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泉篇】幼稚就是和你在一起02

  想到什么写什么,没有时间顺序也没啥逻辑。是为了卖萌而存在的文。宇智波家和千手家很好很和谐。有挺多的柱斑,但这篇主要讲扉泉的故事。

  前篇走头像,或者戳奶球tag

  

  

  02

  

  扉间在斑的床上醒过来的时候,天刚好大亮。他抬起昨晚因为哭而变得肿大沉重的眼皮,看见小泉奈在他身边缩成小小一团,眉眼还皱巴巴的,丑得要命。但是扉间也没想着嘲笑他,他想,自己小时候也约摸是这么个状态吧,并没有很好意思去笑。扉间从小就是个顶认真的人。

  他摸了摸泉奈怀里的毛领,这才发现泉奈其实没有抱着毛领不放手,小小的爪子抓住的是扉间的衣袖。这么一来似乎昨晚泉奈抢他宝贝毛领的事情,也不是那么令人委屈了。

  他翻个身,发现床头有两个脑袋。一个是西瓜头,一个是跟他挺像的炸毛。那个炸毛窝在自己哥哥怀里头,小鸡啄米似的点着,自己哥哥好像睡得也不太安稳,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来,好像在抗议。

  “咔嚓”。

  扉间正觉得眼睛被阳光刺到了,眼皮也很重,翻个身回去,手一伸就把泉奈抱近到怀里,迷迷糊糊睡了个回笼。他并不知道他爸爸和泉奈他爸爸拿着相机跑进来就是一顿拍,拍够了跑出去,把照片发给他们妈妈。要是他年纪再大一些,知道将来这件事会成为笑柄,他现在就该跳起来把相机吃了。

  斑在柱间怀里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腰酸背痛脖子僵硬,还有些发冷。他小范围活动了一下骨头,接着往柱间怀里挤得更进去一些,觉得稍微暖点了,便抬起头去找柱间的嘴唇。

  柱间被一顿亲,挣扎着醒过来,看清楚之后也毫不含糊地回吻他。两人黏黏糊糊地亲够了,斑还不太满足,最后舔了一圈柱间的门牙才回来。

  “斑,我们才四岁。”柱间无奈地低笑。

  “我心里可能有一百零四了。”斑淡淡道,站起身来伸懒腰,然后趴到床边去看睡得很香的两个小团子。

  柱间活动一下被压了一整夜的手臂,麻得直发抖。也凑过来,看着两个小团子,手自然地搭在斑的腰上。

  “柱间。”

  “嗯?”

  “我其实没办法完全相信你弟弟。”

  “毕竟他曾经重伤过泉奈?”

  斑不语。柱间知道他承认了,也只好叹息。

  “我这么说不知道你信不信。”他最后还是开口,“四战打完,秽土转生解除之前,扉间跟我说,他被宇智波骗了三回。第三回好像是他当上火影之后的事了,第二回是他得知泉奈的死因的时候。”柱间斟酌一下用词,最后决定不保留地说出来,“他觉得你那么疼泉奈都是假的。”

  斑沉默不语。良久,问,“第一次呢?”

  “不知道。但是我推测跟泉奈有关。”柱间低声说着,努力回忆一些事情。“你记不记得,扉间在战场上没有看见泉奈,还问你泉奈去哪了的事?他回来后跟我说,不可能,泉奈不可能死的。”

  斑微微一哂:“泉奈倒很像是会说出‘我不会死的’这种话的人。”

  他伸手去摸摸泉奈还没长开的头发,却不小心碰到了扉间。扉间一下子抱紧了泉奈警惕地睁开眼睛,看见是斑,又不好意思似的松开手。

  斑的嘴角弯起来。“总之现在,大概还是想相信他试试看的。”

  

  泉奈睡得昏天黑地,一醒过来就是大哭,这回连扉间哄着都没有用。妈妈进来看,发现是饿了,便抱着泉奈去冲奶粉了。扉间半梦不醒,循着奶粉香揉着眼睛到客厅去,却听见佛间爸爸在生气。他大哥小声抗议却被忽视了,最后还是斑站出来,“我打电话找他们来的。昨晚泉奈哭到了十二点多。”

  田岛爸爸看着佛间气他孩子带着弟弟半夜乱跑,而且这罪魁祸首原是自己两个儿子,觉得也不是办法,就对着扉间说:“谢谢你过来哄泉奈呀,不过下次呀就不要走窗了,敲门进来嘛。”

  扉间小小地答应一声,拿着毛领的手藏在背后,怕被佛间看见。

  佛间倒是眼尖,一眼看见了那条毛领,一只大手不由分说把他拎起来:“怎么?还要藏着掖着不给我看见?”

  柱间赶紧帮忙解释,说泉奈也喜欢这个毛领子,扉间就显得有点委屈的事情。扉间本来也没听懂多少,只是看见他爹脸色有点点严肃,想到他爹大概也是要把毛领留给泉奈的,嘴巴一扁就哭起来。

  扉间的哭其实很有特色,他自从会听懂一些话、也会说一些话的时候开始,就极少放声大哭,大概是因为他哥很听不得他哭,每次都给他灌输“谁哭唧唧的就是小女生哦”这种奇异的观念,于是扉间每回要哭就憋着。憋又不很憋的住,只是紧紧扁着嘴眼眶里泪水打转,看起来反而比放声大哭可怜的多。

  这会儿佛间倒也不心软,抽走他手里头的毛领子,指着正在呼哧呼哧吮奶瓶的泉奈,跟扉间说:“说吧,毛领子和小泉奈,你觉得谁比较重要?”

  扉间好像还不是太懂的样子,佛间只好又重复几次。其实他不是不懂,他只是心里是在想要怎么表达呢,毕竟会说的话还没几句。眼睛咕噜一转看见他大哥和斑好像很紧张似的在旁边等着他的回答,猛的想起来,他大哥老是对着斑哥哥说“斑斑我好喜欢你,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呀”,然后就亲亲斑哥哥的脸蛋。

  于是他就懂了!哦哟原来这样可以表达这个东西很重要!赶紧吧唧一下先亲了毛领子一口,再咚咚咚跑过去,对着正在喝奶的泉奈,吧唧一下又是一口,然后回头眼泪汪汪地看着佛间。那表情简直就是在说,“我两个都好喜欢,能不能都给我呀不要抢走好不好QAQ?”

  大家哄堂大笑,除了在喝奶根本不明所以的泉奈。斑和柱间破天荒地被扉间萌出了一脸鼻血,斑还跟柱间说,“为什么我不知道你的弟弟也可以这么可爱?”

  柱间:“我根本没有过他这么可爱的记忆啊!他长大之后真的太不可爱了好吗!”

  亲大哥。

  

  好了这件事还没完,佛间擦擦眼角,重新把扉间抱到腿上,强调了好几遍只能选一个。扉间这回真的要委屈哭了,非逼着人家选一个,但是他还是很认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对,他从这会儿开始就已经是个特别严肃的人了,他严肃地思考了一个毛领和一个生命的意义所在,最后他艰难地跳下爸爸的膝盖,一边抽噎一边跌跌撞撞走到泉奈妈妈那儿,和着口水泪水吧唧再亲了一口泉奈。回头再看爸爸时,眼泪已经溃堤了,整个脸都红起来,还死命咬着嘴唇不肯出声。

  佛间这下心软了,把扉间抱了回来给他擦眼泪:“好了好了,还挺懂事嘛!知道弟弟比较重要是不是?”他也亲亲扉间的额头,那里已经哭得全是汗了,“扉间是个小男子汉了哦。”

  结果扉间皱着眉抬头看他爹,一脸不可置信,口齿不清地问:“弟弟?……谁?”

  “啊,泉奈是你弟弟呀,不是你妹妹哦。”

  

  

  扉间“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

  

  

  这是扉间人生中第一次以为泉奈是女孩子。嗯,这么说的话,当然还有第二次了。

  

  tbc

  


评论(40)
热度(127)
  1. 琉歌关若何何何 转载了此文字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