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何何

首页 UAPP 私信 有问题问我 请投喂我! 归档 RSS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04

☆文by若何
☆爆肝冒死更新,上文点头像

重修版本:
04 50%胜欲

爆豪跟绿谷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意识到他们必须进行链接的,但他也不敢说。

他无端想起了某个夏天,某个伤痕累累的人,某个像小鸟一样扑向他的怀抱。

他没有回应那个怀抱,因为那时他们就要分开。爆豪进塔三天,学的第一课就是当断则断,与其确认相爱之后相恨无绝期,不如一开始就砍断。伤口总会愈合的不是吗?

但他也实在想不到绿谷就这样回到了他的身边。他陷入矛盾,囿于回忆,又不愿再让数值并不匹配的向导近身,决定要学通行和天喰,证明他爆豪胜己不需要什么向导。他生日那天,绿谷鼓着勇气过来打招呼,他动摇了,想要检验绿谷是否有能力站在他身边,说要跟他打一架。结果发现他还是那么的弱小,根本不适合来这种地方。爆豪失望之余,告知绿谷:我们没有可能了,滚吧,别再让我看见你。

所以他才会如此矛盾:现在他必须要靠这个被自己亲手推开的家伙来度过难关了。他一旦走神,就会被踢翻在地,以前打的架跟这比起来就像是在过家家。而且绿谷的状态也不好,他只能坐在狼背上,一边努力维持平衡,一边躲避攻击。

他恐惧输;但他仿佛已经看见了输。如果和绿谷配合得不好,那就是输定了,没有别的结局。

相泽这个老贼!

爆豪心里骂了两句魔鬼教官相泽,忽然看见绿谷正犹疑不定地抠着衣领。绿谷有个坏习惯,想到什么却不敢做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抠衣领,就差把想法写在脸上了。

爆豪咬牙切齿。胜利比面子重要,这点他很清楚。

他不想管这么多了,他想赢。

感情问题在战场上不能算是问题,之后算账也不迟!

 

“废久!跟我链接!”

“什么——啊!”

 

绿谷还在想着怎么跟他开口,怎么也没想到反而是爆豪先提出来,顿时措手不及,从狼背上摔了下去,吃了一嘴沙子。等他从地上爬起来,才发现四周已然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唯剩风尘沙沙的声音。

不知是谁,首先打破了寂静,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感叹:“他俩果然还没……接过吻啊!”

“我靠!还没链接就这么难对付了啊!”

“喂!这么说来——不能让他俩亲上啊!”

哨兵们瞬间哗然一片,开始分头追之。绿谷吓得纵身一跃,又回到了狼背上,下意识赶着爆杀王朝远离爆豪的方向跑远。爆豪见绿谷反而被他吓跑,顿时气得又骂了句粗话,无奈身后来者汹汹,不得不也抬脚跑远。很快,两队人马各自把爆豪和绿谷逼到训练场的两个角落。

爆豪隔着整个训练场跟他喊话:“行不行啊!你他妈倒是出个声啊!”

绿谷手足无措起来,又是摆手,又不知是摆给谁看,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微弱的“好啊”。要不是爆豪强化了听觉,这句话能被听到才叫有鬼。

他恶狠狠呸了一口,背对着追来者蹲下身。训练场另一头,爆杀王也矮下身,面对围着训练场的铁丝网,一人一狼同时做了个起跑的姿势。

“跑!”

爆豪一声令下,与爆杀王同时起跑。他们方向相反,箭一般冲向训练场边缘的铁丝网,然后腾空而起——铁丝网瞬间被由下至上地跺出七八个凹坑!

所有人忍不住抬起了头。太阳正好从云后钻出来,小鸟的影子落在他们的眼睛上。

相泽像是终于等到了他想看到的场景,嘴角微微上扬。

载着绿谷的爆杀王,与爆豪同时腾空而起,跳向训练场的中央。它们在空中完成了相遇,几乎是一瞬间,爆豪就坐在狼身上了。

“废久,”爆豪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他的耳侧,他问得又快又急,语气像逼婚:“你想好了?”

绿谷手忙脚乱,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舌头:“想……想好了!不、不过,小胜不会杀了我吧……”

爆豪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掐住他的下巴拧了过来。

“记得链接的要领吗?一起想:要赢。”

坠落的失重感,和爆豪的呼吸一起挤过来;嘴上的伤口被温和舔舐;一条陌生又渴慕已久的舌,强硬且生疏地伸进来攻城略地,带走他本已枯涸的唾液之时——

绿谷猝不及防地忘掉了一切。

大脑一片空白,几乎装不下那一瞬的欢愉。

他慌张地回过神来,心想,完了,我分心了,链接会不会不成功?

可飘飘荡荡的两簇精神触须之中,有两条特殊的触须,已经找到了对方。它们在虚空中缓缓地重叠、交缠,最后互相连通。

一座大桥,忽然在精神域的边缘出现。小木偶在属于它的草原上,嗅到了一丝来自冰原的清新。

 

绿谷没来得及想明白,为什么他忘记了要领还能成功链接,因为下一个瞬间爆豪的声音就凭空跳进了他的脑子里:「要是敢乱想,老子杀了你。」

「不敢不敢……」

绿谷的眼前忽然一片湿润模糊,他连忙捂住嘴,可手心底下的嘴角却忍不住在笑。

 

不好了……

我似乎,很高兴。

实在是太高兴了,所以眼泪快要掉下来了啊……

 

这几句心里话没关紧,爆豪听得明明白白。他抬手给他一记爆栗:「叫你别乱想,老子全听到了!」

「抱、抱歉!!」绿谷一边道歉,一边捂着被敲肿的脑袋,仍旧忍不住笑意,「我……我有点太高兴了……」

「有什么好高兴的,你个童贞!」

「童贞什么的……小胜难道不是吗!」绿谷瞪着眼睛反驳。幸好他们是依靠链接来交流,要是被相泽听见这些话,非把他们开除送回家不可。爆豪有些受不了他不断传递过来的高兴的信号,落地后立马起身走开。绿谷见身后大军又至,也赶紧跑起来,只是最后一瞥,瞥见爆豪通红的耳根。

什么啊,明明他也不是很讨厌……

绿谷拍拍自己熟透的脸颊。不能再想了,必须开始考虑作战计划!

 

绿谷快速分析着状况:他的屏障只能坚持十分钟,但要先人一步张开;张开的时机,需要爆豪强化视觉,抢在别人之前意识到相泽何时发信号。

「小胜,能拜托你留意相泽老师什么时候发信号吗?」

「不然你还想靠谁?」爆豪没什么好脸色,「不过我也坚持不了多久,万一信息过载就……」就容易暴走。对哨兵而言,暴走就是死亡,没有回头路。

「知道了。」绿谷连忙接上话,「所以我想,能不能推测出相泽老师准备什么时候发信号?」

「你记得昨天邮件上写的训练目的是什么吗?」

绿谷闭上眼睛努力回忆了一下。

「好像是训练各哨向组合的精神攻击、精神防御的配合作战能力什么的!」

他俩不约而同地想起来,上课时老师有讲到过,这一届哨兵向导平均能够坚持使用精神能力的时长约为15分钟。从安全的角度考虑,相泽大概率不会早于最后15分钟发信号。以往的训练中,也极少让他们使用精神能力超过10分钟。

他俩没敢放松警惕,但依然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果然不出所料,还剩十五分钟时,相泽依然没有发信号。爆豪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强化了视觉和听觉,一边跑动一边注意相泽的微小动作,他有足够的信心在相泽发信号的前一瞬间就通知绿谷张开屏障。

但很快,爆豪就感觉到一阵阵的透支。长时间强化五感对哨兵而言是很大的压力,他们必须忍受比平常多十倍的光线和噪音,更何况爆豪本来精神状态就很差。

偏生相泽明显感觉到爆豪的不对劲,开口提示了一句:“安全为重。任何一名哨兵出现暴走的迹象,会立刻结束训练。”这明显就是冲着他说的。

绿谷小心翼翼地提议道:「要帮你疏导吗,小胜?这样太容易过载了!」

「滚,不要。」

会排斥的,你会受伤。

「小胜你相信我一下啦,好歹我潜力评级有S!」

「你潜力评级S?真实评级呢?」

「现在还是A Minus……」

其实有A已经不错了,我才刚进塔三个月好不好!但是绿谷不敢说,爆豪也不想听。

「那就闭嘴。」

绿谷急起来:「可是小胜再这样下去……」

「闭嘴!」

爆豪果决地打断他,他的十倍强度的视力和听觉,比任何人都敏感地捕捉到了相泽张开嘴,准备说话的一瞬间!

 

「——屏障!!」

“——精神攻击允许!”

屏障像气球一样瞬间张开,把在下一瞬间同时到达的数千根精神触须,挡了下来。

大地竟也为这一瞬屏息,训练场上霎时扬起一阵无穴之风。

 

高强度的屏障,能够把实体也排除在外。绿谷在那一瞬间,以自己为中心、地面为边界,清出了一块半径为二十米的半球体。

周围一下子没有人了,爆豪终于得以喘息,却连用精神触须去反攻都做不到。他踉跄两步,一下子跪倒在地,猛烈地咳出几口血沫。

“小胜!”绿谷连忙跑过来,也跪在地上,扶着他的手臂。那上面全是未褪尽的青筋和虚汗摸起来一片滑腻。绿谷的心揪了起来。

“别吵……”

爆杀王焦躁不安地吼了几声,前爪后爪一起原地刨土。

爆豪一脚踩在了暴走边缘。相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这边,准备随时停止训练。

 

绿谷跪着挪过来。可能是刚才那个吻给了他勇气,他生平第一次大胆地把脸贴到他胸膛上去,问他:「小胜,现在轮到你相信我一下了,好吗?」

象征着狂躁的快速心跳,咚咚地疯狂敲打他的耳膜。爆豪不回答他,甚至没有力气把他推开,反而将他当做支撑。既是透支,也是默许。

绿谷忽然自他怀里抬起头,笑了笑:

「哎,小胜,接下来这件事要是我做到了,你就得承认我的实力,怎么样?」

「什么?」

「我想……一边撑着屏障一边帮你疏导。你稍微忍耐一下,不要排斥。真的,很快就好……」

爆豪闭上眼睛,信息过载的压力逼迫他放弃思考。绿谷的精神力开始轻轻地,像流水一样,从与他接触的皮肤里、互相碰触的精神触须中传递过来。信息过载造成的眼压和头痛,正在缓慢消失。

 

而此时,相泽正锁死了眉头,紧张地见证着这一切。

他的本意只是想看看绿谷能不能成功给爆豪进行疏导,所以才提出对他们两人如此严苛不平等的训练。结果两人竟然当场进行精神链接,并且还成功了,这已经是相当惊喜的收获了。

但此时,一个传说一般的景象竟再次出现在眼前:由精神触须融合而构成的屏障,此刻竟向内凹进去,伸出了几缕反向触须,缠绕在爆豪的那团乱糟糟的耳机线之上。

一根一根,穿针引线般,解开一个又一个死结。

在全力张开屏障的同时,还能伸出触须为哨兵做疏导。上一个能做到这种事的向导志村菜奈,已经捐躯整整二十年。

志村菜奈此人,仅存在于欧尔麦特的描述中,就连相泽都未曾见过其本人。

绿谷出久,你打算带给我们多少惊喜才罢休?

 

爆豪在经历数分钟的疏导后,状态几乎完全恢复。他像是还不习惯如此轻松一般,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情。

“这感觉,真厉害……”他转了转颈部,感觉神清气爽。然而他刚刚站起来,绿谷便腿一软,直接趴了下去。

“你还真行。”爆豪难得开口夸人。绿谷擦了擦脸上的汗,还得意地笑了几声。

爆豪活动活动筋骨,看了眼外边虎视眈眈的进攻者们,把绿谷拎起来丢到狼背上:“喂,帮我看着背后。你还行不行?”

“……好。”绿谷又擦了擦脸,“有一些我挡不住;你只管对付那些钻进来的。”

爆豪使用触须展开反击的时候,绿谷的屏障不可避免地开始变弱。虽然还能挡住大部分B级哨兵的攻击,但对A级哨兵的攻击基本拦不住。这一事不能告诉爆豪:其实他已经超过极限了,现在能撑多几秒钟都看运气。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距离结束也不过半分钟时间了。

 

一定要守好啊。

小胜第一次把身后交给我,第一次真正与他并肩作战!

 

绿谷的意识开始有些迷糊的时候,一条触须钻进了屏障,狠狠地朝着爆豪的后脑勺飞去。爆豪听闻风声,立马回头要躲,却看见了……一只羊。

羊替他挡下了这刁钻的一击,顿时惨叫一声,扑的一下,化作光尘消失了。

绿谷的精神域,由于精神体遭受直接攻击而大面积损毁。和绿谷链接的那条触须,也在午前的阳光下,像坠落的高脚杯似的,“啪”——

支离破碎。

 

“——爆豪·绿谷组胜利,训练结束!”

绿谷听不到。他昏迷在狼背上。


tbc

评论(34)

热度(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