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幼稚就是和你在一起12

我…快要…弃坑…系列……

半截入土 有缘再更。
复习前文点最后一个tag即可……
本更含有柱斑和扉泉!



12幼稚就是喜欢双手双脚缠着你


周一正式开学的早上,鸣人刚啪蹬啪蹬走出门口,一辆狂拽叼炫酷的敞篷就停在了门口。鸣人吓得一愣,就看见里头戴着墨镜的两个黑社会大佬类似物在向他招手。
斑扬起下巴,无比酷炫地说:“走,接二蛋去。”
鸣人顿时觉得槽点太多,不知道是先吐槽这台拉风的敞篷好还是先吐槽二蛋这个称呼好。他沉默地拉开车门上车,沉默地跟老爹老妈拜拜。他爹娘看见千手集团跟宇智波集团两个老总来接他们儿子上学,乐得见牙不见眼,拱手送儿子上车,顺便问候了两位有没有吃早餐。没吃过。于是柱间和斑手里多了两个热乎乎的叉烧包。

他爹娘心也是超级大,第一天就打算让儿子自己一个人去上学,而且还要负责接佐助一起去。没什么,不过是身为天才的父母的骄傲罢了:我家孩子说话走路都比别人早,甚至能自己做决定说要去哪个幼儿园(明明是柱间教的),知道佐助比玩偶重要(什么鬼),还愿意背着老婆回屋睡觉(什么老婆),这智商至少也有十岁了吧(才十岁吗)!绝对走不丢!走丢了也能自个儿走回来!
你俩当鸣人是狗吗!闻着味道能回家!

但是他俩就幸运在这鸣人智商还不止十岁,应该是二十岁才对,比他爹娘想象中厉害多了。他把还揉着眼睛的佐助接上车,然后跟佐助一起沉默地看着前座两个墨镜智障,接受着一路上各种家长小朋友的注目礼。
“爸爸他们的车没有顶诶!”一个小孩指着他们说。
“那是潮流。”他爸说。
“下雨怎么办?”那孩子接着问。
他爸没反应过来:“打伞啊?”
然而柱间和斑似乎都对这样的发展感到特别满意,两个人手里拿着叉烧包,开着时速一百二,迎着风恣意大笑起来。
风太大,叉烧的味道扑了鸣人佐助一头一脸。柱间吃着西北风和叉烧包,大声喊道:“斑,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以前打架的时候,大概也是这么爽?”
“这哪里够爽,等下上高速,我开。”斑叼着叉烧包,得意洋洋地说。
他们身后跟着三台想开快又车技不太好的警车,拿着大喇叭朝他们喊话:“前面那辆敞篷!再不停下来就是拒捕了!!”

鸣人和佐助一下车,就迅速离它三米远,试图表示自己跟这车一点关系都没有。然而已经晚了,周围家长小朋友都对着敞篷和两个墨镜黑社会大佬类似物发出了惊叹,各种“不要去招惹这两个小孩子哦他们家一定很有钱一不小心就会天凉王破把我们搞死的”的窃窃私语谆谆教诲纷纷传来。鸣人着急地看了佐助一眼,却发现他不为所动,冷着一张俊脸死死盯着斑。鸣人拉拉佐助的衣服。低声说:“走吧佐助,再不走我们就要被全校孤立起来了。”
虽然低声,但柱间还是听到了,他笑嘻嘻地露出一口牙。其中有一颗犬牙还是金的,年轻时候跟斑打架,以为自己还会医疗忍术呢,结果被打断的牙真的再也长不回来了。他顶着这颗金牙,朝他们比了个大拇指:“就是想给你们加点难度!这样你们就没那么容易混进这群小孩子里面去了!哈哈哈!这可是斑的主意,怎么样?一定不会无聊了吧!!”
你俩才是最无聊的好吗!
佐助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呼出:“道理我都懂,但是为什么车是屎黄色?”

扉间在接到电话说要带钱去派出所把玩超速玩嗨了的两个人赎出来的时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冷静地说了一句“好的”就挂了机,然后大发慈悲似的给泉奈打了个电话。泉奈一看这电话是座机,开口就要嘲笑他公私不分,占用公用资源,结果扉间一开口就是:“你哥进局子了。”
泉奈:“哈?为什么我哥进局子会是你先告诉我啊?虽然快过年了骗子也多了但你也不用这么身体力行吧?”
“哪儿快过年了这才九月……”扉间无语,“不对,差点被你带跑了,到底走不走?”
泉奈今天没上班,在家里还穿着家居服。其实他一点都不紧张,他哥是什么人,因为超速这事儿进了几百遍局子了,哪回不是好好地出来一点事都没有。叼着面包片下楼,就看见扉间开了门进来。
“……你哪来的我家钥匙。”
“……你哥给了我哥,我拿去打了一把一样的。”
“死变态!”
“我明明跟你说过的!!”扉间愤怒地关门进屋,转头走进泉奈房间里,打开衣柜给他找衣服。泉奈趿拉着拖鞋跟进来,百无聊赖地坐在床上,张开双臂和双腿等着扉间给他换衣服。扉间好不容易找出来一套好的,回头一看给气笑了:“你以为你跟鸣人他们一样大?”
“有什么不好?这么多年了的福利不能给我补回来吗?”泉奈无辜地看着他。扉间失笑,认命地给他剥衣服穿衣服,顺便摸了一把胸肌和腰。
“你太瘦了,又挑食是不是?”扉间评价道,“还有这都中午了,你刚刚吃的什么,面包片?”
“哥哥不在家随便吃点不就好了。”泉奈不以为意,看着扉间给他拉上裤链。扉间不轻不重地在他头上打了一下:“你再这样不会照顾自己,我就让你搬过来住。”
“我哥才不会同意呢。”他切了一声,然后很习惯似的伸手伸脚缠住扉间。扉间憋了一口气把他抱起来,啧一声:“感觉还没有小学的时候重。你出国都吃了些什么?”
“都不好吃,吃不惯……”
“说真的,搬过来?我会做饭。”扉间把他抱出门口,回头艰难地关门,“我哥恨不得变成长在你家的草菇,你俩刚好可以换个床睡。”
“我没问题啊ww”泉奈竟然想都不想就同意了,“看我哥怎么说吧。”

鸣人和佐助果然在开学第一天就遇到了人生地大难题。他俩刚进班的门,就看见一群小朋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缩成一个团,一脸害怕又崇拜地看着他俩。
“……”鸣人&佐助。
然后鸣人做出了一个一般小孩子根本不会做出来的动作:他单膝跪地,两手张开,朝着一个明显有些怕又有些不怕的小女孩伸手:“不要怕,到哥哥这里来?”
就像个猥琐大叔一样。
但是还真的就有人上钩。那小女孩试探地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就像是看见自家大哥哥一样咯咯笑着扑到了鸣人的怀里。鸣人被扑个仰倒,身体条件反射护住了小女孩的头。他就在地板上跟那小女孩乐哈哈地聊天起来:
“我叫鸣人!你叫啥呀?”
“我是世界第一美女——小樱酱!”
“噗。”鸣人一个没忍住。仔细一看虽然这个小樱不是粉毛,但是眼睛依旧是熟悉的绿。看反应也不像是有前世记忆一样。这让鸣人甚至十分高兴:他竟然第一次在小樱的事情上领先了佐助一票!简直历史性的一刻好么!!
佐助脸色从鸣人抱住小樱的时候就已经黑如锅底,转头把书包摔到桌上。小樱闻声爬起来眨巴着眼睛,小声问道:“鸣人鸣人,那是谁啊?”
“噢!他叫宇智波佐助!是我最好的朋友噢!”
小樱在地上端庄坐好,认真说:“好帅哦。我要追他。”
“……”鸣人。
“噗。”佐助一下子没憋住。

有了小樱的先例,两个人总算不再被集体躲避了。小孩忘性大,玩一个上午他们就不记得之前发生过啥了。到中午睡觉的之前,他们已经因为“搭积木很厉害”这一点而被小朋友们围起来了,以至于他俩睡午觉的时候,大家纷纷抢着要他们身边的位置。
特别是佐助,因为太好看了,不少女生都希望睡觉的时候能看着佐助的脸入睡。鸣人很不高兴,他超醋大的,紧紧抱着佐助的腰不肯给人看:“你们走开啦!佐助是我的啊我说!!”
“谁是你的,笨蛋。”佐助嫌弃地说,然而耳根已经红了。最后终于定下来睡觉的位置的时候,鸣人还不顾老师地阻拦,硬是把自己的床拉到佐助那里拼起来,两个人一起窝着睡。

他睡着睡着,四肢就都缠在佐助身上。佐助皱着眉头睡得很不舒服,但依然没有把鸣人推开。

就像是为了补偿,上辈子错过对方的那段生命一样。

“感觉好像十几年前……你们还记得千手家那个白头发的孩子不?”专注看小孩子睡觉三十年的老园长,摸着满是皱纹的下巴对老副园长说。
“记得记得,总是被那个小宇智波缠着一起睡嘛……什么名字来着?什么奈……?”
“忘记了……不过两个人现在都是老总了吧……”
两位园长一脸怀念。


(ฅ´ω`ฅ)
你永远是我想放在心口疼爱的宝物。


跨年愉快!
我其实真的没脱鸣佐坑啦!我每天都有好好扫tag啦!
真的只是因为二代目太帅!我忍不住舔他!
新的一年,让我们一起来舔二代目吧!(不是)

评论(14)
热度(91)
  1. 琉歌关若何何何 转载了此文字
© 关若何何何|Powered by LOFTER