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若何_cp23双日B37

小英雄和东离同时沉迷中!
【mha】
胜出,胜出♀
雷出久弱化、黑化、qj、mob
轰右。夜轰,父轰,霍轰。可轰百。
轰出无感不雷。大三角已毕业。
切右。切♀大喜。可切芦。
【东离】
殇all,主殇凛、殇浪。可殇杀、殇丹。
备注lofID,眼熟者可进唠嗑打卡群162172056

【胜出|哨向】百分百默契14

☆文by若何

☆爆豪同学教你如何吃鸡(x


重修版本:

14 50%普适


由于爆豪带了个坏头,开往训练场的大巴上一片鸡鸣狗吠之声。午夜虽明令禁止再把精神体放出来了,可是夜晚的冰冷和寂寞,对于这帮刚和自己的向导陷入热恋期的孩子们,还是太过深重。

爆豪半夜也觉得太冷,还是决定把小羊叫出来抱着。侧头一看周围,精神体是猫狗的,基本都被叫出来抱着睡了。芦户竟然抱着切岛那只巨大的红毛公鸡,吓得他醒了一醒;再隔壁,居然还有头顶上挂一只紫色蝙蝠的,这是上鸣。

爆豪白着脸摇摇头,心想明早肯定很不好过。果不其然,第二天天蒙蒙亮,芦户抱着的鸡先把全车给叫醒了。午夜绿着脸从副驾驶站起来:

“昨晚睡得可香了吧?!都给我起来跑圈,今早十组绝地求生!”

 

哨兵丛林特训的绝地求生,就跟绝地求生的游戏差不多:同届二十名哨兵互相残杀,只有活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场地内散落着沾有颜料的软刀和BB弹及各类枪械,沾上颜料即为出局;按照存活时间和击杀人数计算成绩,排名倒数的人晚上要加训。

爆豪从来不怕这种训练:他在前面的三年,这类训练已经做了不少,而且以前可从来没有绿谷陪着他。爆豪不仅知道什么地方有可能藏有武器,熟悉每种枪械的射程,甚至还知道近身战时候小刀上的颜料可能会溅到身上。对于这群第一次参加绝地求生的奶猫们,爆豪可没打算在五局之前把第一名让出去。

五局之后,午夜终于宣布中场休息,大家集中在林子的中央,听午夜拿着笔记本电脑念目前的排名。

“……芦户三奈,十五。上鸣电气,十四。……”

午夜念着排名,芦户跟上鸣一人鼓起一边的腮帮子,丧气地对视了一眼。

爆豪倒比他俩还要烦躁:不知道是爆豪手气不好还是午夜布场的时候有意做了调整,他找的地方居然一把能用的枪都没有,五局下来有四局是靠近身战赢的,赢得有惊无险。更甚者,第一局爆豪只用了十分钟就解决了最后一个,到第五局居然用了半小时。爆豪意识到大家的适应速度很快,每一局都比上一局难,心里难免有些不爽。

“爆豪胜己,第一。虽然你五局都赢了,但我还是要说,你心态太浮躁了。第三局决胜圈你在干什么?一分钟能解决的事拖了五分钟?”午夜明显对他这个表现不满意,开始挑刺。

“啰嗦死了,不要你管!”爆豪浑身都是刺,就打算让她没处挑起。

午夜知道自己对他起不了任何安抚作用,再说他他只会变得更浮躁。于是午夜指指他的脖子:“你自己处理一下。”

“烦死了!”爆豪一下子就蹿到更远的树上去了。他平生最讨厌别人指点江山,又明白自己不能继续浮躁下去,只好从衣服里掏出向导素瓶子做的项链,颠来倒去地把玩,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凑在鼻子间嗅一嗅。

 

真特么希望废久现在就在老子这里……

 

爆豪还没想好要不要跟绿谷出久打个“电话”,午夜那边就砸了个重磅炸弹:“剩下的五场,我给你们倒数十名一个不用加训的机会。要是谁能近身,注意是近身战,把爆豪胜己击败,今天就不用加训。”

爆豪一下子从树上跳起来:“以前可没这种规定!”

午夜抠了抠眼角:“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她的意思很明显了,在这里她就是规定,反对无效。

哨声一下子就吹响了。爆豪还没来得及把瓶子塞回衣服里去,就不得不赶紧逃走。这一局勉强熬到赢,刚上缴了上一局的武器,下一局又要开始。其他死得快的人都有休息的时间,只有他几乎从没休息过。

爆豪觉得身体简直被掏空了。还好这局捡了把狙击枪,他早早占领了一处高地,狙击掉数人后,场内播报提示只剩三人。爆豪猜到剩下两个人会联手,而他的位置已经暴露,不如出去跟他们近战。

反正近战来几个一起都打不过他……

正这么想着,一旁的草丛里果然冲出一只上鸣,拿着软刀朝他冲过来。爆豪轻松躲过几招,把上鸣脸朝下摔在地上,一刀解决掉,却没留意到他已经被逼到了一个布满藤蔓的地方。

“芦户!现在——!”

芦户应声抬起一根藤蔓,爆豪立马被绊得一个踉跄,然而芦户的位置也马上暴露了,爆豪的软刀子下一秒就飞到了她脸上。

“第八局结束,爆豪胜己胜利——”

“啪!”

爆豪向前摔倒在地上。胸前突然刺痛,像是什么东西的碎片扎了进来。丛林中忽然充满了令所有哨兵都感到轻松的柚子味。

 

哨兵们纷纷寻味而来:

“这是……绿谷的向导素?”

“好好闻……”

“午夜老师,这个好像比你的管用哎!”

“真的吗?我也来……真的有用诶!”

“爆豪!你也太幸运了,居然让你遇上了绿谷!”

“真的好像对我们所有人都管用!午夜老师,你的神话又要被打破啦~”

爆豪看着碎掉的瓶子,心里忽然充满了不好的预感。

 

“绿谷同学,打断你的训练很抱歉。但我有个录像不得不让你看一下——”

吉川博士打开了电脑。屏幕里是一段监控录像。

录像里能看见十多个房间,里面的每个人,都在这个小小的监狱里不断地尖叫,不断地痛哭。

有些哨兵,甚至像是感受不到痛苦一样,不断地敲着墙壁,直到血肉模糊。

绿谷低呼了一声:“这是什么?!”

“每个塔的最底层,都是这些失去了自己向导而暴走的哨兵。”吉川摇摇头,“现在让你们知道这些实在太早了,但我不得不跟你解释清楚。”

结合后的哨兵,如果失去向导,大多会立马陷入暴走,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然后走向死亡。没有当场死亡的,会被带回来,关押在这个地方。

但一般也活不过三个月,非疯即死。

“我们一直在研究能不能救回他们的性命,所以每次做了向导素提取之后,就会留出一小部分到这里来实验,你看……”

监控里出现了吉川本人,她拿着十多个小试管,一个一个地打开再关上。打开到其中某一个的时候,发狂的哨兵们忽然明显地慢了下来。

吉川按了几下快进。“这是那天晚上我找你又抽了一次血之后。”

这次她带进来一个更大的试管,打开之后效果更明显了,有一名哨兵甚至短暂地恢复意识,清楚地说出了一句话。

“这是他……第一次清醒地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他进来已经有两个多月了,他很快就会……”

吉川忽然说不下去,语尾变得颤抖。

绿谷到这里已经明白了:

“是我的向导素……是吗……?”

“你或许能救他们。”吉川在探询他的意见。

“需要我做什么?”

“为我的研究提供素材。如果有足够的你的血液样本,我可以做出与你的向导素一模一样的替代品,量产之后,说不定就能够救回他们的性命……”

 

绿谷的脑子里出现了爆豪数次差点暴走的样子。

爆豪对他说,任何时候必须优先保全自己。可是,爆豪的想法未免过于自私:如果能够对所有哨兵起作用,那他们的利益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而且,要是真的有这项技术,那么爆豪以后万一失去他,也不会有危险。

他突然想要反驳爆豪;这可能是他第一次用行动反驳爆豪。他的善意、他的所有知识和教育,都在叫嚣着让他反驳,想要告诉他,不想被这样小心翼翼地保护,也不要再做襁褓里的婴儿了。

吉川像是忽然降临的魔法使,给他远远地指出了一条路,问他:

“你愿意改变‘哨兵不可独活’的魔咒吗?”

 

绿谷的回答是卷起袖子,朝她伸出了手臂。


tbc

评论(42)

热度(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