为……由咔酱来说我生病了的事情,会显得比较可信吧?」

爆豪胜己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接过手机,找到他的上司的电话,打了过去。再接着,又给自己的上司打了个电话请假。

「咔酱为什么也请假了?」

绿谷出久表示怀疑。

「然后把你丢在家里?」

爆豪胜己又掐他的脸,掐得他直叫唤,眼泪流了他一手。

「说吧,怎么回事。」

哦呀,审问开始了。

「什…么怎么回事啊?」

绿谷表情滴水不漏,自认为从语气到牙齿都武装得不错。

「还跟我装?你刚认识我吗?你会忘记事务所在哪,甚至不知道自己上司是谁,要我帮你打电话?」

「……咔酱好凶!」

绿谷出久轻微地嘟起了嘴。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学会的,在爆豪胜己面前油嘴滑舌,甚至会装乖卖萌。通常用在受伤出事了,爆豪胜己质问他为什么这么蠢的时候。

「别给老子转移话题!」

然而还是被发现了。好难缠。

绿谷伸开手臂索抱,语气轻快自然:

「要我回答有代价的哦?」

爆豪一脸老大不乐意,还是任了。绿谷抱上去,手臂包着他的躯干,下巴挂在他肩膀上。抱着抱着,突然又借力半跪起来,也不放开手,就一点点地把脚从后边挪过来,紧接着欢呼似的用双腿圈住了爆豪的腰。

「哈——」

他深深地在那件黑背心里呼吸。气味进入他的气管,进入他的肺泡,随着血液在他的全身流动。

这让他感觉舒畅和安心。

「想要?」

爆豪挑了挑眉。

绿谷出久嗯嗯呜呜地发出奇怪的声音,又不是拒绝又不是同意。

「老子不会跟不是废久的废久上床。」

绿谷出久被推开了。

绿谷出久叹了口气。

爆豪胜己太敏锐了,果然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瞒着。

「我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个性。」

爆豪随意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

「不过我估计过个一天半天我就回去了。」

「哦。」

爆豪胜己脑子转得快,大概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某个世界的出久跟他的出久交换了,身体倒是没变,精神层面上算是另一个出久。

但他仍有疑点:

「那你直说不就得了,干嘛藏着掖着。我又不会打死你。」

「哎呀这种交换灵魂的个性肯定不会太久啦我也不想让你担心……」

「你现在哪儿让人不担心?啊?」

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又委屈地扁了扁嘴,想起昨夜他那悲伤的表情来。

爆豪胜己的敏锐程度是99,如果非要评个分的话。但是对和绿谷有关的事情,这个评分应该上到200。

「你那个世界的我,出什么事了?」

绿谷出久微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

爆豪烦躁地抓头发:

「哭也可以,反正我会往死里嘲笑你的。」

「咔酱好过分……」

绿谷出久的眼泪还是流不出来。他艰难地掰着难看的笑脸,眼睛干干的。

「一个为了我而死的大笨蛋,还说这么过分的话。」


两人虽还面对面抱着,空气却凉了下来。

「……我死了?」

「嗯。大笨蛋!」

爆豪胜己几乎要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我猜你现在跟那个死阴阳脸住在一起。」

绿谷出久马上不肯说话了。

「怎么不说话,嗯?就你这点心思,还怕我猜到?」

爆豪已经尽力在克制了,可是听起来还是很凶。

绿谷出久推开他,不肯抱了。爆豪也没挽留,脸上的表情很严肃。无论是谁听说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死了,心情都不会好。

「不过,如果我真的死了,他对你够好也行。」

哦呀,以前他可从来不说这种圆滑的话。

「咔酱还真是变了呢……」

绿谷出久小声地感叹道。

他听见爆豪重重地叹了口气:

「变得最多的,难道不是你?」

绿谷出久呜呜两声打算蒙混过关,又忍不住伸出了手,更加紧地缩在爆豪胜己的怀里。

「虽然这样好像背叛了焦冻一样……但是还是好想抱咔酱啊……」

他又露出了快哭一样的表情。

「也许这次回去了之后就再也抱不到了……」

爆豪胜己静静地任他抱着。

「要是可以抱整整一天就好了……」

「你还在做梦吗?!」

爆豪对这种小孩子似的发言,一般都是零容忍。


爆豪胜己在厨房里煎了蛋和火腿,夹进烤过的面包里。一份铺了芝士,一份加上黑椒,用小刀整整齐齐切成两个三角,摆到桌上。

绿谷喝着他的牛奶,喝出一圈白胡子。爆豪处女座病犯了忍不下去,伸手过来用力一刮。

「你当你还小啊?」他气冲冲地擦了擦手。

「在咔酱面前撒撒娇又不会怎么样。」

很好,绿谷废久越来越死皮赖脸了,到底是跟谁学的,老子现在就送那个人去见佛祖。


两人安静地吃早餐。

爆豪把他的三明治吞掉之后,看着绿谷盘子里还剩的一个大三角,有些出神。

「废久我问个问题。」

「嗯?」

「要是我没死,你当时会选谁?」

「……」

绿谷出久一瞬间简直想丢下三明治就跑,被爆豪胜己一把抓住手臂拎回来。

「我不能不回答吗?」

他可怜兮兮地说。

「那就是两个都。没错吧?」

绿谷出久低下头不敢说话。

「……废久,我有说过你很贪心吗?」

爆豪胜己烦躁地端起自己的盘子去洗,洗碗布快把盘子的瓷给搓下一层皮来。

「……我知道。」

「是是,你知道,但你选不出来,对吧。」

他回到他身边,看那家伙在椅子上缩成小小的一团,忍不住用两只冰凉的湿手拍他的脸。

「算了。反正,我也管不到那边的事情。只要你现在是我的就行。」

绿谷敏锐地意识到了什么。

「咔酱,你会这么问,难道这边的情况也是一样……的……」

他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忽然捂住嘴。


-


不好的事情。那件事情。

欧陆迈特已死,新的no.1才刚刚长成。敌联盟的余党被逼得退无可退,竟抓了绿谷妈妈做人质,等着英雄们上来换人。抓走人质的当晚,一条只有声音的视频忽然在网络上疯传:

「听说你们的no.2和no.3都在追no.1,我没看错吧?」

「新的和平象征的屁股,还真是受欢迎呐~」

「如果你们的no.1有空回家一趟,大概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吧?」

「哦呀,我可不是想要你过来把你可爱的妈妈换回去。像这种明知道结局的游戏才不好玩呢。」

「唔……我想想。要是想让游戏的结局变得稍微有趣一点,不如就来下个注吧?」

「我先下注。我赌你们的no.2会代替你过来。」

「诶诶,您说什么?哎呀,您的母亲大人似乎说不了话了,我就替她赌no.3会独自一人过来,怎么样?」
「嘛嘛……先别急着生气。你要想想我的处境。我除了自己一个人,别的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失去不了了,对吧?」

「所以让我死得戏剧性一点也无妨?带走你们其中一个人?然后让大家都看看,剩下的两个人能不能呼——地抛弃那个第三人,毫无芥蒂地在一起呢?」

「哈哈哈哈哈哈,只要想象一下no.1英雄的那张脸!我就好兴奋好兴奋好兴奋兴奋得不得了……!!」

音频在陷入狂躁的笑声中被掐断了。

而结局当然是,有一个人比另一人先了0.1秒钟站出来,说出「我去吧」而已。

而无论是哪边,当然是谁都没有救出来——连同自己。

谁都没有想到,那残余的一人在最后时刻被赋予了AFO,在来救援的英雄出现的瞬间,便剥夺了他的个性,并引爆了整层楼的炸弹。


-


「是一样的啊。」

无论是你无法从我们之中选出一个这一点,还是我们之中有一个人为你而死这一点。

他跟轰焦冻的想法,在绿谷出久身上达到了谜一般的一致。在那个时间点,一个人比另一个人快了0.1秒——于是平行宇宙中,又分裂出了一个泡泡。

于是这两个世界,开始同时朝着相似又不同的方向前进着。


「不过,至少你应该开心的是,现在不用选了。」

「!?咔酱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绿谷出久惊诧地瞪大了眼睛,抓住他的衣领,几乎是声嘶力竭地质问道。

「无论我多么纠结多么没法作出选择,你们之间任意一个死掉什么的,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我不接受!」

他额角青筋毕露,甚至手臂隐隐发出控制不住的绿色闪光。

「难道说,你们两个人当时,都是抱着这种心态去送死的吗!真要是这样的话!还不如我自己去死好了!」

「谁抱着这种心态去送死了?」

爆豪抓住他的手,慢慢地把自己的衣领抠出来。

绿谷出久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里面充满了不信任的光。

爆豪握了握拳头,似乎心有不甘:

「虽然很不爽,但我在这件事情上——跟那个半边脸的想法,是完全一致的。」

「我很能理解他。在听到你说你的世界里是我死了的时候,我更加确认了这一点。如果你不信,等你回去那个世界之后,再问问那个阴阳脸,看我说的对不对。」

「——我们都,只是再也不想看见你那种表情,罢了。」


爆豪胜己鄙视自己的懦弱,即使是0.1秒的差距也好,他也实实在在地比轰焦冻多懦弱了0.1秒。

为何当时先站出来的不是他呢,即使知道了那个平行世界的情况,他也还是无法原谅现在的这个自己。

他反而有些羡慕那个死掉了的自己。多么的干脆,多像爆豪胜己啊……如果那个才是真正的爆豪胜己,那现在存在于此时此刻的到底是谁呢?

他一点都不庆幸自己迟疑的那一下,导致他和轰的争夺中赢的是他。

他到手的是一个破烂不堪的废久,一个忘记怎么哭,只会假笑,只剩下no.1的驱壳,丢弃了他们过往的一切的废久。

真正的废久在那一场战斗中已经死去了。

而今他有些感慨,也许是他让「废久」复活的愿望感动了苍天,才得来这半天奇幻的交换时光,让他为这个绿谷出久解开心结。

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相信轰焦冻。他相信那边的轰焦冻,也会像他一样,给出久解开心结。

想说抱歉。替那个世界的我,抱歉自作主张地死了,抱歉没有陪你到最后。最后却又没什么能抱歉的。再重来一次,也只是再一次争夺那0.1秒的差距而已,两个人的爱都是不会变的。

他俯下身,用力地、带着铁味似的抱住了绿谷出久。那人颤抖着回应了他。


「放过自己吧,废久。」

大概有情终能得到原谅,绿谷出久无法不原谅爆豪胜己。也终于肯原谅自己,不再把爆豪胜己的死亡当成他人生中最大的失败和过错,也终于放弃再用这种理由自我惩罚。

等回去了,一定要好好跟轰君道歉。这几个月来的状态,他一定很担心吧。

是该结束了,这种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


-


这天的半夜,他的废久回来了。回来就乒乒乓乓地把他吵醒,掰着他的脖子说我回来了咔酱,快醒醒我想吃夜宵。爆豪胜己忍得牙床都快长出肌肉了才把怒火忍下去,摔门出去厨房煮鸡蛋面。

绿谷出久这一趟回来,脸皮仿佛比原来还要厚上许多。他从后边把脸埋进爆豪的肩胛骨中间,手在爆豪的腹肌上抓来抓去。爆豪烦不胜烦:

「有什么屁快放!」

「诶——让我先抱会啦!」

爆豪烦躁地抓抓头。

「见到那个半边混蛋了,高兴死你了吧?!」

「哪有很高兴,我可是久违地跟轰君大吵了一顿……」绿谷出久顿了一顿,在心里补了一句:「不过,总算是什么都想明白了。」

「不说这个了,咔酱,你有跟那个我做那种事吗?」

「哈?!才不会做吧!明知道那不是你,当我是傻的啊?」

「诶嘿嘿~」
绿谷出久高兴地抱紧了他的腰。

「笑得蠢死了!还有抱那么紧是想勒死我吗?!——最重要的是,你没被那个半边混蛋推吧?!」

「轰君可比你温柔多了!」绿谷出久气鼓鼓的,「放在当初我一定会——」

爆豪胜己关掉火,手在围裙上擦了擦。

他转过头来,表情凶恶:

「会什么?选他?!」

绿谷出久自知说错了话,低下头不说了。按照以前,要是他在爆豪面前说了轰的半句好话,爆豪都一定会生气,然后跟他冷战半天。

结果出乎意料的是,这次他没有。

「啧,真是服了你了……快吃了回去睡觉!」

他深知现在讨论这个话题并无任何意义。这个世界的轰焦冻已经把绿谷出久托付给了他,他总该好好负起责任,找回那个完完整整的、活的绿谷出久。

他在他旁边坐下,叹了口气。

「想去看他的话,明天带你过去。」

「诶?咔酱?明明以前可是很……」

小心眼三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爆豪给吼了回去:

「我以前看起来很小心眼吗?!」

爆豪一个大手差点把他按进面里,「再多嘴一句我就把你从窗外丢出去!」
绿谷出久愣了数秒,开始拼命点头,接着马上抓起筷子,大口大口地吃面。面里明明没放辣椒,可他就是眼泪稀里哗啦地掉下来,不断地掉下来,滚进面汤里,滚落在爆豪的手背和双唇之间。


fin



原梗描述:两个世界,一个世界的出久和轰总在一起了,另一个世界的出久和小胜在一起了,然后这两个世界的出久互相交换。



评论(21)
热度(108)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